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22章 人情薄如纸

正文 第22章 人情薄如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审视的眼光,那批判的态度,一下就要杀死她了!

    “你不需要问为什么。”他冷哼了一声道,“叶夕颜,这一切,只让我觉得你太有心计了!你以为,你在微微重病的时候,获得我姐姐的欢心,让她替你来做说客,我就能接受你?”

    他太失望了!

    “叶夕颜,你打错算盘了!”他当着她的面,把那张图片删掉,“你回去吧。我和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爱微微,你听清楚了吗?”

    她浑身颤抖着。

    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羞耻感。

    她甚至忍不住她的泪水。

    可有什么意义呢?

    他已经毫无怜惜之心地回转身。

    他大步走回了病房里,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关门声。

    她没有脸面,再留下来了。

    那种种少女的心事,期待着重逢,想着和他在同一处地方的工作,现在,在他看来,一切都是颇有心计的安排,都是图谋不轨的证据!

    她痴心妄想,想从灰姑娘,变成王子身边的公主……

    不惩罚她,还能惩罚谁?

    她几乎是狼狈地逃出医院的。

    手机邮箱收法邮件的提示灯亮着。

    她走在空旷的街道上,点开了那封邮件。

    “傻丫头,爱一个人,要让他知道。或许是我多事了,梅姐捡到了你一页日记,我就把它拍了下来,替你发给了你的王子。希望能快点看到你的好消息。好女孩,你值得拥有自己的幸福。”

    婉柔的邮件,彻底把她给击溃了。

    她整个人蹲在了路边,失声痛哭着。

    他是王子。

    只是,不是她的王子。

    在他眼里,她不够好,所以,不配……有幸福……

    凌晨三点,到六点。

    夕颜躺在床上,却整夜都阖不了眼。

    展家人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她已经悄悄起身。

    眼睛是红肿着的,工作,却还是要继续做的。

    她已经比平常早了一个小时踏入急诊室,轮班的同事看她的眼神还是异样的。

    “哈,昨天有人为了巴结展先生,居然把她自己的工作推给别人……哼,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居然想扑上去?那模样,自己去照照镜子吧!”有个刻薄些的同事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夕颜却没有理会。

    她直接跟领班护士道:“抱歉,昨天下午我有点事请了假,今天晚上的夜班,我来顶吧。没关系的。”

    护士长看了那其他几个噤声的人,才拉了拉夕颜的衣袖,把她拉到了一边:“呃,夕颜,我问你一句话,你不要觉得我有恶意哈。我只是想问,你,你难道不是展先生的女朋友吗?”

    夕颜模样乖巧,长相虽然不能算是倾国倾城,但也算是清秀佳人了。

    她一进来急诊科,就是顺风顺水的,慕云对她的照顾显而易见,两人甚至总是一块回“他们的家”,要人家不瞎想,也不可能。

    可是,昨天下午,慕云抱住微微,满医院地做检查,甚至,当着同事的面,就亲了微微……

    其实,看微微的模样,和像灰姑娘一般的夕颜,他们这些人精,哪里能不知道,谁才是慕云的正牌女朋友?

    所以,今天夕颜一来,几个人对她的态度,就明显有变化了。

    “我当然不是啊。”夕颜脸色苍白地摇头,“慕云……云少爷的女朋友,现在在住院呢。”

    护士长连连点头:“果然是呢。没事,我们已经知道她住几号房了。”

    她自然至极地放开了夕颜:“好了,你去工作吧。趁现在还早,去看看昨天晚上进来的几个病人怎样了,把家属赶走吧。”

    这些事情,以往都不需要夕颜去做的。

    但是,她没有提出任何反驳的意见。

    从小在那样环境长大的她,又怎么能不懂得,人情薄如纸?

    她只点头,就照办了。

    虽然没有睡好觉,走起路来,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不到中午,各个部门的人,就全部都被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

    “每一个人,都要去做血液检测!”新任的急诊主任来回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

    虽然临近午休,所有的医护人员全挤在他的办公室里,挤得浑身汗,却不敢有怨言。

    “只要谁检验合型了,就回家去准备手术!医院会给她一个礼拜的假!还会给一笔不小数目的钱。我想,我不说,你们也能明白的。这钱是小事,你们若有谁救得了院长的女朋友,那就是大功一件。我想,起码这个升迁,就不用担心了……”

    屋里的汗味,相当难闻。

    夕颜却眼睛瞟向了别处。

    那是慕云曾经呆过的办公室。

    一切看起来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她想,他现在,对她也该是避而不见了吧?

    跟樱雪商量一下,还是搬出来住吧。

    省得让人看见了自己,觉得堵心……

    她苦笑了一声,旁边的人却忽然碰了碰她胳膊。

    她一惊,才回过了神。

    “夕颜,我叫了你很多次了!”主任眼里是浓浓的不满,“这么重要的事,你都能听走神?”

    夕颜忙道歉:“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主任傲然地道,“下午,所有人都要抽样检查,这抽样的事情,就由夕颜负责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射向了已经缩在角落里,眼睛肿成核桃的夕颜。

    她唇瓣动了动,只能答是。

    这本来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甚至可能得罪人的事。

    全员动员,只为了给微微找出合适的骨髓。

    哪怕没有合型的骨髓,只要尽力了,这个科室,自然觉得在年轻的首席院长面前已经有了可以昂首挺胸的资本。

    只是,难免有人不愿意巴结上司的,夕颜要做的,就是跟主任汇报,到底哪些人是这样跟他对着干的。

    可是,夕颜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

    她从不用值夜班,到所有夜班都让她包了,这个工作调度只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但是白天她也不能走。

    她必须呆在检验科里,替那些情愿或不情愿来做检查的同事抽血取样。

    没人在乎她有没有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