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信安王李祎

第二百六十八章 信安王李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与李适之赶到信安王府的时候,李安府邸仆人所推的运输车也恰好抵达,这倒省的李安等候了,这也是李安有先见之明,让走得慢的仆人先行一步。

    “大郎啊!你给信安王带了什么好礼物,不会也是摇椅吧!”

    运输车上是用麻布盖着的,所以,根本就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李适之昨日收了李安两张摇椅,很自然的就会往这个方向去想。

    李安笑了笑,摆手道:“六阿翁猜错了,不是摇椅,但比摇椅更适合信安王。”

    “更适合信安王,究竟是什么东西?”

    李适之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很想知道李安要送给李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稀罕的玩意儿。

    轮椅是个很巧妙的东西,李适之肯定没见过,不过李安还不想这么快让李适之知道,卖卖关子,吊人胃口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六阿翁,我们还是先去拜访信安王吧!到时候,当着信安王的面把这个东西献上,信安王一定会喜欢的。”

    李适之笑着指了指李安的脑袋:“你这小子,居然吊阿翁的胃口,好,阿翁不问,不问了,走吧!信安王应该在府邸等着我们了。”

    通传之后,李安与李适之顺利的进入信安王府邸,并直奔正堂而去。

    现在正是隆冬季节,天气比较很冷,而大唐的正堂,为了保证足够的采光,一般都建造的像亭子一样,这样没有围墙,很难阻挡冷风和寒气。

    不过,对于有钱的贵族来说,这都不是问题,没有围墙可以用透光的丝绸代替,不能保暖,则可以在正堂中央放一个大火盆,这样就可以大大缓解寒冷的感觉。

    此刻,信安王府邸的正堂四周就裹满了透光的厚丝绸,在微风的吹拂下,这些厚丝绸来回飘荡,看上去充满了一股柔美的味道。

    “左相,李将军,阿郎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李适之与李安对视一眼,迈步走进正堂。

    一名面色憔悴的老人,端坐在正堂的椅子上,虽然他的面色有些憔悴,但威严却是不减,充满了一股让人崇拜的气息。

    这名老者自然就是信安王李祎了,他已经八十余岁,比李隆基还要年长二十多岁,在大唐这个时代,算得上是老寿星了,但人的寿命总会有尽头的,如今,他的身体已经不太妙了,尤其是两条腿已经老的走不动了,前几年,还勉强可以拄拐行走,但最近却只能坐在椅子上,让仆人抬着了,气色也比以前差了很多。

    不过,李祎似乎并不畏惧死亡,也没有被老迈和疾病吓到,在见到李安和李适之的时候,还能主动微笑着打招呼。

    “大兄,您的身子还好吧!我带着大郎来看你了。”

    正堂并没有外人,自然不用太见外,李适之直接用亲密的称呼叫李祎。

    “大郎?这好像不是你的孙儿吧!我眼睛还不花。”

    李祎虽然病重,但眼睛还很好使,一眼就发现李安并不是李适之的大孙子。

    李适之笑着解释:“大兄,这不是我的亲孙子,是我二兄的亲孙儿,也是我大唐的后起之秀李安。”

    李祎闻言,摸着脑袋想了半天,忙问道:“李安,是不是蔚州大破蕃军,平定东女国叛乱和威震爨地的李安。”

    “哈哈!正是,正是,大郎,还不拜见大阿翁。”

    李适之向李安使了个眼色。

    “孙儿拜见大阿翁,祝大阿翁早晚康复,长命百岁。”

    李安非常礼貌的跪地,向李祎行礼。

    虽然,此时的李安并不是真正的李安,但李祎的人品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为大唐立下了无数功勋,李安是打心底崇拜李祎,跪的也是心甘情愿。

    “哈哈!好孙儿,好孙儿,快起来,哈哈!”

    李祎最近几年身子总是不太好,所以,一直是闭门不出,没有机会见到李安,但李安的名气,他还是知道的,而且,在得知李安所立下的功勋后,他还特意将李安用兵的情况,画在纸张上进行研究,此刻,亲眼见到李安跪在自己面前,他的心里,顿时浮现出一丝怜爱,当然是长辈对晚辈的怜爱了。

    由于身体的原因,李祎没有办法亲自将李安扶起,只能让李安自己起身。

    “大兄,大郎早就听说您年轻时候,为大唐所立下的功勋了,对您是无比的崇拜,早就嚷着要来拜见您了,以前因为身份的缘故,不敢贸然拜访,如今,他的身份已经被写入宗正寺,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当然就迫不及待的要来拜访了。”

    李适之撒谎的技术还算高明,言语之中没有一丝的停顿和犹豫,仿佛事实真的如此一样,这让李安大为惊诧,觉得官场上的人,嘴里没有几句真话。

    李祎似乎对自己非常自信,他丝毫不怀疑李适之的话,也许在他看来,整个大唐的百姓都应该崇拜他,毕竟,不论是人品,还是为大唐立下的功勋,他都是无可挑剔的。

    “大郎啊!我为大唐立功,多半都发生在中年之后,大阿翁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还未能为朝廷立下寸功啊!而你年纪还这么小,就立下了不弱于我的功劳,算起来,你的能力比我强多了,大唐能有你这样的后起之秀,我也就放心了。”

    李祎倒是真心佩服李安,话中没有一丝夸赞的成分,毕竟,他亲自研究过李安的战术,有很多地方,连他都想不到。

    “大阿翁过奖了,孙儿只是运气好罢了,遇到的竟是一些酒囊饭袋,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否则,也不会这么好运了。”

    李安当然要过谦一些了,太骄傲了,会让长辈不高兴的。

    “哈哈!大郎太过谦了,哈哈!”

    李适之与李祎同时笑了起来。

    随后,聊到的话题,大部分都是军事和政治方面的,尤其是军事方面的话题聊的最多,毕竟,这三人,李适之只是次要的,让李安拜访李祎才是主要目的。

    而李祎和李安都打过很多胜仗,在军事方面,当然有很多可以交流的话题了,尤其是一提到当年突袭石堡城的战事,李祎仿佛一下子就年轻了五十岁似的,他腿脚不能动,但手臂来回挥舞,演示自己当初是如何挥舞陌刀,将一大片吐蕃士兵斩杀于脚下的。

    李安为了让李祎高兴,自然一个劲儿的鼓掌叫好,让李祎更加的兴奋和得意,并讲了更多的经典战例,而这些战例,有很多都没有记录在正史里,这让李安感觉,李祎立的功劳比史书记载的还要多很多,而故意抹杀他的部分功劳,看来是有人担心他的名望太高,威胁到自己吧!

    想想也是,李祎一生为大唐立下了无数功勋,但同时也遭到很多人的妒忌,甚至有可能引起皇帝李隆基的猜忌,这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私铸铜钱建议而被贬黜为州刺史,后来回京担任太子少师也是无权无势的闲差,根本掌握不了朝廷的实权。

    李安与李祎的谈话非常的投机,不知不解就过了一个时辰,王府的后厨端上了可口的饭菜,这其中,当然包括李安刚刚送过来的豆芽和菘菜了,这些新鲜的菜肴在市场上不多见,是李安特意吩咐仆人,让王府后厨做的。

    李祎已经近两个多月没有吃到菘菜了,猛然见到菘菜大吃一惊,毕竟,现在还是冬季,天气极为严寒,菘菜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才对。

    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些菘菜来自李安府邸的蔬菜大棚,能让蔬菜在大冬天正常生长,李祎感到大为吃惊,这可是逆自然的现象啊!他突然觉得李安太厉害,居然能找到蔬菜冬季生长的办法。

    李安当然也要细细的解释一番,首先表示,并不是自己先发现的,而是听说皇室的温泉附近也可以在冬季培育出蔬菜,这足以说明,蔬菜生长需要温度,既然温泉附近的温度满足要求,那么,自己若是营造一个同样的环境,不也可以在冬季培育蔬菜吗?如此,一步步的就想到了蔬菜大棚这一招。

    李祎听的是如痴如醉,李安说的句句在理,每一步似乎都很简单,并没有太深奥的道理,似乎,只要脑子聪明一点,就可以发现这个秘密,如此,发明出蔬菜大棚也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但一般人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罢了。

    在夸赞李安一番之后,李祎看向李适之,语重心长道:“六弟,听说你当下很得陛下信任,但一定要处处小心,切莫被奸臣抓住了把柄啊!”

    “大兄,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这些?”

    李适之见李祎和李安谈的开心,早就将自己当成透明人了,此刻,将李祎突然对自己来了这么一句,心头感到大为诧异,李安也同样诧异的看向李祎。

    李祎想了一下,提醒道:“六弟,你现在是左相,比哥奴的右相只是略低,但哥奴此人,从小就有些心术不正,你与他同朝为官,而且,还分别是左右相,我担心他会构陷你。”

    “大兄,我一心为朝廷效力,从不藏私,何惧之有。”

    李适之似乎并不惧怕。

    李祎摇头道:“六弟,你一心为朝廷效力不假,难道张九龄他们就不是一心为朝廷效力吗?可结果如何?”

    李适之愣了片刻,点头道:“多谢大兄提醒,我会小心做事的。”

    “哈哈!好了,我们就不说这些扫兴的话题了,走,陪我去后花园转转。”

    李祎也知道说这些不高兴的话题有些扫兴,于是,提议去他的后花园欣赏风景。

    虽说现在是冬季,树叶都是光秃秃的,但有钱人家的后花园,一般种植最多的都是常青树,这样,在冬季的时候也不会显得太荒凉,这对人的身心健康非常的有利。

    很快,四名身材魁梧的王府男仆走入正堂,将李祎坐着的椅子抬了起来,毕竟,李祎的腿脚非常不方便,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就算拄拐都不行。

    李安见状,忙阻止道:“放下,放下,大阿翁,孙儿知道您的腿脚不太方便,所以,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份礼品,您一定会喜欢的。”

    李适之见状,插言道:“大兄,刚才在大门外的时候,我问他带来什么礼物,这小子还不说,现在,我与大兄一样好奇,大郎究竟会送什么礼物给您。”

    “大郎,是什么礼物,难道与大阿翁的腿脚有关。”

    李祎一脸好奇的看向李安,从李安刚才的话中,他就知道,李安所要送的礼物,一定是与他的腿脚有关,而他也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他不必让四个家丁抬着。

    “来人,快把轮椅推过来。”

    随着李安的下令,一名仆人将精雕细琢的轮椅推了过来,这张轮椅是经过工匠改造的轮椅,表面雕刻了麒麟等异兽,看上去非常的美观,而在安全方面,也远远强于之前的,绝对不会出现安全隐患。

    “轮椅?大郎,这轮椅也是你发明的?”

    李适之和李祎,同时投来诧异的目光,这个在地面可以行走自如的椅子,一看就是好东西,这样,人坐在上面,就可以让一个仆人推着走了。

    “大阿翁,您坐上去试试。”

    李安说着与几名仆人一起,将李祎抬上轮椅,并轻轻推动了几下。

    “大阿翁,坐上去舒服吗?”

    “哈哈!不错,好东西啊!我们走,去后花园,大郎,你亲自推着我,让这些仆人都下去。”

    李祎坐上轮椅,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就感觉非常的不错,这样,在自己府邸转转的时候,就再也不用让四名仆人抬着了,那样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你们几个都下去吧!大阿翁,六阿翁,我们走。”

    李安亲自推着轮椅,载着李祎往王府的后花园走去,李适之表情轻松的跟在旁边,时不时的,用好奇的眼睛看向在地面上行进的轮椅。

    “好好好,这可真是稳当啊!大郎啊!你这份礼物,大阿翁非常的满意,非常的满意,哈哈哈!”

    李祎仿佛完全忘却了自己的病痛,气色瞬间好了很多。(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