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47章 交杯酒

正文 第47章 交杯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哪怕,她和他只有一段有名无实的短暂婚姻,她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就让他误会着她,恨她一辈子!

    芳华易逝。

    尘埃落定。

    一天婚礼的折腾,婉柔体恤夕颜怀有身孕,早早就让人送她到酒店楼上休息。

    整间酒店今天都没有对外营业。

    展家的亲朋满满当当地包了三层楼,展家甚至体恤地为亲朋们准备好了舒适的房间,贴心的专车接送,简直服务到家了。

    夕颜就被安顿在酒店里最好的总统套房里。

    很不幸,这间套房,给她的记忆,并不是那么美好。

    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她褪下了脚上漂亮的高跟鞋,水晶般剔透的鞋面上还点缀着奢华的施华洛粉晶,只可惜,看起来漂亮的鞋子却勒得她脚面生疼。

    一脱下,就赫然见到雪白细嫩的脚丫子上已经被勒出了两道深深的红痕。

    夕颜弯腰揉搓着,眉头已经深锁。

    她虽然长相只算清秀,一身肌肤却白皙胜雪,光洁嫩滑,更不需要后天再做任何保养。

    只是,并没有男人见过这一身丽质的肌肤,唯一见过的那人,也并不怜惜,那一夜,弄得她浑身青青紫紫的。

    她信眼看去。

    桌上的冰桶里,放着一瓶红酒。

    透明的两个高脚杯,还在灯光下光芒闪烁。

    她赤足走了过去。

    酒瓶微倾。

    两个酒杯都被倒了半满。

    酒液醇香。

    应该是婉柔精心准备好,要给他们当交杯酒用的。

    她却晃着那醇红的酒液,眼神迷离。

    她并不能喝酒。

    只是,借着这红酒,勉强让她明白,今晚再孤单,她也能倒上两杯酒,骗着自己,对影成三人。

    起码,有孩子陪着她,不是么?

    门外的电梯却发出了叮的一声响。

    夕颜心一惊,门已应声而开。

    门外的人,眉飞入鬓,一手挽着西服外套,一手不耐地松着脖颈上的领带,不是展慕云,还是谁?

    她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了身。

    他关上了门。

    她只能深吸了口气。

    “云少爷,我们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么?”

    他撇唇,把外套随意地扔向了沙发,松开了胸前的扣子,大刺刺地坐在了沙发上,斜瞟着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更显嘲讽。

    这几乎已成为他面对着她,唯一的表情了。

    也只有今天,他对那伴娘伸手的那一瞬,才让她发现,其实他本没有变。

    他仍旧是别人的天使。

    只是,已经成了她的宣判撒旦罢了……

    她屏息赤足走向了他。

    软软的地毯,顿时让她小巧的脚掌陷了进去。

    走得越近,她就越能嗅到他身上的阵阵酒气。

    酒的异香和他身上本来就好闻的男性香气揉成了一体,几乎要熏醉了她。

    “你肯听我解释么?”她站定在他面前。

    他却勾起了唇角:“解释?”他修长的指尖轻轻一点,已经点到了她白色婚纱下的礼服,“是解释你为什么会嫁给我当妻子?还是解释你为什么会怀上我孩子?还是解释你受到什么启发,学会了要挟我?”

    她的泪,终究还是忍不住溢出眼眶:“没有,我没有!”她死死地咬紧了下唇,半晌才松开,“我知道你恨我,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

    “对!”他猛地站了起来。

    她光洁的手臂被他抓在了手里:“你并不是故意利用微微的病来要挟我的!都是微微的错,谁让她得了这种必须你才能救治的病?怪她,对不对?”

    他用的力度不小,她疼得俏脸发白,却仍强忍着:“一切,本来都是一个误会。那录音笔,是微微让我放在身上的。我们本来只是……”

    他却打断了她的话:“好极,你比我想象的聪明。你知道,微微现在不接我电话,也不肯见我,还躲到了国外疗伤,所以,你就能把这些莫须有的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对吗?”

    夕颜站定了,她倔强的眼神和他对视着:“展慕云!我只告诉你事实!微微和我,只不过是想试探你!我本来就打算捐骨髓给微微的,那些话,还是微微让我说的。我并没有想跟你……”她羞耻地别开了自己的视线,“更没有想怀你的孩子,没有想成为你的妻!”

    他冷笑了一声,弯腰挽起了她长长的婚纱鱼尾裙摆:“你什么都不想?那你身上这些,到底是什么!”

    他话音一落,用力一扯,那蕾丝做的唯美婚纱就发出了刺耳的裂帛声响。

    她惊呼了一声。

    满缀的贵重碎钻随处飞落,她慌忙弯腰去捡:“你……”

    她的裙摆被撕裂,雪白光洁的长腿也露在外间,她只顾着在地毯上摸捡着那些碎钻,泪水模糊了眼眶。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件,也会是最后一件婚纱吧?

    哪怕,她嫁的人,恨她入骨,但是这件贵重的婚纱,还能被她保存下来,当做一辈子的念想。

    此刻,他却生生地毁了它!

    她哭着,却被他狠狠一推,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满脸的泪痕,也清晰可见。

    她并没有在厚实的地毯上摔疼。

    只是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厉的眼神,她的无助,都无处可躲。

    “你不信我?”她只能咬牙道,“我打个电话给微微,你自己亲口跟她求证如何?”

    慕云却笑了。

    “你刚才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你。你连颗碎钻都趋之若鹜,更何况,是展家的财势?!”

    他笑着,心却更在流血。

    她所表现的,还能有什么是不能假装的?

    她给姐姐看那日志,说的那些爱语,更不是真正爱他。

    她爱的,是他展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吧?

    是他展家少奶奶的地位吧?

    他长腿跨过了她的身子,看着桌上放着的两杯红酒,笑意更冷。

    “洞房花烛……”他低语道。“对酒交杯……你是在等我喝交杯酒么?”

    她阖上了眸子,不想再看。

    他却哈哈一笑,把杯中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酒,我会喝。”他把空的酒杯给她看。“交杯?不可能。”

    他端起她那杯没喝过的红酒,就这么居高临下地倾斜杯身。

    红色的酒液缓缓倾倒在她淡粉色的婚纱上,顿时,白纱血红耀眼。
第46章 迎亲章节目录第48章 新婚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