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43章 静养

正文 第43章 静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何不听她怎么说?”他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的。

    “算了。”夕颜的心死了。

    她淡然转身:“婉柔姐,你就当今天没有见过我吧。整件事,是我错,好吗?”

    她错在,不该听微微的话,替她这个“闺蜜”去试探男朋友!

    天底下,有她这么蠢的人吗?

    她笑了,笑得眼泪笔直滑落。

    “夕颜。”婉柔跺了跺脚,顾不上慕云了,她直接就追了出去,逮住了夕颜,“走,跟我见我爸爸去!夕颜,你这个傻孩子。”她咬牙道,“虽然你之前一直住校读书,可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好妹妹!你相信我,在我和我爸妈眼里,你比那个微微,更适合慕云!”

    夕颜却像被烫到了似的,猛地缩回了手:“不,他已经够讨厌我了,我……”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身子一软,已经情不自禁地顺着墙角滑坐到了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她只看见了模糊中,婉柔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和那声声的“夕颜”……

    夕颜紧闭的眼皮之下,眼珠子在轻轻颤抖着。

    这是她即将醒来的征兆。

    只是,她却没有办法醒来。

    病房里的三人,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却因为过于空旷安静的私人病房而显得无比清晰。

    “人家都怀孕了!”展皓恩咬牙切齿的,他刚想点起雪茄,又想起了夕颜怀着身孕呢,只能硬生生把烟瘾压下来,“我不管你那些什么****的东西,你是我们展家的唯一男丁,为家族开枝散叶,那是你的义务!再说了,那个微微又不能生!我不管你,你是结了再离也好,怎样都行,总之,这个孩子,必须留在展家!否则,你和那个微微的婚事,我活着一天我都不能答应!”

    婉柔心里憋着气:“爸爸,什么叫结了再离?慕云这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他不喜欢人家,能碰人家?总不能是人家强上了他吧?大家都是医生,你要编,就编些我们能信的!”

    慕云坐在了椅上。

    他撇唇笑着,一手撑住了额头,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的夕颜。

    他知道,她醒了。

    只是,她不敢,也不能睁开眼睛。

    真是妙极。

    这床上看起来娇弱的人儿,城府却是那么地深。

    把事情闹到姐姐那里去,还扮晕倒,把父亲也引来了……

    她还能再有心机些么?

    他眯起了眸子,唇角徘徊的那句:“就是她威胁的我!”却没能真的说出口。

    她有错。

    他亦然。

    如果不是失了心魂,作为一个医生,他怎么能不控制住全程,居然让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还未隆起的小腹上,视线已经变得深幽了。

    他淡淡勾唇:“那你们准备要我怎么办?”

    展皓恩一摊手:“既然都怀孕了,就先结婚吧,给人家一个名分,也给孩子一个名分。我们展家是体面人,要是让这小丫头把你这种事情捅出去,也……”

    他没说下去,因为婉柔瞥了他一眼。

    “夕颜不会这样做的。”她叹息道。“慕云,你信我,她爱你,爱到……”

    只有女人,才能明白,夕颜眼神里的那抹决然,是被伤透了的绝望。

    “如果你不负起这个责任,她真的会带孩子离开,然后一辈子都不让你找到。慕云,我怕你会后悔,一辈子后悔!”

    他的心一动,转身看着姐姐。

    婉柔眼里有泪水。

    那样淡然的婉柔,却为了夕颜,如此苦口婆心地劝着他。

    他别开了自己的眼:“不,我不能离开微微。”

    “这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展皓恩一拂袖,“我不用你干任何事情,你就安心当你的新郎官就好了!”

    他推开了门,两个彪形大汉已经从门边闪出了身子。

    “好好照顾大少爷。”他转身看着仍旧坐在椅上的慕云,语带深意,“大少爷过几天就要举行了婚礼,千万别出了什么意外。”

    两个大汉身高接近两米,虽然穿着白衬衣,一身壮硕的肌肉却呼之欲出的,那手掌,也足有慕云的脑袋般大。

    比起这两人,慕云简直就像文弱书生一般不堪一击。

    他冷冷地笑了。

    父亲,居然还怕他跑了!

    “那个微微,我会替你把事情告诉她的。这个不用你费心。”展皓恩话一说完,人就已经踏出了病房。

    两个孔武有力的所谓保镖,一踏步进了房间,门一关,整个病房顿时觉得拥挤了起来。

    婉柔叹了口气:“慕云,你体谅一下爸爸吧。自从知道微微不能为展家生孩子之后,爸爸操心得几个晚上都阖不了眼,现在,好不容易……”

    她看了夕颜一眼,“我想,她也快醒了,不如,你们两个好好谈谈?”

    “谈?”慕云毫无兴趣地站起了身,“谈她的心机?还是谈她怎样处心积虑毁掉我的爱情?姐姐,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叶夕颜这个人……”他回身,凝视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人儿,“我宁愿,当时从未曾去过那间孤儿院,也不曾收养过这样一个人……”

    他决然转身,那两个保镖如影随形地跟着他走出了病房。

    婉柔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床上的人,却悠悠睁开了眸子。

    她眼底是一片空洞。

    “我不要结婚。”她轻声道。

    婉柔摇头:“对不起,夕颜,你该知道的,既然你有了展家的孩子,这事情就不是你自己能解决的了。你就安心当你的新娘吧。我们会尽快把所有事情处理好的。”

    展婉柔说的“尽快”时限是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夕颜都住在展家的医院顶级VIP病房。

    这间病房,她来过一次。

    这张床,也是微微躺过的。

    现在,上面静卧的是她。

    胎儿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落的位置偏下方,加上夕颜这段时间把自己折腾得够呛,所以,最资深的妇产医生都建议她必须好好卧床休息,才能应付一个礼拜之后繁忙的婚礼。

    说是繁忙,其实夕颜根本连起床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