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14章 卦起神思 天机紊乱

正文 第14章 卦起神思 天机紊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师弟,小师弟,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

    当王通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金子扬一脸焦急的模样,正在自己的脸上拍拍打打,看到自己睁开眼睛,他这才露出欣喜的模样,松了一口气。

    “醒了醒了,你终于醒了,师弟啊,你可是把我吓死了!”

    “我没事儿,运功过度而已!”王通强笑了笑,想撑起身子,却不有想到手一软,眼前又是一黑,差点没再昏过去。

    “小师弟,别乱动,你的精神消耗太多,似乎有枯竭的迹象,还是躺着好好休息吧,我已经让人帮你准备安神汤了。”金子扬又将王通按下道。

    “多谢师兄!”王通感激的道,“让师兄费心了。”

    “你我兄弟,何必如此客气,不过你也是,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就算是心系五峰大比,但修炼这种事情还是要劳逸结合的,唉,这些日子我看你沉迷于练功,也就没有提醒你,修炼之道一张一弛,像你这样总是绷紧神经也是不行的。”

    “我明白,吃一堑长一智吗,以后不会了。”

    “那就好,那就好!”金子扬道,这时有小童送上了刚刚熬好的安神汤,王通接过,几口喝了,只感到浑身舒泰,不禁笑道,“这以前怎么就不知道这安神汤竟然这么好喝呢。”

    “哈哈哈,若非像你这样心神损耗过重,谁会喝这个玩意。”金子扬道,“你醒过来就好了,我也好去向师父回复,好好休息吧。”

    “师父也知道了?”

    “是师父先发现了,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把你给暗算了呢,幸亏师父检查以后发现你好像是因为练功太勤而精力损耗,否则的话,说不定他老人家已经去找许家算帐了。”

    “许家,呵呵!”王通听了不禁苦笑,果然学霸和学渣的待遇有着天壤之别啊,什么时候王槐对自己这么上心了?这样的待遇他可从来没有想过,“师兄,你替我谢谢师父的关心,这只是我练功不小心伤着自己了,下次不会了,至于许家,我会自己对付。”

    “你啊,唉,我怎么说你好呢。”听了王通的话,金子扬不禁苦笑起来,“你这小子已经把许家坑的够苦的了。”

    “苦?哼,就是因为把他们坑苦了,所以已经再没有转寰的余地了。”王通冷笑道,一想到许家,脑海之中便出现了自己被一剑封喉的画面来,脑子不禁又是一痛。

    “好了,师弟,你刚刚恢复,再休息休息吧,这精神上的损耗可不是一时能够弥补的,据师父说,你最少要在床上躺上半个月,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我也该走了。”说着,他转身对身后的童子道,“听风,从现在开始,你就留在精舍照顾小师叔。”

    “是,公子!”那小童乖巧的应道。

    听风是金子扬的侍应童子,侍应童子并不是入室弟子的标配,不过小寒山凡是有些背景和前途的入室弟子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侍应童子,真传弟子更不用说了,这些侍应童子大多数出自小寒山的修真世家,而且都是庶出,托了各种关系将他们送到这些入室弟子的身边,侍候他们起居,若是有机缘的,得了入室弟子青眼看中,便有机会被推举为外室弟子,甚至还会传授一些修炼的经验和技巧,再加上在成为外室弟子之前便与这些前途无量的入室弟子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对他们在小寒山的未来发展也是有很大的好处。

    不过,这些都是对于那些有背景有前途的入室弟子而言的,像王通这种吊丝之中的战斗机是不会有人向他身边推荐侍应童子的。

    金子扬走了,听风留了下来,这个听风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眉清目秀,一副乖巧的模样,金子扬让他留在这里照顾王通,他并没有露出什么难色,不过在金子扬临走的时候,王通诡异的发现这个小家伙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种依恋之色,这个发现让王通心中一阵恶寒,待他送走金子扬,走到王通榻边的时候,王通猛的打了一个激灵道,“听风啊,其实我没什么,也不需要人照顾,你回去吧。”

    “这……”听风有些意动,不过想到金子扬的嘱托,又有些迟疑。

    “别担心,这里可是小寒山入室弟子的精舍,我只是心神损耗了一点,没什么的,如果你怕大师兄责骂的话,就叫他说是我让你回去的。”王通笑道,“不会有事的。”

    “那,多谢小师叔。”这听风小童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活泼的时候,哪里愿意呆在这里照顾一个躺在床上的病人?得了王通的承诺,顿时便喜形于色,行了个礼,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他的背影,王通只是一笑,他把听风打发走可不完全是因为心理上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想一个人静静的想一想,想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他只是理了一理思绪,便大致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的卦起作用了,真的预测到了未来,他昏死之前看到的画面,正是自己在五峰大比之时的画面,或者说,通过六爻金钱卦的神秘力量,他的一缕神魂穿过了时空通道,附身到了五峰大比之上正在与许阳比试的场景之中,那一战他输了,不仅输了,甚至连命都填了上去。

    许阳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法门,不仅仅功力大进,摸到了灵根天的门槛,而且还有了一件能够击碎九纹青玉罩的法宝,在最后的时刻,打破了九纹青玉罩,还将他一剑封喉。

    “这还,真是有意思啊!!”想通了一切,王通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来,看来许家真的是把自己恨之入骨,欲要除之而后快,能够那般轻易的打破九纹青玉罩的法宝一定是灵器,还有那许阳,和自己一般同样是凡尘八重天,要在短短半年之内让他进阶到凡尘九重天,甚至触摸到那灵根天的边缘,将一身的真气化为氤氲气流,所需要花费的代价绝不会小。

    “可惜,你们都没有想到老子竟然有六爻金钱卦这种逆天的东西,不对,这东西如果算的准的话,就不能称之为金钱卦了,要称为神算了,六爻神算,不错不错,倒是个极好的名字。”想到六爻神算的神奇,无边的喜悦从心底升起,将他的倦意冲淡。

    这是什么?

    这******就是预测未来啊,虽然消耗的有点大,不过,能够得到未来的关键信息,这实在是太值了,而且随着自己修为的增长,精神力量的增强,特别是到了灵根天之后,修成灵根,精神力量呈现出几何级数的增长,再用起六爻神算来,绝不会如现在这般的吃力了!

    比起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来,这才是赤裸裸的作弊器啊!

    想到自己如亲身体验般的死局,王通眯起了眼睛,虽然那种体现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那一瞬间所暴露出来的信息却是值得他好好的想一想。

    首先是许阳的实力,王通和许阳打过一架,对他的实力有极深的印象,凡尘第八重天,与自己相若,修炼是水灵真诀的变种,寒雪真诀,修为虽然相当,但无论是真气的质量还是数量都远不及自己,所以在放鹤坊市中才会被自己打成伤,要知道,那可是自己的初战,一点对敌经验都没有,除了一开始的时候,自己有些手忙脚乱的情况,到了后来,自己的确是凭着梅花七剑硬憾他的飞雪剑诀,最后还一战胜之,借着游龙剑之利将其重创,就凭这一战,五峰大比之中若是再遇到许阳,自己便有信心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许阳,因为自己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半年的时间,进步一定比许阳快的多。

    但事实却并不是,不提最后许阳破开自己九纹青玉罩的那件灵器,在之前他便已经受了重伤,一身的功力消耗殆尽,连无相钧天大力神通都运转不畅了,再看那许阳,除了双目赤红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损伤,一身的真气奔腾不已,甚至直接触摸到了灵根天的边缘,这不科学。

    得了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之后,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多少他心中有数,短短半年的时候,许阳的进步不可能比自己更快。

    “不对,当时许阳的表现明显已经不正常了,双目赤红,好像是失去了理智,不会是吃了什么虎狼之药吧?!”王通心中疑云大起,修真界中有许多虎狼之药,这些丹药吃完之后会催动修真者的潜力,短时间内实力大增,甚至有突破境界的奇效,可是药效一过,后遗症却不是修真者能够承受的,药效越强,后遗症就越严重,不过想想许阳的处境,似乎这个解释最为合理。

    “竟然用了虎狼之药,看来这许阳对我真是苦大仇深啊!”王通无语的揉了揉额头,不管对方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自然就见光死了。

    王通并不知道,自己起的这一卦影响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深远的多。

    就在他起卦的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天机都紊乱了,虽然仅仅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却已经惊动了无数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