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爆笑休夫:王爷诱宠娇萌妃 > 正文 第240章 再遇花玄夜

正文 第240章 再遇花玄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惊鸿裂天摇摇头:“不用!如果连这点危险都抗不过去,他就不配做你的跟班。”

    话落,惊鸿裂天大手一辉,原本已经暴怒到边缘的高阶魔兽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就帮他到这里的,等过会儿了让他在出去。”

    话落,抱着白重华摇身一转,两人又去了其他的迷阵。

    而仙羽子玉身边带着的暗卫并没有撑到白重华到来之时。

    这些暗卫已经陨落。

    惊鸿裂天只是大手一挥,给了他们一个墓冢,然后就带着白重华去往了其他的迷阵。

    “花玄夜和樊可儿在同一个迷阵里。而他们的暗卫也已经死了。”

    白重华回头看着护着她的惊鸿裂天:“你怎么知道?”

    惊鸿裂天温柔的解释:“他们都是没有灵力修为的普通人,自然被选中的迷阵都是最简单的。我的实力可以穿透这里。其实迷阵之境也会挑选人。有灵力修为的人,往往会进入比较困难的迷阵之中。”

    惊鸿裂天仔细的解释过之后,白重华自然明白了过来。

    “那就他们吧丢出去好了。这个花玄夜很是讨厌,老缠着我不放。那个樊可儿爱慕花玄夜,老是把我当成假想情敌。”

    说到这里,白重华很是无奈的看了惊鸿裂天一眼。

    惊鸿裂天勾着唇,看着下方的花玄夜时,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冰冷。

    “如今,他们两个还没死。而这里的时间又是冻结状态。宝贝,你刚提升实力,完全可以下去历练一番。这里的低阶魔兽适合九阶左右的修炼者试炼。你是灵力突然提升,如果不实战一下,根基会不稳定!”

    白重华想了想,点点头:“裂天你说的对。”

    惊鸿裂天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腹黑的光芒,话落,搂着白重华直接飞身进入了花玄夜他们的迷阵之境之中。

    只不过两人选择了另一端落地,恰巧和花玄夜、樊可儿的直线距离最远。

    花玄夜他们的迷阵是一片连绵起伏的戈壁,戈壁之上有一些类似于楼兰古国的建筑。

    只不过这些建筑可不是真正的古城,而是一些大型墓穴的地上建筑。

    而穿梭在戈壁荒林中的低阶魔兽造型凶猛可怕,又不断的穿梭在整个迷阵之境中。

    对于完全无修为的人来说,的确是格外的危险!

    完全不同于眼前的场景的是,惊鸿裂天背着手,淡然的踏着莲花步,含着笑注视着前方逮住低阶魔兽就狂轰乱炸的白重华。

    杀了许多魔兽之后,一些灵智未开的魔兽看到白重华都下意识的往后退。

    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杀的不过瘾的白重华很是无奈的耸耸肩,

    拿出帕子擦干净重华剑上的血渍后,白重华转身走回到惊鸿裂天身边。

    “好无聊啊。根本不过瘾。”

    顿了顿,白重华继续说到:“对了,那些大型墓穴里会不会更好玩一些?”

    惊鸿裂天眯着眼睛,一脸温柔的看着白重华。

    拿着干净的帕子擦了擦白重华脸上的汗珠:“宝贝想去吗?”

    、白重华想了想点点头:“反正来这里就是试炼的。既然暂时不离开,就去逛逛吧。实力提升的越多,以后越安全。”

    当然了,白重华没有说出口的是。

    在这里越久,她和惊鸿裂天腻歪的时间就越长。

    对于情人来说,最痛苦的就是分离相思。

    惊鸿裂天自然也懂白重华的心,伸手轻轻的点了点白重华的鼻尖:“你啊。真是爱玩闹。”

    话落,牵起白重华的手,直接改变路线,朝着另一条路走去。

    白重华任由惊鸿裂天牵着自己,一步步的朝着其中一个大型墓穴走去。

    不多一会儿,两个人就来到了一座土著的围墙面前。

    白重华抬头看着面前十几丈高的城墙说道:“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个墓穴的地上建筑,我会以为这里是个城池。”

    惊鸿裂天点点头:“这种墓穴来自神域。是那场神魔大战之后的部分产物。”

    顿了顿,惊鸿裂天收起脸上一闪而过的肃穆,笑着说到:“宝贝,我们进去吧。”

    白重华笑着点头,正准备跟惊鸿裂天走进城门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花玄夜的声音:“白重华!他是谁?”

    白重华和惊鸿裂天同时停下脚步,两人对视了一眼,才回头看了过去。

    此刻,衣袍零乱,灰头土脸的花玄夜正黑着脸瞪着白重华和身边带着黑色狐狸面具的惊鸿裂天。

    花玄夜身后不远处跟着一瘸一拐的樊可儿,樊可儿身上的蓝色长裙早已经被尘土覆盖,看起来极为狼狈。

    当樊可儿看到衣裙光鲜亮丽的白重华,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嫉妒和杀意。

    当看到白重华身边气质灼华的面具男人时,樊可儿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无法看到惊鸿裂天的整张脸,可是那身上过于闪耀的气质还是让人忍不住的惊叹。

    这样的男人看起来高深莫测,樊可儿心里下意识的认为白重华能完好的站在这里肯定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关系。

    凭什么?

    凭什么优秀的男人都要围绕着白重华?

    樊可儿咬着唇,低下头把眼神中浓烈的杀气掩盖。

    可惜,惊鸿裂天是什么人?

    这丫的表情怎么可能逃得过惊鸿裂天那双格外锐利的眼眸?

    冷哼一声,惊鸿裂天身上的寒冷之气慢慢的弥漫出来。

    身边的白重华自然感觉到了。

    她早就知道樊可儿的心思,只要樊可儿不找死到她眼前,她倒是无所谓!

    伸出手,白重华轻轻的拍了拍惊鸿裂天的手背,努力安抚着惊鸿裂天。

    花玄夜趁着这点时间已经走到白重华和惊鸿裂天面前。

    “白重华,他是什么人?”

    白重华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花玄夜:“敢问摄政王,您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花玄夜咬着牙,脸色阴沉,那双眼睛中很明显的写着:白重华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背叛本王,你不得好死!

    白重华都快要被气笑了。

    一旁一瘸一拐追上来的樊可儿直接查了句:“白大小姐,你这样怎么对得起王爷呢?王爷一路追着你来到这里,你怎么能背对着王爷对这位公子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