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九百八十三章 乌龟

第九百八十三章 乌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杨国忠的想法与之前的李林甫是不谋而合的,当初李林甫也想把当前这位被自己得罪的很彻底的太子给撤换掉,换上让自己心仪的人选,可惜努力了几次都没有达成愿望。

    李林甫最开始支持的是寿王李瑁,当时舞惠妃还在世,李林甫在朝堂上能够呼风唤雨,除了有玄宗的支持之外,还离不开后宫之主舞惠妃的支持,皇帝和宠妃都看好他,他的前提自然不用说了。

    皇帝看好李林甫,是因为李林甫确实有点能力,行政能力还是没的说的,而且,还非常的听话,办事让李隆基喜欢。

    而舞惠妃看好李林甫,也是因为李林甫够听话,不是正直迂腐之人,而她正是需要这样的人,她需要李林甫帮她出谋划策,从而将当时的太子给除掉,进而推动自己的儿子李瑁,登上太子之位。

    而李林甫觉得有宠妃这个靠山,再加上支持宠妃的儿子当太子,以后必然是前途无量的,这也成了他不择手段陷害李亨的主要原因。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舞惠妃不久就去世了,在临死之前,李林甫哭诉着答应舞惠妃,一定积蓄帮助她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毕竟,他不答应也不行,在此之前,他为了帮助舞惠妃的儿子李瑁上位,已经与李亨产生了很大的矛盾,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此,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但情况远比李林甫想象的还要糟糕,就在舞惠妃死后不久,李隆基居然鬼使神差的看上了寿王李瑁的妃子杨玉环,并通过各种手段,将这位儿媳妇给霸占了,如此一来,自然就不方便将李瑁立为太子了,就算李林甫有通天的本事,也是难以办到的。

    当时寿王颇受宠爱,在李林甫的帮助下,大有一举取代李亨,成为太子的趋势,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杨玉环的出现,彻底将李瑁成为太子的希望给扼杀了。

    史书记载,是有人向皇帝推举了杨玉环,可这个人是谁,却没有说清楚,或许是李亨搞的鬼也说不定,毕竟,只要把杨玉环引荐给皇帝,李瑁就做不成太子了,如此,李亨的太子之位,也就可以暂时保住了。

    只要解决掉李瑁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李亨的地位就稳固了大半,所以,李亨的嫌疑是很大的,就算不是李亨,也极有可能是别的皇子,为的就是先搞掉李瑁这个最受宠和支持势力最强的皇子,从而为自己日后获得太子之位打下基础。

    郯王李棕的嫌疑,仅次于太子李亨,他作为长子,也是很希望能够当上太子的,只要李瑁这个受宠的家伙被搞掉,他的竞争对手,也就只剩下李亨了,而李亨与当朝第一奸臣李林甫有很大的矛盾,如此,他相信李林甫肯定会想办法搞掉李亨,从而为自己上位排除所有的障碍,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始终没有丝毫的进展,李亨虽然历经磨难,可太子的位置却是从未丢过,若果真是李棕设计的阴谋的话,李亨倒是渔翁得利了。

    当然,不论是李亨还是李棕,最多也就是在幕后进行策划罢了,他们是不大可能亲自去做这件事情的,因为一旦暴露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而只要主子愿意,下面的人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做这些事情,从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事情给办好了。

    甚至,很多大臣和太监到底是谁的人,皇帝都是搞不清楚的,比如李辅国是皇帝派去监视太子的,可这个老狐狸一定变卦了,从来不把有用的信息汇报给皇帝,竟是汇报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从而最大限度的保护了太子,虽然也是一片私心,是为了自己日后的飞黄腾达,可也算是太子的人了。

    至于向皇帝推举寿王妃的,到底是个什么人,是谁的人,历史上没有记载,只是一笔带过罢了,不过,真的是有很大的可能是太子和郯王的人在搞鬼,或者是其余的皇子,为的就是彻底断了寿王李瑁的太子之路。

    毕竟,李瑁一直以来都太受宠了,这难免会让其余的皇子心生不满,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嫉妒吧!另外,皇家的受宠皇子,意味着很有可能会获得帝国的继承权,这就更加让人眼红了,再加上李瑁的生母舞惠妃又是一个经常兴风作浪的女人,她设计害了王皇后,致使王皇后抑郁而终,同时,还设计害死了前太子和两位皇子,这就更加让人反感了。

    总之,一直以来,几乎所有的皇子,都非常不喜欢寿王李瑁,这其中的心情是复杂的,甚至,还带有一股恨意,只不过,自从杨玉环被皇帝夺走之后,李瑁为让皇帝守孝三年,所有人的恨意,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因为李瑁变得比之前可怜了许多,生活过得有些凄惨,如此,诸皇子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记恨他了,反而还有些可怜他。

    而在李瑁的太子之路被彻底断送了之后,剩下的皇子之中,除了太子李亨,最有资格的就是李棕了,毕竟,他是皇长子,在朝中的威望与太子不相上下,也是最热门的替代太子的人选,不过,其余皇子也极有可能上位。

    就好比李世民的几个儿子之中,太子,齐王和魏王都有一定的威望,但最后继承皇位的,却是最不起眼的李治,这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同样的,李治的几个儿子之中,李显和李旦也是最无能的,结果却偏偏当上了皇帝,而这样的情况,也同样有可能出现在李隆基的几个儿子身上,所以,不到最后时刻,谁也无法肯定,将来继承皇位的,会是哪一位皇子,也就是说,任何一位皇子,都是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与他们的能力和长幼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就是大唐帝国的继位规则,非常的混乱和没有规矩。

    就连太子李亨的上位,都是皇帝临时起意册封的太子,毕竟,他之前是想册封李瑁为太子的,可在处死了前太子和两位儿子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这是舞惠妃的阴谋,这让他心里颇为不满,于是,一生气就没有册封李瑁,而是选择了三子李亨为太子,让李林甫和舞惠妃等人都始料不及。

    李林甫曾经非常直白的向李隆基表态,要换掉李棕这个太子,可惜李隆基并没有同意,如此,他就只能不停的想办法进行构陷,通过陷害的手段来搞垮太子,甚至,可以像陷害前太子一样,把李棕给整死。

    不过,现任太子李亨是一个难缠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缩头乌龟,并没有李瑛那么好陷害,他整日就躲在自己的太子府里,基本上很少外出,既然他什么都不做,别人自然也就没有办法陷害他,就算李林甫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陷害的了李亨。

    在必要的时候,他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太子妃断绝关系,该抛弃的人,他一概不会手软,从而很好的保护了自己,致使李林甫多次陷害都落了空,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李亨继续坐在太子的位置上,直到自己都快要死了,还是没能扳倒李亨这个太子,而这让他忧虑不已,生怕日后太子登基把自己的坟地给刨了,把自己的儿孙都给杀了,如此,他们家的香火就没了。

    而此刻,他唯一能够依赖的人,便只有眼前这个忘恩负义的杨国忠了,因为杨国忠与太子李亨的关系也同样是非常的糟糕,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对待李亨的问题上,他们是有共同利益的,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李林甫明明知道杨国忠隐瞒了南诏战败的事情,却没有在皇帝面前揭露他的原因,为的就是让杨国忠能好好的活着,然后,去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使命,那就是想办法搞死李亨,为大唐换一个太子。

    不过,历史上的杨国忠非常的不争气,他不但没能搞死李亨,反而还把远在范阳的安禄山给惹急了,导致了让大唐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并在随皇帝逃往蜀中的半路上,被太子设计杀死,也就是说,他不但未能除掉太子李亨,反而还被太子所杀。

    既然有共同的敌人,那么,杨国忠自然可以与李林甫做朋友,若太子已经一蹶不振,他们自然不用如此,可如今,皇帝突然生病,而太子的位子做的稳稳当当的,这就让杨国忠紧张了,李林甫也同样紧张,如此一拍即合,杨国忠愿意过来取经,而杨国忠也愿意洗耳恭听,想看看这位老狐狸的鬼主意。

    不过,杨国忠是不会真心实意与李林甫做朋友的,他就是来取经的,只要李林甫失去价值,比如李林甫死了,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冲上去咬一口,把属于李林甫的一切都夺过来,他的心黑的很呢?

    李林甫也是老奸巨猾,自然明白自己必须有用处,才能让杨国忠与自己合作,否则分分钟就被抛弃了,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杨国忠有所忌惮,或者想办法拖住他,以保护自己的子孙后代。

    “杨御史,你见过王八吗?”

    李林甫开口问道。

    “右相,下官何止见过,而且,还吃过王八,经常吃的。”

    杨国忠一脸狐疑的说道。

    李林甫意味深长的说道:“这太子就犹如王八,整日躲在龟壳里,想要对付他,实在是太难了,十几年前,惠妃临死之际,老夫是发过誓要帮助寿王登上太子之位的,可惜出了贵妃这档子事儿,老夫愧对惠妃啊!之后与太子也斗了十几年,虽说一直压的太子抬不起头来,可就是打不倒他,太子只要缩进龟壳,老夫就只能束手无策,真的是一丁点的办法都没有啊!现在老夫大限已到,怕是不能继续制衡太子了,这个责任就交给你了,不过,你要记住,太子不易对付,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能一招制敌,就千万不要出手,否则,一旦他把脖子缩进龟壳,想要再对付他就更难了。”

    “太子是王八,右相这个比喻,实在是太恰当了,这么多年,我们两个联手都未能废了他,看来他的确是一个善于缩头的王八太子啊!也的确很不好对付,这要是真的被他拖到最后,顺利登基做了皇帝,那我们两家岂不是要完蛋了。”

    杨国忠担忧的说道。

    李林甫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杨御史担忧的很有道理,确实是这么个情况,所以,我这心里也很是心焦,太子一直缩在龟壳了,实在是太难对付了,要想对付他,还需要培养新人,做好随时取代太子的准备,我儿会一直协助杨御史的。”

    “右相觉得谁最值得培养?”

    杨国忠问道。

    李林甫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含糊其辞的让杨国忠自己去寻找和发现,甚至,多发展几个替代人选都可以了,总之,随时培养好能取代太子之人就可以了,具体如何去做,他是管不了这么多了。

    随后,李林甫又传授了杨国忠一些为政的技巧,不过,也时不时的猜出杨国忠的心思,让杨国忠心里颇为害怕,似乎,不论他想什么,李林甫总是能知晓似的,这实在是太怕了,试想一下,你的任何心思和想法都能被别人知晓,这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果然是老狐狸,姜还是老的辣啊!哼。”

    刚才在见到李林甫的时候,杨国忠还是一脸的尊敬,在离开右相府之后,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

    虽然他现在很佩服李林甫,不过,此行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他原本还奢望李林甫有对付太子的好办法,却没有想到,李林甫把太子比喻成乌龟,一个躲在龟壳里的胆小乌龟,这让他很是失望,也就是说,这一趟过来,他只是学到了一些对付太子的办法,但却并没有得到能够把太子彻底扳倒的良策,而他想要的是一种能够完全把太子搞废的绝好策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