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34章 目睹,太残忍

正文 第34章 目睹,太残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虽然确实过得不怎么样,但是,起码她在学习放弃了。

    镜中的夕颜,五官虽然算不得出尘,但清淡的妆容,显然很适合她,清清秀秀的,没有玫瑰般夺目,却有一种百合的清幽自得。

    她身上素雅的衣服,虽然是网购来的便宜货,却也让她舒服地自在。

    不是穿品牌货的料,何必再撑什么面子呢?

    与其穿一条几万块的裙子,还不如让自己舒服些。

    门外,夕阳西下。

    她眯起眼眸,看着玻璃窗上反射出淡淡的阳光。

    若能放下心中的执念,或许,她也能欣赏到这落日别样的美感吧?

    酒店门前,依旧富丽堂皇。

    夕颜的脚步停住了。

    她踌躇着,大堂经理却已经认得了她。

    她替夕颜推开了大门:“叶小姐,您好。”

    夕颜脚下的高跟鞋踩到了大堂的大理石地面上,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在这里,她失去了她的初夜。

    当然,她也失去了她曾经以为不能缺失的爱情。

    确实是不那么愉快的经历。

    可是,答应了微微,她出院的时候,陪她庆祝的,夕颜不想食言,更不想退却。

    她咬牙道:“有人约了我,到顶楼的空中花园,你能给我带路吗?”

    经理眨巴了一下眼睛:“顶楼?”

    不是今天晚上已经被展先生给预定了吗?

    她眼睛一转:“您是微微小姐请来的客人?”

    夕颜点头。

    经理才释然一笑:“抱歉怠慢了。请跟我来。”

    她适时地掩饰住自己眼里的好奇。

    眼前的女子,淡淡笑靥里藏着一丝莫名的忧伤,全身衣物看起来朴实无华,却又仿佛是淡淡馨香的白玫瑰一般,虽不会立即让人心折,也能让人觉得,和她的对话,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谢谢。”夕颜轻声道谢,跟在经理身后,上了顶楼。

    外间夕阳渐渐斜去。

    这个城市,华灯初上。

    悬空的空中花园里,就连地板,都是用透明的钢化玻璃铸成的,几十层楼之下的马路地面上,就连行走的车辆,都变得如此渺小。

    花园里,遍地是雪白的香水百合和幽香的玫瑰。

    满天星点缀在其中,搭配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地面上,投下一圈又一圈的光影。

    欧式雪白的餐桌上,蜡烛在安静地燃烧着。

    身后的经理已经很快就告辞离去。

    花园里,安静得只有花香,还有夕颜的呼吸声。

    她坐了下来,指尖无意识抚过餐桌上那浸在冰桶里的红酒瓶,眼里却有泪珠滚动。

    百合和玫瑰,应该是微微该喜欢的张扬而浪漫的花朵。

    夕颜,喜欢的是一种叫夕颜的花儿。

    她在孤儿院里,过了好几年,曾经追问过,为什么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院长告诉她,捡到她的时候,她正躺在一片花海里睡觉,小小的脸蛋上,还沾着浅蓝的,浅紫的夕颜花的花瓣。

    夕颜自此认为,这是一种很浪漫的花儿。

    哪怕在路边,廉价到花店里都不会出售,一摘就一大把,她还是执着于喜欢这花儿。

    直到,她长大。

    她才知道,这种蓝蓝紫紫的花儿为什么叫夕颜。

    它的花期只有一天。

    清晨盛开,迎着夕阳,就会凋谢。

    一生,只璀璨这么一天。

    就如同,她的爱情……

    只盛开了,那么一夜……

    她深吸了口气,擦掉了眼角几乎就要滑落的眼泪。

    不是说了,要学会放下么?

    她自嘲地笑了笑。

    忽然,她觉出有些不对。

    这是展家名下的酒店,可这餐桌上,摆放的却是两副精致餐具,难道,微微花这么大工夫,就只请她一个人?

    她正踌躇间,门外说话声近了,厚实的红绒大门被人用力地推开,那说话声也清晰了起来:“说好,今天你什么都要听我的。”

    有个声音含笑道:“是,今天你最大。我怎么敢有别的意见?”

    那声音,熟悉得让夕颜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她猛地站了起来。

    因为动作太大,她这么一站,银质的餐具碰撞着发出了叮当响声。

    进门的两人,这才发现了她。

    慕云的脸色一沉,微微却惊喜地欢呼了一声:“呀!夕颜,你可终于来了?”

    夕颜手心已经开始冒汗。

    她的微笑僵硬到了极点:“是。我没想到……”

    “有什么没想到的!”微微开心地小跑了过去,挽住了她的手,“你还是我救命恩人呢。请你吃顿饭,怎么足以表达我的感激呢?”

    夕颜扯了扯唇角,微微回头扬手招呼着慕云:“你还愣着干什么啊?你不是说了,今天都听我的么?”

    慕云脚步沉稳地走了过来。

    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悲喜,只打了个电话:“送多一副餐具上来。”

    夕颜还哪里坐得住?

    她只能道:“不,不用了。微微,我这次来,本来也想告诉你,我今天晚上有点事,我得先走。你们吃就好了。”

    微微哪里肯饶过她?

    微微嘟起了唇:“你人都来了,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她一下抱住了夕颜的胳膊,“除非你甩开我,否则,你别想走,我跟你说!”她挑衅地看着对方,“夕颜,你知道的,我刚动完手术,你要甩开了我,说不定我的伤口会裂开喔?”

    夕颜没她办法了。

    慕云却已经坐下,他轻轻开启了红酒瓶,脸上笑容淡淡的,瞥向夕颜的眼神,却是冷冷的:“微微说得对,既然你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对不对?”

    他话语里警告的意味,顿时让她一股战栗感从尾椎骨一直攀爬到太阳穴,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看,慕云都这么说了,快点坐下吧。”微微拉过了一把椅子,硬是把夕颜按坐了下来。

    新的餐具,也已经送了上来。

    酒杯干净得就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

    夕颜的手脚却是冰凉的。

    经过了那可怕的一夜,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慕云和微微的恩爱了。

    眼前的男人,一个多礼拜前,才在这里,狠狠地占有了她,一次又一次……

    现在,她却不得不来面对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甜蜜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