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六百九十章 好可怜

第六百九十章 好可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原本是过来视察工作的,并不是来找姑娘的,不过,既然碰上了,也不好拒绝,在这个以逛青楼为文雅之事的时代,若是太正派了,反而会显得有毛病,会被打上清高的帽子,让人难以接近。

    在屏风的后面,有很多人影在晃动,这些影子很好的展示了这些姑娘的曼妙身材,营造了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美感。

    进入帐篷之后,闻着满屋子的香气,看着姑娘们的美好身材,李安立马有了春心荡漾的感觉,不来一炮都对不起自己。

    在老鸨的催促下,两名年轻的小娘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不过,却是戴着面纱,根本看不清面容,但从身材和眼睛来看,一定是个大美人。

    “喜鹊见过李侍郎。”

    “白狐见过李侍郎。”

    两名小娘弯腰向李安行礼。

    李安咧嘴笑了笑,开口道:“不错,不用看脸就知道是个美人坯子,本官很满意。”

    “谢李侍郎夸奖,能侍奉李侍郎,是她们二人的福气,哈哈哈!”

    老鸨显得很是热情,倒是两个小娘子不太说话,毕竟年龄还是太小了,还很是羞涩,另外,她们如何才进入这个行业,李安虽然不太清楚,不过,一般情况下,应该没有人心甘情愿来干这个。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李侍郎去客房。”

    老鸨大声提醒。

    “李侍郎请。”

    白狐和喜鹊太小,还不太会招呼客人,就这还是突击培训出来的。

    李安开口道:“这里的帐篷太小了,本官要带她们去别的地方,可好。”

    “好,太好了,李侍郎随意,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老鸨一脸巴结的应道。

    李安很有风度的看向两名小娘,开口道:“你们跟我走吧!先带你们去海边吹风。”

    带着两名小娘,李安去了海边,不过,海边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所以,李安干脆带她们上船了,坐船吨位庞大,停泊在港口内非常稳定,几乎没有丝毫的晃动。

    而且,船上的各种设施非常的完备,也颇有情调,看着海边的风景,吹着和煦的海风,还颇有一股浪漫的氛围。

    甲板非常宽阔,上面有沙发也有躺椅,享受的东西李安是不会忘带的,任何时候都要懂得享受生活。

    虽然李安并不缺乏女子,但总是对着几个熟悉的人下手,时间久了就没啥感觉了,总要换点新的才有感觉,才会觉得够刺激,而且,越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李安心里的感觉越是美妙,简直是妙不可言,不可描述。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李安站在船头,顿时诗兴大发,背诵起了曹操的观沧海。

    “观沧海,这首诗奴家也会咏诵。”

    白狐上去一步,开口说道。

    李安惊讶道:“不错啊!你居然懂得诗词,比一般人厉害多了,你也懂诗词么。”

    说完看向后面的喜鹊。

    “嗯,奴家也会一些,不过,会的不多。”

    喜鹊开口说道。

    李安高兴道:“本官今日真是幸运,居然遇到两位女才子,而且,还是二八芳龄的女才子。”

    “不敢,李侍郎取笑我们了,我们只是略通皮毛罢了。”

    喜鹊和白狐,开口谦逊道,不过,心情却是很好,由刚开始的紧张和尴尬变得随和了不少,也开心了不少,她们觉得李安挺有意思的。

    “你们都会什么诗,背一首俩听听?”

    李安一屁股躺在摇椅上,轻松的要求道。

    白狐上去一步,开口道:“小女献丑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不错啊!短歌行都会背诵,还背的如此有感情,才女,必须是才女啊!”

    李安大为高兴,并让喜鹊也背诵一首。

    “好,你们的水平都够当个秀才了,哈哈!”

    李安大为高兴,两个看起来很小的姑娘,居然会背诗,而且,还背诵的带有强烈的感情,这非常的不容易。

    不过,自古以来,青楼的女子都是多才多艺的,要是仅凭卖肉这一项技能,那对文人骚客的吸引力就太小了。

    古代能当官的都是文人,而且,很多都是很厉害的大文豪,若要伺候好这些恩客,姑娘们没有最基本的诗书知识储备,还真是玩不转的。

    生理的满足只能是暂时的,而且,具有极强的替代性,任何一个青楼女子都能满足恩客的需求,而只有才艺出色,懂得诗书礼仪的青楼女子,才能让大文豪客人回味无穷,从而一步步的提高自己的身价。

    与美人一同吟诗作赋,谈天说地,这是一种极度让人销魂的灵魂享受,是肉体享受所不能比拟的,诗词的韵味是普通谈话所不能比的。

    “白狐,喜鹊,你们一直带着面纱,本官也不知你们到底长得如何,会不会一个美,一个丑呢?”

    李安开口打趣道。

    “那李侍郎就猜猜看,我们谁更漂亮。”

    白狐说道。

    李安仔细的看了看二人,从身材看,都是差不多的,眼睛也都很有神,这如何能分得出伯仲。

    “本官猜你们两个都是绝世美人,一个比一个漂亮。”

    李安狡猾的回答。

    “那到底谁更漂亮一点点呢?”

    喜鹊开口问道。

    李安起身,走到二人的面前,轻轻揭去她们二人脸上的薄面纱,轻声道:“谁更漂亮一点,当然要看过庐山真面目之后才能评价了,来,两位小美人,让本官好好看看。”

    美,不是一般的秀美,虽然不是天下第一这么夸张,但也差不了多少,毕竟是二八芳龄的小女子,姿色还还有什么说的,一个子形容,那就是嫩,非常的水嫩,嫩到骨头里去了。

    李安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总觉得十六岁的人是个成年人,而当年长之后,再去看十六岁的孩子,总感觉是那样的小,是萌萌的小萝莉。

    “不分伯仲。”

    李安给出了很中肯的评价,就差没说是双胞胎了。

    “对了,你们是如何进入春香楼的,不会是从小被收养的孤儿吧!”

    李安问她们的身世。

    喜鹊点头承认道:“小女六岁的时候就被拐卖到青楼,一路辗转就到了西天竺,一直都是被人使唤的丫头,还不曾接客。”

    白狐却一脸忧伤的回答道:“我与她不同,前些日子走投无路,才把自己卖入春香楼的。”

    李安对白狐的回答更感兴趣,忙问道:“你自己把自己卖入青楼,这是为何啊!是家中出现变故了。”

    白狐一脸忧伤的低下了头颅,那娇俏可爱的小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的亲昵一番,以抚慰她心里的忧伤。

    怜香惜玉是男人的本性,尤其是心软的男人,是最受不了女人哭泣和伤心的,当然,必须是年轻漂亮的女人才会产生这种感觉。

    “不瞒李侍郎,小女从小家境还算殷实……”

    白狐哭哭啼啼的将自己的悲惨遭遇诉说了一番。

    原先,这个小丫头是大唐瓜州一带的人,她的家庭还算不错,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但也还算殷实,父亲做小本生意,挣的钱是普通种地百姓的几十倍,家中也有三进的房子,连花园和假山都有,算得上是一个小康之家,一家人过得也算其乐融融。

    可人都是贪心的,尤其是商人更是如此,只要有足够的利润,他们就敢于冒险去闯荡。

    在大唐工业化开启之后,商业变得越来越繁荣,不但陆地上的商业贸易繁荣了,就连海上的贸易也开始激增。

    而任何一样赚钱的机会,都是越早加入挣钱越多,然后逐步变得饱和起来。

    白狐的父亲虽然不缺吃喝,可自从他结识了做航海贸易的商人,听说海外是一块正待开发的市场,到处都充满了挣钱的机会之后,他的一颗心就按捺不住了,很想去试一试。

    在变卖了所有家产之后,他买了一艘船,以及很多货物,还有金银细软,开始了南下闯荡的冒险之路。

    因为这么干的商人有很多,他们组团南下,互相之间也算有个照应,并不会有太多的担心。

    再加上大唐兵马也在南下开辟海上丝绸之路,所以,他们心里就更有底气了。

    进入马六甲海域之后,他们发现大唐的货物在当地非常抢手,利润确实比国内要高,一下子就挣了好多钱,几个月挣的钱比以往一年还要多。

    而他们更知道,越往西走,距离大唐越远,他们的利润就会越高,所以,在更高利益的促使下,他们继续向西行进,甚至都超越了大唐南下舰队,早一步跑到西天竺去了。

    他们这一大家子,包括佣人和属下在内,有十几口子,若是再加上船员和船长,那就更多了,有几十口人。

    有这么多人需要养活,自然更需要挣钱,白狐的父亲在西天竺港口挣到更多钱财之后,本打算长居在此,因为这里的利润还是很不错的,但他很快就从别的商人那里听说从大食国进货,能挣更多的钱财,而且,还是多得多。

    因为半道上有海盗打劫,很多商船根本就无法顺利通过,所以,幸存商人所能获得的利润自然就要高很多了。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只要能躲过海盗的打劫,那样就能挣大钱了,比安安分分的挣钱多好几倍呢?谁看了都眼红。

    不过,非常不幸的事情,是白狐的父亲所拥有的船只不但被打劫了,而且,整艘船都被海盗给掠夺了,这让他损失极其惨重,不但所有的积蓄都没了,而且,还欠债一大堆,因为他为别人带货去大食国贩卖了,贩卖货物的收入也被海盗一锅端了。

    要说也该他们一家子倒霉,这伙海盗一般情况下,只会选择劫财和值钱的货物,并不会劫掠船只,也许,他们把钱财藏得太隐蔽了,海盗短时间找不到生气了,索性把船只整个都给劫了。

    遇到海盗打劫,这不是他们的错,但托他们帮忙的商人,都是付了钱的,他们的收益就这么没了,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催逼是免不了的。

    贩卖身上全部的金银首饰,清退所有佣人,即便如此,还是不够还钱的,如此,被催债之人打骂就在所难免了。

    商人的身体骨哪里能经得起殴打,几次被打之后就一病不起了,又无钱医治,最终只能是等死,男人死了,夫人跟着也殉情,其实,是没有活路了,实在不想活了。

    如此,只剩下白狐一个可怜的孩子,她没有钱安葬父母,只能将自己卖给青楼,从而获得一笔安葬父母的资金。

    也多亏白狐一路上都是女扮男装,否则,早就被要债的抢去抵债了,说不定早就被卖到一个穷山沟里过苦日子了。

    进入青楼虽然不是她的本意,可她还不想死,而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进入青楼之外,她实在没有别的出路,天下虽大,但是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知道进入青楼之后,自己的人生命运会变得如何,可她已经失去家庭的庇护,若不选择进入青楼这个谋生之地,则就只能在大街上乞讨,做一名人见人嫌的叫花子了。

    从小就读书识字的白狐,实在不愿意整天在大街上讨饭吃,她不想做叫花子,她知道自己有姿色有文化涵养,只要进入青楼,就能很好的活着,尽管青楼的地位极为低贱,至少,她表面上可以活的很光鲜,穿的可以很华丽,甚至,说不定某日还能在这青楼之中,邂逅她的郎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