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至尊纨绔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魏公子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魏公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震心里有些纳闷,他猜测秦枫是圣门中人,如此一来,乔公子干嘛还问他圣门的事?

    见张震和华小珍所说一致,秦枫心里多少有些失望,继续问道:“圣门大选什么时候开始?”

    张震更是不解了,却也不敢多问:“按照三年一次的时间来算,还有半年之久,不过具体时日要由各大圣门而定,到时候会提前一个月公布,然后在烽火城举行大选……”

    张震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深怕说少了秦枫以为他有什么隐瞒把他给杀掉。

    秦枫从华小珍口中得知神州大地有八大城池,而那烽火城却是脱离八大城池独立出来的第九城池,这里不受任何一方圣门势力掌控,是一处公共之地。

    秦枫问了半天也没得知更多的消息,神色渐渐冷了下来,张震似乎看出了情况,连忙说道:“乔公子别杀我,您,您想去远冰城的圣门之地么?”

    那灵兽宗就在远冰城,秦枫道:“你还有其他办法进入圣门?”

    “本来是没有的,但如今远冰城和流星城大战,倒是有办法接触到圣门弟子……”

    秦枫眼前一亮,却冷着脸道:“快说!”

    张震吓得浑身哆嗦,组织了下语言飞快的说道:“乔公子若是饶小的一命,小的可以带您去衙门府,如今两城大战,远冰城的圣门弟子纷纷出关作战,他们会联系各地衙门府的人,协助他们作战……”

    秦枫来了精神,没想到还有这种办法,他已经开始计划着如何进入衙门府,然后联系上灵兽宗的事情。

    至于张震所说带他回去,秦枫根本没有考虑,他那点小心思秦枫一眼就能看透,若是跟着张震回了衙门府,那小子必会联合高手来灭了他的。

    刺啦!

    就在秦枫愣神片刻,张震突然拔刀跃起,仿佛瞬间来到了秦枫的头顶。

    张震那畏畏缩缩的神色大变,凶神恶煞的瞪着秦枫,手中的大刀已经高举过头,劈落的瞬间冲秦枫怒吼:“臭小子,给老子去死吧……”

    噗呲!

    肌肤切破的声音传开,却不是张震劈开秦枫的脑袋,只见粉光一闪,张震的身体顿时悬在半空,他好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符一般,却见一把粉色飞剑刺穿他的胸口,支撑着他悬浮在半空之上。

    轰隆!

    秦枫意念微动,那飞剑彻底将张震刺穿,巨响炸开,他化作血花绽放,已经看不到完整的模样了。

    至此,秦枫一人一剑将张震等十一位真气一层的高手灭掉,他还得到了有用的信息,此时心情愉悦的朝山下飞去!

    等他发现火龙马和华小珍时,已经踩着飞剑飞跃了一百多里路程,火龙马正在一边吃草,华小珍坐在一颗石头上,肩头松动,正哭得伤心。

    “小珍,你哭什么?谁欺负你了?”秦枫收剑落地,华小珍猛地一惊,当她看到秦枫的那一刻,双眸里精光闪烁,仿佛是找到了新生一般。

    华小珍哭的眼睛都肿了,她从骑着火龙马离开的那一刻一直哭到现在,她始终不清楚秦枫的强大,还以为秦枫是死在了那些衙役手中,她早就想好了,若是等到那些衙役追来时确定乔公子被杀,华小珍便一头撞死在这石壁上,去追随乔公子的脚步。

    她说了要生死追随,便会履行自己的承诺!

    “呜呜!乔公子,真的是你么?小珍以为,以为……”

    华小珍没有再说下去,她只是说出那些话就会感到无比的惶恐,如今趴在秦枫怀中,感受着那温暖和熟悉的男人味道,华小珍感觉一切都回来了……

    秦枫被这傻妮子弄无语,之前离开时就告诉她不用担心,看来说了那么多也是白说了。

    “小珍别哭了,那些坏人都被我灭掉,咱们现在去衙门府!”

    秦枫抱着华小珍上了火龙马,华小珍吓了一跳:“啊?去衙门府?乔公子,我们还是逃命吧……”

    华小珍实在是搞不懂秦枫的心思,秦枫都把衙役给杀了,现在去衙门府不是送死么?

    “逃什么命啊,咱们去衙门府领赏!”秦枫笑道。

    华小珍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已经不够用,傻乎乎的看着秦枫:“乔公子,你,你杀了衙役,还,还想去领赏?”

    秦枫忍不住摸了摸华小珍的额头,笑道:“谁说我杀了衙役?那些衙役都是被马头帮的山贼杀掉的,我帮助衙役灭了马头帮,当然要领赏了……难道小珍要去告我状?说我杀了衙役?”

    华小珍突然明白了秦枫的意思,她被秦枫的胆大惊呆,连忙摇头:“贱婢不敢,贱婢打死也不会说乔公子杀人的,贱婢……”

    看着华小珍那小鹿受惊的模样,秦枫顿时又无奈了,他突然加快了火龙马的速度,索性也不跟这女人解释。

    一路上华小珍指路,秦枫驾马飞驰,等到夕阳西落时,二人来到了西镇之地。

    这远冰城有几十个镇子,每个镇子下面又有几个山村,西镇算是比较大的一处城镇,街道上车水马龙,比起华家村实在是繁华了太多。

    “哇!乔公子快看,那边有冰糖葫芦!”

    华小珍记忆中还是五岁的时候跟母亲来过一次西镇,之后母亲在兵荒马乱中丧命,华小珍的艰苦生活就此开始,她六岁就给豪门贵族做丫鬟,一直到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万万没想到再次来西镇时,竟然是跟着一个男人来的。

    华小珍被西镇的繁荣景象所吸引,性格都变得大胆了一些,坐在火龙马上叽叽喳喳,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秦枫拉着火龙马停在了那卖冰糖葫芦的老太身边:“老奶奶,来两串糖葫芦!”

    老太看秦枫穿的丝绸锦服,还骑着大马,表现的有些惧怕秦枫,连忙去了两串糖葫芦给他:“这位公子,糖葫芦免费送你了,公子走好!”

    老太也不敢收钱,秦枫却丢给她两枚银币,这些银币是他灭了马头帮和衙役后从那些人身上搜出来的,毕竟那金条太惹人眼,秦枫日后也不打算轻易拿金条出来。

    老太和华小珍都吓了一条,那两串糖葫芦顶多半文钱,这秦枫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

    “公子使不得啊,这钱太多了,贱民也找不开。”老太连忙要把钱还给秦枫。

    华小珍也着急的说着:“乔公子,贱婢不要糖葫芦,前面贱婢只是随口一说的,都是贱婢不好,贱婢……”

    秦枫意识到华小珍又要打自己了,连忙把她胳膊抱住,他将两串糖葫芦拿走,骑着马立马消失,他已经被神州大地人民的封固思想弄怕了。

    华小珍一手抓着一个糖葫芦,感觉跟做梦一样!

    她记忆中只是小时候吃过这玩意,那时候她也是妈妈的小宝贝!

    只是华小珍一想到这两串糖葫芦花了乔公子两枚银币,她心里顿时又紧张起来,却还有一阵阵温馨甜蜜,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给贱婢买东西的主人……

    “你这贱民,敢吓到我的马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秦枫二人一时间都忘了去衙门府的事,在西镇繁华的大街上闲逛着,前面传来了一阵吵闹,有不少人围在那边,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秦枫骑马赶过去,人群见到马匹立马让开,神色有些忌惮的看着他。

    那人群中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衣着华贵,手里还拿着把木折扇,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弟子,女的则是粗制布衣,头发因为缺少营养暗黄无光,她怀里还抱着个没断奶的孩子,正在哇哇大哭!

    富家弟子正不停的咒骂吓唬那女人,那女人吓得瑟瑟发抖,她怀里的小孩哭的越发厉害,女人心疼的拍打着孩子的身体。

    “你这女人聋了还是哑巴?别以为你装聋作哑就没事了,快让你那孩子闭嘴,就是他的哭声惊到了我的马儿,他要是再敢哭,我直接摔死他……”

    秦枫看了一阵算是明白了,那妇人的孩子哭喊声吓到了一边的马车,富家男子就因为这事咄咄逼人。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暗中叹息,心中指责那男人的小肚鸡肠,只是身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大家敢怒不敢言,更何况大家都知道那男子的身份,那可是西镇衙门府里知县大人的独子魏长鸣……

    “乔公子,那男的好坏,女人好可怜……”华小珍心地善良,早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但她却也只能唉声叹气,身为一名贱婢,她可不敢要求秦枫出手帮忙。

    那女人实在是吓坏了,竟然当众跪在地上,仰着头哀求道:“魏公子,都怪我家小儿不好,我代小儿给您赔罪,还望魏公子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和小儿一回吧……”

    人群中的叹息声更加明显,却见魏长鸣一口痰吐在那妇人身上,训斥道:“我呸!你这贱民还敢求情?知不知道我家马儿有多金贵?这可是花了十枚金币买来的黑马,就算杀了你都赔不起……”

    年轻妇人吓得瑟瑟发抖,连忙给魏长鸣磕头:“魏公子,贱民该死,贱民愿意跟魏公子回去,做牛做马给魏公子赔罪。”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