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皇帝生气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皇帝生气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隆基躺在大殿的龙椅之上,微闭着双眼,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仍在思考刚才的问题。

    经过李林甫的提醒和解释,他才知道华山的金矿是他的本命,是他王气的宅舍,而在此之前,他对此事一无所知。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件事情的深信不疑,毕竟,在科学技术落后的古代,作为一国帝王,大多是比较迷信的,而且,越是能力出众的帝王,越是难以摆脱对迷信的痴迷。

    大名鼎鼎的第一代皇帝秦始皇,在统一六国之后,花费巨大的精力去寻求长生不老药,给后来的帝王树立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榜样,后世的帝王为了追求长生不好,更是吃了不少砒霜,比秦始皇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隆基作为开创盛唐的伟大帝王,自然也对各种超自然的现象非常崇拜,对各种天命之说深信不疑,而华山金矿按照迷信的解释,恰好与他的本命极度吻合,这让他不得不信。

    其实,作为一国帝王,尤其是有作为有成就的帝王,是很容易被迷信误导的,毕竟,他们已经拥有了所有能拥有的一切,这个时候,若无迷信支撑,他们将很容易失去人生的奋斗目标,而这又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想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占有了庞大的国土,将六国的美女全部掠入阿房宫,供自己享乐,金银财宝、珍馐美味,作为一个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秦始皇都有了,但衰老和死亡却是他无法阻止的,作为一名伟大的帝王,他希望永远拥有他的帝国,于是很自然的就对长生不老有迫切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崇拜迷信就变得不可避免了。

    李隆基虽然对长生不老,不敢有太多的奢望,但也非常看重自己的本命,作为有作为的一代帝王,李隆基的性格却是极为自私的。

    试想一下,一个为了稳固自己的帝位,杀掉三个亲生儿子,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抢夺自己的儿媳妇的人,能是什么好鸟。

    虽然,李隆基也明白李林甫心术不正,但李林甫却非常懂事,处处维护他的个人利益,是个让人舒心的狗奴才。

    而这个让人看重的同族左相李适之,却非常不懂他的心思,居然能为了富国而损害他的本命,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只是若因这件事情贬黜李适之,会给他的名声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他暂时不会那李适之怎么样,但肯定不会重用他了。

    “鱼朝恩。”

    李隆基轻轻唤了一声。

    鱼朝恩连忙走了过去:“大家,奴婢在。”

    “你立即带领两百飞龙禁军,前往华山找到金矿,并让他们负责看管这些金矿,若有人胆敢开采和破坏,就地正法。”

    李隆基沉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要用实际行动来维护自己的本命。

    “是,大家。”

    鱼朝恩领命,缓缓退出大殿。

    “大家,娘子昨日编了一支新舞,陛下要不要过去看看。”

    见李隆基眉头紧锁,高力士轻声说道,作为服侍李隆基多年的老奴,他知道在这种烦心的时候,唯一能让李隆基心情有所缓解的,就是温柔如水的女人,而眼下,只有杨玉环最符合李隆基的心思。

    “好,去看看。”

    一听到杨玉环,李隆基的眉头突然舒展了一下,不良的坏情绪瞬间散去了大半。

    ###

    大业坊李安府邸之中,吃饱喝足的李安,正准备前往城外的加工厂视察,毕竟,他对第一批五十辆轮椅非常重视,希望能够保质保量的完成。

    “阿郎,我们生产的摇椅已经全部卖完,现在市场上,还有很多顾客嚷着要买,把我们小店的门都给挤坏了,不得已,小店只得暂时关门歇业。”

    赵六刚从东市返回,一脸高兴的诉说着,看到摇椅畅销,作为管家,他也为李安高兴。

    “任何新鲜的东西,都是一阵风,待别人模仿打造摇椅,我们的摇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畅销了,不过,任何一家都别想超越我们。”

    李安的流水线非常节约成本,自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能理解的。

    “阿郎,石炭矿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京城南面凡是地下有石炭的地儿,都属于我们了,这是契约。”

    赵六非常高兴的将契约交给李安。

    “好,干得好,春耕还有一些时日,在这之前,我们要开采足够的石炭,运往别院旁储存,召集人手的事情,也交给你去办?”

    李安下令道。

    “阿郎放心,一定给你办妥。”

    “好,赵六,我们一起出城,你负责召集劳力挖石炭,我去督促工匠,加紧制造轮椅,另外,这些东西全都带上。”

    李安指着旁边的模具,下令道。

    “阿郎,这些是什么东西,样子乖乖的。”

    赵六显然没见过蜂窝煤模具,看不出来这个家伙能干什么。

    “这是蜂窝煤模具,今日工匠刚刚打造出来的,不过就是少了点,才五个,日后还要多打造一些才是,至于如何使用,到了城外,你就知道了,走吧!”

    李安跨上战马,与赵六一同奔向城外。

    虽然,李安已经发明了自行车,但由于缺少充气轮胎,自行车骑起来比较吃力和颠簸,不如骑马舒适,在这种情况下,李安自然不会选择骑自行车了。

    但自行车的发明也不是毫无价值的,至少,在府邸没事的时候,李安还能骑着自行车,带着美丽的娇妻,在大后院兜风玩,这感觉不是一般的美妙。

    另外,自己外出可以骑马,但府邸的下人,总不能让她们也骑马吧!而若是步行,办事的效率必然底下,不如骑自行车做事快速,日后,李安府邸的下人外出办事儿就骑自行车了。

    抵达别院附近之时,李安与赵六分开走,李安立即赶往加工厂,而赵六则赶往附近,以高薪募集干活的苦力。

    “李将军,五十辆轮椅的各个部分已经制作完毕,现在已经开始组装,若是顺利的话,明日一早就能全部做好。”

    李安刚刚走进加工厂,一名管事的老工匠便迎了上去,并汇报最新的进展。

    李安对如此迅捷的进度,自然是非常的满意了,夸奖了众人几句,并许诺给众人加薪,以鼓励他们更有热情的干活。

    这一批轮椅是信安王李祎要的,李安自然要尽可能的重视,并停下摇椅的生产线,集中全部资源,加快建造这一批轮椅,待这一批轮椅交货之后,下一步要继续建造摇椅,同时,还要建造更多的实用家具,在满足百姓生活方便的同时,为自己带来足够的收益。

    在这一处朝廷赏赐的土地上,别院占据了五十亩,家具加工厂一百亩,蔬菜大棚搞了五百亩,如此,还剩下三百五十亩,这么大的土地,还可以建造很多东西,其中,仓库就是必不可少的一样。

    而仓库本身,又分为几种,一种专门用于存储过冬蔬菜的地窖,地窖全部在地下,顶部是平地,可以停放轻便的车辆,人走在上面要保重不会掉下去。

    还有一种重要的仓库,则用来存放即将制造出来的蜂窝煤,由于日后对蜂窝煤的需求量必然巨大,所以,蜂窝煤的仓库要建造的多一些,反正土地多得是,足够使用了,前期,至少要建造十个以上的大型蜂窝煤仓库。

    除此之外,还要建造许多综合性仓库,存放各种需要的东西,以便于取用,至于家具加工厂所需要的大量木材,则直接存储在加工厂内部,毕竟,加工厂足有一百亩土地,随便划出一小块地盘,就足以存放加工原材料了。

    这些仓库,初期规划要占地一百亩,日后若有需求,还可以继续增加,从而保证各种物资能够存放到位。

    李安站在一处高地,俯视中间的空地区域,根据就近原则,选了几个位置建造仓库,并记在心里,待赵六回来后,让他负责开始建造这些仓库。

    五百亩蔬菜大棚,长出的蔬菜产量是非常惊人的,不过,此时蔬菜都还没有长大,自然还没有那种效果,但这并不妨碍李安对这些蔬菜长势的关心,并迈步走向其中一处大棚,观察里面蔬菜的长势。

    “阿郎,昨晚刚刚浇过水,这些菜苗长得可好了。”

    一名看上去像是管事的农民走了过来。

    “你是何人?”

    “小人王八,以前与赵管家认识,经赵管家介绍,到这里为阿郎效力。”

    “王八?这个名字好,那就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谢阿郎,谢阿郎。”

    王八显得很是高兴。

    虽说这个负责管理蔬菜大棚的王八,名字不太雅观,但人长得还算朴实,一点都不滑头,当然,若是滑头的小子,赵六也不会介绍给李安,那样的人不好驾驭。

    李安在几个蔬菜大棚视察,全程都由王八陪同,这些菜苗在众男仆的照顾下,长势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李安没有发现一颗枯死的菜苗。

    这里总共有五十名男仆,加上王八应该是五十一人,这些人,李安还都不太了解,只知道他们原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夫,但这些农夫为何甘愿卖身为奴呢?是什么困难让他们甘愿卖掉自己的自由,为别人服务。

    “你们几个过来。”

    李安看向几名正在照顾菜苗的男仆,大声招呼他们。

    “阿郎,阿郎。”

    几名男仆快步跑了过来,围在李安的身旁。

    “你们几个,以前都是干什么的?”

    “阿郎,我们都是种地的农夫,除了种地,干重体力活,别的都不会。”

    几名男仆显然私下里都认识,一个人都可以代替所有人了。

    “哦,你们都是农夫,那是什么缘故让你们甘愿卖身为奴?”

    李安单刀直入的问。

    “不瞒阿郎,我们几个都是关中本地人,前几年原本各有几十亩地,但去年我们的田地被人强行买了去,虽然我们的土地没了,但税赋还是要交的,我们没有土地,没有粮食,拿什么交税赋,所以,就只能逃难,并改换身份卖身为奴了。”

    一名男仆一脸怨气的说,很显然,他对强买他田地的人,怀有极大的恨意,同时,更是极度反感朝廷的税收政策。

    “阿郎,朝廷税收完全按照人头,不管你有一百亩地,还是一亩地都没有,全都要交同样的税赋,这把我们这些没有田地的百姓,都逼到绝路上了。”

    又一名百姓发出了怨气。

    “住嘴,你们说出这些话,是要杀头的,知道吗?”

    王八平时待这些男仆很好,但听到他们抱怨朝廷,而且还是在李安的面前,顿时吓坏了,连忙厉声呵斥。

    “无妨,无妨,这里没有外人,只要他们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我就不会怪罪他们,更不会向朝廷揭发。”

    李安要听的就是这些男仆的心里话,当然不会指责他们,他想通过这些最底层百姓的声音,更多的了解租庸调税收政策,给当下百姓造成的影响。

    有了李安的认可与鼓励,这些憋了一肚子怨气的农夫,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甚至,还提出了一些改善税收政策的意见和建议,这着实让李安感到惊奇。

    当然,这些男仆只是农夫,考虑问题还比较狭隘,毕竟,所有人都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会选择全盘考虑。

    但仅仅如此,也足够让李安受益匪浅了,至少,他现在已经了解了最底层老百姓的呼声,明白大唐的税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了。

    “租庸调按人头纳税,的确非常不合理,我会寻找时机向陛下进言,改变大唐的税收制度,不过,你们现在已经卖身为奴,好好干活的话,说不定,我会还你们自由身。”

    李安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并鼓励这些男仆好好干活,日后有可能重获自由。

    “阿郎待我们不薄,衣食住行都为我等考虑到了,我们就算终身为奴,又有何妨?”

    这些人说的不假,李安给这些人提供的工作服,比他们以前在家穿的衣服还好,吃的食物也好过以前,住的房子也是标准的工房,干净整齐,有专门的厕所,总之,生活条件比以前好很多。(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