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天上掉馅饼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天上掉馅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顿时被吓了一跳,他刚才说出侍寝的意思,本以为安吉尔公主会露出害羞之态,并主动跑回去睡觉,这样,他就可搂着允儿和佳人去共度春宵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安吉尔公主不但毫无害羞之态,反而大胆的提出要侍寝,这太让李安感到意外了。

    允儿和佳人也被吓了一大跳,即便与李安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每次要去侍寝的时候,也会显得扭扭捏捏的,至少不会像安吉尔公主这样大胆。

    “安吉尔公主,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是让她们两个不穿衣服,光着身子陪着我睡觉。”

    李安觉得安吉尔可能没听清楚,所以才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

    安吉尔睁着大眼睛,笑道:“我听清楚了,你要让她们两个不穿衣服,陪你睡觉,怎么啦!”

    李安一愣,笑道:“这么说,安吉尔公主打算一齐喽!不穿衣服陪我睡觉。”

    安吉尔公主眼神疑惑道:“怎么了,我不可以么?”

    “可以,当然可以了。”

    李安感觉天上掉下一个很大的馅饼,而且,正好掉到自己的嘴里了,多好的事情啊!

    看向身旁的允儿和佳人,发现她们二人都在偷笑,那充满深意的眼神,分明是在说,我懂你阿郎,阿郎今夜有福气了。

    李安还有些不放心,小声问道:“安吉尔公主,你们文国的姑娘都是这么热情吗?”

    此刻,李安想到东女国的曳夫老婆了,那个地方的民俗就比较开化,女子都非常的大胆,说不定文国也是这样,至于文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李安还真的不是很清楚,这么小的一个国家,他怎么可能主意的到。

    “那当然了,我们文国的姑娘都是好姑娘,怎么会有不热情的呢?”

    安吉尔笑着回答。

    允儿和佳人闻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李安也是大晕,愣了好一会儿,轻声问道:“安吉尔公主,你不穿衣服的时候与多少个男儿一起睡过了。”

    安吉尔笑着想了想,摇头道:“目前还没有,我一直住在王宫,很少能见到男儿。”

    李安看向安吉尔,疑惑道:“那安吉尔公主,可知不穿衣服与我睡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

    “应该会发生很奇怪的事吧!我父王与妃子就经常不穿衣服躺在大床上,他们在一起……好舒服,好奇怪哦!”

    安吉尔说道。

    李安心头一阵窃喜,笑道:“这么说来,安吉尔公主经常偷看自己父亲宠幸妃子,真是个调皮鬼,觉得有意思么?”

    安吉尔眼睛一眨,痴痴的看着李安,期待道:“感觉好有意思哦,带上我一起玩。”

    李安心头乐开了花,感觉老天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居然送给自己这么可爱懵懂的小萝莉,若不享用就太糟蹋了。

    “公主请。”

    李安很是绅士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阿郎,这可是文国的公主,这会不会……”

    允儿开口担忧道。

    李安不悦道:“怎么,阿郎不配么,阿郎不厉害么。”

    佳人嘴角一笑,拽了拽允儿的一角,小声道:“女儿国的国王都行,小小文国的公主,又能有什么问题,我们阿郎这么厉害。”

    “说的也是,呵呵!”

    允儿莞尔一笑,跟在后面。

    李安的营帐很大,是所有营帐之中最大的一个,里面软榻也很大,同时睡五六个人是毫无问题的。

    进屋之后,允儿将大门轻轻关上,佳人则调整灯光,将营帐内部的灯光调成温馨的淡粉色,充满了迷人的情调。

    李安将双手平伸,淡淡道:“安吉尔公主,侍寝啊!”

    “哦,怎么侍寝啊!”

    安吉尔好奇的问。

    “笨,帮我宽衣。”

    李安笑道。

    “公主,我来教你。”

    允儿主动请缨,过来帮李安宽衣。

    “哇!”

    安吉尔公主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健硕的男儿身材,不自觉的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上榻之后,李安最先宠幸的自然就是这个年纪不大的公主了,谁让这个家伙这么好奇呢?

    有一句名言说的好,女子自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挨炮轰的命运,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都要挨一炮,又何必躲躲闪闪,趁着年轻早一点享受这种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安吉尔公主,你有什么感觉?”

    李安亲吻她身上的多处敏感部位,笑着问道。

    “呵呵,好痒,好舒坦哦!”

    安吉尔公主笑道。

    李安坏坏一笑道:“还有更舒服的呢?要不要试一试。”

    “好啊!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安吉尔公主很期待的说。

    李安自然不会客气了,重重的压在了安吉尔公主的娇小身躯上。

    “呃,疼,一点也不好玩,你个大骗子,放开我。”

    安吉尔公主大闹。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不可能轻易结束,除非到了该结束的时候才行。

    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巨大动静,李安用一只手捂住了安吉尔公主的嘴巴,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安吉尔公主不能发出声音,气的大哭起来,哭的是梨花带雨,虽然没有丝毫声音。

    不过,哭了一会就不哭了,也不挣扎了。

    第二日一早,允儿和佳人早早的起身,在一起磨豆浆,准备制作豆浆,她们已经爱上这种美味的食物了,李安也很喜欢喝。

    她们昨夜并没有得到宠幸,陪着李安一段时间就离开了,所以,起的很早,至于李安大帐之中,此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是不知道的。

    “太阳都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李安睁开眼之后,发现安吉尔公主还没醒。

    安吉尔公主动了一下,却并不愿意起床,仿佛还没有睡够。

    “该起来了,有豆浆喝。”

    李安说道。

    安吉尔公主微微睁开眼,好奇的问道:“豆浆,很好喝吗?”

    “好喝,当然好喝了。”

    李安笑着回答。

    “你会不会骗我?”

    “我骗过你吗?”

    “你没骗过我吗?”

    “我真的骗你了吗?”

    安吉尔公主依偎在李安的怀中,撒娇道:“好疲乏,不想起来,你再抱抱我吧!感觉躺在你的怀里好舒服哦!”

    看着娇滴滴的小萝莉,腻歪的躺在自己的怀中,李安乐开了花,搂着安吉尔公主,柔声道:“好好好,既然安吉尔公主喜欢我,就算搂一辈子又能如何?我的小公主。”

    “嗯,好舒服,我不想去长安城了,我要陪着你在海上玩儿。”

    安吉尔公主笑着憧憬了起来,紧紧的贴在李安的怀中。

    “不行,我的小公主,你还是要去长安城,这是你父亲交给你的任务,而且,长安城有很多你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好东西,长安城的繁华,是你不敢想象的。”

    李安开口劝说道。

    “哦,长安城有这么好啊!可长安城没有你啊!”

    安吉尔公主失望道。

    李安喜道:“安吉尔公主就这么喜欢我。”

    “是啊!好喜欢,好喜欢的。”

    李安高兴道:“那我就多逗留几日,陪公主好好玩玩,与公主一起创造最美好的回忆。”

    “好啊!那就好好珍惜眼前吧!我们去喝豆浆。”

    安吉尔公主终于妥协,不再胡闹。

    当安吉尔公主与李安出来的时候,允儿和佳人已经磨好豆浆,并加热到沸腾了。

    同时,庖厨制作的荷包蛋和豆芽菜也端了上来,早餐完全准备好了。

    “阿郎,公主,豆浆做好了,旁边是白糖。”

    允儿和佳人端上两碗豆浆,并将白糖放在旁边。

    “你们也喝吧!陪我们一起。”

    将白糖加入豆浆之后,豆浆降温很多,已经勉强可以喝了。

    “甜甜的,香香的,真好喝。”

    安吉尔公主给出了非常中肯的评价。

    “好喝,那就多喝一点,荷包蛋和豆芽也很可口,快吃吧!”

    李安悠闲的陪着三女吃早餐,而唐军兵马,再一次发起了清缴海盗的作战行动。

    主力兵马仍旧散开,在密林之中搜寻残存的海盗,并做好劝降工作,前锋营集中一千兵马,在炮兵两个队二十门火炮的支援下,继续攻打海盗精锐盘踞的据点,并一步步向前推进,直到完全消灭这股海盗为止。

    在昨夜的偷袭之中,海盗损失了四百多人,实力损失巨大,最重要的是如此坚固的据点,居然很轻松的就被唐军兵马给攻破了,这对他们的心里打击很大。

    既然前方最坚固的据点都能被唐军一日攻破,那么,后面的几处坚固据点也许同样坚持不了多久,而这样一来,很快唐军就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

    海盗头目狼一和他麾下的小头目,都曾亲手杀害过大唐商人和渔民,可谓是罪恶累累,想要获得谅解怕是不太可能了。

    此时,狼一与麾下的小头目,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能与唐军达成谅解,从而保住自己的小命,可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如此一来,很多小头目的精神就有些崩溃了。

    “大王,昨夜唐军突然发起进攻,我们又损失了四百多人,今天一早,唐军又开始进攻了,照这样下去,很快唐军就杀到我们这里了。”

    “大王,此处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要尽快逃离这里才是。”

    “下山的道路已经被全面堵死了,我们怎么逃走,飞出去吗?”

    “大王,不如把上山的路彻底的挖断,这样唐军就再也上不来了,如此,我们就安全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唐军就会撤离这座岛屿的,这里仍旧属于我们。”

    众海盗小头目开口建议道。

    “把路面完全挖断,这样真的可以吗?唐军不会回填?”

    狼一说道。

    “大王,我们上山的时候,走过一座石拱桥,那可是当年老大王请了三十名工匠,花了两个月时间才修好的桥,若是将其破坏,唐军没有个把月是修不好的,而且,我们还可以埋伏人马,谁敢过来修桥就射杀谁。”

    小头目阴险的提出建议。

    狼一大喜,高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座桥下是湍急的河流,若真的把桥给拆了,唐军确实无法飞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大王,那我这就派人去拆桥。”

    一名小头目自告奋勇。

    “去吧!去吧!一定要把事情办妥。”

    狼一心里安定多了,他觉得只要把大桥拆掉,唐军的进攻就会被彻底的遏制住,而他也不急着出去,反正山洞囤积了很多粮草,在损失四百多兵马之后,他的粮草显得更加充足了。

    海盗都能想到破坏桥梁,唐军当然也不傻,在探查到这座险要桥梁的时候,天军大队正南下,就已经将其告诉李安了,并提出让天军抢占这座桥梁,以免遭到海盗的破坏。

    但李安觉得天军人数太少,难以实现对光秃秃桥梁的控制,万一有所损失就是大唐的巨大的损失,而前锋营却被困在一处坚固据点,所以,就先让天军夜间空降,去帮助前锋营了。

    在胜利归来之后,李安让天军功臣们好好的休息,以补充体力,现在,一夜过去了,天军将士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该是让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了。

    虽然大白天进行空降作业很容易被海盗发现,具有极大的危险性,但前锋营已经推进到距离桥梁不足五里的位置了,只要发起进攻,应该很快就可以攻到桥梁所在的位置,只是担心海盗会狗急跳墙,在顶不住前锋营之后将桥梁毁掉,所以,在前锋营发起进攻之前,需要先将后面的桥梁给控制住,以免造成被动。

    李安将这个极其重要的任务交给南下了,而南下大队正也从容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配合的时间是最重要的,在天军飞机起飞之后,李安立即传令前方的前锋营兵马,对拒不投降的海盗展开猛烈的进攻,以配合天军抢夺重要桥梁。

    “轰轰轰……”

    在二十门火炮的持续轰击之下,海盗被打的抬不起头来,而前锋营则趁机向前进攻,佯攻防守要点的海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