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13章 逆天六爻 未来一瞬

正文 第13章 逆天六爻 未来一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通天刑殿大战戒律堂堂主,火烤许周两家的丰功伟绩在短短的一日之内传遍整个小寒山,名声再次大躁,半日之后,周家向外宣称周凝雪已与王通解除了婚约,不过已经有些晚了,恶劣的影响已经造成,想要挽回却是难了。

    王通这个废物突然之间大爆发,一下子招惹了戒律堂、许家和周家三个庞然大物,谁都知道此事不会善了,大家都期待着事情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不过王通并不理会各位看官这种焦急而好奇的心态,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惹了大麻烦,所以便祭出了无上神通龟缩大法,一头栽到连云院闭门不出,倒是让一众看客失望不已。

    连云峰,弟子精舍

    王通这两天的日子过的极为滋润,回到连云峰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王槐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的不同,以前对他主要是放养状态,可是现在竟然亲自督促他练功了,对他剑法上的进步也大加的赞赏,甚至还耐心的解答了他关于剑术上的问题,王通受益匪浅,特别是梅花七剑上的造诣火候,稳稳的进入了驾轻就熟的层面。

    对于王槐突如其来的态度变化,王通也能够理解,以前自己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王槐身为连云峰的首座,早就想把自己这么一个包袱甩掉了,又哪里会想着真心帮自己呢?现在情况不同了,自己撞了仙缘,修为大增,而且经过他的检查,自己的根基十分的稳固,真气精纯,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嗑药后遗症,更是让他看好自己的前途。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凡尘第八重天的境界之上,已经跟上了王槐其他四名入室弟子的进度,而在实力方面,自己正面对抗的时候硬憾许阳成功,大大的涨了他的面子,同时也表现出了自己的竞争力,这样的实力原本就能够保证不会在五峰大比之中出丑,淘汰,甚至能够取得一个不错的名次,再加上自己手中有两件法器,这都是其他入室弟子所没有的优势,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打入前三十强之列,这所有的一切因素加起来,便促成了王槐态度的转变。

    这也不能怪人家王槐势利,为师者当然希望自己的弟子个个都出色,学霸和学渣的待遇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王通现在很疲倦,非常疲倦,在他的面前,放着一个玉盘,玉盘之上,有三枚黄玉钱,目光之中,透着一种无法掩饰的亢奋。

    他在起卦。

    雷海在天朝的时候对周易感觉兴趣,是一个特迷信的人,有一个习惯,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或者兴趣来了之后,都会起上一卦,他会六爻金钱课。

    六爻金钱课可以说是最简单的算卦方法,手段简单,太过复杂王通也搞不懂不是。

    在天朝的时候,每逢到什么大事,他都喜欢起上一卦,虽然不是很准,但是兴之所致,也能求个心安。

    来到这个神佛显圣的世界,王通诸事繁多,一直没有站稳脚跟,所以也就没有机会起上一卦。

    从天刑峰回来之后,他终于有机会开始起卦,结果却给了他一个惊喜。

    雷海身处的天朝是一个末法时代,就算是起卦也不是摇了一摇而已,摇完之后凭卦相查卦辞,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起卦,就极为不同。

    他清楚的记得,当他将三枚紫玉钱放在手心之上,开始摇卦的情景。

    当日他按照前世的习惯,将双手洗净晾干,关上门窗,在夜深人静之时把三枚紫玉钱合扣在手心,心中暗念“五峰大比运势如何?”平气和时,两掌虚空,就如前世一般随意摇动起来,想不到刚一摇动,他便产生了一种炫晕之感,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将他的精神牵扯至虚合的掌心之中,三枚玉钱的摇动清晰的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事实上,在手摇动之后,他整个脑海之中便只余下了三枚紫玉钱晃动的影子,直到三枚紫玉钱彻底的裂成碎片。

    是的,当时三枚紫玉钱破裂了,仿佛承受不了那冥冥中的力量一般,与此同时,王通也感觉到精神有一些疲惫,休息了一番之后,王通又开始试了几次,最终确定了一件事情,无论是白玉钱,还是黄玉钱还是紫玉钱,在起卦的时候感应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玉钱的承受力,普通的白玉钱在他第一次摇的时候都会裂开来,紫玉钱的承受度要比白玉钱高一些,但是却还不够,承受力最强的竟然是黄玉钱,一般的紫玉钱只能够承受他摇三次,而黄玉钱则能够承受七次到八次,很少有一部分能够承受九次,也就到此为止了。

    摇晃九次之后,脑海之中的金钱摇动的画面就会消失,而他的手也会自然而然的散开,黄玉钱会落到玉盘之上。

    他手头上有四千黄玉钱,足足花了五天的时间,方才挑选出了眼前的三枚能够承受多次摇晃的黄玉钱,其余的三千九百九十七枚黄玉钱已经全部破碎。

    这五天的摇晃之中,王通得出了一个结论,在这个世界起卦是一件极费神费力的事情,不仅仅会耗费精神力量还会耗费自己的真气,这是一个意外之喜。

    修真世界精神力量很重要,但是只有修炼到灵根天的修真者才能修成识海,才有资格初步的接触到精神力量,而王通现在仅仅是凡尘第八重天而已,便借着起卦感受到了精神力量的存在,最重要的是,他还能够感觉到随着自己起卦次数的增多,他的精神力量似乎还有一丝丝的增长,虽然这种增长十分的细微,但因为是精神上的事情,所以他还是能够感觉到了。

    所以,即使他起的卦不灵,也能够凭借这种手段缓慢的积累精神力量,为未来打好基础。

    王通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三枚黄玉钱,再与周围散落一地的黄玉钱进行比较,很快便看出了问题,留存的这三枚黄玉钱的色泽要比其他的黄玉钱更加的湿润,也更深一点,怎么说呢,黄玉钱的颜色与鸡油的颜色差不多,碎裂的那些黄玉钱的色泽与普通的用鸡饲料饲养出来的鸡油色差不多,共中带着一丝的苍白,而这三枚的黄玉钱则是那种真正的散养在农户家中,吃着虫子长大的老母鸡,黄色之中透着一种极温润而内敛的金色。

    “同样是黄玉钱,难道还有什么差别不成?”

    王通实在是有些想不通,整整四千的黄玉钱中,他只找出五枚类似色泽的黄玉钱,其中两枚还有残缺,在摇晃的时候,无法引动他的精神力量。

    五天的时间,除了必要的休息之外,他一直在用这些黄玉钱起卦,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但是带来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除了精神力量莫名增强之外,每一次起卦消耗的精神力量也不一样,有些顺畅,有些生涩,有些姿势非常的舒服,而有些姿势则完全是在白费劲儿,他找到了规律。

    而且这一次,他有信心能够一次起卦成功,不过可惜,他现在太过疲倦,所以,他需要休息。

    体内的火灵真气在经脉之中流转,经过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优化,火灵真气变的淳厚而致密,在身体上游走,很快便舒缓了他的身体,整个人都仿佛轻轻的浸泡在温水中一般,疲倦的感觉顿时便减轻了一半。

    这些日子,修炼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让王通清晰的感觉到这门神通的不凡之处,远不止提纯强化真气那般的简单,每一次修炼,这种神通都会慢慢的提升着他的资质根骨。

    资质根骨,这是修真者修炼的基础,这也决定你究竟成为学渣还是学霸的最基本的因素之一,花费同样的时间,同样的精力,同样的努力,资质好的修为一日千里,资质差的千年一日,针对此,这个世上的修真者开发出了许多的手段提升修真者的资质,不过这些手段真正行之有效的很少,每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都需要花费天大的代价,不要说是小寒山这样的门派,便是整个九州之上,能够弄到这种东西的人少之又少。

    现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每一次运转都能提升资质,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

    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给王通的惊喜越多,王通便越谨慎,这样的功法称之为逆天绝不为过,要是泄露出去的话,不只是自己,恐怕整个小寒山,乃至整个梁州修真界都会引发一场巨大的浩劫。

    好在这门神通有无相两个字垫底,只要王通自己脑子不烧坏掉了说出去的话,世上便无人知道这门功法的奥秘。

    甚至他已经想好了自己未来想要走的路,只要自己修为到了凡尘第九重天,便转修火行功法中的进阶功法烈焰真罡,这也是当年他的祖宗,白象真人王苏所修炼的功法。

    这个世界的修炼功法有很多,但九成的修真者都是从五行灵诀开始的,因为五行灵诀是修真界数万年来公认的最基本,最安全,也是最优秀的筑基功法,修炼出来的真气中正平和,完全没有后遗症,修炼到凡尘天九重之后,再换一种进阶的功法,将真气转化,然后冲击灵根天,这是被数万年的修真经验证明了的效率最高,最安全的修炼步骤,王通无意打破这个步骤,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傍身,他有足够的信心走的比其他人更远。

    将最后一丝的火灵真气洗炼一遍,王通的感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又比之前浑厚了一层多,隐隐之间摸到了凡尘天第九层的边缘,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力,便能够突破第九层,甚至都不需要他多努力,只要再吃一粒朱黄丹,便能够直接将自己的修为推到第九层,他并没有这么做。

    修炼讲究的是循序渐进,虽然他有无相钧天作弊神通,不过修炼速度过快的话,也很有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在天刑峰出的风头已经够多的了,也不再急这一时,而且,他需要更多的积累。

    感觉到自己的精力饱满,王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将三枚黄玉钱合在掌心,王通暗念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便开始将意念集中到了五峰大比之事上,一缕极细的精神力量从他的眉心祖窍之中被抽了出来,与双掌之间的三枚黄玉钱连接在一处,王通开始摇晃黄玉钱,三枚黄玉钱的影像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开始翻滚。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九下

    当他晃到第九下的时候,脑海中的画面消失,双手自然分开,三枚黄玉钱落到了玉盘之上。

    看着面前的卦相,王通眉头微微一挑,运的敢不错,三个阳面。

    拿起,左手边的笔,在纸上画了个老阳的符号,然后,又将三枚玉钱虚合在手中,开始了第二次的摇晃,这是王通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将六爻神算用到这一步,很明显的,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量消耗要比第一次要多一些,等到他摇晃到第三次的时候,所消耗的精神力量又多了一些,疲倦的感觉慢慢的袭来,王通心中一警,在起卦之前他可没有想到连续起卦所消耗的精神力量会随着次数的推移而直线上升,待到他起到第六卦的时候,精神力量已经消耗一空,不过总算是挺过来了。

    看面前那张纸上所画的卦相,王通开始排卦,在前世,这是他的拿手好戏,但是到了这里,他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精神力量消耗太剧,让他的反应比之前要慢上一拍,待到他将卦相排好,开始想卦辞的时候,意外再一次发生,排好卦的纸突然之间无火自燃起来,瞬间燃成了飞灰,过程极快,王通早已经因为起卦而精神疲倦,反应上要慢了好几拍,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缕飞灰早已随着他的呼吸摄入他的体内,刹那间,王通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双眼翻白,就那么直挺挺的如僵尸一般直坐在椅子上头,仿佛死掉了一般,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好一会儿,他忽然大叫一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这是他在起完卦之后的外在表现,事实上,当那一缕飞灰钻入他的身体之后,他便感到自己的脑海轰的一起炸了开来,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当他的视线再一次恢复的时候,他感到了剧痛,无与伦比的剧疼,以及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眼前,是一面青色的有如琉璃般的透明罩子,王通一眼便认出来了,这正是他从周家得到的九纹青玉罩,不过他可没有激发这件法器啊,怎么会……呃,为什么我的身上湿嗒嗒的?

    他低头一看,面色顿时大变,一道巨大的剑痕从他的右肩直拉到左腰间,剑痕极深,从伤口之处已然能够看到了内脏,最要命的是,他感到自己体内的真气竟然已经开始枯竭,想要运转钧天大力神通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突然受伤,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对啊,这是什么地方?

    王通茫然的环顾四周,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他现在正站在一个极大的擂台之上,周围全都小寒山的修真者,而在他的对面,他的老熟人许阳仗剑而立,双目赤红,真气奔腾,在身体周围已经形成了一片淡蓝色的氤氲,这是修为晋入灵根天的表现。

    “王通,你去死吧!!”

    还没有等到王通看清楚,许阳便怒喝一声,手中的长剑猛的刺向了九纹青玉罩。

    “九纹青玉罩是上品法器,他手中的剑器根本就无法破开!”这是王通瞬间产生的想法,不过随后,他的想法和九纹青玉罩一起破碎了,一道螺璇形的黑影先于许阳的剑光撞到九纹青玉罩上,在这道黑影之前,九纹青玉罩竟然如玻璃一般的碎裂了,碎裂的瞬间,剑光已至王通的喉间。

    飞雪穿云

    一剑封喉

    王通避无可避,大叫一声,眼前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