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72章 初见婉柔

正文 第72章 初见婉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安晴宇摊了摊手:“你这不是埋汰我嘛!我是想着,这地头你们不熟,我送你们回展家吧。”

    慕云作势道:“不必不必了。你不知道,世上有种设备叫GPRS导航么?我来的时候,也没见你给我们带路啊,一回生,二回熟,回去我更用不着你了。”

    安晴宇起身,无奈地叹了口气,勉强笑道:“那我送你们这些红酒,不是怕你们的车子运输出问题嘛。对的,对的,这些都是我的宝贝,我给你们亲手送去,我才能放心。”

    慕云却更一本正经:“既然这样,那红酒我们不要了便是。”

    夕颜都忍不住扑哧一笑了,安晴宇也苦着一张脸:“慕云,你就别逗我成了吗?”

    “我跟你说真的。”慕云拉着夕颜坐下,给她掰开一个香喷喷的葡萄甜馅包子,喂她吃了一口。

    夕颜轻轻摇头,自己拿了过来,小口地吃着。

    “我姐姐并不想谈感情的事。”慕云终于松口了,“如果你真的想见她,就随我一道回去吧,只是,我丑话说在前面,看不看得上你,得看你自己造化了。”

    安晴宇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握住了他的肩:“就知道你不会这样对待好兄弟的!话说,我也只是好奇,也未必真的看上你姐姐的呢。”

    这话,换来了慕云的一记眼刀,他又大笑开怀:“对了,我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过,你女朋友,喔,现在已经是你妻子了,是读数学的,一直想要一套已经绝版的数学巨著孤本吗?我帮你找着了,刚好夕颜在这里,这也算是我送给夕颜的见面礼……”

    他这话一出,眼前两人的身体俱是一震。

    夕颜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慕云低头忽然轻笑出声。

    这笑声,就仿佛一根针似的,刺入了夕颜的心里。

    她到底是怎么了?

    之前不是已经把自己的心锻炼得跟铜墙铁壁似的吗?

    怎么现在,心还是在那一瞬,就刺痛了起来?

    明知道,慕云是替微微做的这件事,自己有什么立场介意?

    安晴宇被这两人弄糊涂了。

    他只能问道:“难道是我弄错了?这孤本,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也是我之前一个客人友情相赠的,你们若不要,我就还给他了。”

    慕云的视线瞥了过去。

    那本古籍安静地躺在桌上,装裱得相当精致。

    微微看到这本书,该会多开心?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那可就谢谢了。”

    晴宇这才松了口气。

    夕颜唇瓣动了动。

    她也想扯出个笑容来,可惜没成功。

    那笑,竟然比哭还难看。

    她的一只手,还捏在他手心里。

    只是那柔荑,已经寒冰刺骨。

    安晴宇珍而重之地把一箱珍藏的红酒搬上了自己的车子,像对待情人一般地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只差给绑上安全带。

    车里的空调温度也打到了最低,安晴宇情愿自己着凉,也不能让红酒一刻暴露在不合适的温度之下。

    慕云摇头叹息。

    这人,说起爱红酒,倒跟姐姐有得一拼。

    只是那样清心寡欲的婉柔,会喜欢晴宇这样的人么?

    他当真没有把握。

    时间已近正午,太阳暴晒。

    夕颜却没有立刻上车。

    她摘下一片葡萄叶子,放在鼻端,轻轻细嗅。

    慕云隐隐感觉到了她的沉默。

    他牵住了她的手,假装若无其事地道:“唔,你真是冰肌玉骨,这么热的天,手心还是凉凉的,真舒服。”

    夕颜但笑不语。

    她的心凉透了,身体,还能不冷?

    只是回程的路,却是开得太慢了。

    安晴宇这个本来要带路的人,车子开得却是龟速。

    没法子,他实在是怕折腾到他那箱红酒和那株据说全世界仅剩五棵的珍品葡萄苗。

    这一开,到达展家,就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慕云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子:“赶紧让梅姐给你做些东西吃,该饿坏了吧?”

    都怪这个安晴宇!

    本来一两个小时能到的车程,愣是让他开足了三个半小时!

    夕颜也下了车,却是跑到晴宇的车前,宝贝似的,扶出了那株葡萄苗。

    “不碍事,我不饿。”

    慕云伸出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半空。

    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飘过,他选择了忽略。

    “我来,你不能搬重物。”慕云把那葡萄苗接了过去。

    安晴宇却神经质地对着后视镜,一个劲地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这样成不成?我看起来感觉怎样?”

    慕云手里捧着葡萄苗,走开了几步,却还听见夕颜在后方的声音:“嗯,好极了。”

    他回头,只见她从包里翻出了小梳子,递到晴宇面前:“梳一下,更帅了。”

    他莫名不快了起来。

    大门一开,婉柔竟已缓步走了出来,见到了三人,愣了一下,才笑道:“哎,回来了?”

    夕颜一阵惊喜。

    她把自己心里郁结烦闷也忘了,快步走了过去,不失时机地大声喊了一句:“婉柔姐!”

    那边厢,手里还拿着可爱的女式梳子的安晴宇已经愣在了当场。

    眼前的女子,袅袅婷婷的,就好像是从古代仕女图走出的优雅女子一般。

    虽然眉眼之间,确实和慕云有几分相似,但不同于慕云霸气俊逸的五官,她的眉虽细,显英气,眼虽圆,但更有神,顾盼之间,悠然自得,绝不是那种林黛玉般风一吹就倒的虚弱女子。

    这样的女子,看起来优雅,却不娇弱,顾盼显英气,却绝不生硬。当真像一杯上好的红酒一般,甜涩相当,入口美妙。

    他赞叹了一声,忙把手中的梳子往车里一扔,抱出了那箱红酒,挺起了胸膛,直朝伊人那方走去。

    婉柔也看见了他。

    只是轻轻瞥了一眼,她就挽起了夕颜垂下的碎发,怜爱地道:“出去了一整天,耳朵都晒红了,快进去罢,梅姐在念叨着,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吃她炖的补品呢。”

    夕颜顿时一脸苦笑。

    婉柔笑声宛如银铃:“你这个坏丫头,吃多些,你身子骨才能好些,以后孩子生下了,恢复也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