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五百零二章 南下广州

第五百零二章 南下广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在临走之前,将所有需要交代的事情全部都交代了一遍,好在现如今交通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从京城出发,走铁路到广州也用不了很久,也就是两三天的工夫而已,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可以及时通知的。

    至于再过一段时间,李安要从广州南下,联系起来就比较困难了,要耗费很多时间的。

    大唐报的事务有杜甫负责统筹,李白与一大群才子在旁边辅佐,是没有多大问题的,研发中心的人才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工作,也基本开窍了,根本不需要李安操心,朝廷的烂摊子就更不需要李安去操心了。

    家中的事情有几位夫人打理,还有那么多仆人帮衬着,李安也不需要操心,可以放心大胆的南下开辟新的财富之路了。

    临走之夜,几位夫人依依不舍,全都赖在李安的房中不肯离开,这注定是一个疲惫的夜晚。

    第二日一早,李安带着幸福和疲惫的身躯,登上了南下的专列,临走的时候,几位皇子和朝廷的大臣们都过来送行,以显示与李安的亲近。

    李林甫病的越来越严重,自然是来不了了,杨钊却是生龙活虎,高高兴兴的跑来送行。

    这货现在是皇帝身旁的大红人,身兼职位也变得越来越多了,取代李林甫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来。

    “李侍郎此次南下,是为我大唐开辟一条富强之路,某在这里预祝李侍郎马到成功。”

    杨钊开心的恭贺道。

    “好好好,某定不会辜负陛下的厚爱,海上丝绸之路必然会给朝廷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力,也会方便大唐商人去海外贸易,造福百姓。”

    李安也客套了起来。

    “李侍郎功在千秋……”

    “李侍郎为国为民……”

    一大群官员,全都开始拍马屁,拍的李安心情大好,都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好了,诸位都回去吧!都回吧!”

    享受了一阵子之后,李安摆了摆手,让送行的官员回去,不要继续送行了。

    天军第一飞行大队乘坐的专列已经出发,紧随其后的是铁甲炮车第一旅,然后就是李安的专列了。

    李飞羽统帅的六千龙武军要最后出发,并担任后卫工作。

    最新式的火车,在舒适性上比之前的有了很大的提升,坐在车厢里非常的舒服,尤其是李安乘坐的车厢,与别墅没有多大的区别。

    看着火车一步步离开长安城,李安的心情很是澎湃,一想到很快就要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了,他就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之情。

    大海是博大的,可以容纳所有流入的大江大河,同时,大海也是残酷的,一个狂风暴雨,就能让船只和人死无葬身之地,大海还有其藏污纳垢的一面,大量的海盗以大海为生。

    而李安要将大海变成和平之海,大海上形成的航线变成大唐的致富之路,而这一切对于李安来说,并不算很困难,只需要认真经营,就一定能够做到。

    出发的兴头过去之后,李安显得有些疲累,躺在软榻上稍作歇息,昨夜实在是太辛苦了,李安以一敌十,差点败下阵来,现在这腰板还有些算累呢?

    “阿郎。”

    允儿见李安躺下,悄悄走了过来。

    “什么事儿?”

    李安微微张开眼,小声问道。

    “阿郎,这是新鲜的水果,您要不要尝尝。”

    允儿端过水果,嘴角甜笑着说道。

    “阿郎累了,你剥给我吃。”

    李安闭上眼睛,笑着要求。

    “是,阿郎。”

    允儿显得很高兴,轻轻走到卧榻之上,将果盘放在李安的肚子上,然后像大人抱小孩似的,将李安抱在自己的怀中。

    “阿郎,快把嘴张开。”

    允儿轻轻剥开一颗葡萄,去籽之后,轻轻放在李安的嘴边。

    李安微微张嘴,将葡萄吞进嘴中,一个咕噜咽了下去,感觉非常甘甜,是个不错的葡萄。

    “还要。”

    “阿郎,张嘴。”

    允儿一连喂了十几颗葡萄,每次都是还要和张嘴。

    李安突然觉得这样好污啊!一会张嘴,一会还要的。

    “阿郎是不是有些不舒服,要不要奴家给您按按?”

    允儿体贴的问。

    “是有些腰酸,来,给阿郎摸摸。”

    李安翻了个身子,闭着眼睛享受。

    允儿整个骑在李安的屁股上,轻轻扭动身体,搞得李安屁股酥麻酥麻的,非常的爽快。

    小手抚摸李安的肩膀,就这么轻轻的推按,这感觉太妙了,简直妙不可言,李安爽的再无困意。

    “阿郎,奴婢按累了,您也给奴婢按按吧!”

    允儿说着如一条软蛇一般,轻轻的趴在李安的后背上,不停的蠕动身体,以勾起李安的怜惜之意。

    “宝贝儿,你这是要馋死阿郎啊!别扭了,呜呜……”

    李安现在是无力举兵,痛苦的很呢?

    “阿郎这是怎么了?”

    允儿感觉好奇怪,平时日的李安可不是这样的。

    “阿郎我昨日酣战四位夫人,险些败北,累坏了都。”

    李安无奈的自嘲。

    “咯咯……”

    允儿咧嘴而笑,偷偷向李安的下面摸去。

    “阿郎骗人,明明还可以再战。”

    允儿双眼朦胧的看着李安,渴望得到一丝怜惜。

    “投降,阿郎投降还不行么,今日休战,明日吧!”

    在身体和欲望之间,李安还是更愿意选择身体,今日身体感觉疲累就是信号,说明昨夜玩多了,有些透支身体了,今日若不限制自己,会损害身体。

    “明日就明日,阿郎可不许诓奴婢。”

    允儿自从与李安混熟之后,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了,敢与李安谈条件了。

    “小丫头,看阿郎明日怎么收拾你。”

    李安嘴角一笑,躺着睡下了。

    从京城到广州的路程超过三千里,按照火车目前的速度,一路不停的话,也要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广州,若是沿途停下,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

    李安想早些抵达广州,以安排南下的很多事宜,所以,要求火车在沿途尽量少停靠,补给各种物资的速度也需要尽可能的加快,以满足李安的要求。

    第二日一早,火车抵达鄂州长江大桥的大车站,并停下补充各种重要物资。

    这一次要补给半个时辰才能出发,李安便利用这一段时间下车视察长江大桥。

    这座桥梁已经通车很久了,凝聚了大唐匠人的技术和最新的高科技,自建成以来从未出现一次事故,大桥质量那是杠杠的。

    上一次来长江大桥,是陪着皇帝来视察的,这一次李安自己过来,谈不上视察,就是路过的时候看一看,看看这么久了,长江大桥周边有什么变化。

    大桥的样子几乎没有丝毫变化,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但大桥两侧的建筑多了起来,有朝廷建设的火车站和守卫营地,经过多次扩建和完善,火车站的规模比当初大了很多,守卫营地也获得了极大的改善,房屋的数量和质量提高了很多,都有两层小楼了。

    另外,大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马也是络绎不绝,目前,长江上的大桥总共只有两座,一座是后期建造的扬州长江大桥,另一座就是眼前的鄂州长江大桥。

    南来北往的客商和行人,只要在这两座大桥不太远的地方,都会选择走大桥,因为大桥的通行费用很低,车马稍微高些,老人和小孩免费通行,距离太远实在不方便的才会坐船通过。

    站在大桥的顶部,看着大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可以感受到大桥修通之后,给两岸带来的繁荣之气。

    “大桥收支如何?”

    李安看向负责大桥通行的小吏,开口问道。

    大桥通行之后,每日来往的商人和百姓,要缴纳不少费用,但大桥的官员和守卫也要花费不少,如此,就牵扯到收支平衡的问题了。

    “回李侍郎,刚开始的时候是收入不及支出十分之一,半年前的收支已经平衡,现在收入已经是支出的三倍多了,而且,看样子以后还会持续增加的,再过几年,修桥的成本就能收回来了。”

    小吏如实回答。

    “不错,已经开始有盈余了,不错,不错。”

    一听再过几年就能收回建造大桥的成本,李安大为高兴,当初为了修建这座大桥,耗费的财力可大了去了,这可是几公里的大桥,光是钢铁材料就耗费了很多。

    在大桥上吹了近半个时辰的微风,李安返回火车,继续南下。

    “阿郎,你昨日答应人家的事情,都忘了吗?”

    火车刚刚开过大桥,允儿就粘了上来。

    李安暗笑,这被开发过的女子就是不一样,要求越来越多了。

    “阿郎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的,怎么会诓你呢?过来。”

    李安经过一日一夜的休养生息,早就恢复了生龙活虎,教训一个小小的女仆,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一场酣战之后,允儿小娘娇艳欲滴的躺在李安的怀中,小手时不时的抚摸李安的强壮身躯,表情极为陶醉。

    “阿郎厉害不,还需要不?”

    李安笑着问道。

    “阿郎最厉害了,奴婢知足了,不要了。”

    允儿娇声回道。

    李安坏坏一笑,将允儿压在身下,柔声道:“可阿郎现在还想给,怎么办?”

    “阿郎,阿郎绕了奴婢吧!奴婢不要了,呜呜……”

    允儿娇笑着推开李安。

    “哈哈!也有你求饶的时候,看阿郎怎么收拾你。”

    李安对允儿这位女仆多了一份激情,少了一份疼惜,做起事情来,显得更加的得心应手和肆无忌惮了。

    这一次,李安外出,除了允儿小娘之外,还带了佳人小娘,另外,还有黑豆,黑炭,黑石和黑珍珠四位昆仑奴。

    佳人小娘目前还没有开封,因为发育的太慢,胸脯比允儿小很多,李安并不急于享用,至于四位昆仑奴,有三位都是男子,唯一的黑珍珠虽然是个女子,但皮肤实在是太黑了,若是连这位黑妹子都不放过,则大有强上黑猩猩之嫌。

    大唐的贵族和纨绔子弟,目前还没有玩弄黑人妹子的潮流,他们多是喜欢大唐,新罗,还有西域的胡姬,对皮肤黝黑的黑妹子完全没有兴趣。

    都说一百遮三丑,这个在大唐这个时代也是通行的,大唐的贵族也喜欢白白净净的女子,尤其是嫩的能掐出水来的。

    新罗靠近大唐,而新罗婢又是经过一定程度调教的,所以,她们自然都是会说大唐语言的,而且,说的非常的好。

    昆仑奴就不一样了,他们来自遥远的非洲大陆,也有的来自南洋等地,他们对大唐语言完全不懂,需要一点一滴的学习才能掌握。

    四位昆仑奴都是从非洲大陆被贩卖过来的,他们刚被李安买下的时候,是完全不会大唐语言的,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教,这四人已经能非常流利的与大唐人对话了,他们的大唐语言学得非常的好。

    这也是李安花费不少财力,聘请名师教育出来的结果,是李安培育出来的成果。

    而这一次南下之所以要带上他们,是因为李安的最终目的地是非洲的东海岸,也就是他们的家乡,带上他们或许可以更好的了解非洲大陆。

    在李安看来,整个世界的所有国家都值得交往,都必须进行有效的控制,交往和控制的国家越多,大唐帝国开辟的市场就越多,就越能进口各种急需的原材料。

    陆上丝绸之路的国家基本上都能控制住,为此,大唐帝国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财力,从而进一步加强实力,海上丝绸之路也必须努力,除了南洋一带,印度洋沿岸国家也必须控制住。

    其中,亚非之间的地区有丰富的石油资源,用海路运回大唐是最节约的运输方式,非洲东海岸也有许多地区蕴藏石油等资源。

    除了石油资源,这些地区还有很多其他的重要资源,都是大唐帝国所没有或者稀缺的,都是重要的资源。

    简单的说,大唐帝国要控制海上重要节点,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巨大的市场,还有就是获得足够的资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