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荔枝

第七百三十七章 荔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奥斯曼的身材很是高大,年纪大约是四十岁左右,这正是一个男人思维最为成熟的年纪,也是一个男人的不惑之年。

    这样年纪的男人是很有大叔味道的男人,也是后世的小姑娘最喜欢最青睐的类型,当然,必须有钱有地位的才是大叔,若是没有钱没有地位,那就是惹人嫌弃的大爷了。

    奥斯曼身材高大强壮,长的也很有男人味道,又是倭马亚王朝的大将,要什么有什么,放在后世绝对能迷倒万千少女,害的一大堆少女犯相思病。

    不过,奥斯曼可不是什么温柔大叔,他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心狠手辣的很,在远征法兰西的时候,他可没少杀戮,尤其是在战败溃逃的时候,为了发泄心头的怨气,屠戮了好多手无寸铁的法兰克平民,手段之残忍可见一斑。

    虽然奥斯曼是一个残忍的家伙,但他的忠心还是不错的,他对自己的主子还算忠心,在听说国内动乱,阿波斯王朝诞生之后,并没有选择归顺阿波斯王朝,而是选择继续效忠已经名存实亡的倭马亚王朝,成为倭马亚王朝最后的中流砥柱,深得王朝新的领袖达尔拉曼的信任。

    为了自身的安全,达尔拉曼前往西班牙登基,建立了后倭马亚王朝,而名将奥斯曼则从法兰克撤军,从海路前往埃及并登陆,最近抵达亚丁城附近,准备联络阿波斯王朝内部的反抗者,一起对抗新生的阿波斯王朝。

    只是让奥斯曼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什叶派武装等力量,似乎对他戒心很重,并没有明确表示要一致对抗阿波斯王朝,这也难怪,当初所有在这些派别与阿波斯派是联合反抗倭马亚王朝的盟友,与自己的敌人结盟,只是为了对抗新的敌人,这到底是对还是错,很多人都有些拿不定主意,就算是联合,也只能心照不宣的暗中联合,而不能公开结盟,否则,很多事情都不好办了。

    若奥斯曼与阿尔提克结盟,那么,他们要怎么分配击败阿波斯王朝之后的利益呢?到底是让倭马亚王朝的达尔拉曼当哈里发,还是让阿里的子孙当哈里发,这是个没有商量余地的事情,而一旦没有了共同的政治目标,那么,这种联合就显得太脆弱,各怀鬼胎的联合军团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奥斯曼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一直没能与阿尔提克联合,他也不着急,因为到了这个年纪的人都明白,很多事情是着急也没有用的,还不如不着急。

    而此时此刻,奥斯曼的心情不但不着急,反而非常的兴奋,因为他听说阿波斯王朝的奠基人阿波斯病重,而且就快要死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

    “该死的阿波斯总算快要死了,这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必须要庆祝一下,让将士们好好的庆祝一下。”

    奥斯曼毫不犹豫的说。

    “将军,阿波斯就快要死了,会不会引起一场内乱呢?若是发生内乱的话,那就太好了。”

    “但愿如此吧!若阿波斯的人内讧,那对我们来说就太有利了,我们背负的压力就要小很多了。”

    “不管怎样,我们最近还是静观其变的好,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

    诸位部将各自发表意见。

    奥斯曼看向东方,那里是齐雅德的大营,也是他颇为畏惧的敌人,顿了顿,说道:“埃及已经被他们占领了,有一万兵马驻守,这断了我们的后路,但愿他们会发生内乱,否则,我们的情况就非常的不妙了。”

    “将军就放心吧!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会发生内讧,一定会发生的。”

    一名部下祈祷的说。

    奥斯曼笑了笑,大声道:“好吧!让我们一起去庆祝吧!”

    在亚丁城的西北,奥斯曼大军举行了一场庆祝,庆祝他们的敌人领袖阿波斯的病重,可以想象,当阿波斯死去的时候,他们肯定还会再次进行庆祝的。

    浩瀚的阿拉伯海上,李安的船只在不紧不慢的行进着,因为不用着急抵达亚丁城,所以,自然就没有必要刻意加快航速,以节约宝贵的燃料。

    在海上行进,所能看到的无非就是浩瀚的大海,还有蓝色的天空,偶尔还能看到天空的海鸟和海里的鲸鱼,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单调的。

    而人的天性都是喜欢丰富多彩生活的,单调乏味的生活会让人很难受的,所以,长期在海上航行的人,都必须要找到能够调节情绪的东西。

    比如看个电视剧啥的就很不错,只是在这个时代还没有电视剧这种高科技,游戏啥的就更没有了,所以,指望这些是不成的。

    至少,就目前的情况,除了看书和搂美人之外,李安没有更多的娱乐方式,可任何事情都会让人腻歪的,吃美食多了会腻,看书多了会头晕,啪啪太多也会很累的,总要不停的变换娱乐的种类,才能让人能够更好的放松。

    “真的好无聊啊!干点什么好呢?”

    李安抚摸怀中的白狐,感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毕竟,一个时辰前刚刚才大战过一场。

    “阿郎,我肚子饿了,吃点东西吧!”

    白狐嗲嗲的说。

    “宝贝儿,你想吃什么?”

    李安温柔的问。

    “石斑鱼,红烧石斑鱼。”

    白狐嗲嗲的说。

    李安马上喊到:“黑豆,快去告诉后厨,让他们做一份红烧石斑鱼。”

    黑豆是最听话的,连忙跑着去告诉后厨,不过,他很快就跑了回来,大声道:“阿郎,后厨说没有石斑鱼。”

    后厨不可能准备太多的食材,不可能把所有种类的食物都给备齐,而且,李安之前也没经常吃石斑鱼,所以,后厨就没有去准备,而且,按照后厨之人的理解,船队离开安竺城之后,很快就会抵达亚丁城,只要饭菜管够就可以了。

    “阿郎,我想吃石斑鱼。”

    白狐一听就不高兴了。

    李安自然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去责怪后厨,可白狐特别想吃石斑鱼,那也要想办法才行。

    既然后厨没有准备石斑鱼,那就只能从海里寻找了,海洋里什么鱼类都有,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钓上几条石斑鱼。

    “能不能吃上石斑鱼,这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李安也不会太过于惯着白狐,实在没有的话,那就只能吃别的了。

    “是不是最近的海港太远了?”

    白狐开口说道。

    李安拍了拍白狐的脑袋,轻声道:“想什么呢?就为了让你吃上石斑鱼,就要专门调遣一艘船去最近的海港去买,阿郎都不敢这么任性,何况是你。”

    作为体恤将士的李安,可不会学李隆基这老头子,为了让自己的爱妃吃上荔枝,居然动用驿站加急运送荔枝,实在是太任性了。

    不过,这一段历史已经被改写了,大唐帝国的铁路网络已经通到南方了,南方的新鲜荔枝,可以在极端的时间内被送到长安城,不但李隆基这些贵胄可以吃到新鲜的荔枝,就连普通的大唐老百姓也能吃上荔枝了。

    当然,为了体现贵人的高贵,皇家专供的荔枝是品种最好的,负责运输的也是速度最快的皇家采办列车,而长安城市面上的荔枝,则都是用普通的列车运输过来的,不论是品种还是新鲜程度都是有差异的。

    荔枝这种水果还是比较娇贵的,采摘之后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变质,俗话说荔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之后,色香味尽去矣。

    而盛产荔枝的南方,距离长安城有几千里的路程,所以,在铁未通的古代,荔枝这种水果是不能在长安城销售的,只有作为皇帝的李隆基才会任性的动用驿站的力量去传递荔枝。

    而因为距离实在太远,所以,传递荔枝的时候,不仅仅是动用驿站这么简单,否则,就算驿站的人全力以赴的传递荔枝,到了长安也变质了。

    讨好贵妃的人是采取移植整棵荔枝树的办法,将南方的荔枝树连根挖起,并放置在船只上,日夜浇水不让荔枝树干枯。

    船只一路向北行驶,一直抵达秦岭不通水路的地方,然后立即采摘荔枝,并让驿站负责运送,因为秦岭距离长安城不是太远了,所以,驿站可以在一日之内将荔枝送到华清宫,让贵妃尝到新鲜的荔枝。

    这种方法所动用的人力和物力无疑是非常巨大的,当然,这不算什么,可怕的是李隆基居然动用了驿站,万一遇到紧急军情岂不是要耽误事。

    而自从大唐的铁路通南方,荔枝使用皇家采办列车运输的话,可以在一日之内返回长安城,效果与之前差不多。

    不过,为了让杨贵妃吃到更加新鲜的荔枝,下面的人居然这一次动用老办法,将整棵荔枝树移植到火车的车厢里,并进行浇水保险。

    荔枝树一般是比较大的,就算小一点的荔枝树也比较大,超出火车车厢容纳的部分就只能裁剪掉了,而这也造成了某种浪费。

    杨贵妃自然是更加的高兴了,因为这些荔枝可以完好无损的运输到她的眼前,而且,他还能看到荔枝树,并亲自从荔枝树上将荔枝摘下来。

    甚至,她还会让人将荔枝树栽植在皇宫里,并给荔枝树浇水,当然,荔枝这种果树是不可能在北方生存下来的,就算勉强能活下来,也不可能结出可口的荔枝果实。

    要说铁路都已经修通了,李隆基完全可以带着自己的爱妃去岭南亲自采摘,可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出宫一趟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各种护卫和随性官员是非常庞大的,若仅仅是为了吃荔枝就跑去南方,那样会造成劳民伤财的,与此相比,动用火车运输整棵荔枝树,对民力和物力的消耗反而要小得多,所以,也自然就没有大臣敢反对了。

    而且,运输的荔枝比较多的时候,李隆基也会赏赐给朝中的大臣,几乎所有大臣都吃过刚摘下来的新鲜荔枝,吃人的嘴短,当然就更不能在这种小事上说什么了。

    市场上的新鲜荔枝,因为都是通过普通列车运输过来的,一般都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所以,颜色会有一些变化,但绝对没有变质,另外,聪明的商人早就找到了保鲜的办法了,他们将荔枝泡在冷水之中,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荔枝的品质,保证荔枝在抵达长安城的时候,还能够是新鲜的,以让长安城的普通百姓吃上新鲜可口的荔枝。

    李安现在是吃不到荔枝了,是不敢奢望了,不过,想要吃石斑鱼或许还有希望,脚下的海里或许就有石斑鱼,在船只航行慢速的时候,是非常有利于钓鱼的。

    “阿郎是想要在海里抓石斑鱼,可哪里有石斑鱼啊!”

    白狐看了看海水,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安看向黑豆,下令道:“传令下去,让没事可做之人,全部到甲板上钓鱼,钓到石斑鱼的又重赏。”

    黑豆很快就去传令了,也很快就有一大帮人跑到甲板上钓鱼玩,李安自己也拿着大号鱼竿,坐在甲板上钓起鱼来。

    李安的坐船上有很多人,几乎有四分之一的人都跑出来钓鱼了,别的船只自然也有不少人在钓鱼。

    一般的鱼类都是集群行动的,所以,有的地方有大量的鱼,而有的地方却一条鱼都没有,大唐船队所经过的地方就是没有鱼群的地方,所以,所有人都没有钓到鱼。

    不过,大唐船队一直都在行进之中,暂时所处的位置没有鱼类,并不代表接下来经过的位置没有鱼,所以,大家伙儿都没有泄气,而是继续卖力的站在甲板上钓鱼。

    功夫不负有心人,折腾了一刻之后,大唐船队就经过了一个鱼群,几乎所有参与钓鱼的人,都钓到了鱼,只是,所有人钓到的鱼就只有几个品种,并且,没有石斑鱼的影子。

    “阿郎,大黄鱼也挺好,就吃大黄鱼吧!”

    白狐不想让李安太辛苦,也怕李安失去耐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