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石炭

第二百七十一章 石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林甫在府邸的月堂之中,通宵了几个夜晚,在耗费大量脑细胞之后,终于想出了构陷李适之的第一步计划。

    这一计划的目的,虽然仅仅是为了让李隆基疏远李适之,但李林甫为了这个计划,也是绞尽脑汁,烧死了大量的脑细胞。

    计划分为几个环节,第一步是进谗言,通过自己的调查,向李隆基进言,诉说李适之的种种不端行为,让李隆基对李适之心怀不满。

    这一步骤主要抓住李适之性情简率,平日乐于宴饮,时常邀请宾客到自己的府邸饮酒作乐,为此,不惜花费万金,极为铺张浪费,这与李隆基下令提倡节俭的要求是违背的,必然会让李隆基不高兴。

    另外,李适之曾放出豪言,说‘钱算什么,朋友更重要。’喝起酒来豪气冲天,一斗都不会醉,酒量直逼诗仙李白。

    虽然,李适之的大量饮酒,并没有耽误上班期间的政务,而且,还能将各种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但这种做法,必然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毕竟,酒精这东西,能够影响大多数人的正常思维,会让人行为异常从而导致误事,很多官员都因为喝酒而误事,李适之开了这样的头,对下属官员是个很不好的榜样。

    也就是说,李适之的形象不够完美,一下班就去喝酒,而且,往往能喝一斗酒,甚至有夜不归宿的不良记录。

    这些不完美的个性,仅仅是个人习惯而已,并不能算犯错,但的确会让李隆基产生不满的情绪,而李林甫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准备以此为借口,在李隆基面前,数落李适之的不是。

    这一个步骤,自然不会对李适之造成太大的伤害,更不会影响李适之的仕途,不过,李林甫接下来还有第二个步骤,那就是以好心诱导李适之,让李适之去犯李隆基的忌讳,然后,他再趁机进谗言,进一步打击李适之。

    经过这两个步骤,李隆基必然会疏远李适之,甚至,有可能将李适之罢相,如此一来,李林甫的第一步目标也就达到了。

    “阿郎,我们的人回来了,华山的确有金矿,而且,储量还不少,若是将其开采出来,必然是一大笔收入。”

    李忠林走进月堂,满脸兴奋的向李林甫汇,华山有金矿的传言,是前几个月一个想要讨好李林甫的地方小官汇报的,李林甫不知道真假,于是让李忠林派人去实地查看,结果证明确有其事。

    “哦,华山果然有大量金矿?”

    李林甫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这个金矿的存在,是他构陷李适之的关键一步,绝对要真实可靠,否则,他就犯了欺君之罪了。

    “阿郎,我们的人实地探查,这个绝对假不了,现在,知道这个金矿的人并不多,只要我们抢在前面,完全可以拿下这个金矿,日后的产出,一定非常的可观。”

    李忠林的心里,是真的乐开了花,李林甫私下有很多产业,庄园、店铺、铜矿等等,涉足的产业非常繁杂,而这些产业,有很多都是李忠林在打理,如今,猛然冒出一个收益很大的金矿,李忠林当然开心。

    李林甫嘴角笑了笑,看向李忠林,严肃道:“华山发现金矿的事情,绝对不能随意外泄,我们的人更不能轻举妄动,就当这个金矿不存在。”

    “阿郎,这是为何?这个金矿储量很多,若是我们进献开采,收益一定非常可观,就算进献给朝廷,那也是大功一件,为何要不闻不问呢?万一被别人抢了先,岂不损失惨重。”

    李忠林当然不了解李林甫心中的如意算盘,总觉得发现金矿,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就算自己不私吞,也应该献给朝廷,从而获得政治利益。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你立即准备车马,我要进宫面圣。”

    李林甫急着要去宫里面圣,自然是要委婉的数落李适之的种种不端行为,先进谗言,然后配合第二个步骤,让李隆基彻底疏远李适之,实现他的构陷目标。

    车马很快就准备完毕,李林甫嘴角带着甜蜜的微笑,坐上马车,直奔大明宫而去。

    大明宫紫宸殿内,大唐皇帝李隆基正在翻看奏折,虽然,很多政务都交给李林甫了,高力士也能分担部分奏折,但最核心最重要的国事,他还是要亲自负责的,毕竟,这些重要的大事,关系到帝国的命运,他必须亲自把控,另外,他虽然想要轻松,但并不愿意丢掉手中的皇权,所以,有些东西,他必须牢牢的把控,不能假手于人,最信任的人也不行。

    由于天气非常寒冷,高力士非常贴心的端来一盆炭火,放在李隆基的身前,以让李隆基能够暖和一些。

    “天还是这么冷啊!朕身为一国之君,穿着锦衣,烤着炭炉都仍能感觉到寒意,普天之下的百姓该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呢?”

    李隆基看着奏折,随口发出了一句感叹,他正在看的奏折是河北道发来的请求赈灾的奏折,与往年一样,这一年的冬季,河北道再次发生雪灾,不过,相比去年的大雪灾,倒是显得轻微了许多,但动辄几百人的死亡,还是让李隆基颇为不快。

    高力士明白这是李隆基随口而发的感慨,而鱼朝恩却听出了另外的意思,他觉得皇帝可能觉得火盆还不足以取暖,于是开口建议道:“大家,右龙武军中郎将李将军的家中,有一种叫壁炉的家具,烧起来之后,整个房间都是暖和的,而且,一点烟味都闻不到,好多大臣都跟着学,也在家中砌壁炉,这个壁炉若是建在大殿,一定能让整个大殿都暖和起来。”

    “壁炉,是什么东西,朕怎么没听说过?”

    李隆基一头雾水,策马看向身侧的高力士,他觉得鱼朝恩知道,高力士肯定也会知道。

    “大家,这壁炉与御厨做饭的土灶差不多,也有一个烟囱,不过,这种东西实在不宜放在大殿,会有碍观瞻的。”

    高力士这些日子一直陪在李隆基身边,并没有亲自前往李安的府邸,更没有亲眼见过壁炉,他也只是从别人的嘴中了解了壁炉的功能,所以,他觉得壁炉就是厨房的土灶加烟囱,放在紫宸殿这种地方,显然是不合适的。

    “大家,还是大将军考虑的周全,奴婢考虑不周,罪该万死。”

    鱼朝恩知道自己多嘴了,连忙认错。

    “壁炉?壁炉?”

    李隆基蹙眉沉思片刻,突然对壁炉产生了兴趣,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壁炉是李安发明的,而李安在这之前,发明的稀罕玩意可真是不少,每一样都让人震惊。

    “过些日子,朕一定要去李安的府邸亲自看看。”

    李隆基笑着说了一句。

    “大家,右相殿外求见。”

    一名小太监进殿请示道。

    李隆基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李林甫可以进来。

    李林甫将前一日处理的各种政务,条理清晰的向李隆基做了一番汇报,并发表自己的各种见解,让李隆基听了很满意。

    “右相,左相为何没有一起来。”

    李隆基感到有些好奇,前几次,李林甫总是与李适之一同前来汇报,这一次却有了意外。

    “启禀陛下,左相刚刚急匆匆的出宫了,好像是要与李白、韦坚几人饮酒,还说要不醉不归,臣让左相见完陛下再走,左相认为不能让李白几人太久等,而且,这些政务已经处理完,让臣一个人汇报也未尝不可。”

    李林甫言辞恳切的汇报,不过说的并非都是事实,李适之要与李白几人饮酒是不假,但李适之是打算见完李隆基之后再去的,而李林甫却表示,事情已经处理的非常完美了,自己一个人去见皇帝就可以,让李适之早些下班,早些与李白等朋友宴饮。

    李隆基闻言,虽然没说什么,毕竟,这也不是多么严重的大事,但他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而这一切,自然被李林甫看在眼中。

    “陛下,臣有些心理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右相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李隆基余怒未消,轻轻应了一句。

    “陛下,臣的肺腑之言憋了多日,今日是不得不说,以臣愚见,左相好客,常与好友宴饮本是好事,但左相每次饮酒都不低于一斗,如此下去,必然伤身,陛下重用左相,左相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有负陛下所托,另外,左相身为百官之长,理应以身作则,为百官树立良好的形象,岂能整日饮酒,而且,还饮的如此之多,长此下去,只怕我朝中大臣都要成酒鬼了,到时候,谁还认真为陛下效力呢?”

    李林甫一脸心痛的诉说着,仿佛真的为大唐的朝政担忧似的,不得不说,这演技极高,比后世影帝级别的大神还厉害。

    “哼,岂有此理。”

    李隆基果然怒了,李适之的行政能力,是他非常满意的,但对李适之的好酒成性,他也是早有耳闻,如今,听说李适之居然为了早些与好友饮酒,连他这个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了,长此以往,那还得了,而且,好酒成性给百官树立了非常不好的形象。

    “陛下息怒,臣多言了,想必左相只是一时贪杯,日后应该不会这样了。”

    李林甫一脸真诚的为李适之开脱,心里则巴不得李适之被治罪。

    “左相年近半百,不是二八少年郎,右相就不用为他说好话了,明日早朝,朕定要好好问候他。”

    李隆基将身前的奏折猛的卷起,起身离开紫宸殿,高力士看了李林甫一眼,连忙和鱼朝恩跟了上去。

    整个紫宸殿只剩下李林甫一个人,他嘴角一抹冷笑,迈着步子,悠闲的离开了皇宫。

    长安城南门外十五里,李安别院的外侧土墙已经建好了,加工厂的轮椅生产线,也在两名工匠的指导下正式展开。

    按照李安的设计,五十辆轮椅要一次性出货,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节约时间,几日内就可以完成这一批订货。

    为了防止生产线出现意外,李安亲自跑到城外,对工匠们进行一番指导和鼓励,让他们加紧时间干活,越早造出这一批货,他们得到的工钱就越多。

    “阿郎,这里有老工匠盯着就行了,您尽管放心。”

    赵六在加工厂的工棚里睡了一夜,第二日也忙着组建生产线,所以,一直没有返回城内,见李安跑来视察,连忙奔了过来。

    “赵六,这些蔬菜大棚,有没有什么问题。”

    李安说着向这些大棚走去,这些大棚凝聚力李安太多的心血,所以,李安非常关心这些大棚,若是真的出现大的意外,李安可就哭惨了。

    “阿郎放心,在蔡苗全部种好之后,每日只需在夜间给壁炉加温,收放草帘,还有过一段时间浇一次水,这些男仆忙的过来,而且,他们空闲的时候,就在这大棚附近来回转悠,以防止有盗贼进入。”

    赵六倒是不太担心,在他看来,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李安的大棚里捣乱,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李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亲自检查了几个大棚,见蔡苗长势不错,这才放下心来。

    水车旁新建了一座大房子,里面堆满了木柴,足有几千捆,这也难怪,毕竟,这里的大棚就有五百座,对柴火的需求量极大,若没有这些能加热的柴火,即便有大棚保护,里面的菜苗也难以生长,甚至,直接被冻死。

    而木柴堆放地的选址在水车的旁边,这也是为了预防万一,一旦发生火灾,水车可迅速提水,从而满足救火的需求。

    看着满屋子的木柴,李安开始怀念后世的电力和天然气,就算是蜂窝煤也比这些木柴强很多。

    “赵六,大唐有没有煤炭?”

    “阿郎,什么是煤炭?”

    赵六一脸的懵逼。

    “就是长得像黑色的石头,能燃烧的东西,有没有?”

    李安非常期待的问,这个石炭可是好东西,一旦大规模应用,必然可以极大的改变这个时代。(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