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礼尚往来

第二百五十八章 礼尚往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的出身变成皇族之后,虽然暂时官位没有丝毫变化,但社会地位却在无形中提高了不少,毕竟,在大唐这个时代,还是很讲究出身的,皇族和各大士族代表着地位最高的一等人,也是最受人尊敬的一类人。

    至于那些吃喝嫖赌与欺压百姓的士族子弟,则并非主流,大部分士族的家教还是非常严格的,而且,大唐帝国大部分的人才都集中在士族,甚至国家的命脉,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士族的制约。

    大唐帝国是李家建立的,作为皇族一脉,陇西李氏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一等,也就是说,李安现在已经是大唐最高一等的人了,拥有了高高在上的身份。

    此时,天已经很晚了,长安城也早已进入宵禁阶段,但李安有令牌,可以自由同行,并直奔自己的府邸而去。

    “阿郎,这么晚才回来啊!我让小尹熬了参汤。”

    赵六一直等在前院的门口,直到李安返回府邸。

    “赵六,你不困吗?不用每次都亲自等我回来。”

    “阿郎,我不困。”

    赵六憨憨一笑,将马匹迁往马厩。

    李安知道赵六不是不困,只是心里放心不下自己罢了,当然,也许是为了显示忠心,以免失去这得来不易的地位。

    “参茶就不喝了,夫人睡了吗?”

    李安一边向里面走一面问。

    “回阿郎,夫人刚刚还让草儿过来问阿郎回来了没有,应该还没睡吧!”

    赵六回道。

    “好了,你回去睡吧!”

    李安听说颜如玉还没有休息,连忙大步向主宅走去。

    主宅的卧室依旧灯火通明,窗户上映出的正是颜如玉那绝美的影子。

    姿色绝美的窈窕淑女,坐在窗前的灯火下看书,如此文静贤淑的美人儿,怎能不让人心动,怎能不让人如痴如醉。

    李安站在主宅的院落里,静静的看着窗纸上的美妙影子,一时竟不忍心打扰,就这么呆呆的站着。

    “夫人,阿郎回来了,阿郎回来了。”

    草儿奉命再次前往前院打探,刚出门就看到了呆呆站在院中的李安。

    窗纸山的窈窕身影动了动,似乎很是兴奋,紧接着窗户便被轻轻打开,并露出了颜如玉那绝美容颜。

    “夫君,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快进来。”

    颜如玉不明白李安为什么站在外面,连忙让李安进屋。

    李安咧嘴一笑,大步走向卧室,而草儿则识趣的离开。

    “夫人,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李安关上房门,立即将颜如玉抱在了怀中。

    “夫君,轻一点,都喘不过气了。”

    颜如玉被李安的粗鲁吓着了,连忙轻轻挣扎。

    李安将臂力放松了一些,看着颜如玉的绝美容颜,真诚道:“夫人,你真是太美了,看到你这么晚了还等着我,我这心里真的是非常高兴。”

    “夫君知道就好,怎么感谢我呢?”

    李安坏坏一笑,将颜如玉整个抱起,柔声道:“良辰美景,为夫也只能好好宠宠你了。”

    “夫君好坏,轻一点哦!”

    李安哈哈一笑,将颜如玉抱入床榻之侧,并开始了让人愉悦的体力活儿。

    美美的享受,美美的睡眠,第二日一早,又带着美美的心情醒来,开始了新的一天。

    有些消息的传播速度是惊人的,比如,为大唐立下巨大功劳的李安,居然是大唐皇族,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在宗正寺的官员将消息传出去之后,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长安城的整个官员阶层,几乎全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尤其是那些皇子和重臣,更是在消息传出来的一个时辰之内,就获得了这一情况,毕竟,他们在宫中都有耳目,宗正寺的消息,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李安居然是皇族后裔,消息来源可靠吗?”

    “宗正寺传出来的,绝对错不了,也不能错。”

    几乎每一位得知李安是皇族的主子,第一句问的都是这个,而他们的属下,回答也是如此的一致。

    总之,李安出身皇族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并由贵族官员阶层,迅速向老百姓之中传播,进而蔓延整个长安城,并继续向整个天下蔓延。

    当然,得知这一消息,有的人高兴,有的人失望,有的人愤怒,当然,更多的人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毕竟,李安的身份是不是皇族,与绝对多数人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李安并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的本尊是皇族后裔应该不假,那就好好享受这份高人一等的身份吧!做一名高贵的皇族没什么不好的。

    上午的阳光很是和煦,照进屋子里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颜如玉娇滴滴的躺在李安的怀中,任由李安放肆的对她爱抚,那闭着眼睛享受的表情,非常的醉人,至少,李安此刻的一颗心是彻底的醉了。

    “夫君,不是说好,今日一早回叔父家的吗?”

    颜如玉猛然想起,前日李安曾说过,要在这日一早带她返回颜真卿的家中。

    李安猛然一惊,点头道:“多亏夫人提醒,为夫差一点将此事给忘了,再让为夫抱一会儿,就一会儿就行。”

    “夫君讨厌,夫君好坏。”

    颜如玉轻轻敲打李安,小脸蛋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夫人,知道为夫昨日为何回来这么晚吗?”

    李安自豪的问。

    “夫君不说,如玉怎么猜得出来。”

    李安笑道:“好,不要你猜了,为夫昨日已经确认自己的出身了,而且,还是很让人想不到的出身。”

    “夫君是什么出身?”

    “皇族,大唐皇族,为夫现在是大唐皇族了,厉害吧!”

    李安高兴的喊道,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

    “真的吗?夫君怎么突然变成皇族了?”

    颜如玉有些不敢相信。

    “细节问题,以后再告诉你,总之,你的夫君,如今的确是大唐皇族,你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好了,我们起身去叔父家,给他拜年。”

    李安说着掀开被子,与颜如玉一起穿衣,并在简单的打扮一番之后,吃了点点心,而后乘坐马车向颜真卿的府邸行去。

    平时骑马的李安,坐在马车里,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感觉太舒服太安逸了,而且,身旁还有颜如玉这么娇滴滴的夫人,这感觉就更飘飘然了。

    颜真卿提前一日就收到了颜如玉要回来的消息,所以,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至少酒菜是绝对不少的。

    不过,就在颜如玉和李安即将前来的时候,颜真卿却得知了李安是大唐皇族的消息,这一消息让他极为诧异,与大多数人一样,也有些不敢相信。

    “阿郎,我早就觉得李将军器宇轩昂,不是一般人,却没想到居然是大唐皇族,我们颜家能攀上皇族,那是多年修来的福气啊!”

    “是啊!李安这小子居然是皇族,可他为什么瞒我到现在呢?还是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出身?”

    颜真卿得到的消息,仅仅是李安为皇族身份,至于这其中的细节,却是他无法得知的,所以,他也搞不清是李安故意隐瞒,还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阿郎,酒菜都准备齐全了,只要李将军与十九娘到了,就可以开席了。”

    “阿郎,李将军他们已经到门外了。”

    一名下人匆匆奔来。

    颜真卿大喜,大步向府邸外走去,他准备亲自迎接李安夫妻俩。

    “叔父。”

    “叔父。”

    李安与颜如玉一同向颜真卿行礼,态度自然恭敬。

    “无恙、如玉,你们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颜真卿也是极为热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情。

    “如玉,无恙有没有欺负你,有的话就跟叔父说。”

    颜真卿见颜如玉脸色红润,自然明白没有,这么说只不过是戏言。

    颜如玉害羞一笑,并没有回答,当然,也没有回答的必要。

    李安倒是连忙表态道:“叔父,如玉是我夫人,我疼惜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她呢?”

    当然,李安其实每天都在欺负颜如玉,只是,这种欺负并不是颜真卿说的那种欺负。

    “来来来,快到屋子里坐下。”

    颜真卿带着李安和颜如玉到正堂坐下,并让仆人去将酒菜端上来。

    “无恙,今日一早,我听说了一件大事,是关于你的。”

    “叔父说的是我的出身吧!”

    李安自然早就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没错,叔父听说你成了大唐皇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以前没有说过,对了,你的父亲也从未提过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们事先并不知晓自己的出身?”

    颜真卿好奇的问。

    李安身旁的颜如玉,同样对这件事情非常好奇,并认真的听着。

    李安也不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关于自己府邸存在眼线的事情,他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必要说出。

    听了李安的解释,颜真卿与颜如玉总算明白了这一切,并感叹李安的身世真是太离奇了,同时,更是祝贺李安回归皇族,认祖归宗。

    这顿饭吃的很是舒心,在聊了一些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后,李安带着颜如玉返回自己的府邸。

    李安出身皇族,这件事情在京城引起的震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至少,自从这一消息传出后,整个长安城的街头巷尾都已经开始谈论这件事情,并且,民众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度,超过了几位前来京城朝见天子的小国国君,可见,此事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

    不过,在如今的大唐朝廷,很多手握大权的官员都是大唐皇族,左相李适之是皇族,右相李林甫也是皇族,只是李林甫的血缘稍微远了一些而已。

    李安身份被确认为皇族,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李安并非一般人,而是才华横溢的大唐栋梁,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不容小觑了。

    长安城的很多官员,在得知李安的出身之后,都觉得李安日后的前途必然很广阔,于是,借着恭贺的机会,送上礼品以示结交。

    李安本想拒绝这些官员的刻意示好,不过,一想到他们都是一片好心,而且,拒绝他们有可能会引起他们的不满,平白无故得罪一些心胸狭隘之人,所以,顺理成章的就收下了众大臣的好意。

    不是李安贪财,这到手的钱财若是不要,岂不太傻了,至于所谓的廉洁和刚正不阿,则不是李安追求的目标,况且,若真的如此追究,得到老百姓太多的好评,反而会有邀买人心的嫌疑。

    在古代社会,邀买人心可是大忌,当一个人太得人心之后,就会对一国之君的地位构成威胁,从而给自己带来莫大的危险。

    南宋的岳飞,不贪财,不贪污,洁身自好,不与奸臣同流合污,在老百姓心中的威望极高,结果还不是触怒了皇帝,导致身死的下场。

    虽然岳飞被杀的原因比较复杂,有很多方面,但太过洁身自好,名声太高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这一点肯定会让皇帝忌惮,从而如芒刺在背。

    前来恭贺李安,并给李安送礼的官员极多,甚至,很多官位比李安还要高的官员,也送来了祝福。

    看着这些并不算轻的礼物,李安感受到了大唐官场的腐败,这些官员的俸禄都是有限的,很多礼物都超过他们一个月的俸禄了,若是没有贪腐的行为,就凭他们的那点可怜的俸禄,怎么可能支撑他们之间的互相来往。

    其实,不论古代还是后世,官员之间的来往是非常频繁的,也就是俗称的‘人情来往’比较多,花费自然也是非常的不菲。

    若是仅凭俸禄这项合法收入,是万万应付不了的,而来往又不能断,这时候就倒逼官员们去贪腐,去收受下级的钱财礼品,贪腐之风也就形成了。

    华夏民族自古以来都是一个感情大国,讲究的是礼尚往来,人与人之间的来往,‘礼’是绝对不能少的,而为了联络感情,送礼之风自然就形成了,并渐渐成为压在所有华夏子民肩上的沉重负担。(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