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51章 冲我来

正文 第51章 冲我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展皓恩叹了口气:“伤什么都别伤了和气,以后,展家还要靠你们兄弟二人呢……”

    “谈什么兄弟呢,老爷?”若汐的话很是嘲讽,“云少爷是展家的唯一继承人,我不过是收养的一个孤儿,我哪里敢高攀?”

    慕云冷笑着,展皓恩这才悻悻地走出了门:“若汐,我从来都当你是自家的孩子……”

    “慕云。”夕颜别扭地道,“你也先出去吧,让我和他谈谈……”

    若汐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慕云大刺刺地坐在了房间里舒适的单人沙发上。

    慕云脸上的笑容自得:“我为什么要走?”他眼里酝酿的风暴,却远不是那么一回事,“让我的新婚妻子和一个暴戾的家伙共处一室,我可没有那么好的风度。”

    此话一出,若汐又想冲过去打他。

    夕颜只能死死地按住他:“若汐,你听我说!”

    她把门关上,恳求地看着他:“你就当成全我行不行?”

    若汐想反驳,她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慕云冷冷地看着若汐听话地闭上了嘴,眸子也眯了起来。

    他倒很想听听,那个女人,准备怎么说服安若汐!

    “我爱他。”夕颜的声音里却带着悲伤,“为了得到他,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她的声音很堵,心更是疼痛异常,“没错,他爱的是微微,我一直都知道的。”

    她的笑容极其凄苦,若汐看得心如刀绞:“那你又是何苦……”

    她却咬牙:“他没有始乱终弃,是我,是我趁火打劫,”她狠了狠心,“我就是宁愿被他讨厌,也要得到展家大少奶奶的名头。真正可恶的人,是我……”

    “夕颜,你不要替他开脱……”

    “我没有开脱……”她的心反而松了下来。

    好极,既然慕云认定了,一切都是她做的,那好吧,她就成全了他!

    “微微急需要骨髓救命,只有我的骨髓跟她的合型,所以,我就拿这点,威胁展慕云和我上床。他不愿意,我就把一切都录了下来,准备第二天放给他女朋友听,让他们两人闹翻。只可惜,录音笔被他砸烂了……”

    她垂眸笑了,心却在流血:“虽然微微不知道我这个假闺蜜在利用她,可总算是老天也怜悯我,居然那一夜之后,我就怀了他的孩子,挤掉了无法生育的微微,成为了他的妻子……”

    这就是慕云想象中的她吧?

    她抬眸扬起了自己的手:“看看,我从小到大,没有戴过这样好看的戒指,这可是十克拉的鸽子蛋,上百万喔。”

    她的眼神迷离,却藏着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的痛。

    “哪个男人能给我这样的……”

    她的话,被一记响亮的耳光给打断了。

    若汐扬起了手,脸上的沉痛已经忍无可忍。

    “夕颜,夕颜!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不,这不是他所认识的她。

    淡然、脱俗、清丽、倔强的夕颜,现在,却撬了人家的墙角,一心只想嫁入豪门……

    所有的幻想堆成的玻璃巨塔,就在他心里轰然坍塌。

    “不是我变成了这样。”她探出舌尖,如猫一般,舔去了唇角溢出的淡淡血痕,“为了生存,我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我看错了你!”若汐跺了跺脚,“我真看错了你!”

    夕颜笑了,她笑得开怀:“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我。若汐,别太傻了,展家对你这么好,你还拿什么乔?你比我幸运太多了。”

    “我不是你,我的肚皮怀不了孩子!”若汐吐了口恶气,心里难受得想哭。

    可是,他只是选择了回头。

    在临出门的那一刻,他还是转头对慕云说道:“不管怎样,待……待她好些。”

    他咬牙道:“如果刚才我那样对你,你有什么不满的,就冲我来好了。”

    他打开了门,这话,就落入了门外苦候着的展皓恩耳朵里。

    展皓恩脸上露出了释怀的表情,连忙打着圆场:“慕云怎么会不满呢?你们两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好歹也是同个屋檐下的兄弟,没什么好争的,误会解释开了,就好了。”

    慕云没有答话。

    他的眼眸,盯在了夕颜的脸上。

    夕颜脸色不变,直到再度关上了房门,她才老神在在地继续收拾行李。

    “给你造成困扰了。”她头也不抬的,“放心,以后这种事情我会提前解决的。”

    面前投下了一片阴影。

    头顶上的人声音仿若寒冰:“你终于承认了,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叶夕颜,你比我想象的,心机还要更深!”

    他宁愿,她一直否认下去。

    这样,他在心里还能留一丝希望。

    或许,是他误会了她?

    一切,抵不过她亲口对安若汐的承认。

    而且,她居然笑得出来!

    “谢谢抬举。起码,说明你供给我这么多年去读书,没有白读是不是?”她抬眸笑着,脸上被若汐打出的掌痕还红着,他的眸子已经眯了起来。

    “叶夕颜,我发誓,不会让你好过的!”他冷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她手里拿着自己素淡的衣物,忍不住呵呵地笑了出声。

    眼泪,也在他关门之后,悄悄地夺眶而出。

    叶夕颜,为什么还不承认呢?

    承认,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忘却对这个男人的浓浓爱意,承认,自己在婉柔提出两人结婚的时候,心里还是窃喜的?

    他并没有冤枉她。

    看得再淡,只因为觉得,两人之间已经远没有可能了。

    如果她真有骨气,如果她真够勇敢,她就应该带着孩子,远走高飞,让展家的人再也找不到她。

    偏偏,她还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

    她还在心里渴望着,只要她能留在慕云身边,只要她能解释清楚,他就能原谅这场误会,接受两人的婚姻,甚至,爱上她这只丑小鸭……

    她是在做梦!

    他对她滔天的恨意,怎么有办法磨灭?

    她付出的这些,不是自作多情,那已经是在自取其辱了!

    叶夕颜,承认自己贱,真的也没那么难!

    她痛哭着,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了手中的衣物里。

    她真的害怕,自己撑不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第50章 天使与恶魔章节目录第52章 升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