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36章 若汐其人

正文 第36章 若汐其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只是目前,她需要生活费,所以她回来了。

    而且,现在她总是在医院食堂里凑合吃饭,本来不多好的胃,泛酸得更加严重了。如果不吃胃药,她根本就吃不下饭。

    这日子,难熬得让她开始怀念起孤儿院里的生活。

    起码,当时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能让自己吃多一点,吃饱一点……

    现在的马路,车水马龙。

    夕颜捂住胃部,走出了黄昏的医院。

    她还必须继续值夜班。

    但是,胃太疼了,食堂里那些带着沙子的糙米饭,实在太折磨她的胃了。

    她还是到外面喝碗粥好些。

    刚走出医院,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夕颜!”

    夕颜猛地站定了脚步。

    她缓缓地回头。

    夕阳之下,一张笑脸,阳光而灿烂。

    她惊呼了一声:“啊!若汐!”

    胃痛因为眼前这人,也冲淡了不少,她回身大步朝对方奔去:“若汐,你怎么回来S市了?”

    若汐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阴霾:“叶夕颜,你也真是好样的啊!”

    夕颜眨眼:“还行吧。我哪里让你觉得羡慕啦?”

    若汐一下捏住了她的耳朵。

    夕颜下意识地一闪。小时候无意的一个小动作,长大了做出来,就让她内心有些抗拒了。

    只是她这么一动,若汐眼里就掠过了一些受伤的神色:“我倒忘了,你一直都是个学霸,看不起我这种学渣的吧?哈。”他看了一眼仁爱医院的几个红色大字,“你当医生了,真了不起。”

    夕颜垂下了眸子:“若汐,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展家的养子,是个少爷,而我不过是他们顺便收留的一个小丫头罢了。”

    如果一切没有因为微微而改变,或许,慕云对她,兴许还算是可以的吧?

    若汐却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个笨蛋,你叫叶夕颜,我就安若汐,我们哪里跟姓展的扯上关系了?你搬了出来,我也早早到外地谋生,我们谁住在展家了?欠着的恩情,还一辈子没玩没了了?”他拉住了她,“走吧,陪我喝上两杯。很久不见了,你回来展家,居然也不告诉我!”

    夕颜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笑着在他身后跟随,眼眶却湿热。

    “不过是过客,来了又走……”

    “得了得了。”若汐瞪她,“明知道我书读得不好,你就不能说得直白点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夕颜笑着。

    他忍不住,一把揽住了眼前的她。

    “你这丫头,还是没什么变化。”他的心一酸,“好像还漂亮了些……”

    她推了他一把:“你意思是,我之前好丑?”

    在他面前说丑,似乎也没有任何的压力了。

    若汐举起了手臂,让她看那手上的肌肉:“在我眼里,这才叫美!”

    夕颜做着反胃的表情,他作势要揍她,却没有真的下手。

    他的行动很粗鲁,眼神却是温柔的。

    两人打闹的这一幕,悉数落到了身后的人眼里。

    那人垂下了眉。

    “啊,是安少爷……”旁边的司机刚出了一声,就立马噤若寒蝉。

    “由他们去吧。”慕云淡淡地道,“我们回去。”

    “是。”司机连忙为他打开车门。

    这样一尘不染的展少爷,那样粗鲁豪迈的安少爷,看起来,真的好违和啊……

    若汐带着夕颜,拐进了一家巷子里,在门庭若市的大排档里坐下。

    食物散发出的天然味道,和酒店顶层空中花园的法式餐点截然不同。

    多年未见的好友端上廉价的冰啤酒,还在胃痛的夕颜也毫不犹豫地一口灌下。

    人声吵杂,两人不得不像周围的人一样,大声地吼着说话。

    “你怎么不问我,当时高中没毕业就落跑了,去了哪里?”若汐大吼着。

    夕颜但笑不语。

    若汐嘿嘿地自问自答:“我到别的城市给人家当修车工了。哈。”他得意地伸出一根手指,“我现在,是二级师傅了,一个月,能拿这个数!”

    夕颜心里一阵难受。

    一万块,或许,还不够让婉柔买个上好的酒杯吧?

    人与人之间,原本差距就犹如云泥之分一般……

    “对了。”若汐瞪起了眼睛,“我还没说你呢!你偷偷跑去做什么手术?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夕颜苦笑了一声:“那不过是个小手术。我给人捐了骨髓罢了,对我身体没有伤害。”

    若汐撇唇。

    他把杯中啤酒一饮而尽:“夕颜,你这个大笨蛋。你知道我在外面有多担心你吗?”

    “那你为什么不回来?”夕颜反将他一军,“你喜欢这一行,在S市,展家完全能给你开一家大型车行的……”

    若汐粗鲁地打断了她的话:“别!”他大口嚼着盘里的豆芽,“回来干什么?我读那么些年书,还老考不及格,欠了展家一屁股人情债,现在我都愁还不了了,你还让我欠新的?”

    夕颜这回当真是开心地笑了。

    她忽然伸出手。

    若汐翻了个白眼:“干嘛?想跟我掰手腕?”

    夕颜瞪了他一眼,却自己破功笑出了声。

    “你这个人……”偏偏这个人,才会是她想要的朋友。一样欠着展家天大的恩情,一样从未肖想过展家一分钱的财产,却还要小心翼翼的,跟人陪着小心……

    “你也出去吧。”若汐吐了口气,“你现在呆的,也是展家的医院……”

    “我有打算。”夕颜声音淡淡的,“过阵子,可能会离开S市……”

    曾经死活都想留下来的理由,现在都已经消散不见了。

    他就要结婚了。

    自己还要继续忍受着他的厌恶,看着他们的恩爱吗?

    不!

    若汐眼睛却亮了:“啊,真的吗?那到我那边去吧。我们两个人,呃……”他说话忽然就结巴了起来,“多少,可以有点照应嘛。”他摸着脑袋,嘿嘿地笑着。

    “再说吧。”夕颜的脸上洁白如玉。

    夕阳在她脸上投下了淡淡的光影,若汐忍不住看呆了。

    他低头看向了自己黝黑的大手,心里却百味杂陈。

    现在的夕颜,比过去看起来,好看得太多了。

    人家就算出了S市,好歹也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也是个医生,自己一个修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