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20章 埋怨初生

正文 第20章 埋怨初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夕颜只能道:“昨晚我和微微一块逛街的时候,她也有些头昏不舒服,可能是血糖比较低吧?”

    慕云锐利的眼神扫了过来。

    夕颜没来由地心一寒。

    他的眼底,有种让她极其心痛的冰冷。

    他只道:“你知道,却不让她来做检查?”

    微微无辜地缩在他怀里。

    她眨巴着眼睛,眼眸里有恳求的神色。

    夕颜读懂了。

    所以,她沉默了。

    “叶夕颜!”慕云声音带着薄怒,“我让你这段时间替我好好照顾微微,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他一个弯腰,已经把微微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走!我带你去做检查!”

    微微求饶着:“不了不了,我没有什么大事……”

    看着两人远去,秘书慌忙追赶着:“展先生!等会有一个董事会……”

    慕云还怎么听得见呢?

    夕颜只能赶了出去。

    她拉住了秘书:“我联络展老先生过来吧。你不用担心。”

    慕云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

    夕颜这才松开了自己紧握住的手。

    刚才,他离开前的那一眼,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微微这样,真的不是她造成的……

    别为了别的女人,伤她,可好?

    赶过来的展皓恩脸色很不好看。

    他最近在忙着别的事情,还以为这边的事情能交给慕云去打理了呢!

    他沉声问道:“他人去了哪里?!”

    “微微有些不太舒服。”夕颜只能道,“所以慕云陪着她去做了检查……”

    “胡闹!”展皓恩斥道。“多大点事情,至于把董事们都晾在一边吗?!还有,微微是谁?”

    夕颜咬住了下唇,最终才道:“她是慕云的朋友。”

    他却看向了她,眼神有些复杂:“女朋友吧?”

    夕颜脸色一白,不知道当不当回答。

    “哼!”展皓恩冷哼了一声,坐在了慕云的桌前,“打电话给他。”他看向秘书,“我要教会他,事情不能这样胡闹!”

    明明是有要事在身,为了一个女人,就什么都不管了?

    这样的女人,能是他的好儿媳人选?难呢!

    秘书打着电话,冷汗也滴了下来。

    她表情都僵住了:“展……展先生可能是不方便接电话……”

    展皓恩冷笑了一声。

    夕颜已经替他把电脑打开。

    “有些资料是我帮他整理的,我应该知道大概在那里。”

    一个多月的合作,让她对他的整理细节了如指掌。

    那样的了解,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展皓恩就这么看着她有条不紊地动作着,把慕云准备好的资料打印了出来。

    “您看,每一个文件夹,每一份资料,他都有亲自过目的,他工作,是认真的。”夕颜忍不住道。

    打印机里吐出一张张密密麻麻的文件。

    展皓恩瞟了一眼,脸色才稍好些。

    儿子的能力确实无需置疑,只是,对那个叫什么微微的女人,也太上心了!

    他站了起身,秘书连忙把整理好的资料抱在了胸口。

    “展老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去会议室还是……”

    “当然是过去了,要不然我们还得一帮人都候着他不成?”他背着手,走在了前方。

    夕颜暗暗地担心着。

    缓缓下行的电梯慢吞吞地把她带到了二楼检验科。

    她冲进了验血室里,和慕云的眼神对碰了一下。

    她才松了口气:“你真的在这里?”

    慕云怀里抱住微微,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了,不怕,再抽多一点就好。”

    “可是很痛。”微微撒娇着,“抽了好多血,我觉得我没事,不用再……”

    “乖。那些血,我替你补回来。”他也没有理会其他人在场,就这么扎扎实实地在她唇上印上了一吻。

    微微的脸红得可爱,夕颜却不得不转过了头去。

    他对她的话,置若寡闻。

    她只能再次艰难地重复着:“展老先生已经过来了,云少爷,我替您把文件准备好了,您最好还是上去会议室吧,微微这里,有我。”

    身后的人,对着她说话已经变得冷若冰霜。

    “你确定你靠得住?”

    “结果出来,我第一时间会告诉你的。”

    “好吧。”微微也正好抽完了血,慕云把她放了下来,“就让夕颜陪着你去做检查。等会,我开完会,再打给你。”他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再节食……”他凑近她耳边,声音压低,只是,刚好站在旁边的夕颜也能够听见。

    “你再节食,我就不再管你什么见鬼的信仰了。我不会再忍,明白?”

    微微咬住了下唇,本来苍白的脸色变得娇羞俏丽。

    “走啦。我才不要你陪,人家要跟着夕颜啦。”

    慕云又吻了她一下,才转身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他看了夕颜一眼:“你没对我爸爸说什么吧?”

    “没有。”夕颜也轻声回应着。

    微微已经握住了她的手。

    在慕云转身离开的背影里,只听得微微的声音在道:“夕颜,你的手怎么比我还凉……”

    夕颜垂下了眸子。

    她笑了。

    她怎么能不笑?

    哪怕他说得再好,说她和他的地位是平等的,可在他心里,她的身份,原来还是无法抹杀的。

    在他眼里,他对她,恩重如山。

    她之于他,不过是一个像佣人一般的所在。

    她替他照顾微微,是本分所在!

    微微如果这次有什么大差池,恐怕,他也会把责任怪在她头上吧?!

    她没有再说话。

    她只是默默地陪着微微做完剩下的检查,陪着微微,在慕云的办公室等候着。

    “怎么那样麻烦?”微微不开心地跺了跺脚,却是撒娇居多,“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慕云太小题大做啦!夕颜你也真是的,为什么要我把全套都做完啵!”

    夕颜替她泡了茶,端到了她面前。

    她只是很平静地道:“云少爷要我做的事情,我不能不听。微微小姐,你不要让我难做了。”

    微微奇怪地看着她:“什么微微小姐?夕颜,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夕颜却没有回应。

    她去借来杂志,给微微解闷,自己坐在边上,眼观鼻鼻观心,竟然只是安静守候着了。

    微微落了个没趣,只能摸了摸鼻子,缩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