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59章 苦苦守候

正文 第59章 苦苦守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股轻微的疼痛,没有预警地,就这样划过了慕云的心口。

    他一疼,眉头也轻轻一皱。

    微微自顾自地继续骂道:“反正,在国内堕胎是自由的,你就给她一笔钱,让她把孩子给处理掉了,一了百了!”

    慕云摇头。

    “你心疼她了?”微微的眼神此刻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锐利,“她在床上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了?”

    她就不该相信的。

    男人哪里能做什么柳下惠?

    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她肯早点把身子给他,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状况?

    她一个冲动,就把上衣给撩了起来,露出了花色可爱的内衣:“我也可以给你的,今天就可以!”

    “微微!”慕云把她的衣服给重新放好,“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要孩子,我姐姐说得对,我需要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现在就在叶夕颜肚子里。或许,她这个人坏得流水,死有余辜,可孩子是我的,我得让孩子平安地降生,展家有后,我爸以后就不会揪着这个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微微抓住了自己一头秀发:“那她有没有答应,生完孩子就滚蛋?”

    慕云摇头。

    微微尖叫了一声:“她不同意?你给她钱,或者想什么别的其他办法……她的脸皮是铜墙铁壁吗?她……”

    慕云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没有努力过吗?”

    不管是说多狠的话,做多过分的事情,叶夕颜都只会在一旁淡淡地看着他。

    她眼里有悲伤,更有一种绝不妥协的倔强。

    他受够了她一再地说她自己无辜。

    他也受够了她的死不让步。

    没有人告诉她,那样倔强的人,特别不讨人喜欢吗?

    微微沉默了半晌,声音里已经有了绝望。

    “她永远不答应分手,你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跟我在一起?”

    她没有期待他回答。

    别说他不能回答,就算她自己,也能想得明白。

    她的家庭,他的家庭,是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毕竟,叶夕颜有了展家的骨肉,有了展家大少奶奶的名分,她才是慕云名正言顺的妻。

    她嘤嘤地哭了起来。

    慕云却搂住了她的肩。

    “不,我不要就这样离开你。”她哭着道,“慕云,我们想想办法好不好?硬的她不吃,软的,难道她也不吃吗?”

    “软的?”慕云不解。

    难道是求着夕颜离婚?

    微微冷笑了一声:“对的。软的。她不是自诩爱你么?现在,她就一门心思想着要把你的心捂热,把你变成她的。你现在再冷,她也不会怕,她也不会放手的,因为她都有了心理准备了。不过嘛。”

    微微嘿嘿一笑,“如果是她以为,你已经被捂热了之后呢,你再骗她说签下协议,到时候给她一个真正幸福的婚礼,她难道不会放松戒备?甜腻过后的苦涩,最能把一个女人击垮!”

    微微的眼神变得恨厉了起来:“拜她所赐,这种苦,我最近一直在尝!”

    慕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冷不防地打了个寒战。

    他言不由衷地道:“若我假装待她好,难道你不吃醋?”

    他心里百味杂陈的。

    那一夜,他喝多了些酒,在梦里,还梦见了微微,甚至,和微微翻云覆雨的,不知道多少趟。

    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在他和夕颜的套房床上,怀里是软玉温香,一丝不挂的漂亮身子。

    她背对着他,睡得正香,唇角的笑容还带了几分甜蜜。

    他忽然就害怕了起来。

    他是不是把她当成了微微?

    他是不是让她有幻想有期待了?

    他只能选择落荒而逃。

    现在微微居然还要他……

    “除了这种方法,你还能有其他方式对付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么?”微微斜瞟着他,“还是说,你已经爱上她了?”她最后一句话已经猛地提高了音量。

    慕云哭笑不得:“这怎么可能?我爱的是你。一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叶夕颜的。”

    “错。”微微投入他的怀里,“不是一辈子,是连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只能爱我,你绝对绝对不许爱上她,连一丁点好感,都不能给她。那种坏女人!”

    慕云笑了:“傻丫头。她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

    他看向了窗外淅沥沥的雨儿,眼神却是迷离。

    那雨水流淌在窗户上,就仿佛那人眼角总流淌出的泪儿一般。

    像蚀骨的强酸,痛楚难当……

    S市,也一样在下雨。

    现在已经是北京时间十点了。

    屋里是一片漆黑。

    只剩下夕颜黯淡的眼神。

    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她把蛋糕取了出来。

    店员给她推荐了新款的心型蜡烛。

    她一根一根插上,点燃了,一片摇曳烛光,就洒落在她脸庞之上。

    “生日快乐。”她强忍住喉间的哽咽,“我知道,你忙,所以……”

    她的话,梗在了咽喉,再也说不出来了。

    她不敢去想,他去了哪里。

    她怕自己承受不住。

    明明那晚,那样的温柔,为什么一醒来,却又恢复了往昔的冷漠?

    是他习惯那样来抗拒她了?

    还是她会错了意,付错了情?

    她揉了把脸,脸上早已经泪痕满面。

    她扶住桌面站了起来。

    屋里除了摇曳的烛光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灯光了。

    也不需要了。

    她就这么一路摸索着,进了洗手间。

    地上有些湿滑。

    她赤着玉足,脚下一滑,整个人措手不及地,就重重坐到了地上,发出了好大的响声。

    她的翘臀被摔得好疼,她咬住下唇,强忍住疼痛。

    这一摔,可不轻啊。

    就连腰椎骨处,也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楚。

    夕颜本也不是矫情的人。

    她扶住墙壁,撑着慢慢站立。

    下腹忽然一阵暖流涌出,她的心顿时一凉。

    糟糕。

    她现在怀着身孕!

    她连忙除下了底裤。

    果然,淡淡的红痕在慢慢地加深。

    她的唇瓣苍白如雪,她的手心也沁出了冷汗。

    “不能慌,不能慌!”夕颜深呼吸了几下,才慢慢地挪到沙发上,平卧了下来。

    她是一个医生,所以她更应该有办法可以救她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