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轮椅订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轮椅订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将轮椅送给李祎,解决了李祎的大麻烦,平时,由于被四名仆人抬着,非常不方便,所以,李祎几乎从不外出,最多也就是让男仆抬着他,在王府的后花园转一圈,而且,时间一般都比较短,毕竟,一直被人抬着,他觉得自己无用,成了废人了。

    而有了轮椅就不一样了,这样只需一名仆人就可以轻松的推其行走,这样极为方便,而且,致使也更加的体面,李祎自然就更愿意出来活动了,甚至,可以外出赵老朋友聊聊天什么的。

    “大郎,你是怎么想到要做轮椅的,这么巧妙的东西,你都能想的出来?”

    李祎一边抚摸轮椅,一边发出了佩服的感慨。

    李安当然不会说实话了,毕竟,穿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离谱了,说出来,要么吓坏李祎和李适之,要么被他们认为自己得了癔症,严重一点更是会将自己押入医馆,交给御医诊治,若真是这样就麻烦了。

    “大阿翁,自从得知您腿脚不好,经常闷在府邸,孙儿就一直在琢磨,该如何让您能方便出行,刚开始孙儿也想到让人抬椅子,但这样太麻烦,而且很不方便,后来,孙儿又想到做一辆小一点的车子,让下人推着,这样可以方便许多,可小推车做出来之后,孙儿还觉得不够好,也不够方便,正好当时旁边有一把胡椅,孙儿就想,若将小推车做的和椅子一样小巧,那该多好啊!于是就将这一想法告诉几位工匠,这些工匠听了,觉得倒是可以一试,经过一段时间的试验和修改,轮椅就被做出来了。”

    李安笑呵呵的将轮椅的发明过程,轻松的说了出来。

    虽然,发明轮椅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每一个步骤都是如此的平常,仿佛,只要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应该想到这一点,所以,李祎和李适之听了之后,没有丝毫的怀疑,同时,更是被李安的一片心意所感动,尤其是李祎,听说李安为了方便自己出行,居然特意花精力研制轮椅,更是感叹。

    “大郎研制轮椅,应该有一段日子了,那时,只怕还不知自己的身份,能为未曾谋面的老朽专门发明轮椅,真是难能可贵。”

    李祎发出了心底由衷的感慨。

    “大阿翁,您是孙儿一直以来最为敬仰的前辈,当时,虽然与大阿翁素未谋面,也不知亲属关系,但孙儿从小就是听着大阿翁的故事长大的,对大阿翁极为崇拜,发明小小的轮椅,为大阿翁出行方便,也是略尽一份心意。”

    这话虽然有拍马屁的成分,但却是李安的心里话,没有多少虚假的成分。

    李祎听了,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他戎马一生,为大唐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扪心自问,并无亏欠朝廷的地方,更没有亏欠百姓的地方,所以,听说李安对其崇拜,心里完全接受,并没有丝毫受之有愧的感觉。

    而李适之听了这话,却更关心谁何人将李祎的故事讲给李安听的,并若有所感的询问。

    “六阿翁,我阿翁经常会讲大阿翁的故事,还有村中的长辈,也会经常提到大阿翁的事迹,若有人敢提出不同看法,必然会遭到众人的一致攻击,普天之下,没有不敬仰大阿翁的。”

    李安适当的拍了个马屁,在白狼村那种地方,知道李祎事迹的还真是不多,这些话,完全是李安胡扯的,没有丝毫的事实根据。

    李适之和李祎没有去过白狼村,更没有深入穷苦百姓的基层,当然不了解基层对他们的看法,所以,完全识破不了李安的话,而李安选择拍马屁,也是为了让李祎高兴,这样一来,李祎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

    “大兄,能得到天下百姓的敬仰,您这辈子算是值了,值了,哈哈!”

    李适之也跟着拍了一句马屁。

    李祎的表情非常亢奋,看得出来,他非常的高兴,能得到天下百姓的敬仰,是位高权重者的愿望,虽然李祎比较低调,不太看重名望,但骨子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形象是光辉和高大的。

    看到李祎如此的高兴,李安与李适之对视一眼,也跟着高兴,毕竟都是一家人,若李祎能够多活几年,他们二人都会很高兴的。

    李祎摸了摸轮椅上的手轮圈,好奇的问:“大郎,这个轮椅,为何多了两个圈,这是不是有特殊的作用?”

    多年行军打仗,让李祎形成了爱思考的良好思维,他知道,既然轮椅制造出来了,每一样设施都一定是有用处的,只是他一时猜不到罢了。

    李安轻轻松开双手,退向一旁,轻声道:“大阿翁,您双手用力推动这两个圈,看看有什么反应?”

    李祎侧首看了看李安,双手放在手轮圈上,并用力的推动了起来,而随着他的用力推动,整个轮椅在一点点的向前移动。

    “动了,这个轮椅,居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移动,哈哈!好,太好了,太好了,这可真是好东西啊!好东西。”

    见自己能驱动轮椅行动,李祎是无比的激动,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不用任何人陪伴,独自一人在后花园欣赏风景了,而这将大大提高他的生活质量。

    “大阿翁,孙儿仍在继续研制轮椅,日后改进一番之后,轮椅可能会更加的好用,不过,这需要很多时间,而且,改动的幅度主要是舒适性,功能已经无法改变了。”

    李安知道,现在送给李祎的轮椅,与后世的轮椅还有很大的差距,使用的舒适性不如后世的轮椅,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太低,比如,没有充气轮胎,轮椅行进的阻力就会比较大,想想后世的自行车,在漏气之后,骑着会非常的费力,不过,这个时代也只能用羊皮等软质的东西了,毕竟,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是造不出合成橡胶的,而天然橡胶树,还远在南美洲大陆,短时间想要改变这一现状,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轮椅的外表倒是可以进行改进的,另外,轮椅的靠背可以设计成符合人体生理曲线的样子,坐垫的位置也可以设计成屁股的样子,甚至,可以在中间开口,让乘坐轮椅之人,可以坐在轮椅上直接大小便,大大增加生活的舒适性,而且,透气也会让人感觉舒服。

    总之,轮椅可以改进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只要李安与府邸工匠认真攻关,完全可以一步步的改进,让其变得越来越完美。

    一听还能进行一番改进,让轮椅变得更加的舒适,李祎的心情就更好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在考虑到自己的生活方便了之后,立马就想到那些随他征战一生,或病或残的部下。

    他希望那些还建在的老部下们,也能够像他一样,可以坐在舒适的轮椅上,这样也方便互相来往。

    “大郎啊!大阿翁征战一生,有太多受伤的部下,这些人也有很多腿脚不便的,我想给他们每人送一个轮椅,这样,他们的生活就会好一些,也方便互相走动。”

    李安立马表态道:“大阿翁的部下,必然都是我大唐的英雄,能让他们坐上轮椅,也是孙儿的愿望,大阿翁放心,我的管家召集了近百名工匠,随时,可以大规模的制造轮椅,不知大阿翁需要多少?”

    李祎也没仔细算过,随口道:“大郎,你先给我做五十个,若是不够,我再找你要,价钱方面,不许跟大阿翁客气。”

    “大阿翁,我们都是一家人,给大唐英雄坐轮椅,是孙儿的愿望,怎么能收钱呢?不能收。”

    李安在葫芦谷的金矿之中,贪污了很多金子,现在是一点也不缺钱,自然不会在乎五十个轮椅,只要能让李祎高兴,这点礼品算不了什么。

    不过,李祎显然不愿意,佯怒道:“大郎,你送我的轮椅,我已经收下了,至于我的部下,必须是我亲自送的才行,这钱必须让大阿翁来出,你若不同意,大阿翁可就生气了。”

    多年的从军生涯,让李祎充满了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言语之中让人难以拒绝。

    李适之见状,笑着劝道:“大郎啊!和你大阿翁客气什么,他现在可是王爵,食邑五百户,俸禄远远超过你,不要白不要,哈哈!”

    “既然大阿翁坚持如此,那孙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五十辆轮椅,一个月之内便可交货。”

    李安不敢再坚持,况且,李祎身为信安王,俸禄的确比自己高太多了,这些轮椅的小钱,对李祎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简直就是九牛一毫,不收白不收。

    “大郎,你也不必一起交货,做好一辆送一辆到我府上,五十辆轮椅的钱现在就给,先给钱后交货,就这么定了。”

    又是一句不可抗拒的命令,李安只得接受,并表示,一定会尽快完工,但流水线都是一批批的出货,而不是一辆辆的制造,这一点必须跟李祎说明,以免让他误会自己,故意做好了聚在一起送来。

    李祎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但好奇心却是不减,在李安说出流水线作业,产品都是一批批同时造好的,他立马询问其中的细节,好在流水线的原理并不复杂,李安稍微解释片刻,李祎就听懂了大概。

    在通往后花园的路上,李祎坚持自己推动轮椅,拒绝李安和李适之的帮忙,因为,他觉得只有自己亲自操作轮椅行走,才更能体现他还不老,他还是有用的人,而不是废人一个,毕竟,人都是不服老的,尤其是李祎这样戎马一生的名将,就更不会轻易服老了。

    李祎作为信安王,府邸的面积着实不小,连带着后花园也是很大的一块面积,在王府的后花园,有各种各样的常青树,好几个凉亭,甚至还有正在开放的梅花,看上去非常的风景宜人。

    为了让风景更漂亮,后花园的道路都是蜿蜒扭曲的,有的路段甚至是由一块块大石头铺成的,每两块大石头之间都有凹陷,这对行人不会有丝毫影响,但对坐着轮椅的李祎来说,就非常麻烦了,凡是这样的路段,李祎坐着轮椅都是无法通行的,这让他很是生气。

    “来人。”

    李祎突然大喊一声,一名路过的小管家见状,慌忙跑了过来。

    “阿郎,有何吩咐?”

    “府里所有的道路,全部要铺成平路,后花园也一样,这些都要重新铺,还有,主宅和书房的门槛全部去掉。”

    李祎毫不犹豫的下令,毕竟,这些改了之后,他就可以自由的在自己的府邸自由行动了,再也不用借助旁人的帮助。

    “是,阿郎。”

    小管家摸不着头脑,不过,主人既然下了命令,他就得严格的执行,不能有丝毫的意见。

    前方的凉亭很气派,不过,凉亭比平地高出一尺有余,分成三个台阶,轮椅是万万上不去的。

    看到这三个台阶,李祎心里又是一阵不爽,其实,任何人家的凉亭,都会比平地略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下大雨的时候,凉亭被雨水浸湿。

    可此刻,李祎可不会考虑防雨水的问题,他的轮椅不能顺利进入凉亭,这让他很是不痛快。

    李安显然看出了李祎的心思,开口道:“大阿翁,只需将凉亭一侧铺上坡道,轮椅便可上去,东侧空地细长,最合适铺坡道,这样坡道也缓一些。”

    不料,李祎并不这样想,霸气道:“凉亭比平地高一尺多,铺了坡道也不好上去,倒不如直接将凉亭全部降低一尺,只需高出地面半寸就足够了。”

    李安与李适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被李祎的霸气震住了,将凉亭的地面降低一尺似乎并不困难,但这样一来,周围的柱子就不美观了,而若要维持美观,可能需要将整个凉亭重建,但一想到李祎是信安王,钱财大大的有,二人也就释然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