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40章 赐宝 推演
    凡尘天入室弟子之间的比试在第二轮结束之后,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最后的较量将会在明天开始。

    连云院,落英小筑

    气氛有些沉闷

    第二轮之后,连云峰的入室弟子差不多已经被淘汰了一大半,但王槐的五位弟子俱都成功过关,这里头朱果的功劳甚大,每人一枚朱果,全都炼化了,个个实力大增,本应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在座的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

    金子扬面色苍白,坐在椅子上,满眼的血丝,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

    “师父,真没有其他办法吗?”沉默了良久,谷大超面色发急的问道。

    “能有什么办法,心魔入侵心神,元气大伤,现在便是最基本的修炼也会幻相丛生。”王槐面色沉重,语气有些不善,“我这里还有一块千年温玉,可以稍稍镇压一下心魔,不过效用也是有限,你们几个,五峰大比之后,都给我滚出去,寻找镇压心神的法宝灵物,找不到不许回来。”

    “师父,这……!”

    金子扬面色一变,想要阻止,但一开口,便被王槐严厉的眼神制止了,“这是他们与你的因果,你破了心魔之誓,自毁道基,却是将他们四人解放了出来,少了许多顾忌,但由此也滋生了新的心魔,所以我才会让他们尽全力护持你晋入灵根天,了断这桩因果,他们不去,这段因果该如何了结?”

    金子扬顿时一震,面现愕然之后,最后无奈一叹,“是弟子想差了。”

    “想差了就多想想,你现在心魔缠身,还是以修身养性为要,明日的大比,便不要参加了。”

    “弟子遵命!”

    金子扬亦是无奈,今天大比,他虽然胜了,但对手也不是弱者,很是耗费了一番气力,回转之后,便调气运功,不料竟然幻相丛生,心魔入侵,若非王槐察觉及时,现在恐怕已经陷入疯狂之中,便是在王槐的帮助之下恢复了过来,也是元气大伤,根本无法参加明天的大比了。

    五人都有些黯然,王槐扫了五名弟子一眼,叹息一声,让金子扬等人退下,只余一个王通留了下来。

    四名师兄退出落英小筑,王通心下却是有些惶恐起来,他并不知道王槐留下他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看出了自己的破绽,可能性很大,自己这几日于大比之中却是出尽了风头,以王槐的老辣,看出问题其实并不难。

    不过好在,他也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早已经想好了托辞。

    “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在剑术上的资质竟然如此之高,短短一年之间不但将梅花七剑修至大成,竟连小天星剑法也登堂入室了。”王槐看着王通,幽幽的道,也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个,其实我也没有想到。”王通的表情有些茫然,“以前我练剑的时候,总是不得要领,不过自那梅花七剑入门以后,修炼小天星剑也感觉到熟练了许多,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剑术就修炼到如此的境地了。”

    这个回答听起来模糊,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梅花七剑虽然是最基础的剑诀,却包含了用剑最关键的法门,将梅花七剑这般基础的剑诀修炼入门之后,再修炼其他的剑术自然也能够水到渠成。

    王通这番话不是辩解,而是在引导,是在向王槐表示自己原本就有着极强的练剑资质,只是之前自己年纪小,又不安分,没有真正的得到指点,所以练叉了,经历了生死劫后,心情归于平稳,心境好了,自己的资质自然而然也就发挥出来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王槐是王通的师父,又是连云峰的首座,对王通的出身自然是一清二楚,在拜入连云峰之前,王通只是跟随他的父亲王行修炼,王行是个什么样的德性,他却是清楚的,本身就那么个修为水准,又能教出个什么好来,至于王通拜入他的门下,也并非是自己看中的,而是王行用了个人情,可以说是逼着他收王通入门的,这就如王通与周凝雪的婚约一般,虽然他不得不受,却也不可能真正用心的传授王通,王通入门之后,他也基本上是不闻不问,只是口述了一些基础的修炼法门打发了王通,未尝没有借着此次五峰大比的机会将他扫地出门的意思,说一千道一万,那就是在王通历了生死大劫,撞到仙缘之前,于修炼一途可以说是浑浑噩噩,完全没有系统,也没有什么高明的指点,所以才以一心一意的想要修炼高明的剑术,以为有了高明的剑术,实力便能提高一般,直到得了金光烈火剑神通,又得了朱黄丹之助,修为大进,自己方才对他重视了一些,亲自指点了一番,现在想想,也正是自己指点了王通以后,王通才一意修炼梅花七剑,剑术大进,再看王通,目光澄净,并无一丝一毫被邪魔入侵的迹像,这才下心下来,想到以前种种,暗中却是有些惭愧起来,暗叹一声,抬头道,“我门下五名弟子中,我是寄希望于子扬能够打入前十,成为精英弟子,但是想子扬如今心魔缠身,想要再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其他几人,却是你后来居上,最有可能打入精英弟子之列,如今你的梅花七剑大成,小天星剑也已登堂入室,要做到此点并不困难,不过两轮之后,剩余的四十名入室弟子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都有些后续的手段底牌,特别是那几个家族之中出来的,都不是易与之辈,你若想打入精英之列,恐怕还要废一些手脚。”

    “请师父指点。”

    “指点什么?修炼之道,是水磨的工夫,一夜的时间,能抵什么用。”王槐摇头道,“我这里有一件防身法宝,名曰紫霞兜云烟,乃是我当年采集先天紫霞之气,配合千年金蛛丝炼制而成,也是一件中品法器,不弱于你的九纹青玉佩,你失了青玉佩,暂且便用他护身吧,不过,这只是暂借于你的,不管用是不用,五峰大比之后你都要将他还给你大师兄。”

    王通一听,便明白了过来,王槐门下连他在内五名弟子,除了得到指点之外,基本上都没有被赐予过法器之上的法宝,最多只是法器级别的飞剑罢了,这也是因为法器难寻之故,便是王槐也仅有几件,如今金子扬受心魔困扰,修炼之途道阻且长,所以王槐要将这件法宝赐予他护身,只是明日金子扬也无法出战,这才将紫霞兜云烟暂借给他,也好让他在明天多一分打入精英弟子的保障,如今王槐座下五名弟子,也只有王通的机会最大了。

    “弟子明日定然全力以赴,定不辜负师父的希望。”

    王槐点了点头,闭目不语。

    王通施了一礼,静静的退下,出了落英小筑。

    夜色如幕,笼罩大地

    小寒山,精舍斗室

    王通闭目而坐,面色虔诚,双手合拢,轻轻的晃当着,口中念念有词。

    “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

    金钱落下,脑海之中轰的一声,再次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被抽了出来,出现在五峰大比的擂台之上。

    对面,梅云曦白衣似雪,面色肃然,手中长剑虚晃,幻出点点银光,点在自己身上。

    王通脚步连晃,身形幻化开来,游龙剑光猛烈的收敛起来,真气奔涌而出,迎向了梅云曦的剑光。

    当当当……

    短时间内,整整三十余次剑击,每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真气更胜一筹,能够将梅云曦的剑光击退一点,但每一次都无法将其完全击退,梅云曦的剑光化为一张光网,牢牢的将他的剑光兜起,无论王通如何努力,都无法脱开这张大网,最终,被这一张大网死死的包裹起来,最后无奈之下,他只得收剑退守。

    绵密的剑光越来越盛,渐渐的将游龙剑彻底的压制了下去,终于,在第一百多个回合之后,护住王通周身的剑光彻底的崩碎,王通疾退而出,暴起身上的真气,强行在这飞剑光网之中撕开了一个裂缝,狼狈的冲了出来,一直落到了擂台之下。

    “唉!!!”

    画面消失,王通缓缓的睁开眼睛,面上泛出一丝苦笑来,“还是不行啊,这个梅云曦,当真是个用剑的天才,修炼的剑术等级绝不在小天星剑之下,还让他给练了个大成,我的小天星剑才登堂入室的火候,不出底牌的话,根本就压不住他,出了底牌,恐怕也是两败俱伤之局,就算最后胜了,恐怕也是难办,算了吧,一个女人,和她计较什么呢?”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慢慢的摸透了六爻神算的奥妙之处,这种神算,若是推演一些与他息息相关,又或者是极为重大的事情,却是要消耗许多的精神力量,没有一两个月根本恢复不起来,但若是推测一些与他的未来关系不大,又或者说,不影响大局的事情来,消耗便少了许比,比如说与梅云曦这一局,他已消耗的精神力量并不多,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害,不过让他无奈的是,他已经推演了五六次,每一次推演都是失败之局,实在是让人丧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