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66章 你在乎?

正文 第66章 你在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慕云不慌不忙地看着对方,朝夕颜示意:“你们刚才报警的时候,警官们说什么时候能抵达?”

    “十分钟以内。”夕颜也微笑回应。

    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报警。

    这桩意外,到底医院有没有责任,现在还不好说。

    但是,这女人被慕云这么一说,也真的被吓住了。

    慕云趁机道:“我们上楼谈谈吧?十分钟,有时候可以解决很多事情的。”

    他回头,只朝夕颜方向看了一眼。

    夕颜已经压低了声音在问若汐:“是哪个部门出的事?”

    若汐一一地说了。

    夕颜一听,就大致明白了。

    她朝慕云点了点头。

    之前,慕云刚接任这个职务的时候,夕颜就替他整理过医院里职员的资料,还全部录入电脑,所以,哪怕她没有接触过相关人员,也对那些人烂熟于心。

    慕云眼里已经带上了笑意。

    她安抚了若汐几句,就准备前往十二楼找相关人士了解情况。

    躺在地上的男人却不干了。

    “你这个臭婊砸!”他猛地爬了起来,“那混蛋把我打得那样惨,你居然想跟人家私了?”

    他全身被若汐打得那叫一个伤,这口气,他可咽不下!

    他顺手抄起旁边垃圾桶的盖子,劈头盖脸地就朝若汐扔了过去。

    “要想私了,把这个打人的家伙给我解雇吧!”

    金属盖子锐利的边缘在空中折射出了闪亮的光芒,直扎人眼睛。

    若汐面前站着的,就是夕颜。

    几乎没人反应过来。

    恍当一声响。

    只听到盖子落地发出的清脆响声。

    紧跟其后的,还有夕颜的惊呼声。

    她慢了半拍,面前的人,手臂上已经被扯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血流如注。

    她的心痛得犹如刀绞,上前一步,已经按住了那人的动脉,把他的手抬了起来。

    她抬起眸子,瞥向始作俑者。

    那眼神,凌厉得让一个大男人,竟然往后退了一步。

    慕云却淡淡一笑。

    他扯下了自己的白袍衣袖,把伤口上方给扎紧了,血流的情况总算好些了。

    “唔,这是人身攻击啊。我想,应该可以直接上警局了吧?”他瞥向了一边还在发愣的若汐,夕颜却已经拿出了手机,迅速拨打了电话。

    “对的,莫警官。”她眼神盯在了男人的身上,“有人来医院里闹事了,还把慕云弄伤了!”

    鲜血沾染在他的白袍之上,犹如白纸上盛放的牡丹,凄美异常。

    夕颜眼眶也红似这血一般。

    她打完电话,旁边的人已经被别人扶起,紧急准备送往缝合伤口。

    “对了,顺便让电视台也过来一下。”慕云淡定地道,“既然是负能量的东西,该让人家看看,所谓的医患矛盾,就是这些这样的人挑起来的。不依不饶,非要见血不可……反正,我们医院也很久没有什么曝光率了,做做免费广告,也不错。”

    夕颜更担心的,是他手臂上被划出的长长伤口。

    那垃圾桶盖子上面布满了细菌,他的伤口,必须要做破伤风处理!

    偏偏他还一副伤口根本不在他身上的模样,跟那群人斗智斗勇……

    她明白,对于医院来说,声誉远重于一切,慕云这般说,不过是在试探那些人罢了。

    秘书不在跟前,她唯有勉强应腔。

    “行,我马上给电视台的周编导打个电话。”

    她哪里有认识什么电视台的人脉?胡诌一通,不过是试那些人的底线罢了。

    果然,那几个人脸色就煞白了。

    警笛声越发近了。

    夕颜一边手脚不停地替慕云伤口止血,一边不轻不重地道:“等会都到警局一块做笔录去……”

    一抬头,那些人,早就一哄而散了。

    夕颜不甘心地跺了跺脚:“哎,早该留下他们的!他们这样随意打人,破坏医院正常秩序,还把你给……”

    慕云挑眉一笑:“你以为,他们跑得掉?”

    待警官们气势汹汹地赶到时,他已经吩咐技术科的人把录像全部调了出来。

    报案,录口供……

    他像个没事人一般,还指挥维持现场秩序,甚至批了给几个受委屈的同事一笔补偿资金。

    只有旁边一个人,像挥之不去的小蜜蜂一般,围着他团团转。

    “怎么?比起妇产科医生,你更想当我的行政秘书?”他明知故问道。

    她咬住了下唇:“我只等着你,什么时候才肯把伤口处理一下!”

    伤口没有缝合,淡淡血痕已经沁出了纱布之外,看得她心疼如绞。

    偏偏他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天知道,当那金属盖子飞向自己的时候,她内心还没那般恐慌。

    直到,眼前扑过来一条身影,把她揽入怀中,伸手,拦住了那飞来的利器的时候,她才觉得后怕。

    如果那盖子再准上几分,估计,尖锐的边缘,就会划过他的脖颈,擦破他的颈动脉……

    因为那可怕的想象,她浑身颤抖了起来,完全不像刚才那个镇定异常应对的那个夕颜。

    慕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眼眸在转向她的时候,变得深了几分。

    心里仿佛有什么正想破土而出,一句话,在唇边转了几转,还是问了出口:“你在乎?”

    她俏脸一白,撇过头,压抑地道:“有什么好在不在乎的?你是为了保护我肚里的孩子而受伤的,我心里实在太过意不去了。”

    她这回答,就好像一把无形的手一般,把他的心都给揪得生疼。

    他不由分说地伸手,握住了她瘦削的肩头,硬是把她整个人给转了过来。

    “看着我!”

    她却急了:“你这伤口要缝合!还这么用上劲了,准备手不要了吗?”

    这话一出,还需要再解释什么在乎不在乎的吗?

    慕云勾唇一笑,松开了她,把手伸到她面前:“那就替我缝合吧。”

    夕颜拉着他坐下。

    消毒剂、麻醉剂,都是现成的。

    她小心翼翼地拆开绷带。

    果然,因为失血过度,他的伤口已经被挣得裂开,可怜地往上翻开,苍白异常。

    夕颜的心一缩,镊子夹住的消毒棉花也轻柔地落在伤口处,生怕弄伤了他。
第65章 不依不饶章节目录第67章 实践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