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六百九十一章 船舱里

第六百九十一章 船舱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青楼的女子与普通女子是不同的,只要进入那个地方,心境就会发生变化,可以说是比较敏感,也比较矛盾,因为自古以来,青楼都是下九流的地方,风尘女子的身份也一直比较低微,而她们也很清楚这一点。

    但青楼女子的姿色和才艺,却是要超过普通平凡女子的,而色艺双绝的人,心气儿都比较高,她们觉得很不公平,她们明明要比一般的女子都要优秀,为何社会地位却很低呢?为何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就像后世的女博士,明明比一般女子要聪明要优秀的多,收入也高很多,为什么就没人要呢?真是不甘心啊!

    青楼女子每天都要伺候不同的客人,有些客人温文尔雅且才华横溢,她们是乐于接待的,而大部分的客人都是丑陋的糟老头子,他们的内心是颇为反感的,但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接待。

    她们有时候会觉得,能来青楼的男子就没有好人,但同时也会渴望好的男人能来青楼,并对她一见钟情。

    这真是个矛盾的想法,既然进入青楼的都不是好人,那么,好男人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她们的面前,除非她们离开青楼另谋出路。

    青楼女子吃的是青春饭,年轻漂亮的时候,非常招人怜爱,但人都有人老珠黄的时候,一旦老迈了之后,对客人的吸引力就会下降,就成了昨日黄花了,有很大的可能是被青楼的老鸨抛弃,从而变成一个叫花子,很快死去,运气好的,出去之后,找个老实人接盘,过简简单单的苦日子,苟延残喘的虚度余日。

    而这两种情况,肯定都不是她们愿意过的生活,她们渴望的必然是趁着年轻的时候,邂逅一个帅气文雅的翩翩公子,将自己赎出青楼,并从此过上神仙羡慕的快乐日子。

    不过,青楼女子能获得这种完美日子的几率极低,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大部分青楼女子,不论她的名气有多大,最终的结局都是比较悲惨的,从进入青楼的那一刻起,她们的人生就已经是悲剧了。

    可即便知道自己的人生将有极大的可能是悲剧,白狐也不得不选择这个悲剧的人生,因为她无依无靠,不选择悲剧的人生,她的人生就会立即结束,悲剧的人生也是人生,总比活不下去强。

    听完白狐的人生经历,李安感概万千,如此可怜的小女子,多么惹人怜爱呀!多么需要一个大英雄站出来拯救她呀!而李安显然非常符合这个大英雄的标准,不论哪方面都符合。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实在是太多了,李安这个大英雄实在是拯救不过来,若是见到一个可怜人就去拯救,李安有再多的财力和精力也是不够的。

    即便不去拯救,安慰一下也是好的。

    “想不到白狐姑娘遭遇了如此惨烈的人生,真是造化弄人啊!”

    李安开口感叹,并接着说道:“这一切都是海盗惹的祸,若不是海盗劫掠了你们家的船,你们一家子一定能过上很舒心的生活,现如今,海盗大部分都已经被歼灭了,也算是为你的父母报了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就不要难过了。”

    说着轻轻掏出面巾,为白狐姑娘试去眼角的泪水。

    白狐姑娘抬眼看向李安,弯腰行礼道:“小女子多谢李侍郎为我父母报仇雪恨,那日在街道看到公开处决海盗,是这一个月来,小女子最开心的一天了,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献身以报了。”

    说完轻轻依偎在李安的身前,看样子不像是在逢场作戏,而是真情流露。

    “李侍郎有所不知,那日从刑场回来之后,白狐妹妹就跟妈妈说,一定要献身感谢李侍郎,妈妈还未答应,李侍郎就离开西天竺了,所以,就错过了上次。”

    喜鹊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打击海盗是本官的分内之事,是本官应该做的,白狐姑娘不必太放在心上。”

    李安说道。

    “李侍郎这是嫌弃白狐么?”

    “呃,怎么会呢?你长得这么可爱,本官怎么可能会嫌弃呢?”

    李安轻轻将白狐揽入怀中,享受一个处子身上特有的迷人芳香。

    旁边的喜鹊似乎有些吃醋了,嘟着嘴道:“白狐妹妹好歹还曾享受过父母的关爱,我从小到大,记忆里全都是被打骂的场景,我更可怜。”

    李安笑了一下,用另一条胳膊搂着喜鹊,小声道:“你们两个长得这么可爱,本官非常喜欢,真有些舍不得啊!”

    “舍不得什么?”

    李安坏笑道:“舍不得对你们下手啊!你们就是两朵刚刚绽放的小花,这么可爱,本官哪里忍心去摧残。”

    “呵呵呵!”

    二女大笑了几声,嗔道:“说好的宠幸呢?怎么成了摧残了,我们要宠幸,不要摧残。”

    李安摸了摸脑袋,疑惑道:“宠幸,摧残,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么?”

    确实不是一个意思,一个是褒义词,另一个是贬义词,不过,干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又或者说,轻点宠是宠爱,力度过大了就是摧残了,会把小姑娘弄疼的。

    “躺在李侍郎的怀中,看天上的星星,都觉得比平时更美了,第一次觉得星星也可以这么美。”

    喜鹊笑嘻嘻的感叹道。

    白狐白了喜鹊一眼,开口道:“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进入青楼,不过,能得李侍郎宠幸,一辈子都值了。”

    李安心情当然极好了,喜鹊长期在青楼熏陶,会说话是很正常的,但白狐刚刚进入青楼没有多少时日,也这么会说话,这就很让他吃惊了。

    小姑娘不是应该非常羞涩么,怎么会这么大胆,一定是家庭的剧烈变故,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要不然,怎么会想到主动把自己卖入青楼。

    不过,不论是什么缘故,李安对白狐这种性格都是非常喜爱的,女子能主动一些,男子的负罪感才会降低一分,尤其是二八芳龄的女子,如实非常不情愿的话,李安就不好意思下手。

    “本官能搂着你们两个小美人,在这里欣赏夜空,吹着海风,也是一种福气啊!良辰美景,本官就给你们讲讲故事吧!也就是本官这一生所经历的故事。”

    李安开口说道。

    从第一天进入大唐开始,李安一口气讲了很多故事,有打仗的故事,也有自己的故事,各种精彩的内容就像放电影一样,随着诉说,一遍遍的在李安的脑海中掠过。

    “颜如玉,李芽儿……李侍郎有这么多的妻妾,真是太有福气了。”

    白狐一脸羡慕的说道。

    “李侍郎既有这么多的妻妾,怎么舍得离开长安城。”

    喜鹊笑着说道。

    白狐代替李安回答道:“路上遇到的美人,也并不比长安城少,连一国王妃都成了李侍郎的枕边人,哈哈!”

    “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二人是一起侍寝,还是一个一个来呢?”

    李安温柔的问道。

    “奴家全凭李侍郎发落。”

    白狐温柔的说道。

    李安高兴道:“好,既然如此,我们三个一起吧!甲板上有些冷,我们去船舱里。”

    船上的值班人员并不多,只有十几个人,剩下的都在岸上。

    李安看向一人,开口道:“你们快些烧热水,本官要沐浴。”

    “是,属下明白。”

    部下立即前去烧热水。

    进入船舱之后,李安一手一个,将喜鹊和白狐双双夹在腋下,走了几步之后,轻轻仍在软塌之上。

    然后,李安一跃而起,扑上了软塌,将二人压在身下。

    “喜鹊,白狐,让本官好好宠宠。”

    李安翻了个身子,一左一右搂住两个小美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感受年轻小娘皮肤的紧绷感。

    “香,好香啊!”

    李安轮流在二人的脑袋上嗅着,感觉非常的过瘾。

    这一路走来,李安并不缺乏女人,什么样的都见识过了,算是不虚此行了,不过,大多数都是让允儿和佳人伺候的,尝鲜的频率并不高。

    除了上次心血来潮宠幸了黑珍珠,这几个月以来,李安从未碰过处子,这一次机会来了,而且,一下子还要宠兴奋两个人,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了,李安必须好好的品尝一番。

    要说处子与普通妇人,还真是有很大的区别,绝对是不一样的,不论是身体的气味,还是害羞的样子,那都是有天壤之别的,要不然,为何有那么多的实权人物,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去买处。

    后世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流氓行为,但在大唐这个时代,这却是一种风尚,是贵族的特权。

    李安伸手摸向二人,开口调戏道:“啊呀,白狐的比较大,喜鹊的比较小,你们的年纪都差不多大呀!怎么会差这么多呢?”

    “奴家哪里小了,都差不多啊!”

    喜鹊不满道。

    “我的确实比你大,就是比你大。”

    白狐用力挺了挺胸脯,自豪的说道。

    李安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她们二人年龄相仿,大小都是差不多的,差距并不是很明显,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除非用专业的仪器进行测量才能真的分出大小。

    “要不,你们好好比比。”

    李安坏坏一笑,准备坐山观虎斗。

    喜鹊与白狐对视一眼,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她们毕竟还是有些害羞的,还不能完全放开,要是接客多年的老姑娘,估计早就骑到李安的身上,肆意的摆弄身姿了。

    “李侍郎好坏,你故意的。”

    喜鹊早一步反应过来了。

    她在青楼混了十年,虽然没有亲自接客,但偷听和偷看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有很多套路,她是心知肚明的。

    白狐刚刚进入青楼,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见过了,自然不明白李安的套路,她之所以能放开到这种程度,完全是因为家中突遭变故,思维发生突变造成的,若是家中没有发生变故,她应该还是一个羞涩的小姑娘。

    李安见自己的套路被揭穿了,也不狡辩,开口道:“本官还不是想欣赏一下,你们就比一下好了,让本官饱饱眼福。”

    “待会不是要洗澡么。”

    喜鹊笑着说道。

    李安点头道:“说的也有道理,洗澡的时候,都是光着身子的,那还不是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洗澡水还需要烧一段时间,李安真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躺在软塌上歇息,同时调戏调戏身旁的两个小美人。

    虽说李安现在的能力还是很强大,一次一个时辰毫无压力,但有些特殊的感觉却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比如,心跳加速的感觉,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现在只有爽感,却没有心跳的感觉了。

    记得当初与颜如玉第一次的时候,李安的心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非常非常的紧张,那种感觉真的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而随着妻妾成群,一路潇洒的宠幸很多姑娘,李安再看到女子会有欲望,会有怜香惜玉的感觉,但心跳骤然加快的感觉确实完全没有了,那种感觉是青涩男人所特有的,成熟男人已经失去了那种感觉。

    船上有锅炉,洗澡的开水很快就烧好了,李安带着喜鹊和白狐,进入船舱的浴室之中,开始了快乐的洗浴之乐。

    李安无数次的与美人共浴,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不过,李安却很清楚的记得,每一次与美人共浴,都是一次身体与灵魂的巨大放松,能让自己的身心舒坦很多天。

    所以,渐渐的,李安就喜欢上了这种休闲方式,而在后世的时候,这种休闲方式也是非常常见的,那么多的桑拿房,很多都存在美人服务的,要不然,桑拿房都得把老本给贴光,而且,桑拿房的生意一向都是非常好的,这足以显示,男人们对这种休闲方式极为的认可,都觉得这是终极的享受。

    因为生产力过于低下的缘故,所以,古代的桑拿房很少,大家很少能有这种终极的享受,而李安是个例外。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