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49章 你让我觉得脏!

正文 第49章 你让我觉得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心口一暖,连声道:“我会弥补的。我知道,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这一切伤害已经造成,我会弥补你受到的损失。我会生下孩子,我会吃饭,好好调理身体,比爱自己更爱这个孩子,我欠你的,我知道!”

    他抬眼看她。

    刚才那一瞬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她愣住了。

    “洗澡去。你让我我觉得脏。”他只扔下一句话,就把她往床沿一推。

    她的心,都在一瞬被冻结了。

    她忽然笑了。

    还是她想太多了。

    他对她,怎么可能存在动容?

    存在心软?

    她太高估自己了!

    她赤足下了床,也懒得再遮掩自己身子了。

    她落落大方地拉开了浴室的门,身后传来了打火机“叮”的响声。

    她关上了门。

    上回在这里失去了童贞,却没能享受到这个总统套房超豪华的浴室,现在,她更没有心情去欣赏。

    落地浴镜中的人儿唇瓣红肿,胸前青青紫紫的,可见刚才被多用力地疼爱过。

    可惜,对她来说,只剩下疼,并不存在着爱。

    宽敞的流理台上,水龙头都像是用金子做的一般闪闪发光,夕颜素手拧开了,任由冰冷的水满溢。

    她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冷水里,用力地揉搓着。

    别说他觉得她脏,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脏!

    他明明那样嫌弃她,厌恶她,她还死命去迎合他,不是犯贱,是什么!

    她无声痛哭着,搓到自己的手腕发红,还不肯罢休。

    就连台上梳洗的玻璃杯,都在反射着她哭红的眼睛。

    她把那杯子一扫而下,却被溅起的玻璃碎片刺入了脚踝。

    鲜血横流。

    门被强势转开了。

    门外,是慕云盛怒的脸。

    他咒骂着,把她整个人扯到了淋浴间里。

    她尖叫着,反抗着,却无法阻止他。冰冷的水冲洗着她流血的伤口,痛得钻心。

    玻璃碎片被水冲了出来,失血过多的伤口发白发肿,可怜兮兮地往外翻着。

    而她从头湿到了脚,就好像一只落了水的丑小鸭一般,哭得鼻头都红肿了。

    他忽然低咒了一声,把她拎了起来,架到了旁边巨大的浴缸上。

    她尖叫着,那种抓不到边际的感觉让她恐慌极了。

    她的双腿被拉高,架在浴缸边缘,整个身子坐到了浴缸里。

    这样抬高的姿势,虽然可以减轻她的出血,但是更让她欲哭无泪。

    难道这个男人,准备一整夜让她坐在浴缸里,不让她穿衣服?

    他却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

    他长腿一跨,也跨进了浴缸里。

    巨大的浴缸,因为高大的他的进入,而变得意外的狭小。

    她的双腿被高高地拉起,小脸涨得通红,两只小手生怕失去平衡,只能紧紧地抓住浴缸边缘,胸前的丰盈更是可怜地被挤压得不成样子,两朵樱红簌簌发抖着,却不是因为冷……

    这种感觉让她羞耻得无地自容。

    她只能咬紧牙关,虚张声势的:“展慕云,你敢不敢放开我?我们像个成年人一样,坐下来好好地谈……”

    这句话里不知道哪个词刺激到了他,他眼眸一眯,冷哼了一声。

    她泪如雨下,只能哭泣着含糊地道:“你……你……你饶……饶了我吧……”

    “我饶你,谁来饶我?”他有力的手抱住了她的双腿,用力地把她往自己身边拉去……

    粗鲁地替她擦洗完身子,他只是拉过了旁边的浴袍,把她整个人包了起来。

    她被放到了床上。

    她的脚踝被他抓在了手里。

    失血过多的伤口被沾上了消毒的双氧水,疼得她身子直颤。

    她已经不敢再追问他肯不肯再信她了。

    她只能道:“明天,我们是不是就回去了?”

    她咬牙:“刚才是我不小心,我会装作没有任何事发生的。”

    他没有做声,只是用绷带替她一圈一圈地缠到了伤口上。

    他包扎得相当漂亮,确实,他现在把医院管理得那般井井有条,人家都忘了,他原本就是读医出身的。

    她却生怕他不信,跳到了地上,若无其事地走了几步,回头淡淡一笑:“看,完全看不出什么异常。新婚夜如果说弄伤了,你爸妈该不开心了。就这样吧。”

    淡淡的血痕透过纱布迅速渗了出来。

    夕颜还若无其事地走去套上了那双精致的鞋子,自顾自地道:“明天把绷带拆了就更好了。”她左看右看的,冷不防,面前投射下一片阴影。

    她错愕地抬头,已经被人像老鹰捉小鸡一般地拎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地把她扔回了床上。

    她刚穿上的浴袍又被扯开。

    “啊……不是刚刚才……”

    “刚刚?”他咬牙道,“你莫忘记,刚刚,我饶过了你的!”

    夕颜的声音被顶弄得支离破碎,意识也在渐渐远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人才爬了下来。

    脚踝处的绷带再次被拆开。

    冰凉的药剂涂了上去。

    新的绷带又一圈一圈地绕上。

    她泪流满面。

    是的。

    他一直是天使。

    只是硬生生,被她逼成了恶魔……

    回门的第一天,照例是要敬茶的。

    展家人丁不旺,偌大的家业,也只有慕云这么一个长子嫡孙,现在夕颜又怀有身孕,更加是身娇肉贵。

    她才刚端了杯茶,还没跪下去,展皓恩已经伸手扶住了她。

    “你怀着孕呢,这些俗礼,免了免了。”他满脸是笑。

    夕颜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昨晚并没有睡好,走起路来,脚也稍稍有些跛,过来人的展皓恩绝不能说自己是不懂的。

    加上夕颜指间和颈上成套的上百万粉钻饰品,应该说,这个新嫁娘还是很幸福的。

    展皓恩满意了。

    “梅姐已经让人把婴儿房都给准备好了。本来慕云自己在半山也有一处别墅,不过你也知道的,家里人少,我们还是希望,你们能跟我们一起住。”

    夕颜垂下了眼:“慕云决定了就好。不过,老……爸爸,我现在身子好些了,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工作。”

    她不是展家的陪衬,更无法保证她和慕云的婚姻能维持到何时。

    所以,她绝对不能失去自己的工作。

    “出去?”展皓恩莫名其妙的,“你不是在仁爱里做得好好的吗?对了,你原先在急诊处,那里病菌又多,工作又忙,我看看,安排你……”
第48章 新婚之夜章节目录第50章 天使与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