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45章 逆袭 爆发

正文 第45章 逆袭 爆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青色的气场扩散开来,王通的身体一僵,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起来,再也不受控制。

    “你……!”

    王通眼中终于露出了惊骇之意,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再也发不出声音,面上的表情也终于变的恐惧起来,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没有珍惜,现在才想认输,晚了!”

    许寒平目露寒光,用缓慢而残酷的语气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放你一条生路,就像你放了许明一样。”

    无形的力量将王通的身体慢慢的拉近许寒平,越是靠近许寒平,一股极危险的冷意便升上心头。

    “住……!”

    芦蓬之上,王槐面色大变,尽管他对王通这厮贸然挑战许寒平非常的不满,但毕竟是他的弟子,同时也是这一次连云峰惟一的精英弟子,若是毁在这里,连云峰的损失可就大了。

    所以他准备插手,代王通认输,他是王通的师父,有这个权利,不过,当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却搭在了他的肩上,一股庞沛的压力涌来,竟然生生的将他按在椅子之上。

    “是你!”

    王槐面色大变,眼中露出了久违的凌厉之色,“许夫人,你这是何意。”

    在他的身旁,许家的那位金丹天的老太太不知何时慢慢的移到了他的身旁,按在他肩上的手重若千钧,食指之上,一枚土黄色的戒指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绝品法器,横山戒。

    这只手搭在王槐的肩上,便相当于一座山压在王槐的肩上,王槐若是有防备还好,现在没有防备,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怒瞪许夫人,目光愈发的森寒。

    “王首座,何必如此呢,小孩子之间的恩怨,便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同为金丹天的修真者,两人的差距也不大,许夫人对王槐虽然有些顾忌,但也仅仅是有一些而已,王通的行事已经突破了她能够容忍的范围,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要全力将他扼杀下去,免得将来为许家树下一个大敌。

    “你……”横山戒的压力实在太大,随着许夫人的法力输入,王槐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王首座不必如此,这王通算是有些气运,勉强可以称的上是一个人才,不过,一个废了的人才而已,难道道兄要为了这么一个废物和我许家置气吗?”

    王槐不语,眼中透着能够将许老太太炙成灰烬的怒火,体内法力流转,有如狂浪奔腾,凶猛的冲击着,许夫人面色一变,手中横山戒的光芒越来越盛,王槐的修为远超她的想象,本想借横山戒可以将他轻松压制,不过现在看来,不出全力已经不行了。

    芦蓬之上,王槐与许夫人僵持不下之际,擂台之上,王通已经处于最危险的边缘。

    无形的劲气将他拉到了许寒平的面前,许寒平面上的笑意越来越盛,当两人相距不过半尺的时候,许寒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不知道吧,那晚偷袭你的就是凝雪,是我让他这么做的,本来只是想让你静静的死掉,谁想到你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凝雪毕竟是女人,出手有些留情,不过,这一次我不会了,我会直接震碎你的丹田,让你变成一个废物,你看你师父,现在还想要维护你,若是你变成了一个废物,你说,他还会不会为了一个废物与我许家作对呢?”

    “你……!”王通双眼怒瞪,直欲喷火。

    许寒平笑眯眯的伸出自己的右掌,慢慢的对着王通的丹田印了过去,身体微微前倾,盯着王通血红的眼睛,“王通,好好看看吧,好好的感受感受真气在体内的运转吧,这将是你最后感受到真气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1

    两道火线自王通眼中射出,狠狠的撞到了许寒平的左眼之上,他的眼睛,真的喷火了!!

    突受重创,剧烈的痛楚瞬间袭遍全身,许寒平惨叫一声,伸出去的右手本能的收了回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发出如狼嚎一般的惨叫之声。

    王通只感到周身一松,扑通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只见他就地一滚,直接滚到了擂台之下,高声的大叫道,“我认输,我认输!!”

    叫着叫着,声音就变成了狂笑,“我认输,哈哈哈哈哈哈,我认输,许寒平,老子认输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这,这,这,这……

    擂台上古怪的变化惊呆了所有人,没有会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一幕,面对灵根天的许寒平的绝对压制,王通最后竟然脱身出来,而且还搞出了么这么大动静。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擂台之上,许寒平捂着左眼狂嚎着,擂台之下,王通浑身伤痕累累,放声大笑,在他的身周,一条双头火蛇盘旋着,仿佛也受到了王通的感染,雀跃不已。

    “寒平!!”

    芦蓬之上,许夫人发出了一声尖叫,她同样也为这一幕感到震惊,震惊之后,便是无比的愤怒,许寒平是她的嫡孙,也是许家这一代最天才的人物,幼撞仙缘,小小年纪便已经是灵根二重天的修为,底牌更是无数,是许家下一代的领袖,正因如此,她才放心无比,才会让他参加这一次的五峰大比,只等着他成为真传弟子之后,家族资源全力倾斜,再加上小寒山对真传弟子的支持,二十年内,一定能够凝煞炼罡,百年之内有望铸就金丹,一举冲天!

    这就是她为许寒平设计好的道路,也是许家未来保持兴盛,甚至更进一步的路线图!

    可是现在呢?

    现在是什么情况?

    刹那之间,他突然明白了王通的打算,这个恶毒的小子根本就不是想要击败许寒平,这场挑战的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挑战之后的真传之争,他要在许寒平争夺真传弟子之前尽可能的给他制造麻烦,削弱他的实力,让他无法成为真传弟子,这才是他的目的。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不要说许寒平左眼受到重创,就算仅仅只是轻伤,对许寒平也会有重大的影响,从最得意的时刻一下子跌落尘埃,心理上的落差何其之大,对他的心境的冲击更是巨大,这样的冲击,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摆脱的,要命的事情在于,今天就是五峰大比的最后一天,今天就要争夺真传弟子之位。

    以许寒平现在的状态,即使能够上场,十成的实力最多也只能发挥五六成!

    五六成啊,这怎么争?其他的灵根天弟子难道是好惹的吗?全盛时期的许寒平都要尽全力才能争胜,现在呢?

    本来她是想着借此次挑战了结一下许寒平的麻烦,让他的心境更趋圆满,以巅峰的状态迎接真传之战,可没想到变成这个样子。

    “王通,你该死啊!!”

    想到王通这一击造成的后果,想到王通这一击将她数年的心血,数年的期望化为流水,许夫人哪里还按捺的住,怒吼一声,一道剑光射出,就要将王通直接击杀当场。

    当!!!

    剑光刚刚发出,便被挡住了下来,同时,她感到一股剧痛从头顶传来,耳边传来王槐快意的声音,“老不死的东西,你当我是死人吗!!?”

    刚才,王槐一直被横山戒压制,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怒气,如今失了压制,再看许夫人竟然对王通动手,哪里还忍的住,一把便揪住了她的头发,狠狠的向下这么一拉。

    扑通一声,小寒山最著名的人物之一,许家的这位老太太便以一个极为不雅的姿势被他拉到了地上,顺便还被他一脚踩到了头上。

    事情发生的极其突然,那边厢擂台上异变刚出,这边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个什么情况,五峰大比在小寒山也延续了数千年了,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么火爆的事情?

    台上台下,几乎所有人都张大的嘴巴。

    “母亲!”

    “老祖宗!”

    “王槐,住手!”

    “还不住手!”

    别人感到的只是震惊而已,许家则不一样,许夫人是谁,许家的主宰,金丹天的大修真,在小寒山也是位列太上长老一般的人物,何时受过这般的侮辱,她受了这样的侮辱,许家的人如何能够坐的住。

    许家也不愧是千年的世家,势力遍布小寒山,看到这个景象,这些人顿时都爆发了出来,一时之间,至少十余道剑光宝光亮起,从四面八方朝着王槐射来。

    “混帐!”王槐暴吼一声,拳头大小的金丹升到了脑后,光芒四射,恐怖的压力如巨山一般盖压全场,金丹的光华四射,将射来的剑光宝光全部摄住,光芒只是一敛,十几名出手的许家中坚都在地上滚做一团,变成了滚地葫芦。

    “没有规矩了吗?小寒山没有规矩了吗?”王槐怒吼着,恶狠狠的瞪着执法长老温策,须发皆张,厉声喝问,“五峰大比,派中大事,先有金丹天的长老出手偷袭精英弟子,后有天刑殿副殿主带头攻击五峰首座,众目睽睽,天日昭昭啊!!规矩呢?刑罚呢?温策,你告诉我,小寒山规矩何在,刑罚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