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61章 忽如其来的转变

正文 第61章 忽如其来的转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脑部肿瘤哪怕不癌变,留在体内,也像是定时炸弹一般,不知道何时,就会在脑部忽然引爆。

    或者压迫到神经,影响到行为协调能力,或者压迫到血管,导致中风,又或者,摇身一变,变成了可怕的恶性肿瘤……

    夕颜却摇头了。

    “夕颜!”婉柔在她身侧坐下,握住了她冰凉的柔荑,“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这手术,现在最好的手段是微创。”夕颜却平静地分析着,“不管是术前麻醉还是术后恢复,用的这些药,都对孩子有严重的致畸影响……”

    展皓恩愣住了。

    “等孩子生下来吧。”夕颜垂下了眸子,眼里有泪光浮动,“微微又没有办法生育孩子,这个,应该会是慕云唯一的一个孩子了吧?”

    婉柔忽然抱住了她。

    婉柔滚烫的眼泪,就这么透过夕颜的病号服,沁入了她的心田。

    她拍了拍婉柔的肩:“婉柔姐,我没事啵。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的症状,恐怕这颗肿瘤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吧?没事的。”

    她这样反过来的安慰,更加让人心碎。

    许静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展皓恩别过了头:“夕颜,你是个好孩子,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我们展家,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保护孩子,是一个妈妈的本能。”夕颜阖上了眸子,“爸爸,有些事情,不要太勉强了。”

    许静拉了展皓恩一把,把他拉出了病房:“婉柔,咱们都走吧,让夕颜好好的休息一下。”她直朝女儿使眼色。

    待到婉柔出了病房,她谨慎地关了门,才道:“你再打给慕云,让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到医院里来。”她叹了口气,“你就在医院等他。跟他说,这是我的意思。”

    她缓缓地道:“他再怎么不喜欢夕颜,毕竟夕颜怀的是展家的骨肉。我们现在全家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看着展家的第三代平安出生。至于孩子生下,他想怎么跟那个微微在一起,我都不会再理,但现在,绝对不可以!”

    展皓恩忽然开口:“以后,也不行!”

    许静瞪了他一眼,他才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只是那表情,仍旧是不肯作罢。

    待到两人离去,婉柔才坐在门前的长椅上,疲惫地撑住了脑袋。

    她鲜少有怕什么的时候,但此刻,她竟然鼓不起勇气,走进病房里,去面对夕颜。

    她情愿看到的是夕颜在哭,夕颜在闹,夕颜在抱怨,歇斯底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静得好像,一切都不是发生在她身上那般。

    偏偏那压抑住的悲哀,深沉得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见。

    只是,夕颜已经放弃了争取。

    她的心,已经如同枯井一般了。

    再怎样,似乎都泛不起一丝波澜。

    婉柔从门口的玻璃隔断看过去,床上的夕颜阖上了眸子,模样看起来非常地正常。

    她唯有安慰自己。

    或许睡一觉,起码会让夕颜心底的疼痛因为时间而减少几分吧?

    她守在门口,守到了天亮。

    慕云总算是赶来了。

    他额头有密密的汗,眉头是深锁的:“怎么样了?”

    “你是不是很期待我对你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所以你自由了?”婉柔斜瞟着他,唇角有笑意,只是,那笑容实在冰冷绝望。

    慕云别开了眼:“姐姐,你别这样说,她,她怀的,好歹是我的孩子……”他声音艰涩。

    不过,听姐姐这么说,应该孩子还是平安的。

    他远远地看进病房里,床上的夕颜,睡颜是安详的。

    他的心稍稍一放,婉柔已经懒懒地站起了身:“你居然也知道,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她咬紧了下唇,“昨天你生日,她精心准备了一整天,你居然跑到英国去跟你前女友厮混,展慕云,我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慕云握住了拳头,一声不吭。

    婉柔一边摇头一边笑了:“强扭的瓜不甜,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人家为了替你留下这么一点血脉,还放弃了切除肿瘤的治疗机会,就怕影响到孩子……”

    慕云这才出声:“肿瘤?”

    “是的。”婉柔叹了口气,“她脑部长了颗肿瘤,凌晨检查的时候才发现的。本来趁早处理掉是最好的,她却怕那些药剂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说什么也不肯……”

    慕云的表情竟然微微动容了。

    半晌,他颓然坐了下来,双手紧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婉柔看着他,千言万语,只化做一声长叹。

    兴许,对此刻的慕云而言,内心也应当是复杂得很吧?

    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没等婉柔抬头看去,慕云已经率先起身,大踏步地走向病房,推门而入。

    躺在床上的夕颜,瘦削的模样,更甚以往。

    她睡得不甚安稳,刚才的声响,便是她的手撞到了床边的护理柜发出的。

    她本该是疼痛的,不知道为何,却只凝视着已经红起来的手背,痴痴地发起了呆。

    听到了开门声,她睫毛一抬,看见了眼前的人,她竟是一愣。

    慕云却已走至她床头。

    他的话语在唇边转了又转,最终转出来的话,却让夕颜吃惊。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说?”他的声音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温柔,拿起她的手,抚触她痛处的动作,也并没有弄疼了她。

    夕颜虽然困惑,声音却更加平静,她用的是陈诉句:“我打了,你没有接。”

    慕云吁了口气,总算在她床头坐下,有些别扭地道:“我当时刚下飞机,抱歉了……”他罕有地道,“以后,我不会不接你电话的。”

    她却转过了身子:“无所谓了。”

    反正,以后,她也都不会再打。

    “你脑部肿瘤的事情。”慕云摸了摸鼻子,对着她的后背道,“等孩子生下了,我来替你做吧。安心养着,不良的情绪对肿瘤也有刺激影响的。”

    夕颜没有答话。

    她只是想着,他等不来她签下离婚协议,难道,竟是想着,等孩子生下了,替她做手术的时候,稍稍一分心,不留痕迹地就能杀人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