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唐儿宝宝

第二百二十八章 唐儿宝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拿起一个布娃娃,认真的欣赏了起来,这个布娃娃软软的,内部是由棉花构成,外面则披着一件蜀锦做成的衣服,头发头饰一样不少,面部的表情则全是人工刺绣做成的,看上去也算得上是惟妙惟肖了。

    这是一个大唐少女布娃娃,从头饰和衣服就能看出来,在大唐这个时代,居然也有布娃娃这种玩具,这是李安所没有想到的,看来女娃儿喜欢布娃娃,从很久远的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除了布娃娃之外,李安还购买了纯银打造的银锁,金镶玉的小鼓,精美柔软的布匹等等物品,恨不得将所有能买的东西都购买一遍。

    这些小玩意儿,装了足足两大箱子,不过,为了能迅速抵达东女国的女王城,李安将这些物品包裹在布包里,并分成五包,让麾下护卫分别携带。

    第二日一早,李安便带着昆雄、飞羽,以及二十名亲兵护卫离开益州城,快速奔向东女国的女王城。

    为了尽可能的节约时间,李安一行人全部准备了双马,一路上换着骑乘,以节省马力,便于实现快速抵达的目的。

    益州城距离东女国的女王城并不算很远,李安一行人日夜兼程,仅用了几日的功夫就抵达了女王城脚下。

    李安曾经来过东女国,而且,还帮助东女国粉碎了内部的阴谋和吐蕃这个外患,所以,东女国百姓对李安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是毫无敌意的。

    由于并不是代表大唐朝廷前往,所以,李安并没有表明身份,而是悄悄的进入女王城,就像普通的商人一般。

    在进入女王城之后,则立即奔向王宫方向,准备先安顿部下,然后再前去面见赵曳夫。

    部下安顿好之后,李安带着几名护卫,携带购买的礼品,前往王宫方向。

    “烦劳通禀归昌王,李安求见。”

    李安态度极为客气。

    宫人看了李安一眼,很快就认了出来,并立即前去通禀。

    没过多久,宫人便急匆匆的赶回,让李安进去。

    李安让几名护卫将礼品交给宫人,然后独自一人进入东女国的王宫。

    由于赵曳夫住的碉楼有九层之高,李安在宫人的带领下,爬了好久才抵达楼顶,并看到了正在静养的赵曳夫。

    很显然,因为生养了孩子的缘故,赵曳夫的气色有些不太好,给人一种略有病态的感觉,不过,这也增加了一种楚楚可怜的美感,柔弱无骨的女子是别有一番美感的,这一点,世人深有体会。

    见李安进来,赵曳夫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惊喜,并轻轻摆手让宫人们下去。

    几名宫人将李安购买的礼品轻轻放下,依次转身离开。

    “曳夫,你辛苦了,身子还是不舒服吗?”

    李安以一种非常关心的口味问候赵曳夫,并轻轻走了过去,在赵曳夫的身旁坐了下来。

    “我真的没想到,你还能回来看我,能见到你,我好多了。”

    赵曳夫气息有些不足,不过,还是努力的让自己不至于显得太虚弱。

    “咦,这就是你的小宝宝,好可爱啊!”

    李安轻轻掀开半掩的被子,看到了一个萌萌的小萝莉,样子非常的甜美,非常的卡哇伊,让人忍不住想抱着亲一口。

    “是我们两个人的宝宝,你好好看看。”

    赵曳夫将怀中的宝宝抱起来,塞到李安的手中。

    李安轻轻抱起几乎感觉不到重量的小宝宝,整个人瞬间就融化了,这个可爱的小娃娃就是自己的宝宝,这可是李安两世为人的唯一宝宝啊!

    “小宝宝真是可爱,看这小嘴多像阿娘啊!哈哈!”

    李安逗起了小宝宝。

    小宝宝似乎一点儿也不认生,冲着李安呵呵傻笑,笑得很是开心,而这再次让李安的心融化了一次。

    每一个小宝宝都很可爱,但只有自己的小宝宝是最可爱的,李安觉得自己怀中的小宝宝是天底下之可爱的宝宝。

    “等她长大了,会继承我的爵位,她就是下一任的东女国宾就。”

    赵曳夫轻轻说道。

    “好啊!我的宝宝将来要做一国之君了,哈哈哈!宝宝高兴不高兴。”

    李安轻轻一逗,小宝宝再次剧烈的笑了起来。

    “曳夫,小宝宝的名字起了吗?”

    李安关心的问道。

    赵曳夫微微一笑:“我想叫她唐儿,你觉得呢?”

    “唐儿,唐儿,大唐人的孩儿,这个名字好,有深意,好,就叫唐儿吧!不过,这似乎是小名,应该再起个霸气一点的大名。”

    李安蹙眉沉思片刻,轻声道:“算了,不起大名了,还是唐儿比较好听,唐儿,唐儿,我的唐儿。”

    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顺眼,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李安自然也不例外,抱着怀中的唐儿,李安都不想返回京城了。

    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为了大局,他还是要离开这里,返回长安城的,他是大唐的栋梁,怎么可以被困在东女国这种小地方。

    “曳夫,我给唐儿买了好多小礼物,我拿给你看看。”

    李安将几大包小礼物全部展开,放在赵曳夫躺着的床边。

    “这是布娃娃,这是银锁,这是……”

    李安一一介绍,赵曳夫的脸上则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无恙,你能留下几日。”

    赵曳夫知道李安肯定会离开,询问离开日期,是为了让自己心中有数。

    “曳夫,我最多可以停留十天,这十天全用来陪你和小宝宝。”

    李安如实说道。

    赵曳夫莞尔一笑,点头道:“十天足够了,我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日,我们就去城外游玩。”

    “好,有我护卫,你一定不会有事,小宝宝更不会有事。”

    李安自信一笑,继续抱着小宝宝玩耍,心情好的很。

    由于部下早就安排好了,李安也没有后顾之忧,就这么放心大胆的留在赵曳夫的王宫,照顾赵曳夫,并抱着小宝宝玩儿。

    晚上的时候,李安就在王宫用餐,并留宿赵曳夫的房内,这一次,赵曳夫没让李安爬碉楼,就这么大胆的留在房内。

    东女国民风开化,不会有人说什么的,而且,赵曳夫是一国之君,就更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休息的时候,李安就睡在赵曳夫的旁边,不过,中间夹着小宝宝,由于看着小宝宝太兴奋,李安一时半会睡不着,时不时的在小宝宝的脸蛋上捏一把。

    当然,李安的捏是很轻微的,力度与抚摸差不多,小宝宝完全没有反应,睡的很香甜,而李安捏着捏着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日早饭后,李安与赵曳夫带着小宝宝,在十几名东女国护卫的保护下,前往城外游玩。

    为了不至于引起太大的动静,赵曳夫是扮成普通百姓的样子出行的,以免目标太大,处处被人盯着,从而失去游玩的乐趣。

    临近寒冬,气候比较寒凉,不过,东女国地处南方,环境远不如北方恶劣,在这样的环境下游玩,还是非常舒心的,至少比盛夏炎热的时候舒服多了。

    这一次,李安能够待上十天,游玩当然也要持续十天,至于东女国内部的政务,自然有外相负责处理,赵曳夫平时的工作量不大的。

    东女国的国都附近,有五条河流汇聚而成,环境优美的地方还是非常多的,上一次来东女国的时候,李安就已经参观了很多地方,这一次,除了重温上一次的记忆,还要前往几处从未去过的地方。

    在环境优美的好地方,搂着赵曳夫,抱着怀中的唐儿,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李安在西爨之地累了几个月,很辛苦的,在这儿终于可以好好的享受一番了,而且,看着自己的小宝宝,这种感受是非常不一般的。

    十天悠闲自在的生活,过的实在是太快了,李安还未体验够就要离开了,这让李安的心里很是难过,当然,赵曳夫也有同样的感觉。

    小宝宝唐儿这几日对李安熟悉了,已经会主动伸手,让李安抱了,这让李安愈加舍不得离开。

    “明日一早,你就要离开这里了,宝宝一定会想你的,我也会想你的。”

    赵曳夫抚摸唐儿的小脸蛋,看向李安。

    李安吁了口气,在唐儿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轻声道:“到了这里,我是真的不想离开啊!可我还是要离开,这不是个人能够决定的,不过,日后有机会,我还会过来看你们的。”

    “你能来就好,我和唐儿一直都会呆在这里等你。”

    赵曳夫轻抚唐儿的额头,温柔的说道。

    李安的心真的很酸,不想离开,但又不能不离开,大唐皇帝的圣旨,他必须遵从,没有任何条件可讲。

    好在自己在这儿的几日,赵曳夫的身体迅速好转,气色变得与以前一样,这又让李安欣慰了不少,也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唐儿睡着了,把她放下吧!”

    赵曳夫说着接下李安怀中的唐儿宝宝,将其放在柔软的床榻上。

    “明日一早,你就要离开了,让我好好抱抱你。”

    赵曳夫紧紧的抱着李安,不让李安分开。

    李安也紧紧的搂着赵曳夫,并轻轻将其按在床榻上。

    美好的日子,永远都是短暂的,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日清晨的阳光准时升起,而李安要必须要离开了。

    在临走的最后一刻,李安抱了抱赵曳夫,又抱着唐儿小宝宝玩耍了一会,并最终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东女国王宫,离开了女王城,离开了整个东女国。

    几日后,李安一行人返回益州城,并在休整一日后,带领六百龙武军将士,浩浩荡荡的离开益州城,前往大唐都城长安。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从京城前往益州非常难走,从益州返回京城,道路也是同样的难行。

    横亘在关中和蜀中的秦岭阻隔了这两个地区,如此,才让蜀中一带成了几乎独立的商业区域,而这显然不利于大唐经济的一体化。

    道路和交通的艰难,是阻碍大唐经济一体化的最重要原因,若要改变这一切,就必须改善蜀中通往京城的糟糕交通状况,让商人能够更顺利的来往。

    当然,这个道理不只是李安明白,很多想要大唐繁荣的志士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关键是这条路实在是太难修了,耗费的人力和物力将非常庞大,如此,有可能会拖垮大唐的财政,从而让大唐的中央财政入不敷出。

    而一旦财政出了大问题,一个强大的帝国,距离崩溃也就不远了,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历史上有那么多的强大政权,因为大兴土木,耗费了大量的国家财政,从而导致亡国的惨剧。

    商纣王大兴土木建造鹿台,修建摘星楼、搞得民怨沸腾,国力大损,最终被西周取而代之。

    大隋朝廷不顾国力的条件,大规模开凿大运河,耗尽了国力和民力,最终导致隋朝灭亡。

    当然,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古今中外,有太多的大兴土木,导致国家灭亡的事例,即便出发点是为了改善民生,但只要是耗尽国力民力,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任何事情都必须量力而行,改善民生也要量力而行,不能贪大求全,不能不考虑实际情况,必须权衡利弊之后,再做出正确的选择。

    若国力能够承受,则又是另一种情况了,比如战国时期韩国人郑国受命进入秦国,鼓动秦始皇修筑灌溉水渠,目的是为了用大型工程的建设,拖垮秦国,让秦国财政入不敷出,从而不能威胁韩国的安全。

    但大秦帝国的实力,在经过商鞅变法百余年的积累之后,已经非常雄厚了,修建郑国渠并不能耗费秦国太大的国力,反而让秦国为此拥有了四万顷良田,实力变得更加强悍。

    这就是国力和财力承受的问题了,能够承受的建设是合理的建设,万一财政无法承受就不能盲目开工,隋亡大运河就是很好的佐证。

    大唐帝国能够进行全国性的修路、架桥、兴修水利,关键取决于财政能够投入多少资金,有了足够的资金,办起事情来才方便。(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