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38章 严重不适

正文 第38章 严重不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父亲的声音在絮絮叨叨的。

    若汐似乎争辩了几句。

    在听到了夕颜的名字后,他的舌头就像被猫叼走了一般,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就这么说定了!”展皓恩打开了房门,“你先休息一段时间,修整好了,就去医院那边任职吧。”

    他走出房门,视线和似笑非笑的婉柔轻轻相碰。

    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话题转得很生硬:“婉柔,大晚上的,不要喝那么多酒,听见了没有?”

    婉柔唇角漾起一朵笑靥:“嗯,所以我回房休息了,爸爸,祝晚安。”

    她翩然离开,展皓恩心里却是一跳。

    这女儿,一向冰雪聪明,她该不会,听出些什么罢?

    “吃宵夜了老爷。”

    他定了定心神,才步下楼梯……

    一份检验报告,就放在了展皓恩面前。

    他不住地做着深呼吸,最终才叹了口气,整个人倚靠在椅背上。

    门被推开了,和他对视的,是一双略显诧异的眼眸。

    那人很快平静了下来:“爸爸,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展皓恩疲惫地揉着眉心:“我只是过来拿点东西。”他看着慕云关上了门,朝自己大步走来,索性,也把手头的检验报告推了过去,“在你和微微订婚之前,这件事情,你最好也知道一下。”

    慕云只是略微翻了几下,就阖上了报告书。

    “怎样?你现在有没有打算改变和她订婚的主意?”展皓恩燃起一根雪茄。

    “没有。”慕云摇头,“这件事情,我从一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展皓恩恶狠狠地吐出了一口浓烟。

    “你已经预料到了,微微是很有可能不能再生育的了?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并不介意。”慕云摊手,“很多白血病都有遗传的可能,作为医生我心里很清楚,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一直两人世界下去,什么时候寂寞了,就去领养一个孩子……”

    展皓恩瞳孔一缩:“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是我们展家的唯一男丁?”

    他不生孩子,是准备要让展家绝后吗?

    “我有姐姐,而且,还有安若汐不是吗?”

    展皓恩虚张声势的:“那能比吗?他是我收养的养子,你可是我亲儿子,你身上可是流淌着展家的血……”

    慕云的眼眸却投向了别处。

    他的置若寡闻让皓恩恼火极了。

    “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就是,就是……”他想不出什么责骂的话,只能连连叹息,“行,我的乖儿子,出国这么些年,都用不着我了,行,太行了!”

    慕云的眼神却略微触动了:“爸爸,请你成全我和微微吧。我是真的喜欢她……”

    “我管不了你了。”展皓恩长身而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成全?哈,说得好像我逼你分手一样。你大了,翅膀硬了,早晚整个展家都是你的了,我还能怎样?”

    慕云看着父亲决然离去的背影,也深深地叹了口气。

    哪怕没有孩子,他也不会改变自己对微微的感情。

    只要夜里,不要有别的身影来入梦,就可以了……

    他坐回了自己的大班皮椅上,轻轻一转,已经面对着大片的落地玻璃。

    他能看得见外间高层徘徊的白云,也能看见地面上清晰移动的身影。

    来往的人群里,一抹熟悉的身影在闪动着。

    他扫了一眼落地无声大钟。

    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三点半。

    这个女人,是以为给微微捐了骨髓,就可以在他的医院里肆意妄为了吗?

    他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夕颜快步地走进了急诊科,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的汗水。

    怎么回事呢?

    自己是轮值下午的班,明明调好了闹钟,却罕见地睡得根本听不见闹钟响。

    是那破手机差不多要寿终正寝了吗?

    轮班的同事朝她翻了个白眼:“夕颜,你迟到了好久啊。”

    “抱歉抱歉。”夕颜双手合十,“我下回替你一个午,好不好?”

    同事虽然还不是很满意,但夕颜在急诊科的口碑一向很不错,她嘟囔着,抓起包包走出值班室的脚步却还是毫不含糊。

    同事虽然嫌弃她迟到,可来的病人,病历一本没少的,都给夕颜留着呢。

    病人一看见她坐下,连忙就围了上来:“医生,我头昏……”

    “医生,我拉肚子两天了……”

    “医生我孩子发高烧……”

    各种声音,轰炸得夕颜头昏眼花。

    不知道是刚才赶得太累还是睡迷糊了,她现在脑袋涨得就快裂开了,咽喉处也一阵阵干涩。

    她喝了一大杯水,却更多了几分恶心。

    看来,身体是在发出讯号了。

    只是,她没有权利对工作说不。

    应付完一个又一个病人,到了深夜,病人渐少的时分,她觉得自己的脸色应该比病人还难看几分吧?

    吃的食堂难吃的速食饭菜后,她到洗手间吐了一轮。

    本来就不舒服的胃,更加涨得厉害。

    只是,夕颜咬牙忍着。

    没有人心疼,她就得自己扛。

    吃了几轮胃药,半夜在值班室里,自己疼得满头冷汗。

    忽然,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从来都是这么孤单,一个人,撑得好辛苦。

    她好想,那人能回头,再看多自己一眼,虽然那人已经快是别人的丈夫,虽然那人,已经恨透了自己。

    还想着,还念着……

    叶夕颜,不要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她捂住了自己的唇,在休息室里躲在帐中,放纵自己的脸上眼泪奔流……

    说忘记,谈何容易!

    樱雪刚准备出去吃午餐,夕颜已经推门进来了。

    樱雪着实被她吓到了:“老天,你脸上好难看!你到底是怎么了?生病了?”

    夕颜一头栽在了床上,连话都说不了了。

    樱雪慌忙给她盖上被子:“我要出去吃午餐,你想吃什么,我给你打包些回来……”

    一说到“吃”字,夕颜就再也忍不住了。

    她猛地掀开被子,冲进了洗手间里,又是一阵狂吐。

    樱雪目瞪口呆的:“老天,这是什么阵仗……”

    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该去洗手间把夕颜扶出来,对方却已经扶着墙,慢慢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