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60章 哀莫大于心死

正文 第60章 哀莫大于心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把自己的臀瓣垫高,手一伸,已经扭亮了桌上的台灯。

    客厅勉强被照亮了。

    也只有这样,夕颜才能看清地上蜿蜒而行的一行淡淡血迹。

    她心漏跳了好几拍,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手也伸到了桌上,抓到了电话。

    她不敢再走动去寻找自己的手机,唯一记得的,只有慕云的电话。

    她按下那几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在这一次,终于接通了!

    空响了两下,然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嘟……”

    夕颜愣住了。

    心头的苦涩在不断地蔓延着。

    他不理她,她却不能不理孩子。

    她转而拨打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真皮沙发的一角已经被血染透。

    幸好,这不是她下身流出的血。

    而是脚踝处在跌倒的时候,被大理石砖面划过造成的伤口所流出的。

    夕颜被小心翼翼地扶上了救护车。

    “你可要吓死我们啊。”仁爱医院的急救同事吓得脸色发白。

    保胎针被迅速打进了她的身体里。

    “叶主任,你现在肚子里怀的可是院长的孩子啊,怎么那样不小心呐!”同事的动作可丝毫不敢马虎。

    夕颜脚上的伤口被迅速包扎好。

    她脸色惨白:“一定要保住孩子……”应该问题不大,她躺下后,下方的疼痛几乎完全感觉不到了。

    “这个一定。”同事连忙给她吸氧,“你没有打电话通知院长吗?”

    夕颜呼吸一窒:“算了,你替我通知婉柔姐吧。”

    同事不敢再问了。

    夕颜阖上了眼眸。

    痛楚的不仅是她的脚踝,还有她的心……

    婉柔她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夕颜已经倦极睡去了。

    “没事吧?”婉柔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夕颜,心里一疼,“慕云呢?”

    “呃,”接诊的急诊医生为难了一下,“叶主任只让通知你,没让通知院长。”

    婉柔抬头瞥了对方一眼。

    她一声不吭,那眼神却相当有杀伤力,接诊医生忍不住低下了头:“我们没敢私自做主,可能叶主任怕院长担心吧?”

    婉柔努力克制住自己想骂人的冲动。

    现在是凌晨一点,他们大老远从邻市的酒店都赶了回来,慕云这个当人家老公的,当人家爸爸的,居然不在家?

    夕颜哪里是怕慕云担心啊?

    她分明,就是寒了心!

    展皓恩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他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昨晚不是他生日么?小柔,打电话回家里!”

    许静想劝上几句,又觉得实在帮不上腔,唯有给女儿使了个眼色,望她替弟弟说上几句好话。

    婉柔冷哼了一声,她也不理会母亲的暗示,径直拨打了家里的座机。

    空响数十声之后,电话被自动挂断。

    婉柔再也按捺不住了。

    她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慕云的手机上。

    展皓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女儿,咬牙切齿地道:“大半夜的,他居然夜不归宿?”

    这可跟婚前不一样啊。

    现在,慕云是有妇之夫,而且老婆还怀着身孕,昨天又是他的生日,怎么说,都该在家中陪伴妻子的。

    要不,他们怎么会借旅行之名避开呢?

    婉柔没有说话。

    床上的夕颜,因为这通说话声,也已经慢慢睁开了眼眸。

    许静踱了过去,轻柔地问道:“夕颜,你现在好些了吧?”

    夕颜虚弱地点了点头:“孩子没事就好。”

    “好孩子。”许静抚摸着她柔滑的秀发,轻叹了口气。

    婉柔手中的电话也终于接通了。

    那边慕云的声音还带着迷糊的睡意:“姐姐,你打给我做什么?”

    婉柔不动声色地道:“你现在在哪里呢?你怎么还不回家?”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慕云满不在乎地道:“喔,是为这事啊。我在英国啊。”

    “英国?”饶是婉柔再镇定,也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你去英国干什么?”

    她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她看向了床上的夕颜,对方居然还向她展露了一朵淡淡的笑靥。

    那微笑,一下就像根针似的,刺进了婉柔的心里。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想去握对方的手。

    从英国到S市的信号,居然还能那么清晰。

    哪怕慕云用的口气是如此云淡风轻,还是透过电波信号,无比清晰地传入到病房里四人的耳朵里。

    “对的,我在英国。昨天是我生日,我过来和微微一起过生日。”

    婉柔忽然词穷了。

    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

    床上那奄奄一息的人儿,想必等了他一整天吧?

    这就是他的回报?

    他对这段婚姻的忠诚?

    她哽咽住了,电话被旁边的展皓恩一把夺了过去。

    “回来回来,胡闹个什么!”展皓恩烦躁地道,“慕云,你别忘记了,你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他连连叹息着,“夕颜现在在医院呢,她摔了一跤,差点流产了!”

    电话里的声音,却平静得惊人:“是真的摔跤吗?”

    “展慕云!”展皓恩恼火了,“大男人的你唧唧歪歪个什么劲!难不成我们还骗你!马上回来!”

    他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老脸已经气得通红。

    许静替他顺着胸口。

    夕颜却淡淡开口了:“爸爸,您别生气,慕云绝对不是怀疑你,他怀疑的是我。”她阖上了眸子,“其实也没有大事了,你们也奔波了一整天,先回去休息吧。”

    婉柔刚想开口,门却被急匆匆地推开。

    刚才的急诊医生急得脸色煞白:“展老先生,展夫人,展小姐……”

    “什么事?”婉柔回头。

    “刚才我们给叶主任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医生翻动着CT报告,“孩子是保住了没错,不过,叶主任脑部不知道为什么,长了一颗小肿瘤。我怕留在脑袋里,也是夜长梦多,要不要,把它切掉?”

    婉柔的眼眸一下瞪圆了:“肿瘤?”

    她的心顿时陷入了不安,她看向了夕颜:“这个手术不能拖!脑部肿瘤的事可大可小的,万一压迫到神经,或者……”她把后半句咽下了。

    除了许静之外,其他三人,都是医生出身,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