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33章 准备求婚

正文 第33章 准备求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夕颜刚想再喝,她却按住了杯沿:“不,你不要喝了。你身体刚好。”她眼神怜惜,“夕颜,如果你遇到难处,不来找我,就不是这一杯酒能抵得过的了。”

    她五官和慕云有几分相似,却多了几分柔美。

    而这个一向慵懒自得的女人,在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却忽然,把夕颜揽入了怀里。

    夕颜反手拥住了她。

    “我从未有过知心姐妹,夕颜,你是第一个。”

    两人的眼眶都红了。

    “谢谢你,婉柔姐。”

    “不要再提醒我是比你年纪大的剩女了。”婉柔又轻笑出声,“来,看着我,再喝几杯!”

    “婉柔姐,你也不能喝太多了……”

    “世界上,总有一些,让你觉得,比喝醉更可怕的事。”她仰头又喝了一杯,“既然这样,不如沉醉吧。”

    夕颜没有再问。

    这个优雅女子内心,又有怎样不得不买醉的过往?

    她不想知道。

    她只会心疼!

    夕颜喝了酒,恶果就是那天晚上,腰疼了一夜。

    她却甘之如饴。

    如果不是婉柔阻止,她还想喝多几杯,一醉方休。

    只是,她想自己一定没有办法跟婉柔一般,醉得那么优雅。

    说不定,她会撒泼大哭呢。

    只是,心里的秘密,却不能在她醉酒的时候,吐露半个字。

    那些后果,绝对不是她能承受的。

    所以,她还是就熬着腰疼吧。

    她能喝酒,微微,却连好吃的都吃不了。

    好不容易从重症监护室里那些要命的注射液逃脱,她却还是只能吃着清粥小菜,别说薯条炸鸡,就连喝口鱼汤,都成了奢侈。

    看着小馋猫的模样,慕云笑了:“你这个傻丫头。好吧,下个礼拜,你就出院了,我们出去吃饭,庆祝一下……”

    微微欢呼了一声,扑进了他怀里:“我不管。地点要我定!”

    慕云笑得直摇头:“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只想去M记吃菠萝派吧?”

    微微不好意思地笑了:“当然不是啦。我现在什么都想吃,什么都吃得下,一头牛,都可以!”

    “现在还节食吗?”他含笑逗她。

    微微摇头犹如拨浪鼓。

    他揽她入怀:“那就等你男人安排吧。”

    微微嘟起嘴,耍着赖皮,却得不到他的妥协。

    不过,不告诉她,她也能知道。

    只要她闭上眼睛假寐,就是慕云工作的时间。

    她竖着耳朵听着。

    “爸爸……”

    唔,这个电话肯定不是。

    “嗯,是我。新人员安排那边……”

    这个,也不是。

    “唔。我那天交代你们的事情,办好了吗?”慕云声音依旧沉稳,“对,菜单我已经写给你们了,少油少盐,明白?”

    微微一下来了精神。

    她屏息听着。

    “还有,那瓶红酒,准备好。我明天过去一趟,跟你们确定最后一次。要把事情办得浪漫一点……”

    慕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居然捂着话筒,走到外面去打电话了。

    微微气得捶了一下小枕头。

    讨厌的家伙,至于那么神秘吗?

    她绞尽脑汁地想着。

    唔,什么红酒呢?

    她索性下床,赤着脚,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贴着玻璃听着。

    “唔,替我保管好戒指……”

    慕云准备转头过来。

    微微连忙跳回了床上,盖上了被子,她跑得太急,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呢,这么几个小动作,就累得直喘息。

    慕云推门进来:“记得,到时候,我要顶层那个空中花园的位置,对……千万不要有差池。”

    他挂了电话,却看见微微转过了身,大半个后背都没盖被子。

    他无声一笑,走了过去,替她拉高了被褥:“真是一个傻丫头,连被子都……”

    他的话,停在了半空。

    住院了这段时间,微微身上带了淡淡消毒水的味道,竟然在那一刻,让他失了神。

    那天晚上,那个人,也是这般,哭得累了,索性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睡着的时候,她的背,朝着他,大半个背,都是空的,连被子,都没盖上,那青青紫紫的吻痕,简直要刺伤他的眼睛。

    当时,他也是这样,替她拉高了被子。

    他告诉自己,他只是怕她感冒了,耽误了骨髓捐赠手术的时间。

    他不关心她。

    哪怕,那是她的初夜。

    一切都不值得联系……

    微微动了动身子,他才回过了神,掩饰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还好,他就要和微微结婚了。

    经历过这段日子的种种风波,他现在一刻都不想和微微分开了。

    他们应该在一起的。

    这样,他就不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忽然惊醒过来,就因为梦中突兀出现的那张带着泪光的容颜……

    他却不知道,他坐回电脑前之后,微微睁开了假寐而闭上的眼眸,唇角笑意加深。

    这家伙,要跟她求婚呢!

    微微心里有了数,第二天就开始软磨硬泡着。

    “到时候,我们去吃饭,也让我爸妈你爸妈过去?”

    慕云摇头:“要是你爸妈知道,你刚出院我就带你出去外面吃这些,能答应吗?不行。”

    微微嘟起了唇,要是连爸妈都没有去,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人去给她当观众,多无聊啊。

    她搅着手指,坐在床上赌气。

    谁会没有权利干涉她,却又能艳羡她的幸福?

    她眼睛一转,人选几乎只有一个了。

    她趴到了床上,开始悄悄地编写起了简讯……

    夕颜站在镜子前,已经好一会了。

    樱雪好奇地打量着她:“你不是说今天晚上约了人吗?怎么还不赶紧打扮打扮?”她满口塞着薯片,“要是我,肯定老早就去了。而且,饿上一天不吃饭,这样才能吃个够本……”

    夕颜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这个坐在她床上吃薯片像报仇一样的女人:“你以为是去吃自助餐?”

    “免费的晚餐,不吃白不吃。”樱雪撇唇。

    “你以为呢?”夕颜苦笑了。

    世间哪里有免费的晚餐?

    她去这一趟,难免要听到微微各种晒幸福。

    一个礼拜了,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勇气走进那间自己失去童贞的酒店。

    她揉了把脸,给自己化了淡淡的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