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15章 应变

正文 第15章 应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土神州,摘星楼

    楼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直入九霄

    楼顶是一处宽大的平台,平台之上,一名素衣老者面对青冥星空,双手不停的掐算着,突然,他的动作一顿,目光开始闪动,面上也流露出了极疑惑的神情。

    “乱了,竟然乱了,天机紊乱,没道理啊!”他喃喃的自语着,随后他又开始掐算起来,这一次,似乎很不如之前那么顺利,手指再不如之间那般的顺畅,显得十分的生涩。

    “天机变了!”

    “先是乱,然后变,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影响却有可能很深远,这是有人在逆天改命,谁这么大的本事?”素衣老者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天命宫的那个老不死吗?不对,他没这么大的本事,现在恐怕也和我一样疑惑呢吧?”

    摘星楼,天命宫

    这一界两大算命组织,当然,他们自称为天机的代言人,在修真界有着超然的地位,实力或许无法与公认的高门大派相比,可是却无人敢轻视和慢待他们,甚至许多门派都会邀请这两个组织出来的人在派中担任客卿之职,以期趋吉避凶。

    不过,不管是摘星楼还是天命宫,能够预测的也只是大的趋势而已,想要逆天改命,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历代以来,只有极少数的天才方才有这个能力,但即使有这个能力也基本上不会行使,逆天改命,是要遭到反噬的,所以,历代以来,这些能够逆天改命的天才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一百岁,大多数都死的极为凄惨,久而久之,逆天改命之事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在这一方世界之中,已经整整有六百年没有人逆天改命了,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而且出现的如此的突然,之前没有一丝的预兆,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对摘星楼还是天命宫,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管是谁,不管他在什么地方,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素衣老者微眯着眼睛,望着茫然的星空,猛的一振衣袖,“传司命上来!”

    类似的一幕同样在天命宫中发生,只是天命宫的动作要比摘星楼大的多,这一夜,一道道隐秘的信息从摘星楼和天命宫发了出支去,传至各个高门大派的客卿手中,这一切,小寒山的王通当然不清楚。

    连云院,落英小筑

    这里是王槐传道授业的地方,王通以前没来过几次,因为那个时候他的修为太低,就算是站在这里,也听不大懂,总是觉得矮人一头,所以来了几次之后,便不大来了,王槐也不管他,不过现在不同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王通撞了仙缘,修为已经稳固在了凡尘第八重天,在王槐五名入室弟子之中,仅次于大师兄金子扬,至于王槐的其他三名弟子,除了老二长孙骥的修为刚刚在前几日突破到凡尘第八重天之外,其他两人都是凡尘第七重天的修为,刚刚入门不久。

    按理说五峰首座之一的弟子应该不会这么弱才对,事实上,在二十几年前,王槐还是很嚣张的,有两名入室弟子修为达到了灵根天,在五峰大比的时候,顺利的进入了真传弟子之列,可惜的是王通这两位师兄在一次师门任务的时候陷入险境,一死一伤,死的那个不去说他,伤的那个却是再也恢复不了,修为在灵根三重天再无前进一步的希望,所以退出了真传弟子的行列,转为了门派中的外门长老,自此之后,王槐也消沉了一段日子,并没有再收入室弟子,金子扬也好,王通也好,长孙骥也罢,还有其他的两人谷大超与童湘,都是他在近十年收的入室弟子,虽然资质不错,但底子太薄,特别是王通,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连云院也沉寂了好些时日。

    “这一次五峰大比在即,我知道你们心里头都有点紧张。”王槐看着身前的五个弟子,淡淡的一笑,“其实没有必要那么紧张,你们入门都没有十年,修为并不占优,我呢也没有指望你们在这一次五峰大比之中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子扬近日修为突破到了凡尘九重天,这很不错,不过还是太急了一点,这半年,你便慢慢的稳固自己的修为吧,以你的修为,在五峰大比之时,想来不会被淘汰。”

    “是,师父!”金子扬面上一红道,王槐这是在批他急功近利。

    “至于你们几个,我的要求也一样,只要不被淘汰便行了,王通,你要小心一些,这一次你把许周两家得罪的惨了,我已经听到了消息,这两家会在五身大比时不惜一切代价狙击你的。”

    “师父放心,我虽然不怎么成器,但身上的法宝还是有一两件的。”

    “哼,小子,周家把九纹青玉佩都给你了,你竟然还那么不留情,你知道吗,现在周凝雪已经被关到天风谷中了,恐怕要一直关到五峰大比的时候,那许寒平更是已经四处放话,扬言与你誓不两立。”

    “哼,咬人的狗不叫,既然他想叫就让他叫个够好了。”王通冷笑道。

    “许家在小寒山势力颇大,我虽然不惧他们,但是他们的影响力极大,遍布小寒山,想对付你,有的是手段。”

    “我会小心的。”王通点头道。

    “好,闲话少说,现在讲讲五峰大比,虽然这一次我们连云院无法竞争真传弟子的名额,但也不能让人小瞧了去,你们五个都是我的入室弟子,我不希望你们有人被淘汰。”王通扫了五人一眼道,“连云五峰,各峰的内门长老都有收入室弟子的权力,五峰总计入室弟子人数总有一百七十八人,这一百七十八人之中,有三十二人的修为达到了灵根天,他们争夺的是真传弟子的名额,与你们无关,其他一百四十六名入室弟子和你们一样,都想借这一次大比的机会脱颖而出,如果能够取得前十名,就会得到丰厚的奖励,在未来的五年修炼中也能够得到宗门修炼资源的倾斜,获得与外门长老相同的待遇,能够获得前十名固然不错,不过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不需要太过强求,大家只要把自己的平常的实力表现出来就行了。”

    瞧人家这话说的,多漂亮啊!

    这潜台词自然就是凡尘天十强和你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缘份,你们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不要给我丢人就行了。

    这话说的自然不怎么好听,不过王通等人皆都点头称是,他们入门不久,实力都是凡尘七八重天的样子上徘徊,想在此次五峰大比上有所建树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们入门以来,我教你们的东西并不多,除了五行灵诀之外,只有一套入门的梅花七剑,或许你们各自都懂一些别的剑法,不过从一开始我就和你们说过,梅花七剑是小寒山的入门剑法,你们必须要将这门剑法修炼至少成的境界才能修炼其他的剑法,现在你们当中,只有子扬与骥儿将梅花七剑修炼到了小成的境界,其他人都欠一点火候,所以,接下来的半年之内,你们三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梅花七剑练至豁然贯通之境,有什么疑问随时都来找我,至于子扬与骥儿,我会传你们神府三绝剑,这套剑法只有三招,环环相扣,连绵不绝,可在对敌之时施展出来,相信在五峰大比之时能够取得不错的名次,不过也要记住,五峰大比之中也不要强求,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是一次门派内的比试,无论搞的那么严重,败了就败了,修真之道,逆天而行,乃是一条极漫长严酷的路途,在这条路上,失败是常有的事情,如果连最简单的失败都经受不起,那也就不需要修真了。”说到这里,他扫了门下的五名弟子一眼,又道,“修真之道,最忌急功近利,修真之道,可能有些运气助力,但绝无捷径可走,基础打的越牢,越深,未来的路就越好走,这个道理人人都明白,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我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到,不过,现在你们既然在我门下修行,我就会尽力为你们打好基础,所以,不要想着什么从我这里学到什么高阶的剑术与术法,明白吗?”说到这里,他有意的瞪了王通一眼。

    王通脑袋一缩,不禁有些汗颜,当日王通这厮死皮赖脸的从王槐那里弄了一套小天星剑,这套剑法的威力惊人,远超梅花七剑,之前的王通也修炼过一些时日,可惜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想来当时王槐也只是存着应付了事的心思罢了。

    “话呢,我就说到这里,子扬、骥儿,你们随我来!”

    金子扬与长孙骥同时露出了欣喜之色,谷大超与童湘两人却都隐有失望之意,倒是王通,无惊无喜,回到了自己的精舍。

    回到精舍之后,他并没有立即修炼,而是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卦相中预测的情景给他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距离五峰大比只有半年的时间,如果无法在半年之内将自己的实力大幅提升,说不得在大比之中就要丢个大脸了。

    “若是没有六爻神算,我在连云院按部就班的修炼,五峰大比之时,靠的只有梅花七剑与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半年时间,梅花七剑我最多修炼到豁然贯通的层次,钧天无相大力神通虽然神妙,但受到了修为的限制,最多也不过凡尘天九重天,以我的性格,恐怕为了藏拙,也不会轻易将修为突破到第九重天的,嘿嘿,我原本就是想着等到大比之后再突破到第九重天的,以我当时的感觉来看,我的修为的确是停留在凡尘第八重天,既然如此,就先将境界突破再说,凡尘九重天的修为,再借钧天无相之妙,我就不信还会那般的凄惨!”冷笑之间,王通摸出了一枚朱黄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