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37章 奇怪的态度

正文 第37章 奇怪的态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叹了口气。

    衣袋里藏着的那枚廉价玉佛,怎么也拿不出来了。

    还是再攒一段时间的钱吧,下次来找她,带条钻石手链来,她一定能喜欢的……

    “你今晚回展家住么?”夕颜擦了擦唇角,“我今晚可是得值夜班的。”

    若汐没有半分犹豫:“没事,我陪你在医院里溜达。晚了,我就在外面找个小旅馆随便窝个晚上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少爷,还皮娇肉嫩的只能睡总统套房不成?”

    夕颜莞尔:“行,随你。”

    若汐抬手给她倒着啤酒,被她挡住了:“等会要值班,不能再喝了。”

    若汐没有勉强她。

    这顿饭,两人都聊得尽兴,聊到夕颜都快忘了自己还需要值班这一回事。

    等着她顶班的同事打电话来催,她才连忙收拾了准备走人。

    两人刚走出巷口,在路口候着的一辆加长公务车就开了过来。

    “安少爷。”司机恭敬地下车,“老爷知道您回来了,让我来接您回去。”

    若汐牙疼似地歪了嘴。

    夕颜扑哧一笑:“好吧,安少爷,你可赶紧回去。我再不走,让人给催死了。”

    她一路小跑着回医院,眼看着她挥手离开,若汐瞪了那司机一眼:“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本来今晚可以和夕颜独处的,就因为他们,他的计划全都给破坏了!

    “云少爷看到了你们。”司机垂着手,“安少爷,您别让我们难做,请上车吧。”

    若汐吁了口气,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上车。

    他和夕颜不同。

    展家没有任何值得他留下的理由,尤其是夕颜现在也都已经搬离了展家,让他回去那个时刻提醒着他欠着人家恩情的地方,就让他周身不自在。

    现在他能攒钱了,他都想一个月给展皓恩汇个几千块的,把对方养了自己十年的恩情给还了。

    寻思间,车子已经开进了展家大敞的花园大门。

    古朴的别墅富丽堂皇,宛如中世纪的城堡一般。

    这是展家的老宅,也是遵循古法的展皓恩坚持要住在这里的。

    别墅每年检修的费用,就相当于别人买栋新的花费了。

    不过,这栋别墅现在的价格,也绝对是天价就是了。

    若汐踏进展家的门,就周身觉得不自在。

    那一句句安少爷,那一个个有礼貌的下人,却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展家的人,都候在了客厅大堂里。

    展皓恩口中叼着雪茄,婉柔手中端着摇曳的红酒杯,慕云却只专注于他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听见了若汐进门的声音,慕云抬起了眸子,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

    “可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展皓恩长身而起,他抱住了若汐的肩头,“不错嘛,这段时间在外面飘泊,我看你都壮实了不少!”

    若汐得意地笑了:“那是自然,我每天,干的可都是实打实的活。天天干活,睡觉,吃饭,想得也少,虽然挣得不多,够温饱罢了。”

    婉柔眼尖,一下瞟见了他西服上的一点机油污渍。

    她看向了佣人,温和地道:“去吧,给安少爷重新拿件衣服换……”

    若汐低头看着自己,眼里却掠过一丝自卑。

    他穿的是最粗糙的牛仔服,为了赶过来S市,刚下了班,披上了外衣就走,难免在车厂里就沾上点什么。

    他比不得展家这精雕玉啄的两兄妹,尤其是展慕云,只要是跟他们站在一起,他浑身就好像长满了虱子似的,怎么动都觉得不舒坦。

    “不用了。”他哑着声音道,“你们全家都是医生,我是个粗人,比较脏……”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红包,塞到了展皓恩的手里,“好听的话,我不会说。我听说慕云要订婚了,到时候,我可能来不了,我也包不起大红包,就图个吉利吧。”

    展皓恩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你也知道慕云要订婚,那你来了就更不许走了。”他硬是搂住若汐的肩膀,直往楼上带,“看看你以前的房间,我都给你留着呢。哎,你走了,夕颜也搬走了,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两个,翅膀硬了就飞了……”他声音莫名很堵,“难道,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好?”

    展妈妈看着这两人缓步上楼,眼神也深邃了几分。

    婉柔却笑了:“爸爸从小就好像格外喜欢若汐……”

    看着两人走进了房间里,展妈妈才撇唇:“这个孩子,还不如夕颜呢。又不会读书,个性又冲动,上学不到几天,就跟人打架,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做些什么……”

    怎么能跟她生的亲生儿子相比?

    慕云握住了母亲的手:“妈妈,别说了。若汐听见了,以后就更不会回来了。”

    做母亲的瞪着儿子:“不回来就不回来,我还怕他回来跟你争……”

    “妈。”慕云这回眉头都拧起来了,“他想要什么拿去!他也算是爸爸的养子,别说我不介意,就算我介意,他也绝对有财产的一定主张权的。”

    他莫名心烦了起来,索性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搬起自己的手提电脑:“宵夜我不吃了,我要先睡觉去。”

    “慕云!”展妈妈连忙跟了几步,慕云却已经关上了房门。

    “这孩子,都快订婚了,忽然烦躁个什么啊?”

    婉柔把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说不定是想悔婚呢?”

    展妈妈被她吓了一跳,她却老神在在地放下了酒杯,径直上楼。

    “你们这一个两个的……”展妈妈叹息着。“婉柔,你年纪也不小了……”

    婉柔却忽然转身,对着母亲摇了摇食指:“妈妈原来也想我搬出去不跟弟弟争抢家产吗?”

    展妈妈被吓得立马噤声,那个始作俑者却笑得自得。

    她晃过了若汐的房间。

    若有似无的几句话,落入了她耳边。

    “当什么修车工啊?又辛苦又累人!一个人在外面,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吧?以后可怎么结婚啊?”

    “算了,反正慕云就快要订婚了,你索性跟那边辞了职,留在这里,参加你弟弟的订婚宴!”

    “我医院里还有一个治安主任没有找好呢,你这么好力气,你去吧,夕颜也在医院里呢……”
第36章 若汐其人章节目录第38章 严重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