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十二章 全身而退

第二十二章 全身而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史崒干与麾下的精锐骑兵,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冲向两名黑衣女子,他本人更是弯弓搭箭,准备射杀二人。

    “嗖嗖嗖……”

    一连串弓弩响过,冲在最前方的十余名平卢军骑兵被射落马下,无主战马哀鸣了几声,停在原地打喷嚏。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史崒干心头大惊,并放下手中的弓箭,警惕的看向前方。

    “嗖嗖嗖……”

    很快,又有十余名平卢军骑兵被射落马下。

    “呃呃呃……”

    紧接着,冲在前方的平卢军骑兵,不断的被射落马下。

    “米娘,有人来救我们了,快走。”

    两名黑衣女子搀扶着,向前方的稀疏松柏林奔去。

    此刻,李安与昆雄、飞羽,以及荔非守瑜和麾下的众白狼山弟兄,正躲在松柏树的后面,对着前方的骑兵,进行疯狂射击。

    李安三人从小就是武痴,箭术自然无需赘言,荔非守瑜的箭术则更加厉害,白狼山弟兄的箭术也是不弱,众人连续射击,让平卢军骑兵接连坠落马下。

    “寨主,两名黑衣人好像都是女子,他们过来了。”

    张二牛一眼就看出对方都是女子。

    “二牛,你带弟兄们,保护这二人返回白狼村。”

    “不,寨主,我们要留下来。”

    此刻,史崒干的骑兵足有两百多,张二牛担心荔非守瑜和李安,自然不愿意带着弟兄们先行离开。

    “二牛,对付这些骑兵,我们四人就足够了,你们在这里只能是累赘,快去。”

    荔非守瑜毫不留情的下达了死命令,在他看来,就算所有弟兄都留下来,也不可能挡住对方骑兵的冲击,而且会损失惨重,人少精悍则便于撤离,反而有利。

    “是,寨主。”

    两名黑衣女子快步走了过来,并从荔非守瑜的身旁擦身而过,这一瞬间,荔非守瑜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头涌出一丝柔情,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并继续射击。

    “将军,有埋伏?”

    见战友们陆续坠落马下,众骑兵皆大为惊诧。

    史崒干更是大怒,并呵令道:“将士们,给我冲上去,他们没几个人。”

    “驾……”

    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史崒干带领麾下二百余精锐骑兵,向正前方冲去。

    “守瑜,我们分成两组,昆雄跟着你。”

    “好,就这么办。”

    见对方骑兵人数太多,且冲击而来,李安四人分成两路,交替掩护撤退。

    稀疏的树林,或多或少的阻挡了骑兵的追击,而李安四人的滑雪板又让他们可以更快速更灵活的撤退,为此,史崒干与麾下的二百余骑兵,始终无法追上李安四人,而且,不断遭到李安四人的射杀。

    “将军,不能再追了,将士们伤亡惨重。”

    史崒干左右看了一下,麾下的骑兵,居然只剩一百五十骑了,也就是说,有近百名骑兵,被前方的四人射落马下了。

    作为安禄山麾下大将,他从未遭受过如此重大的屈辱,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你们都留下,我一个人去追。”

    自负的史崒干,独自策马追击李安四人。

    “将军,将军。”

    几名亲兵忍不住跟了上去。

    见对方仅有五六骑追来,李安心头诧异了一下,随即弯弓搭箭,准备射杀领头的史崒干。

    “嗖……”

    利箭带着杀意,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史崒干的咽喉。

    史崒干嘴角一抹冷笑,猛的闪身,躲过了李安射来的一箭,并拉满弓,向李安射去。

    躲避和还击几乎在一瞬间先后完成,史崒干动作之娴熟,让李安感到大为震惊,不过,这一箭还是躲过了。

    “遇到高手了。”

    李安求胜之心大起,且战且走,与史崒干对射了五六箭,但都被对方躲过了。

    “大兄,射人先射马。”

    李飞羽轻声提醒。

    李安嘴角一笑,对着史崒干的座下马就是一箭。

    “嘶嘶嘶……”

    史崒干在固定思维的作用下,没料到李安会突然射马,毕竟,李安四人一路射落近百名骑兵,但却从不射马。

    “将军,将军。”

    后方的亲兵见史崒干摔了个狗啃泥,连忙跳下战马,将史崒干扶起。

    史崒干的脸上全是不甘的神色,但对方很厉害,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对方了。

    “回去,全军撤回大营。”

    带着不甘的心,史崒干撤了回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平卢军骑兵,李安与飞羽对视一眼,皆笑了。

    “无恙,刚才那名将领的箭术,不在你之下,不过,你比他年轻多了,日后,你必然可以超越他。”

    荔非守瑜轻轻走了过来,刚才李安与史崒干对射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观,并发现史崒干的箭术非常厉害,顿时爱才之心大起,所以没有出手射杀史崒干。

    当然,荔非守瑜并不知道,他所放过的史崒干几年后,就会被皇帝赐名史思明,并在十余年后与安禄山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叛乱,将整个大唐江山彻底拖垮。

    “守瑜,这次没能杀掉安禄山,以后想要杀安禄山可能就更困难了。”

    李安一击失败,对刺杀安禄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荔非守瑜轻轻点了点头:“无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不能将心思全部放在报仇上。”

    “大兄,你最后掷出的一枪,刺中安禄山的肩胛,也算给安禄山一个教训了”

    “大兄,孙孝哲被你刺穿肚子,估计不死也是重伤,这也算是给村里的百姓报仇了。”

    李安轻轻点头,表示认可,这一次,虽然没能斩杀安禄山,但刺伤安禄山和孙孝哲,也算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当然,若是知道被刺伤的安禄山是何思德假冒的,估计,李安可能就会很郁闷了。

    都督府正堂内,安禄山蹙着眉头缓缓踱步,并时不时的摸着肥胖的肚皮,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也是他的招牌。

    在正堂的两侧,站立着严庄、史崒干、安忠六和何思德。

    严庄低着头一言不发,史崒干脸色铁青,欲言又止,安忠六毫无表情,像一尊石像,而受了伤的何思德,则一脸痛苦。

    此次,所有的行动都是严庄一手策划,每一步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但他却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严重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以为这些贼人都是很容易对付的乌合之众,却不料对方实力极为强悍。

    另一个错误是算定对方会兵分两路,并做了相应的准备,但却没有料到,对方居然兵分三路,让他算计落空。

    当然,严庄算计的两路敌军并没有错,李安的确打算兵分两路,只是黑衣人的提前出现,平白无故的让偷袭的人马多了一路出来,这是严庄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吧!

    “杀敌五十,自损一百,何将军轻伤,孝哲重伤昏迷,还跑了半数贼人,哼!”

    对于如此战果,安禄山显然非常的不满意。

    史崒干连忙请罪道:“都督,都是末将杀敌不力,请都督责罚。”

    “都督,史将军已经尽力了,是属下轻敌,小看了这伙贼寇。”严庄颔首为史崒干开脱。

    此次行动,是他一手策划,如今行动失败,他自然要承担主要责任。

    安禄山很生气,但他知道,这件事谁也不怪,严庄是计划的制定者,但不是神仙,不可能将所有的情况全部料定,史崒干是一员骁将,而且与他是同乡,他了解史崒干,只要能杀掉所有贼寇,史崒干就绝不会让贼人跑掉。

    但他毕竟是营州都督,维护最基本的官威还是很有必要的,就算谁都不怪,他也必须发发脾气,以震慑属下,让他们唯唯诺诺,这是当官的驭人之术,是恩威并施的威,而安禄山显然精通此道。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追究责任也是无用,接下来该怎么办,严先生?”

    严庄闻言,眼珠转了几圈,颔首道:“都督,属下已经让人检查了被我军斩杀的五十余黑衣人,发现他们都是奚族人,而且,从他们身上搜出的物品,可以肯定他们都是怒皆部的人。”

    “什么,怒皆部,是李踏固这老小子要杀我?”

    安禄山大怒,眼睛瞪着直直的,他恨不得立即发兵讨伐怒皆部。

    “都督,黑衣人是怒皆部,但还有一伙贼人,他们与黑衣人好像并非一伙。”

    史崒干开口插言了一句,虽然最终李安救下了两名黑衣女子,但史崒干还是能够感觉到,黑衣人和李安不是一路人。

    “还有一伙人,就是全身而退的那伙人?”

    “是的,都督,二郎很有可能就是被这伙人所伤,他们之中有四个人非常厉害,我部两百骑兵,居然奈何不了他们。”

    史崒干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头颅深深的低下。

    何思德闻言,立马接话道:“都督,末将的肩部就是被短矛所伤,二郎的腹部也是被短矛刺中,这显然是一伙人。”

    安禄山一怔:“这伙人有多少人马?”

    “回都督,不足五十人。”史崒干应道。

    严庄眼珠转了转,拱手道:“都督,若属下猜测不错,这伙不足五十的贼人,一定是盘踞在白狼山深处的贼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