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25章 帮帮我!

正文 第25章 帮帮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可怎么办才好?

    他刚转身,准备回病房,迎面而来的,却是夕颜。

    她低着头,擦着红红的小鼻子,眼眶里似乎还有泪水滚动。

    她没有看见他,只是埋头赶路,一不小心,就和一个擦肩而过的急诊护士互相碰撞到了肩膀。

    那护士立马扬声道:“果真是瞎了眼么?真以为自己是院长夫人了?在医院里横冲直撞啦?”

    夕颜慌忙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有没有碰伤你?”

    那人不屑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我可担不起喔。”她冷哼了一声,扭头便走。

    夕颜抬起了头,深吸了口气。

    顿时,她脸上血色全失。

    他,就在十步开外的检验科门口看着她。

    那眼神,冷漠得就像是在审视一个陌生人一般。

    她上前一步,唇瓣微启。

    他却转身,迈步走向跟她相反的方向。

    她这才堪堪站定了脚步。

    算了,她企图安慰自己,人家避嫌呢,应该不是真的讨厌你……

    可是,眼眶里那滚烫的泪,怎么能骗自己,去相信那一串谎言……

    本来,检验结果,需要三天才能出来。

    但是,院长的心上爱人,谁敢怠慢?

    好些个像夕颜一样被人指派来的新手日夜加着班,争取一天之内,就把当天检测的样本检验出来,把数据输送到慕云的电脑里。

    当天晚上,值夜班的夕颜刚替一个烫伤的小孩处理完伤口,一进来,检验科的检验师已经坐在她位置上,手里拿着一张单据,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夕颜微微一笑:“熬夜做完数据了?你不用刻意过来通知没人能配型的。”

    “我才不会刻意来通知这个。”一样作为新人,她对夕颜的态度肯定不能和那些老油条相比。

    更何况,现在整间医院里,是她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

    她把手里的纸张晃了晃:“夕颜,你准备拿什么来换这张纸?你就要发达了,请我吃顿饭,不算多吧?”

    夕颜皱眉:“发达?”

    “你还不知道,你的骨髓配型通过了!你现在,估计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救院长女朋友的人啦。”检验师笑得开心,“说不定,院长一开心,句把一半身家给了你……”

    她想了想才说:“也不对,一半身家分你,那是跟老婆离婚的节奏……”

    “滚蛋。”夕颜从她手里抽过了那张纸。

    果然,上面的曲线,和微微的对比,几乎完全重叠。

    不要说配型,简直就是太合适了!

    “瞧瞧,你估计要升迁了,要发财了,我可得赶紧抱大腿。”可爱的女孩抱紧了她,“也多得微微小姐的爸妈血型都不合,哈哈。”

    “你这样说话,要是让院长听见,把你的头都劈下来当凳坐。”夕颜把纸塞进了自己的抽屉里。

    “怎么不行?”女孩嘿嘿地笑着,“你干脆跟院长说,要捐也行,得给你什么条件你才签那张同意书,现在不趁机,你还……”

    “走吧走吧。”夕颜把对方推出了门,“我这里还有病人在等着呢。”

    她坐了下来,却笑了。

    只是,那笑苦涩。

    看来,就连上天都想成全她了。

    捐出骨髓,就能还了,这10几年的恩情吧?

    至于,那些想念,那些等候,那些痴心妄想,就全部都一笔勾销吧……

    不过一夜之间,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夕颜的骨髓和微微的配型通过了。

    之前看见夕颜就说话刻薄的同事也腆着脸来跟她说恭喜。

    只有急诊主任的脸色很不好看。

    虽然,急诊出了能“救主”的人,可那人,很有可能,接下来就要来取代他的位置了。

    他怎么能开心得起来?

    夕颜交了班,却径直跑到了微微的病房。

    微微看见了她,直朝她招手。

    她眼睛红肿着,竟像是哭了一个晚上似的。

    夕颜握住了她的手:“微微,你可以放心了,我跟你的骨髓配型,所以,过几天,一切安排妥当,我们就能进行手术了。你会好起来的……”

    说到这里,微微却又哭了起来。

    “怎么了?”夕颜艰难地道。“我还忘记告诉你,我可能过段时间,要离开这里。”她只能这样道,“等做完手术,我就要走了。”

    微微一个劲地摇头,她用力的掐住了夕颜的手:“夕颜,我昨晚就知道了这件事了,慕云告诉我了。”

    夕颜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已经知道了?

    那为什么,不来找她商议捐赠同意书的签订?

    难道,他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捐出骨髓来救微微?

    这对她的身体来说,短期内也会存在伤害的。

    慕云不可能不明白的。

    “既然你知道了,还哭什么呢?”

    “手术都有风险的。”微微抬起泪湿的眼,“我还要接受后期治疗,我可能会掉头发,会变成丑八怪……”

    “不会的……”

    “而且,他昨晚和我吵架了。”微微委屈极了,“我说我不做手术,他就跟我吵……”

    夕颜一阵窒息。

    整间医院的人都知道,这配型的骨髓对慕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

    也只有微微,能这样任性地说出不要做手术这样的话了。

    “我把他赶走了。我觉得他现在陪着我几天,都不爱我了,更何况以后……”微微哭得厉害。

    夕颜心里只能苦笑着:“怎么会不爱呢?他爱你,甚至超过他生命了……”

    “我不信。”微微擦掉了眼泪,她恳求地看着夕颜,“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骨髓,我一定捐。”她叹了口气,“这个,你不用担心。”

    “我说的,不是这个。”微微咬住了下唇,“夕颜,我是说,你能帮我,试探一下,慕云吗?我很怕,他已经死心了。我现在有病,又不肯把初夜给他……”

    夕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坐上计程车的时候,还神经质地抱住了手里的包包。

    那小巧的包包里,收着一张薄薄的捐献同意书,还藏着,一只开启的录音笔。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才会被微微以不做手术威胁着,来见慕云这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