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焦虑的士族

第二百八十五章 焦虑的士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唐朝廷的办事效率还是很不错的,圣旨刚刚下达不久,一大批官兵便冲入一家赌场,将正在训斥属下的郑老六抓捕起来,同时,另一支人马则冲入郑老六的家中,将其家中亲属和奴仆全部抓捕起来。

    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审讯郑老六的地点被设在闹市区,也就是公开审判,任何人都有权力旁听,李安自然也出席了这场审判。

    “李侍郎,既然您都来了,还是你来审吧!”

    新任长安令柳升一脸赔笑的走到李安的身旁,毕竟,李安现在的官阶在他之上,他自然要谦让一番。

    “不必了,本官与这些百姓一样,是来旁听的,柳县尊还是照常审案吧!”

    李安轻描淡写,毫无亲审案子的意图。

    “是,下官这就断案。”

    见李安并无亲自审案的意图,柳升走回主位,惊堂木一拍,就让属下将犯人押上来。

    很快,郑老六一家近百口人,被五花大绑的押了上来,并跪地低头,准备接受审判。

    “无罪,无罪,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抓我。”

    郑老六一脸嚣张,仿佛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大罪,当然,这是因为负责抓捕的衙役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道自己抓的是什么犯人,另外,郑老六自持自己有荥阳郑氏撑腰,一般的小罪,朝廷奈何不了他,所以,才敢如此的放肆。

    柳升早就见惯了嚣张跋扈的罪犯,这一次,他是奉旨办案,自然不会惧怕郑老六这样的泼皮。

    “大胆郑老六,你兼并两万亩良田,致使数百户百姓流离失所,还敢喊冤。”

    柳升大声呵斥。

    “哈哈哈!这也算有罪,兼并土地的人多了去了,为何单单抓我。”

    郑老六显然疯了,居然连这样的话都敢说,这种撒泼的话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糟糕,甚至会得罪很多人。

    柳升并不理睬郑老六的反问,直接下令道:“带人证,取物证。”

    很快,几十名衣衫褴褛的百姓走了上来,跪地喊冤,将郑老六如何威逼他们卖掉土地,甚至,在他们不肯听从的时候,利用暴力将他们的腿脚打断的事实说了出来,多名百姓将被打断是腿脚露出了,现场揭露郑老六的罪行。

    还有一些围观的百姓,自主上前揭露郑老六开设赌场,害的很多家庭家破人亡的事实,让朝廷严惩郑老六。

    不过,开设赌场的罪行不重要,柳升奉旨严查的事情是郑老六兼并土地一事,对围观百姓提出的赌场则含糊的应了一声,算是给郑老六罪加一等。

    “郑老六,抬起头来,这些都是你近期买卖土地的证据,你还有何话说?”

    柳升拿着一大叠的证据,摆在郑老六的面前。

    “哼,买卖土地怎么了,又不是我一个人,哪个世家大族不是到处买卖土地,凭什么只抓我一个。”

    郑老六抓住了法不责众的心里,仍旧嚣张,就犹如后世闯红灯的百姓,被抓住之后,指责为什么不抓和他一起闯红灯之人,为什么只抓他一个人,是有些不公平,但警察只有一个人呢?只能抓住一个啊!谁让你倒霉呢?此刻,郑老六就比较倒霉了,被李安挑了出来。

    “好啊!既然罪犯已经认罪,来人,签字画押。”

    柳升无视郑老六的反驳,直接让郑老六画押。

    “我不画押,我不服。”

    郑老六显得极为抗拒。

    旁观的李安笑了笑,问道:“郑老六,你有什么不服气的,跟本官说。”

    “李侍郎,买卖土地稀松平常,哪个世家大族不是大把大把的购买土地,这也有罪?”

    郑老六像见了救星一样,非常委屈的看向李安。

    李安拿出一份文件,将李隆基多次下旨,禁止土地买卖的事情披露了出来,并表示郑老六在近期买卖土地,违反了陛下的旨意,而且,还用强逼的办法强迫百姓卖地,罪加一等。

    郑老六闻言,顿时有些恐慌,皇帝禁止买卖土地的事情,他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但各大家族都无视皇帝的命令,继续进行土地的煎并,他当然也不甘落后了,可如今,朝廷若以这条罪行将其治罪,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推脱的理由。

    “郑老六,你刚才说买卖土地稀松平常,还说很多世家大族都在买卖土地,你可有确凿的证据,若你能拿出各大世家大族买卖土地的证据,朝廷会给你减罪的。”

    李安循循善诱,淡定的问道。

    郑老六顿时傻眼了,各大家族不断兼并土地,是铁一般的事实,他对此心知肚明,但让他拿出证据,他一时之间还真拿不出来,另外,他若是真的敢拿出证据,证明各大家族都在兼并土地,那他得罪的人就太多了,就算朝廷肯为此饶恕他,日后,各大家族的仇杀也肯定少不了,他的日子也就过不下去了。

    “小人只是猜测,并无证据。”

    郑老六垂头丧气的应道,他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了,想要抗争也是无用,在长安城混了这么多年,他见过的事情太多了。

    “既然没有证据,朝廷就不能为你减刑,好了,画押吧!”

    李安颇为无奈的说道。

    郑老六回头向人群中看了一眼,竖起大拇指,面色痛苦的按了下去。

    “郑老六即刻斩,余者配岭南。”

    柳升宣布判决。

    顿时,跪地的近百家眷全都伤心的哭了起来,郑老六只是苦笑,却没有哭,他是开赌场的恶棍泼皮,什么没见过,死就死呗。

    此刻,围观的人群之中,有很多人鬼鬼祟祟的悄悄离开,并策马奔向各大士族的府邸,他们都是各大士族的心腹,是特意跑来探听消息的。

    “什么,郑老六因为兼并土地被处斩,全家配岭南?”

    所有的士族代表,在听了这一消息之后,全都显得无比惊讶,尤其是郑家,更是吓得瘫坐在地上,毕竟,郑老六是荥阳郑家的人,突然被朝廷处斩,对他们郑家的势力是一大损失。

    在深思熟虑之后,这些士族代表再次聚集在一起,商议应变之策。

    “李安这个小娃娃,倒是有些手段,看来我们真是太小瞧他了,老六就这么被他整死了。”

    郑家代表先叫屈,一脸的焦急。

    “你们郑家损失一个小小的分支,倒也不算多大的损失,不过,这才只是个开始,郑老六被处斩的理由是兼并土地,可我们哪一家不是兼并大量的土地,若是一直查下去,只怕我们几个都要被处斩。”

    “这怎么能行,难道朝廷要灭了我们世家?”

    “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必须立即反击,阻止他们继续查下去。”

    “反击,如何反击?陛下多次下旨,禁止土地买卖,按理说,倒是我们理亏在先啊!李安这小娃娃抓住了这个理,我们如何反击,难道让陛下收回多年前的圣旨吗?”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

    一群士族代表,在一起吵成了一锅粥,谁也拿不出好的办法,摆脱眼前的危机。

    “诸位,如今右相统领群臣,不如我们一起去右相府,以大义说服右相,让朝廷收回成命。”

    一人提议道。

    “事不宜迟,我们快去吧!”

    其实,所谓的大义说服右相,指的就是送礼,送很多的礼品。

    右相府月堂,李林甫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他在想两税法的事情。

    在两税法草案出台的时候,朝廷上炒成了一锅粥,但他一时摸不准李隆基的意图,所以,并没有急着表意见,但他是大唐的右相,位居群臣之,这个意见迟早是要表的,他躲不过去。

    对于两税法能给朝廷带来多大的利益,又损害了谁的利益,李林甫心里跟明镜似的,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李隆基的心思,只要李隆基迫切想要实行两税法,任何人阻止都没有用,若李隆基心里犹豫不决,则还有阻止的可能,而李林甫此刻就在猜想李隆基抛出这个两税法,到底是心意已决,故意试探群臣,还是随口提出来,让臣子商议后再做决定的。

    “阿郎,阿郎。”

    李忠林大步走入月堂,显得有些匆忙。

    李林甫眉头一皱:“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慢慢说。”

    作为一国宰相,李林甫最不喜欢下人慌张的样子,这样太有失体统了。

    李忠林喘了口气,将郑老六被当场处斩的经过说了一遍。

    “郑老六是荥阳郑氏的人,却因为兼并土地被处斩,全家配岭南,柳升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是李安的意思吗?”

    李林甫得知这一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阿郎,据我们的人传回消息,柳升是奉陛下的旨意办事的,这是陛下的意思。”

    “是陛下的意思?”

    李林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认定李隆基已经下定决心要推行两税法了,之所以将其放在朝堂上讨论,则是为了摸清群臣的想法,从而评估阻力,同时,也要看看,到底是那些臣子在为世家大族效力。

    既然李隆基的心思已经摸清,李林甫自然不会阻止两税法的执行,他要站在皇帝的一边,以取悦皇帝,让自己永远得宠。

    “阿郎,荥阳郑氏、范阳卢氏、弘农杨氏几家代表前来拜访。”

    一名看门的仆人站在月堂的门口,小声汇报。

    “阿郎,这些人此刻前来拜访,肯定是为了郑老六的事情,见还是不见。”

    李忠林一下就猜到这些人前来的目的了。

    “忠林,让他们回去吧!”

    “是,阿郎。”

    李忠林刚准备离开,李林甫又叫住了他。

    “忠林,告诉他们不用太紧张,李安自然会去找他们的。”

    李林甫嘴角一笑,仿佛猜到了什么。

    “知道了,阿郎。”

    李忠林走向府邸外,将李林甫的原话告诉了众人,这些人却一头雾水,但李林甫执意不肯相见,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得原路返回。

    “右相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肯见我们?”

    “右相的意思,是李安会找我们的,这是什么意思,李安找我们干什么,是要抓我们,将我们全都斩示众吗?”

    “哎呀,这可怎么办呢?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实在不行就……”

    几名士族代表急的团团转,甚至产生了暗杀李安的想法,可长安城是大唐国都,想要暗杀某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些士族代表平均年龄在五十岁以上,都是见多识广的老狐狸了,之所以没能听明白李林甫的话,是以为关心则乱,他们现在被郑老六的事情搞得心惊胆战,很自然的猜测李安会继续调查士族兼并土地,并一步步将他们全部砍头。

    他们忽略了李安惩治郑老六的根本目的,更忘了李安担任户部侍郎的使命,是为了推行两税法,让朝廷获得足够的税收,所以,李安自然不可能将所有士族全部赶尽杀绝,这样做对大唐朝廷也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回到家冷静之后,大部分士族代表,都渐渐明白了李林甫的意思,同时也深感两税法实施的难以阻挡,但两税法毕竟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仍旧不放弃,调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鼓吹实行两税法会动摇国本,是对祖宗之法的不尊重,绝对不可施行。

    当然,这种秋后蚂蚱式的蹦跶,显然是持续不了太长时间的,他们再怎么蹦跶,也改变不了最终失败的结局。

    就在各大士族紧张焦虑的当下,李安的大部分时间,却在非常惬意的欣赏大棚内的蔬菜,时不时的跑到城外,看看自己在城外的大棚,生长的怎么样了。

    有空的话,还会与府邸的工匠,一起研究改进各种家具。

    “阿郎,按照您的要求,新的轮椅造好了,您看看如何?”

    李安走了过去,先观察一下外表,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并扶着手轮圈向前走了一段路,然后拨动开关,让轮椅一步步向后倾斜,直到倾斜一百八十度为止。(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