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63章 酒如人生

正文 第63章 酒如人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夕颜不太赞成地紧蹙眉。

    他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我陪着你,吃胖点,才好捏……”

    她想,她当时的表情,一定是蠢透了吧?

    慕云虽然率性,做事仍旧是滴水不漏的。

    他哄着夕颜睡下了,才慢吞吞地去见陈家大少。

    他自然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言明了,是丢下所有工作,一下飞机就直接过来替对方看症的。

    对方自然是感激万分的。

    只有深知内情的秘书,忍到快内伤。

    天知道,这个一心为病人的院长刚才是在病房里和院长夫人怎样你侬我侬的呢?

    不过,人家一直在说,这对夫妻关系相当紧张,她今天这么一看,敢情人家之前都是以讹传讹的吧?

    这样叫紧张?

    这样叫感情不好?

    当着她的面,院长都差点把老婆扑倒在床上了!

    夕颜当天晚上,就被接回了家里。

    “我觉得,你不应该再在急诊室了。”慕云在餐桌上,把菜夹到了她碗里。

    展皓恩和许静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只有婉柔,盯着碗里的饭,一脸云淡风轻。

    “那里其实蛮好的。”夕颜轻声道,“大家也都很照顾我。”

    慕云却放柔了声音:“那边人多事杂的,经常接触流行病菌,你的身子又不算结实,万一有点什么事,就不多好了。”他沉吟了一声,“你不是喜欢孩子么?去妇产科怎样?每天看着新生的孩子,心情也会好些的。”

    这会,展皓恩看着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外星人一般了。

    比起急诊来说,妇产科的工作显然轻松简单许多,也相对安全。之前,慕云还因为他给夕颜减轻负担而大发雷霆,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夕颜已经放下了碗筷,顺从地道:“好,谢谢你。”

    她没有推辞。

    她喜欢孩子,接生过一次的她,在那时才知道,原来新生命的诞生是件多么令人感动的事情。

    他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说谢?我是你什么人?”

    “扑哧”一声,展皓恩作势在桌上摸索着:“哎呀,你当我不存在好了,这一闹腾,我的隐形眼镜掉哪了?”

    婉柔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慕云没好气地瞪了爸爸一眼:“爸,你有青光眼,隐形眼镜不能戴了,这样会让你眼疾加重的。”他看着夕颜碗里剩下大半碗的饭,眉头一皱,“你这样老让我觉得是在喂鸟。吃这么少,你考虑过孩子的感受么?”

    夕颜一阵羞赧:“可我真的吃不……”

    一口饭,塞进了她口中。

    “喂,总吃得下了吧?”慕云眼里有警告的意味。

    夕颜只能乖乖把饭咽下。

    “我自己来。”她伸手来拿调羹,“我发誓,我一定吃完。”

    “你要不吃完,我就用别的方式喂你吃完。”

    桌上的三人,再度全体石化。

    婉柔伸出了手,忽然按住了弟弟的额头。

    “姐,你干什么?”慕云回头看她。

    婉柔又扯了扯他的俊脸,直到他眉头紧蹙。

    “没什么,我只是在看,是不是有人戴了我弟弟的人皮面具,混进我家里来调戏良家妇女。”

    婉柔这话,说得事不关己,夕颜却差点把头埋到了碗里。

    慕云愣了半晌,才摇头笑了。

    他看向了夕颜,语带双关:“之前我那样待她,确实是我弄错了一些事情。夕颜是个好女孩。”他一字一顿地道,“今后,我会待她好些的。”

    婉柔挑眉。

    “喔?”

    她虽然觉得,慕云的转变是件好事,只是觉得,事有跷蹊。

    “你去英国,发生了什么事?”

    慕云只是笑而不答。

    夕颜好不容易才把碗里的饭给咽了下去,轻声道:“我吃完了,各位请慢用。”她才刚推了推椅子,旁边的人已经转过了身。

    “你这样能上楼?”他俊眉一展,扶住她站了起来,还没等她回过神,他已经把她整个人拦腰抱了起来,“你脚上伤还没好,不要太多走动了,给我呆在床上,不要下来!”

    展皓恩默默地把掉了的隐形眼镜重新戴上,目送着儿子把夕颜公主抱着,上了楼。

    咔哒一声,门关上了。

    “对了,我也吃饱了,你们慢用。”

    展皓恩忍不住道:“他真的是慕云?”

    婉柔笑了。

    “我倒是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

    夜已深。

    婉柔在露台的米色秋千上坐下。

    她面前是一杯醇香红酒。

    她端起酒液,刚抿了一口,门就被敲响了。

    她了然地回头,又斟了一杯,才道:“进来吧。”

    “还不睡?”门外的人,笑意浅浅。

    “你是循着酒香来的罢?”婉柔把酒杯递给了他,慕云却只抿了一口,就放了下来:

    “唔,好酒。”他赞了一句。

    婉柔却目光闪动:“既然觉得是好酒,为什么只浅尝一口就放下了?”她再度把杯子端给了他,“一杯真正的好酒,观色,尝味,浅尝,再尝,滋味都不尽相同。”

    她站了起来,语有深意:“你只尝了一口,怎么能知晓其中的万般滋味?”

    慕云眯起了眸子:“姐,你想说什么?”

    婉柔笑了:“我想说,这杯红酒,你已经喝了一口了,你不喝完它,难道想暴殄天物?”

    慕云轻笑出声,他修长优雅的两指夹住高脚杯,仰头一口,就把红酒一饮而尽。

    随即,他也咦了一声。

    姐姐说得没错。

    喝到最后,那口中徘徊的滋味,竟和刚入口时完全不同了。

    那醇味,沉积到最后,在口中宛如烟花一般绽放,回味隽永。

    他探出舌尖,舔了舔唇角。

    “人生如酒,酒如人生。”婉柔言尽于此。

    她望着露台之外如水的月色,目光变得更加深沉难懂。

    慕云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想,他能明白,姐姐想告诉他的深意了。

    只是姐姐,何尝也能明白,他内心的挣扎呢?

    这品酒的对话,并没有传到夕颜的耳朵里。

    只是她的生活方式,却在悄然地改变着。

    一抬眸,慕云握住方向盘的手,就在她视线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