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奸臣的无奈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奸臣的无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在左相府大吃大喝,陪着李适之聊一些互相都感兴趣的话题,场面非常的热烈和温馨,李适之更是强烈要求李安留宿,这样,第二日一早,可以一同出发前往信安王府邸,不过,李安挂念家中的颜如玉,以此为借口,婉言谢绝了。

    “哈哈!是六阿翁糊涂了,你刚刚新婚,自然要多陪陪夫人,回去吧!回去吧!明日记得来我府上汇合。”

    李适之当然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情,经李安这么一提醒,立马就放李安离开了,他是过来人,自然明白李安的心思。

    “六阿翁早些歇息,孙儿告退。”

    李安恭敬行礼,转身离开李适之的府邸,策马奔回大业坊。

    “这小子,比我年轻的时候猴急多了,这么害羞的话都敢当着长辈的面说出来,真不是一般的后辈啊!”

    在李安离开之后,李适之感叹的笑了起来,他更加觉得李安是个性情中人,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李安有令牌在身,自然无人敢拦,很快就顺利的返回大业坊,并直奔自己的府邸之中。

    毫无例外,赵六管家仍旧等在大门口,见李安回来了,面露喜色的上前牵马,伺候李安回府,而女仆李小尹也没有睡下,正端着一碗醒酒汤等着李安。

    这二人似乎已经形成习惯了,只要自己没有回府,他们就会一直等待,直到自己回来为止,作为一名仆人,能有这份心,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李安很想告诉这二人,以后自己回来晚的时候,他们不用每次都亲自等待,但他知道,这二人已经形成习惯了,尤其是赵六,说了也是白说,好在这些奴仆的任务就是伺候自己,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可做,睡多睡少都是一样。

    喝了一口醒酒汤之后,李安让这二人回房休息,并迈步直奔主宅,他知道此刻颜如玉肯定在屋内看书,以等候自己的归来。

    颜如玉有一个特点,每当空虚寂寞的时候,总会找来几本书,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观看,仿佛只要她的思维进入书中,就会忘却所有的烦恼一样。

    李安经常在想,颜如玉就是书中的精灵,她的灵魂就是书,只要在看书的时候,她才能找到自我,所以,她特别喜爱看书。

    果然,在主宅的窗纸上,映出了颜如玉那绝美的身姿,以及她手中握着的那本书。

    每一次回来晚了,李安总能看到这窗纸上的绝美一幕,而他也每次都尽可能的多看一会儿,这种独特的美,让李安非常的舒心,仿佛原本一颗浮躁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在得知自己回来后,颜如玉总会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书本,那轻轻放下书本的柔美动作,一看就是有修养的大家女子,没有丝毫的慌乱和急迫,永远都是那样得体和娴静,让人为之迷恋。

    白天答应下来的宠爱当然是要兑现的,李安说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在听了一番关怀的动人话语后,李安将颜如玉抱在怀中,美美的宠爱了一番,即便第二日一早有正事要办,也拦不住李安宠爱自己的夫人,谁让李安年轻呢?

    这一夜,李安过得是美滋滋的,有温柔细嫩的颜如玉在自己怀中,那感觉还用细说,而有的人却是一夜都没有睡好。

    这个人就是右相李林甫,他一整夜都端坐在府邸的月堂之内,右手托着下巴,陷入深深的思虑之中。

    让他心里感到不安的是左相李适之,前几年,牛仙客当左相的时候,对他是服服帖帖,在朝廷的很多大事上都能与他步调一致,这让他非常的满意。

    可自从牛仙客病重之后,李隆基便提拔李适之为左相,这个李适之自持颇有一些才干,总是自作主张,在很多大事上与他作对,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也让人的威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这加深了他内心的危机感和恐惧感,他非常害怕失势。

    要知道,在古代的官场上,失去势力往往意味着丢掉性命,甚至连累整个家族,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有很多失势的官员都落了个家破身亡的下场。

    而李林甫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曾经做过很多不法的事情,更是得罪了很多人,仇家还是非常多的,他现在的地位还算如日中天,当然能保护自己和家人,可一旦他失势了,这些仇家可能就会一起扑过来,将他撕的粉碎,所以,李林甫是没有退路的。

    自从选择当宠臣,他就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退路是绝对没有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发李林甫拼尽全力的维护自己的地位,当然也就得罪了越来越多的人,仇家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死局,李林甫注定只能拼尽全力的维护自己的位置,让自己不至于倒下。

    后世都把李林甫想象的很厉害,仿佛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将反对自己的大臣构陷致死,但却没有人明白,李林甫为了构陷这些反对者,在自己府邸的月堂之中,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烧死了多少脑细胞。

    这就犹如后世的歌星,随便唱几首歌,轻轻松松就能得到百万元的收入,实在是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但却有谁想过,这些歌星为了唱歌,练了多少个寒暑,吃了多少苦头。

    李林甫的构陷的确一次次的成功了,但他所付出的精力也是很大的,在构陷一个对手之前,他必须将方方面面的情况全部考虑一遍,任何一个小的细节考虑不周全,就有可能导致构陷失败,甚至反噬自身。

    充分了解皇帝,充充分了解对手,充分了解自己,这三个充分是非常必要的,李林甫有了这三个充分了解,才能知己知彼,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自身,李林甫自然比任何人都了解,对于皇帝,他也了解的七七八八,并不断的根据皇帝的各种行为,揣测皇帝的心思。

    而为了对付李适之,他更是派人严密监视李适之的一言一行,与什么人接触过,以图了解李适之的全部情况,便于自己找到构陷的理由。

    不过,李适之一不贪腐,二不好色,平常与群臣接触也并不太多,人又很干练,想要构陷绝非易事。

    当然,李林甫之所以能做构陷那么多人,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他相信,只要是个人,总会有弱点的,任何人都不会例外,在经过几个月的观察之后,他终于发现,李适之嗜酒如命,喜欢与大臣对饮,而且,还是烂醉如泥的那种,这不算是什么大过错,但也足以利用了。

    另外,李适之在政治上倾向支持太子,这一点倒也可以利用,还有一点,在发表大政看法的时候,他总是先考虑国计民生,而不太考虑皇帝李隆基的感受,在一次进言中,当面让李隆基缩减后宫开支,减少宫女数量,惹得皇帝当场拂袖而去,这又是一个利用点。

    这三点都不是什么大事,但合在一起也足以让李隆基疏远李适之了,而只要李适之被疏远,他的危机感就可以暂时解除,而后,他又可以进一步寻找机会,构陷李适之,将其贬官为州刺史,最后,找个理由将其诬陷至死。

    这也算是一个三步走策略,第一步,想办法让皇帝疏远李适之,避免李适之进一步受宠,第二步构陷李适之,将其贬为州刺史,以远离大唐的政治中心,脱离皇帝的视线,第三步,就可以寻找机会,在偏远的州郡,将李适之这个眼中钉给除掉了。

    为了这三步走策略,李林甫已经熬了几个通宵了,思路是有了,但执行这一思路的具体细节,他必须仔细斟酌,不能有一丝破绽,以免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这一夜的凌晨,李林甫终于一改往日压抑,面色轻松的走出了月堂,在大早上睡了一个回笼觉。

    “夫君,你为何要起的这么早,这是要去哪里?”

    见李安急着起身,而不是腻歪的抚摸自己的身躯,颜如玉心下感到好奇,连忙询问。

    李安抚摸颜如玉的粉嫩脸蛋,打趣道:“昨日在左相府邸,我看到一名姿色绝美的婢女,与我的夫人一样漂亮。”

    “哦,你是急着去见那个漂亮的婢女吗?”

    “是啊!夫人不高兴了。”

    “怎么会,男儿三妻四妾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若是夫君看着满意,就娶回来做小妾吧!这样,如玉也多个人陪伴。”

    颜如玉文静的说。

    李安顿时眼睛睁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颜如玉,感叹古代女人的豁达,居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若是在后世,还不立即将自己的相公给活劈了,甚至拿把刀,跑到左相府砍小三。

    后世网络上,那一幕幕原配暴打小三的事件可是不少,虽然李安觉得这都是男儿的错,但原配的暴戾之气也是相当吓人的,至少,李安很难想象颜如玉拿把刀找人拼命的样子。

    “夫君,你怎么了,难道你还想将我休了,让她做夫人不成。”

    颜如玉说着,眼神中涌出一丝不悦,甚至有一种要哭了的感觉。

    李安忙解释道:“夫人,为夫刚才不过是戏言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漂亮的婢女,这都是为夫杜撰,逗夫人玩的,没想到夫人居然如此的大度,太让为夫意外了。”

    “大度,有什么大度的,夫君不是寻常百姓,日后三妻四妾是免不了的,如玉只是希望夫君,不要娶回凶悍妇人,多娶娴静文雅的善良女子,如此,如玉便心满意足了。”

    颜如玉一脸真诚的说,看不出有丝毫的虚伪。

    “娴静文雅的善良女子?夫人,那草儿算不算娴静文雅的善良姑娘呢?”

    李安眉毛一挑,打趣的问。

    颜如玉莞尔一笑,捏了李安的胳膊一下,嗔道:“夫君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开始打草儿主意的,是我嫁过来之前,还是……”

    李安当然不会说实话了,想了一下,笑道:“就是那日在马车之中玩牌,谁输了就打谁的屁股,然后为夫就觉得,草儿的屁股软软的,很有弹性,所以……”

    “所以,夫君就开始打草儿的主意。”

    颜如玉的眼神之中藏着笑意,在她眼中草儿还是个孩子,她很难想象李安该如何宠爱一个孩子,这画面该多滑稽,当然,也很残忍。

    “夫人,你笑了。”

    “不,我没笑。”

    “不,你笑了,你刚才真的笑了。”

    颜如玉嗔了李安一眼,撇嘴道:“夫君,草儿还小,经不起夫君的宠爱,能否等上几年,待草儿长大一些……”

    “夫人说的是,那就多养两年,这两年之内,为夫会把所有的宠爱都给夫人,让夫人享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

    “讨厌,夫君真是讨厌。”

    颜如玉害羞的笑了。

    李安还要前去拜访信安王李祎,不敢与颜如玉折腾太久,在狠狠的咬了颜如玉一口后,穿好衣服大步离开。

    管家赵六正指挥仆人将做好的摇椅运往东市,见李安走过来,连忙上前问候。

    “阿郎,您这么早,要去哪里?”

    “先去左相府邸,然后与左相一起前去拜访信安王,对了,赵六,立即给我准备豆芽和菘菜,还有,将大后院刚做好的轮椅也带上,这些礼物要送给信安王。”

    既然要前去拜访信安王李祎,自然要准备一些礼物才行,而信安王李祎病重,没有什么礼物比轮椅更合适了,至于豆芽和菘菜,那只不过是陪衬罢了。

    这些物品用一辆车就可以全部装下,在准备好之后,李安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四名手推运输车的男仆离开府邸,李安策马赶往左相府邸,并让四名男仆,推着车子直奔信安王府。

    李适之年纪大了,不需要太多的睡眠,他起的比李安还要早很多,吃完早饭后,便坐在正堂等着李安的到来,在等到李安之后,便与李安一同骑马赶往信安王府。(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