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李隆基的本命

第二百七十四章 李隆基的本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林甫笑呵呵的追上李适之,一脸惬意道:“左相见谅,昨日我本是好意,谁知陛下突然问起左相,我万般解释,本想为左相搪塞,可陛下聪慧,立刻就猜到左相与好友宴饮了,此事都怪我考虑不周,怪我啊!”

    影帝级演技用来形容李林甫是一点都不为过,此刻,李林甫那神态和表情,活脱脱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后悔表情,看不出有一丝的虚伪。

    人生就靠演技,没有好的演技,怎么能有更好的生活,怎么能获得领导的赏识,怎么能获得同事的信赖。

    李林甫能够一步步的登上高位,并最终拜相,除了具备一定的行政能力,善于揣测领导的心思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演技极为出色,堪称后世的影帝。

    他有可能心里极为痛恨某人,甚至想将其大卸八块,但表面上绝不会表现出来,而且,还能和颜悦色的与心里痛恨之人称兄道弟,甚至给予细致入微的关怀,而且看上去总是那么的真诚,不了解他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多么慈祥的好人呢?

    “右相严重了,都怪我一时贪杯,这事真不能怪右相,呵呵!”

    李适之对李林甫还是颇为了解的,此刻,心里对李林甫已经有了些许怀疑,昨日,他本打算见完李隆基再离开,是李林甫建议他先走的,他觉得处理的都是一些毫无争议的小事,也就没有当回事,结果却出了问题,一大早过来就让李隆基训斥了一顿,而且,还是当着所有宰相的面。

    当然,这些想法在李适之的心里,他自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指责李林甫害他,况且,李林甫已经非常诚恳的道歉了。

    见李适之似乎并没有太生气,李林甫笑了笑,轻轻拉着李适之的袖袍,靠近了一步,似乎有什么悄悄话要说。

    “右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最近有一个传言,说华山发现了一座颇大的金矿,不知左相听说过没有?”

    李林甫试探的问。

    李适之眉头一蹙,想了片刻,摇头道:“华山有金矿,我不知道啊!真的,假的。”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金矿确实存在,就在华山之上,而且还不小呢?这若是开采起来,必可富国,左相可向陛下进言,建议开采华山金矿,陛下必然龙颜大悦。”

    李林甫一脸真诚的建议。

    李适之闻言,冷静了片刻,心里顿时有了疑惑,问道:“既然开采华山金矿,是利国利民的好事,那右相何不自己进奏陛下,而让我去呢?”

    “哈哈!今日,我本打算将华山金矿一事进奏陛下,可没想到陛下一进殿就责怪左相,而这件事,我是有责任的,这心里是颇为自责,觉得对不住左相,若将华山金矿一事让给左相,让左相立功,则吾心稍安啊!”

    李林甫蹙着眉头,摆出一副羞愧的模样,仿佛真的觉得自己对不住李适之似的,无可挑剔的演技,再一次让人惊叹。

    尽管李适之对李林甫颇为了解,也足够警惕,但开采华山的金矿,这的确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里面又怎么可能会有阴谋呢?

    “右相,此等利国利民的好事,还是我们一同告诉陛下吧!”

    李适之觉得这件事情,既然是李林甫发现的,他怎么可以抢夺别人到手的功劳,况且,还是并不太好惹的李林甫。

    “左相千万不要如此说,今日一早,让左相在众大臣面前丢脸,我之过也,若左相不能接受这个功劳,吾心难安。”

    李林甫万般规劝,一定要让李适之单独将华山金矿的事情,告诉李隆基。

    ‘开采华山金矿,如此利国利民的好事,李林甫怎么可能会让给我,他会有什么企图呢?难道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还是要害我?可这等好事,怎么可能害的到我。’

    李适之苦思幂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林甫告诉他华山金矿的事情,会与构陷他有关。

    “既然右相盛情难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可陛下今日正在气头上,怕是不愿意见我啊!”

    李适之说的倒是心里话,刚刚上朝的时候,李隆基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教训他,这说明肯定还是生他的气了,拒绝他的召见,也不是没有可能。

    “左相以请罪为名求见,陛下应该不会避而不见的,早一日开采华山金矿就早一日利国利民,宜早不宜迟啊!”

    李林甫已经下定决心,要尽快构陷李适之,以排出这个重要的朝廷对手。

    而李适之却完全看不出李林甫在构陷他,在略作思索之后,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看着李适之转身向内宫走去,李林甫嘴角露出一丝奸诈的笑意,他的构陷计划的第一步,算是要成功了。

    “大家,左相前来请罪,正跪在殿外候着呢?”

    李隆基微微闭上眼睛,轻声道:“请什么罪啊!让他回去反省吧!”

    小太监应了一声,转身走向宫外。

    “麻烦你再通传一声,就说我还有要事求见。”

    李适之觉得开采金矿这等利国利民的好事,还是应该早些让皇帝知道比较好。

    “大家,左相说还另有要事?”

    李隆基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冷静了片刻,点头道:“好吧!让他进来。”

    毕竟是一国左相,而且,还与他血缘很近,李隆基心里不高兴,也不能做的太过。

    “臣李适之参见陛下。”

    李适之匍匐在地面上,不敢抬头看一眼李隆基。

    “好了,平身,请罪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刚才说还有要事汇报,是什么要事?”

    李隆基对李适之的不满,还并不算严重,毕竟,李适之只是爱好饮酒,给百官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榜样而已,并没有触犯他的禁忌,当然,他也就也不会抓着这个错误不放。

    “陛下,臣昨日与好友宴饮,听说一个好消息,华山之上有一座金山,若将其开采,必然可使国库充盈,惠及百姓。”

    李适之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好消息说了出来,毕竟,他千想万想,也想不出这件事情有什么坏处。

    “华山有金矿,这是好事啊!已经确认了吗?”

    李隆基倒是没有多想,毕竟,大唐境内发现金矿,这是上天对他的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坏事,当然值得高兴了。

    李适之本想说确认了,但一想到华山金矿是李林甫告诉他的,一旦这件事情是空穴来风,他就犯了欺君之罪了,而李林甫完全可以厚脸不认账,到时候,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启禀陛下,传言说的绘声绘色,应该不会假吧!臣会立即派人前往华山调查,相信数日之内就会有消息的。”

    李适之还是留了一手,他担心李林甫故意骗他,若是真是如此就糟了。

    “华山距京城倒是不算远,几日之内就可以往返,好吧!这件事情要尽快确认,下去吧!”

    李隆基还算高兴,毕竟,他只考虑到华山出现金矿是吉兆,并没有往更深层次的方面去想。

    “臣告退。”

    李适之高高兴兴的退下了,他刚才也看出来了,李隆基听说华山有金矿,表情显得非常高兴,这说明他这一步并没有走错,可李林甫怎么会这么好心,居然将这种好事让给他,难道真的是内心羞愧,不帮自己,心里就过意不去?

    带着些许疑惑,李适之离开大殿,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派遣属下信得过之人,前往华山一探究竟,待完全确定之后,再考虑如何开采的问题。

    在李适之离开后,李隆基蹙眉深思了起来,昨日是右相李林甫一个人跑来汇报政务,今日,左相李适之又是一个人跑来汇报华山发现金矿之事,可他记得,以前二人总是一同汇报,甚至还会当着自己的面争论一番,如今这是怎么了,闹矛盾了?

    不过,大臣之间闹矛盾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所有大臣全都团结一心,那么,当皇帝的就很难驾驭了,后果可能会非常的严重。

    “来人,宣右相觐见。”

    李隆基决定找来李林甫问一问,看看李林甫是否知道这件事。

    很快,李林甫便进入大殿,并恭敬的向李隆基行礼。

    “右相,刚才左相告诉朕,说华山之上发现金矿,采之可以富国,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回陛下,臣早就知道了,而且,早已派遣部下前去华山探查了一番,的确是很大的金矿,这是吉祥之兆,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李林甫非常夸张的贺喜,显得很是激动,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哦,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华山出现金矿,确实是大吉之兆啊!开采可以富国,不过,右相为何一直瞒着朕,这是什么道理?”

    知道这么好的事情,却不告诉皇帝,这是非常不应该的,李隆基有些生气了。

    李林甫恭敬道:“陛下,华山金矿是陛下的龙脉,岂可开采挖掘。”

    “朕的龙脉?如何解释?”

    李隆基顿时大惊,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听了李林甫的话,感到大为吃惊。

    “陛下生于乙酉年,地支酉,位居西方,五行属金,华山为西岳,又富金矿,此乃陛下之本命,王气的宅舍,若开采金矿,则必然损害陛下的福气,这是万万不可的,所以,臣不敢将这件事情告诉陛下,臣担心陛下会为了富国,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而损害自己的福气,臣恳请陛下万万不可开采华山金矿,富国途径众多,大唐物产丰富,也绝不止一处金矿。”

    李林甫情真意切的回答,处处为李隆基考虑,仿佛只要李隆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都会非常痛心似的。

    李隆基闻言,陷入了沉思之中,李林甫的话正中他的心坎,他原本并不觉得华山金矿有什么问题,可按照自己出生日期推算,华山金矿的确是他的个人的本命,而若是开采金矿,则必然有损他个人的福气,这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左相知道金矿是朕的本命吗?”

    李隆基心里对李适之已经有所不满,轻声问道。

    “左相当然是知道的,臣也曾劝说左相,不要开采金矿,以免影响陛下的本命,不过,左相坚持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他曾说过,本命之说不过是迷信罢了,不可深信,只要开采金矿能够造福万民,让大唐富足,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德。”

    李林甫一脸真诚的说,并观察李隆基的表情,以他对李隆基的了解,这个为皇位稳固,连自己的儿子都要杀掉的皇帝,至少还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而损害自身的利益呢?

    李隆基的脸色果然越来越阴沉,很显然,他已经对李适之极度不满了,在他看来,所有的臣子都应该无条件的忠于他,怎么可以为了造福百姓而让他的本命受损呢?当然,这样的心里是不能公诸于众的。

    “左相一心为民考虑也是好事,不过,朕没有什么遗产留给子孙后代,华山的金矿暂且封存,这是大唐的一笔财富,永远跑不了的。”

    李隆基轻描淡写的下令,毕竟,他不能在李林甫面前表现自己自私的的一面,只得寻找其他的理由,否决开采华山金矿。

    “陛下圣明。”

    “右相,若是没有什么事了,就退下吧!朕累了。”

    李隆基许了口气,示意李林甫退下。

    “是,陛下,臣告退。”

    李林甫缓缓退出大殿,在转身的一刹那,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冷笑,熬了几个通宵,烧死大量脑细胞,他终于成功的对李适之进行了构陷。

    虽然,这件事情暂时不会让李适之丢掉官位,但会严重影响李适之在李隆基心目中的地位,如此,只要李隆基开始疏远李适之,他在朝廷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而且,只要李适之失宠,脱离李隆基的关注,他在接下来就可以大胆的构陷,利用种种手段,让李适之贬官,发配,甚至直接杀掉。(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