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八十三章 颜如玉在我怀中

第八十三章 颜如玉在我怀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自从进入长安城,李安一直没有获得职位,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闲暇的,在救下东女王后,也只是被李隆基封了个八品的虚职,仍旧没有差事可做,不过,李安倒也挺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没事的时候逛逛街,出城打猎游玩,倒也很是惬意。

    “大兄,这些都是小娘用的东西。”

    李昆雄见李安站在一处卖首饰的摊位前,蹙眉提醒了一声。

    李安轻轻一笑,挑了几件首饰,买了下来。

    “大兄,你买这些首饰,准备送给谁?”

    李安嘴角淡淡一笑,轻声道:“颜叔父的本家侄女,也就是大兄的妹子,是个很俊俏的小娘,大兄要去叔父家做客,总不能每次都空手而去吧!给妹子买件礼物,让她高兴高兴。”

    “大兄想的真周到,不过,也用不着买这么多,而且都是最贵的。”

    李安不悦的瞪了李昆雄一眼:“诚意,知道什么是诚意么?让小娘高兴就要不惜血本,昆雄,你这个样子,大兄真担心你以后泡不到小娘。”

    “泡不到小娘,什么意思?诶,大兄,等等我。”

    颜真卿府邸大门外,李安接过李昆雄手中的两摞礼品,开口道:“昆雄,已经到了,你先回去吧!”

    “不是,大兄,我……”

    “行了,回去吧!回去吧!”

    李安摆了摆手,让李昆雄回去。

    “是,大兄。”

    李昆雄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听从李安的吩咐,从来不敢反对。

    李安拎着两路摞礼品敲开了颜真卿的家门。

    “呦,是李校尉啊!阿郎还未回来。”

    李安大步走了进去,点头道:“我知道,叔父还在宫内,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在正堂等他。”

    “这……”

    “我又不是外人,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哈哈!”

    李安一点也不客气,直接提着两摞礼品,奔向正堂。

    家丁见过李安几次,知道李安与颜真卿之间的亲密关系,虽然李安这样有些失礼,不过也正说明李安是性情中人,不拘泥于这些礼节。

    “李校尉,一路辛苦了,喝口水。”

    李安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看向家丁:“如玉小娘在府上吗?”

    “十九娘就在后院,估计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写字。”

    大唐女子的称呼多与娘有关,十九娘代表颜如玉在家族的同辈女子中排行第十九位,她上面有十八位姊姊。

    李安轻轻点头:“如玉小娘真是勤奋,如此有才华的女子,在大唐只怕没有几个。”

    “哎,女子学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多学学女红,这样才能过日子。”

    李安淡然一笑,家丁的浅薄见识,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个时代,女性的地位还是相当低下的,没有机会做官,学这些的确没有太大的作用。

    “将这一盒礼品交给如玉小娘,就说我李安感谢如玉小娘上次的帮忙。”

    李安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拿出,交到家丁的手中。

    ####

    “十九娘,李校尉对你真好,居然买了这么多贵重的首饰。”

    一名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娘,揪着小嘴,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颜如玉莞尔一笑,将一支步摇斜插在头顶,轻声道:“我只是帮了一件小忙,没想到李校尉居然送给我这么多贵重的礼物。”

    说完,神情有些陶醉。

    “十九娘,草儿觉得,李少郎应该是看上你了,一定是这样的。”

    颜如玉脸颊微微泛红,轻声呵斥道:“草儿,别乱说,我与李校尉不过就是见过一面而已,哪有你想的那样。”

    “一次,好像不止吧!草儿记得,李校尉第一次来的时候,十九娘就偷偷的躲在柱子后面偷看李校尉,哎呀!十九娘不会早就对李校尉芳心暗许了吧!”

    颜如玉脸截更红,站起身来,蹙眉斥道:“好你个草儿,你才几岁啊!居然也懂这些,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十九娘,饶命啊!饶命啊!哈哈!”

    草儿笑着跑向前院。

    “好你个草儿,看你往哪儿跑。”

    颜如玉不知李安在前院正堂,毫无顾忌的追了出去。

    李安在正堂内喝茶,见两名小娘一前一后的从后院里跑出来,眼睛都看呆了,颜如玉走路的姿势很飘逸,已经让人心旷神怡,而其跑起来的姿态更是翩若惊鸿,仿佛一只受惊的白天鹅,正迎风展翅。

    “哼,看我不抓住你。”

    颜如玉一心想着抓住草儿,竟然没有注意到正堂的李安,就这么向李安迎面奔了过来。

    “啊!”

    猛然发现正堂的李安,颜如玉心里一紧张,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啷呛向前倒去。

    “小心。”

    李安反应极快,迅速扑了过去,将颜如玉揽入怀中。

    不过,由于惯性太大,李安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而颜如玉则倒在李安的身上,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两张嘴意外的贴合在一起,两对眼睛互相注视着对方,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啊……”

    颜如玉慌忙将嘴拿开,惊慌的看向李安,脸颊都红透了。

    “如玉小娘,你没伤着吧!”

    颜如玉轻轻摇头,头顶的步摇跟着来回晃动。

    “如玉小娘,这支步摇戴在你的头上真的好美,也只有如玉小娘才配的上这支步摇。”

    李安嘴角带笑,看向颜如玉的眼神中全都是欣赏的神色。

    颜如玉脸颊红扑扑的,心口仿佛有一只小鹿在来回乱撞。

    李安看得出来,颜如玉从未被男人抱过,否则不会这么紧张,而李安最喜欢的就是清纯的女子。

    “如玉小娘,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躺在我的怀里么?”

    李安揽住颜如玉的后腰,深深的吸了口香气。

    “李校尉,如玉失礼了。”

    颜如玉连忙从李安身上爬起,并将双手放在胸口,以平抑心中的波澜。

    李安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泥土,靠近颜如玉的耳边,认真的说道:“都是一家人,太生分了不好,以后,我就叫你如玉,你叫我无恙,你看如何?”

    “如玉,如玉,如玉。”

    “无恙,多谢你送我礼物,我回房去了,告辞。”

    颜如玉鼓起勇气,喊了一声无恙,并匆忙的奔向后院。

    目送颜如玉奔入后院,李安爽快的呼了口气,刚才颜如玉趴在自己身上,那感觉真是无比享受,虽然,东女王赵曳夫多次跌入自己怀中,但不同的妹子,会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相比赵曳夫,颜如玉的身子更软更舒服,颜如玉长得也更加细致,是标准的大唐美人,而赵曳夫则是充满灵气的南疆妹子,更加的活泼大胆,总之,算是各有所长。

    “无恙,叔父正准备去找你,你却已经来了,真是太好了。”

    就在李安想入非非的时候,颜真卿返回了府邸。

    李安一愣,忙转过身来,拱手道:“叔父,您回来了,太子殿下怎么说。”

    “太子殿下对此事极为重视,并且要你明日一早,带着信件前去见他,无恙,你好好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叔父带你进宫。”

    “是,叔父,那侄儿这就回去准备,告辞。”

    李安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

    相国府月堂内,李林甫坐在一张老旧的藤椅上,蹙着眉头陷入了沉思,李忠林已经将李安的底细调查清楚了。

    李安是平卢军校尉李武的儿子,这个出身不高不低,也还算可以,不过,李安的家人均已不在,白狼村也在一夜之间变成一片废墟,所以,想要更细致的调查李安的各种情况,已经是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经过一番调查,李林甫只获得了,李安是李武的儿子这一条信息,至于,李安在乎的亲人是谁,童年有什么样的遭遇等等,全都彻底无法调查。

    李林甫混迹官场多年,深知彻底了解一个人的重要性,只有将一个人的过去彻底的了解清楚,才能更好的判断这个人,从而将其拿捏在手心,甚至能够有针对性的对其进行构陷。

    而白狼村的覆灭,让李林甫无法了解李安的过去,更无法清晰的了解李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李安喜欢的是什么,追求的又是什么,是死忠的人,还是识时务者,是爱钱财的人,还是爱美色的人,太多的问号,让李林甫非常头疼。

    蔚州传来的战报,足以证明李安的非凡军事才华,而通过东女王被刺杀案,和月儿被绑架案,更进一步证明李安的能力和胆略,如此一个优秀的人才,却不能将其洞悉,李林甫非常不甘心。

    若李安是个贪慕钱财、爱好美色的人,则必然极好对付,若李安是个识时务者,也可以引为心腹,但李安若是个死忠,且效忠太子,则对李林甫的威胁就很大了,必须想办法构陷,将其清除。

    ‘李安,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本相还真是看不透啊!’

    李林甫从老旧的藤椅上缓缓起身,蹙着眉头,一脸愁苦的走出了月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