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医见钟情:惹上无情首席 > 正文 第10章 毕业就结婚

正文 第10章 毕业就结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不吃,这些他是不是得一个人全部吃完?

    她的心疼了起来,忍不住提醒道:“你比较需要补肾,你喝汤吧,我吃其他的。”

    慕云的眉都皱了起来:“你们介意说说,为什么我需要补肾吗?”

    “吃就吃,话那么多!”

    一口汤,已经塞入他口中了。

    慕云再淡定,好看的眉也微微扭曲。

    夕颜夹了一块如果能叫做鸡蛋的物体。

    那玩意儿在她筷间全酥化了。

    吃这些东西,下午急救的,就该是他们俩了。

    夕颜放下了筷子,按住了正大口喝汤的慕云,勉强地道:“东西都冷了,我拿去加点热好吧?”

    “冷了?”微微伸手要去摸,夕颜已经端了起来,飞快地跑出了办公室。

    值班室里有简易小厨房,夕颜飞快地把那实在太伤眼睛的青蛙皮给捞了起来,用筷子在里面搅了搅。

    材料还算正常,就是把青蛙切件了熬汤罢了。

    她尝了一口。

    好咸!

    她的眼泪都快掉了。

    又腥又苦!果然很考验肾功能!

    她快速地把青蛙都捞起来,汤全倒了,从同事的菜篮子里顺了一大块猪肉,切成了丝,在炉上煮了一碗猪肉汤,最后把那些可怕的切件都扔了回去,才端着回去。

    “热了!”她坐了下来,微微喘息着。

    慕云看着她,慢慢地又尝了一口汤。

    他眼神闪了闪。

    “好吃吧?”微微很得意,“刚才肯定是因为冷了,所以口感差了。”

    夕颜默默地把那些暗黑料理拢到自己碗里,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不公平,”慕云忽然道,“为什么你可以吃菜,我就只能喝汤?”

    夕颜还没得及阻止,他已经从她碗里夹起一块黑色的排骨,放到了自己的口中。

    他神色不变地把根本嚼不烂的排骨咽了下去。

    微微笑了:“你们慢慢吃。我打电话给我妈妈汇报去!”

    她一出门,慕云已经抓住了夕颜,把她揪到了洗手间里,按住了她的脑袋,沉声道:“吐出来!”

    她笑着摇头:“哪有这样严重?别等会微微进来了,伤到她的心了。”

    他眼里带着歉意:“如果早知道她是自己做饭,我就绝对不会拉你一块来吃了。”

    她漱了漱口:“没关系。如果我没来,这些都得你一人全吃了。”

    “傻丫头。”他忽然笑了,摸着她的头顶。

    傻么?她垂下了视线。

    只是她的傻,怎么比得上微微的傻那么惹他怜惜?

    微微打完电话,自然是兴高采烈:“我妈妈都说不敢相信。她说,她本来以为,只有慕云才愿意忍受我的,没想到,你居然也说好吃。”她一步上前,亲热地搂住了夕颜,“淑雅,我真爱死你了。”

    夕颜淡淡一笑。

    “我决定了!”她忽然猛地一拍夕颜的肩头,“我们就当死党吧!放心,有我韩微微一天,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她倒是豪气干云了,慕云却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微微继续激情四射,“我会坚持坚持给你们俩做饭的!”

    顿时,两人同时石化。

    夕颜摸了摸鼻子:“其实,”她艰难地道,“你这样在家吃了又给我们做,很麻烦的。你把菜买过来,我可以帮忙,打下手的。”

    她的话说得相当婉转,微微倒开心了:“行,我不介意你向我偷师的。”

    慕云长出了口气,他淡淡地道:“做来做去,何必那样麻烦?回家吃或者在外面吃,不就好了么?”

    微微委屈地道:“我又不是天天都能给你们做的。有时候,人家也要上课的说。”

    这两人又同时舒了口气。

    要真的让他们天天吃这些暗黑料理,身体也绝对扛不住啊。

    这餐任性的午餐效果是惊人的。

    夕颜的胃疼了一个下午。

    她没有资格说请假。

    她不过是一个见习期的新晋医生,急诊堆积如山的病人正排长队候着她呢。

    五点半。

    换班的医生已经来了,她还在奋力赶着病历。

    “笃笃笃。”她抬起头,却看见了他的食指微曲,正敲击着她的桌面。

    “嗯?”

    “回家了。”他淡淡地道。

    回家……

    她的心酸酸的。

    她这一辈子都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家。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借来的而已。

    “我的病历没写完,写完我搭车回去就好。”她埋头继续奋笔疾书。

    眼前却是一空。

    她愣愣地抬头,病历却已经被他捏在两指之间了:“顾着工作,身体都不要了?明天再做!”

    她只能抓起包包,认命地走在他的身后。

    “你不用去接微微?”她低声道。

    “她今天没有课,早就回家了。”慕云系上了安全带。

    “她,她是学生?”夕颜忍不住多口问道。

    “嗯。”慕云启动车子,“她明年毕业了。”他唇角的笑容迷人,说出的事实却太过残忍,“我们都已经说好了,等她毕业,我们就结婚。”

    夕颜低下了头,她的手抓住了自己膝上的裙摆,视线也一直没有办法抬起来。

    “到时候,夕颜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他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她的额头沁出了汗。

    “嗯。我会去,一定会的。”她笑着,眼前已经没有了焦距。

    胃里翻腾,却抵不过那心头狠狠的一刀。

    如果胃里的疼痛,能掩过那心口的痛楚,那痛死她也甘愿了!

    还好,那天之后,微微就被迫进入了大学的考试周,做饭的热情不得不被打断了。

    夕颜送了口气。

    面前一株小小的盆栽在桌面嫩绿着,夕颜的听诊器就按在了一个病人的胸前。

    除了病人肺部呼吸的浊音,还有身后若有似无的熟悉低醇声音。

    “唔,天气热,你到外面自修小心不要中暑了。”

    “唔,我让家里佣人做了饭给你送过去,食堂里那些不要吃,你胃不好。唔。”

    “我送你过去做礼拜,耽误不了你功夫的。”

    这一句句,就好像自己有方向感似的,执着地直往夕颜的耳朵里钻。

    她低低地叹了口气。

    病人吓坏了:“医生,我是不是没救了?”
第9章 十全大补汤章节目录第11章 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