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26章 做我一夜的男人

正文 第26章 做我一夜的男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的伤口还没结疤,微微却非得看着,那伤口被再次撕裂,暴露在阳光下,才能安心么?

    “小姐,已经到了。”计程车停了下来,司机回头好奇地看着夕颜,见她半天不动,才不得不催促道。

    “啊?到了?”夕颜这才反应了过来。

    她慢吞吞地下了车,手心里却已经沁满了汗水。

    眼前巨大的建筑,几乎要高耸入云。

    这,是展家名下投资的另外一项——S市最大的一家超五星豪华酒店。

    夕颜刚走进大堂,就有训练有素的大堂经理上前来。

    “请问是叶夕颜小姐么?展先生在16楼等您。”她半躬身,把夕颜引上了直达的VIP高级电梯。

    电梯周围用的是透明玻璃隔断。

    站在缓缓上升的电梯里,夕颜看着脚底下的地面,外间车水马龙的风景渐渐离自己远去,一股叫恐慌的情绪,抓住了她的心。

    她现在落荒而逃,还来不来得及?

    手机滴一声响。

    微微发的信息如影随形:“你到了吗?记得,替我演得逼真点。我要的是慕云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夕颜头皮一麻,“叮”的一声,电梯门已开启。

    她没得选择了。

    因为这套VIP总统套房里,直达电梯门一开,她眼前,已经赫然是展慕云坐在沙发上翻看文件的身影!

    她的肾上腺素已经分泌到了顶峰。

    眼前的人,听见了电梯门开启的声音,已经抬起了眸子,淡然地看向她。

    “听说,你要见我,才肯签那张同意书?”

    夕颜无路可退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一脚迈出了电梯。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一踩下去,她半个鞋面都被奢华的地毯长毛给淹没了。

    她抽脚又不是,抬脚又不是,只可惜,慕云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安。

    他只是靠在沙发上:“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他眼里是了然的。

    她对他,有企图。

    无非,是因为展家的财势。

    要一笔钱,还是要一个可以让她下辈子都不忧吃穿的职位?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她提出要整个医院的要求。

    他什么都能答应。

    为了救微微,他什么代价都能付出。

    只是,那内心不断流转着的失望,乃至于绝望,一再地,被他刻意选择忽略。

    当时伸手扶起的那个倔强女孩,是什么,让她褪去了当初青涩的颜色?

    为什么,她还不继续装下去?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她现在变成了这般模样?

    他垂下了眸子,却没有想到,面前的人抬足,竟然褪下了脚上的鞋子。

    她细嫩的玉足踩在这长毛地毯上,只觉一阵阵发痒,她也没有心情顾忌。

    她刻意打开了包包,从里面抽出了那张同意书。

    包包被搁置在了离两人最近的沙发上,刻意没有阖上袋口,夕颜心里清楚,包里面的录音机正在忠实地运作着。

    它将忠实地记下慕云的每一句拒绝。

    每一句,能让微微安心的话。

    她深吸了口气,等慕云堂而皇之拒绝她之后,她就能亮出录音笔和微微的简讯。

    这些,并不是出自她本意的。

    慕云,能体谅的吧?

    房间空旷。

    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回响着:“如果,我说,我要你呢?”

    “要我?”慕云哑然失笑,“你是不是做梦做太久,都忘记醒来了?我爱微微,”他眼眸眯了起来,“叶夕颜,不要把你在我心里最后一点好感全部毁掉!”

    他对她,还曾经有过好感么?

    她凄然一笑,深吸了口气,她垂下了头。

    她看见自己白皙的手指探到衣前,一颗一颗地解着自己衬衣的扣子。

    她听见自己在说:“我喜欢你很久了,远在微微之前。展慕云,我什么都不要,你想我献出骨髓救微微,那你就要当我一夜的男人。”

    她木然地按照微微写好的对白念着:“展慕云,哪怕不能拥有你一辈子,我也想拥有你,起码一个晚上。我知道,微微没有办法跟你上床,或许,这次手术她失败了,或者复发了,她更加不可能满足你床上的要求。”

    她强迫自己抬眸看他,唇角露出连自己都佩服的笑意:“作为男人,一个不需要负责任的晚上,只给我一个纪念,难道你都不愿意吗?”

    她的话,没能说完。

    沙发上本来如豹般安静坐着的男子猛地长身而起。

    站在地面上的她,被他狠狠地掐住了脖颈处的颈动脉,按在了墙壁上,一动也不能动。

    她的呼吸开始困难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都那么模糊。

    只有那张近在眼前的脸……

    曾经,那么奢望着,他回眸的那张脸……

    不再带着天使般迷人的笑意……

    此刻的他,脸色阴沉仿若撒旦!

    他好像是从地狱刚刚回来,此刻,就要取了她的性命。

    她朱唇微启,艰难地呼吸着,胸前剧烈地起伏着。

    他的眸子眯了起来。

    “叶夕颜。”他的话响在她耳边,“不要把我揣度得跟你一般无耻!”

    无耻……

    她眼角沁出了泪水,娇艳的微笑,却绽放在她唇角。

    这一刻,她真的是在真心地微笑着。

    甚至,她期待着,就这么死在他手里……

    她的命,是他给的。

    她的爱,是系在他身上的。

    如果他能带走一切,就带走吧。

    不要让她再带着一颗残破的心离开……

    死了,就能从这种没有可能的痴恋和自我鄙夷中彻底挣脱了。

    下辈子,或许,也不会再遇到这么一个天使了……

    “我给你一个机会。”他的手却松了半分,让她的鼻翼稍稍能呼吸到生命的气息,“签还是不签?”

    她自虐地摇头。

    虽然这个动作,对她来说,实在太困难了。

    “陪我一夜,我签。救你女人。”

    她佩服自己,还能这么顺畅地说出这番话。

    她任务该完成了吧?

    他的手,松开了她的脖颈。

    她颈间一松,旋即大口地呼吸着,身子也微微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