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68章 若汐的疼痛

正文 第68章 若汐的疼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胸前,一颗一颗地,解开了扣子。

    他完好的那只手顺势一扯,她衣襟已经大开。

    她被抱起,坐在了他的膝上。

    她也闭上了眼眸,心甘情愿地,打开了自己的身体。

    他的吻,温柔地落在了她的锁骨之间。

    那温柔,比起之前的粗暴,更加让她的心疼痛万分。

    就像有什么一般,在渐渐地苏醒,正想要破土而出。

    她天人交战着,就好像要被硬生生扯开两半一般。

    她还能不能那样贪心地去痴心妄想?

    说好的,要从此沉淀自己的心,又怎么这般狂狷地跳动起来了呢?

    慕云位于顶层的豪华办公室门口,正挂着“勿扰”的牌子。

    秘书坐在电脑前,心跳如鼓,面红耳赤的。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

    里面的暧昧声响,绝对瞒不了人的。

    半晌,门才打开了。

    慕云走了出来。

    他上身只披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一只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了包扎得非常好的伤口。

    就算是件简单的白衬衣,他穿起来,举手投足之间,仍旧魅惑人心。

    哪怕这样天天看着,秘书还是红了脸,羞涩得一瞧,再瞧。

    “替我打电话给私房小筑,定两份绵软的粥,唔,碎肉紫菜蚝粥吧,再让炖份雪蛤过来。要快。”

    秘书连忙记下:“好,不过,展先生,私房小筑似乎是不给送外卖的……”

    “没关系,我自己去拿。”慕云话音刚落,办公室里又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不要了,太麻烦,我去外面随便吃点……”

    那声音柔柔的,软软的,竟有几番风情在里头。

    秘书努力了很久,才能控制住自己的眼神不往里头瞟去。

    慕云已经转头向里面的人温柔地道:“不行,我怕你饿着。”他催促着,“快打。我等会就要去拿的。今天早上的事,我还得找……”

    话音未落,电梯一响,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已经迈出了电梯。

    那人站在慕云跟前,背挺得笔直。

    “进去吧,我有话跟你说。”若汐沉着脸道。

    他长得并不难看,浓眉大眼的,可一比起展家这长相精致的兄妹来说,他就显得跟个老大粗一般的粗犷。

    慕云却伸出手,拦在了他面前。

    “我相信,我跟你说的,其他人知道了对你来说也没好处。”若汐没好气地道。

    “等一等。”

    办公室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然后,半掩的门后闪出了夕颜的身影。

    看见了若汐,她眼里掠过一丝诧异,而若汐的脸色顿时难看得要命。

    她的颈间一枚红色印记清晰可见。

    不难想象,两人刚才在办公室里做了些什么好事来着。

    慕云唇角的笑意却加深了。

    他伸手,把夕颜的衬衣领子拉了起来,勉强地遮住那枚红印。

    这么一个亲密的动作,也够让夕颜脸色绯红了。

    “你们要谈事情,我就不打扰了。”她垂下了眸子,“我回妇产科去。”

    慕云注视她的眼神,温柔似水:“嗯。我等会带上东西去找你。”

    夕颜忍不住道:“别特地为我去买……”

    “偏不。”他点了点她的鼻头,“去吧。听话。”

    若汐冷眼旁观着这一幕,直到夕颜走进了电梯,他面前的男子才恢复了脸上的沉静。

    “进来吧。”慕云走在了前方。

    “我要辞职。”一封辞职信,放在了慕云面前的桌上。“我把一切搞砸了,我这样的性格,不适合这种高大上的职位。你们另寻高明吧。”

    慕云好整以暇地双手交握:“喔?觉得自己不行了?”

    就算知道对方是激将法,若汐还是隐隐怒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又不是什么体面人,承认自己无法胜任,有多了不起?”

    更让他介意的是,当那个锐器飞向夕颜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一把推开她,反而是,让展慕云救了夕颜。

    他们是因为自己的卤莽才受伤的。

    他不能装不知道。他难辞其咎!

    慕云却把那封辞职信甩了过去:“你还没过试用期,等我看看再说吧。”他从椅上站了起来,“医院的事情,就是这样复杂的。你多看看多听听,也就明白了。反正谁闹事,你把人架走就是了。就算他问候你家祖宗,你都得忍。”

    他居然笑了:“大不了,你就把他当你家祖宗,他骂的,就是他自己得了。”

    若汐眯起眼眸看他。

    两人年纪相差并不大,只是慕云的这种处事方式,却是冲动的他做不来的。

    “收起你的冲动。这种锐利的边缘,会让你在这个社会行走中磨得自己全身都很痛。”慕云微微一笑,眼眸里的笑意却变得森冷,“别人怎么对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还回去!”

    若汐憋着一股气。

    他抓起了那封辞职信,告辞的话也没一句,门一开,就像个火车头一般,又冲了出去。

    说不出放弃的话……

    从咽喉到心里,都堵着一股气。

    不想认输……不想被人看不起……

    而且,他需要有谋生的技能!

    他没有选择搭电梯。

    他在秘书目瞪口呆的注视里,冲进了安全楼梯入口。

    楼梯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那是自然的。

    这是顶层啊,谁会脑袋抽筋爬楼梯?

    他一边冲下楼,一边忍住喉咙间的哽咽。

    哪里能忍得住呢?

    他只能紧紧揪住胸口佩戴的玉佛。

    那粗糙的质地,磨得他脖颈生疼。

    那原本,是他攒钱为夕颜买下的礼物。

    却再也拿不出手……

    该对自己说,她幸福,就已经足够了么?

    那个人,会真的待她好吗?

    他靠在楼梯墙壁上,喘息着,却早已泪流满面……

    眼泪是滚烫的。

    粥,却是适口的。

    夕颜细嚼慢咽着,却忍不住还是心疼:“你的手还伤着,不用大老远过去买粥的……”

    “粥好消化。”慕云把调羹里的蚝肉挑出来,喂到她口中,她被塞了个眼睛直眨,“私房小筑的粥水特别地道,而且,连蚝也特别新鲜。”

    他还不忘了在她颊边偷了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