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7章 退亲戏码

正文 第7章 退亲戏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寒山,连云峰,半山坪

    坪上一亭翼然,亭外古柏参天,奇松虬柯,连荫接抱,亭内石桌,却留着半残局幕。

    “哈哈,师弟啊,这一局,你却是输了!!”

    亭中传来朗朗的笑声,王通无奈抬头,撒落手中的棋子,“我早就说过我的棋艺不行,是师兄偏要拿我发威,我也无可奈何啊!”

    “你这厮倒是有趣,以前是个死不认输的家伙,如今重伤一场,却是转了性子,圆滑如此,实在是让人惊讶。”

    王通心中一惊,要说他的前身,乃是个不折不扣的中二性格,很不讨喜,而他的性子则属于左右逢源的类型,这却是一个大的破绽,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见他不着痕迹的笑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我虽然实力不行,资质也差,又没什么悟性,但毕竟经历过生死,这性子转了,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有趣有趣,师弟的话里头都说出禅意来了,当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师兄来此绝不会是为了夸我的吧。”王通淡然一笑。

    “是有一件事情。”金子扬苦笑道,“此次前来我知道有些冒昧,不过我也是受人之托,没有办法,所以……!”

    “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师兄难以启齿,小弟实在是有些好奇。”

    “我若说出来,师弟万万不要怪我才是。”

    “当然,只要你不是骂我就行。”

    “不是骂你,却是比骂你更要麻烦,周家的周松家主想约你见面。”

    王通面上的笑容一僵,心思连转,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笑道,只是那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原来是此事啊。”

    “师弟,其实如果你不想见……!”看到王通强挤出的笑容,金子扬不禁有些惭愧,毕竟这不但是对王通,便是对连云峰而言,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为什么不见,既然周家选择这个时候要见我,想来也是看到了五峰大比将至,机会难得,所以才请师兄你来传话的吧。”王通笑了笑,“这件事情终归是要解决的,既然他们提出来了,顺便解决便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呢?”

    “周长老说,你随时可以去周家。”

    “随时,看来周长老的确是有点急了啊,终于给我了这个未来的东床骄客应有的待遇了。”

    “师弟啊,你若是不愿意,不如请师父出面……!”

    王通摇了摇头,打断金子扬的话道,“这门亲事本就是一个败笔,我爹开的局,就由我来结束吧,不必再去影响师父的心情了。”

    金子扬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谈这件事情,又与王通聊了两句告辞而去,只余王通一人在半山坪枯坐,直到半夜离去。

    周家,是小寒山的小寒山的修真家族之一,而且还是实力能够排入前十的修真家族,在小寒山大大小小的修真家族之中称得上是个腕儿。

    家主周松,是九如峰的长老。

    所谓的长老,成份有些复杂,有的是指与各峰首座同一辈份的修真者,他们有的是当年的入室弟子,甚至是真传弟子,还有一些外室弟子多年媳妇熬成婆,成就了灵根天的境界,便会被门派聘为长老。

    这是各门各派通行的作法。

    这长老也是有区别的,同样分为外室,内室和太上,同样是按照境界来分,灵根天的为外室长老,罡煞天的为内室长老,而凝成金丹的则一率为太上长老,修为和权限各不相同。

    周松便是内室长老。

    要说这周家与王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本没有什么可比性,也没有什么联系。

    只是当年王家还风光的时候,帮过周家一把,周家欠了王家一个人情,这个人情周家一直未还,要说修真界最怕的就是人情债,每一笔人情债的背后不仅有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许多时候都会影响修炼的心境,这对于有志于在修真之路上尽可能走的远的修真者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负担和隐患。

    本来依王通的性子,这个人情债一直欠着倒也不错,至少自己在小寒山中还会多一个靠山,可惜十年前,他的老子王行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以此为要挟,硬是让王通与周家的一名女子订了亲。

    本来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那女子只是周家的一名旁系,订个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到时让王通做个上门女婿,也算是为他安排的一个后路。

    可惜人算如天算,这位名叫周凝雪的周家旁系女竟然是一个修炼的天才,短短十年前便修炼到了凡尘天九重天的境界,又被南屏峰的一位内室长老看中,收为了入室弟子,前途一片大好,这个时候,周家当然反悔了,想想也是人之常情,谁愿意把自家前途无量的女儿嫁给王通这样一个废物呢?

    若是换成之前那中二性格的王通性子,听到要退婚,肯定是死也不肯,一定会闹的天翻地覆,而对周家而言,这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所以从三年前开始,关于周家要退婚的传言便流传了出来,经过三年的传播与发酵,周家牢牢的占据了舆论的优势,弄的小寒山个个都认为王通配不上那周凝雪,就应该退婚,王通醉酒出事,九成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不堪压力,才会让雷海这个外来的神魂占了便宜。

    如今的王通再也不是以前的王通的,王通的前身将退婚之事看成是奇耻大辱,可是对现在的王通而言,则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女人嘛,这个世界多的是,那周凝雪漂亮又怎么样,漂亮女人也不少,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再说了,如今发现了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秘密,将来的修炼一片坦途,倒是让他不怎么看的上周凝雪了,这倒是有点他前世所谓的升官发财死老婆的龌龊想法一样,周家要退亲,也挺合他意思的,不过在面子上,终究有些不好看罢了。

    “周家为了这件事情布局了三年,一举占领了舆论高地,给了我这么大的压力,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一件事情,人心是易变的,退亲之前,周凝雪是受害者,可是一旦我在他们的威逼之下被迫退亲,受害者就变成了我,我只要做做委屈的样子,这舆论就会转到我这一边来,所以这一次周家一定会给我极大的补偿,我若是不狠狠的敲上一笔,却是对不起那位死老爹的苦心了。”

    ………………

    ………………

    晚秋九月,时序寒凉,一片秋意萧瑟,更兼天风吼啸,岫云幻飞,吹拂袭人,雁鸣长空,漫天黄叶迎风逐舞。

    这里是周家的地盘天风谷。

    周松坐在屋内,眉头紧皱,他已经坐在这里一天了,在这一天里,族中有许多人求见,不论是老的还是少的,都被他拒之门外,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王通。

    能成为周家这样修真家族的家主,他当然不是易与之辈,作为整个家族的掌舵人,他想的要比别人多的多,这件看似水到渠成的退亲之事,在他看来很麻烦。

    虽然周家已经为此布局了三年,做了三年的准备,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是真正事到临头,他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家族中的那些人啊,目光实在是短浅了一些,自从周凝雪被南屏峰的陆慧长老收为弟子之后,便开始张罗着退亲的事情,他们也不想想,王通虽然是个废物,但毕竟还是连云峰首座的入室弟子,退了亲,岂不是打王槐的脸吗?王槐身为小寒山五大首座之一,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拂了他的面子,对周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本来以他的想法,这件事情其实很好解决,那王通本就是一个废物,此次五峰大比很有可能被人挑落下马,从入室弟子变成外室弟子,一旦成了外室弟子,他孤身一个人还不任由周家拿捏?随便给他一个送死的任务让他去做,死在任务里这件事情不就了结了吗?何必要搞出这么多的事情,非要在退亲做的这么明显呢?

    时机不对啊!

    可惜,家族中的那些人都被眼前的利益给蒙住了眼睛,一听说许家的三少许寒平和周凝雪对上了眼,便急不可耐的要把这门亲事退掉,还说什么若是五峰大比之后再退亲,未免有以大欺小之嫌,事实却是许家的那位老奶奶对周凝雪不大满意,周凝雪身上的婚约是最大的障碍,在五峰大比之前把婚退了,就是老奶奶提出的条件。

    摆明了是在为难周家,但是那些人却看不到。

    或许看到了,却禁不住诱惑。

    周家这些年来的发展太快了一些,已经引起了小寒山内那些老牌家族的关注,修真界的家族起起落落的很快,但终归有一些家族矗立千年不倒的,在小寒山,便有三个千年家族,分别是梅家、许家和高家,这三个都是传承千年以上的家族,特别是梅家,乃是一个拥有着四千年历史的古老家族,也是小寒山第一家族,甚至比小寒山的历史还要古老,小寒山的始祖七妙神君梅山民便是出自这个家族的绝世天才,正是因为如此,梅家在小寒山的地位极为特殊,不过梅家一般低调的很,低调的都让人觉察不到他们的存在,除了每隔几十年出现一个天才人物之外,几乎都是不现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