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二十章 算定战

第二十章 算定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刚激动了一瞬间,就发现了问题的破绽,安禄山的都督府刚被黑衣人闯入,这时候,安禄山应该深居简出,加强戒备才是,怎么会突然前往白狼山狩猎三日呢?况且,天气这么冷,他哪儿来这么大的兴致。

    所谓的‘狩猎三日’极有可能就是安禄山设下的圈套,是为了将想要杀他的人一网打尽。

    “安禄山这个老狐狸,一肚子的坏水,他不好好呆在都督府,跑来白狼山打猎,一定是个圈套,我们必须万分小心,千万不能中了他的计。”

    李安报仇心切,但此刻头脑却是清醒的,他不会被仇恨蒙蔽双眼,更不会贸然前去送死。

    “无恙说的是,我们必须仔细侦查,看看安禄山到底在耍什么花招,二牛,你带十余名弟兄前去侦查。”

    “是,寨主。”

    张二牛领命,带领十余名弟兄快步离去。

    “无恙,白狼村可能不太安全,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李安轻轻摇头道:“不必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如今的白狼村已经是一片废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对于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白狼村,李安还是充满了感情,居住在这片废墟里,他时不时的可以回想起以前的快乐时光,回想起嫩芽儿、狗子、小葵,浓浓的亲情,能够让他的心头充满温馨的感觉。

    另外,白狼村的位置非常好,他距离柳城县几十里,不远也不近,南面便是广袤的白狼山,想要撤离,可以迅速撤往山中,荔非守瑜与麾下的弟兄,大部分都在这里,若是换一个地方,还真的没有太合适的落脚之地。

    荔非守瑜觉得李安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白狼村东南二十里,在一片平缓的开阔地,六顶帐篷呈梅花状分布,其中,正中间的帐篷明显高大许多,周围的帐篷要小一些。

    在正中的帐篷内,严庄与安忠六分列两旁,中间一名肥胖的将领正紧张的用手指敲击着身前的几案。

    几名士兵端着正冒热气的饭菜进入大帐,并轻轻放在了几案上。

    “都督,饭菜来了。”

    严庄习惯性的行礼。

    “严先生,方圆百步之内又没有外人,您就别叫都督了,太折煞末将了。”肥胖将领连忙拱手还礼。

    这名身材肥胖的将领,并非安禄山本人,而是其麾下骁将何思德,但其长相和身材与安禄山颇为相似,穿上安禄山的官服,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何将军,你现在穿上都督的官服,代表的就是都督,从现在开始,你就当自己是营州都督,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多想了。”

    严庄以命令的口气告诫何思德。

    为了帮助安禄山解决心腹之患,严庄此次不惜以身犯险,但安禄山是营州都督,为了防止意外,严庄让长相与安禄山相近的何思德假扮安禄山,并与自己一起充当诱饵。

    而此刻,安禄山正老老实实的呆在都督府内,被数百精锐私兵严密的保卫。

    何思德有些怏怏不乐,他拿起筷子,随即又轻轻的放下。

    “严先生,此次我等前来诱敌,可做好了万全准备?还有,敌军有多少人马?”

    严庄鄙视的瞟了何思德一眼,颔首道:“都督不必担心,属下早已算定,对方兵马不会超过一百,另外,今日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好,有先生在这里,我心里踏实多了。”

    何思德再次拿起筷子,大口吃起了饭菜。

    凌晨时分,张二牛与麾下的十几名弟兄,陆续返回白狼村。

    “二牛,情况如何?”

    荔非守瑜走向张二牛,李安与昆雄、飞羽也跟了过来。

    “寨主,安禄山一行人就在东南二十里外,扎了六顶帐篷,有五十余士兵守卫在帐篷周围,另外五十余人,分布在三里之内。”

    李安眉头微蹙:“周围十里之内,是否都探查了。”

    “都探查过了,弟兄们腿都跑断了,在帐篷方圆十五里之内,根本没有平卢军的任何兵马。”

    “只有百余护卫,安禄山胆子够肥的,他这是活腻歪了?”

    李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无恙,安禄山的营帐周围,只有五十护卫,若是我们集中全部人马突袭,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安禄山斩杀。”

    李安自然很想杀掉安禄山,既报了父仇,也可以避免日后的浩劫,但安禄山如此大意,却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他总感觉,事实可能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安禄山突然跑出城打猎,绝对是阴谋。

    “大兄,安禄山狩猎三日,明日傍晚可能就要返回柳城县了,今夜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大兄,二牛他们都探查过了,周围并无大批平卢军兵马,没什么好担心的。”

    李安沉思片刻,看向荔非守瑜:“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为好,今夜,我与昆雄、飞羽带领一半人马前去刺杀安禄山,守瑜,你带领剩下的一半兄弟在后方接应,如此,一旦我们遭遇危险,你们也好解救。”

    “好,二牛,你今夜带领二十名弟兄,一切听从无恙吩咐。”

    “是,寨主。”

    夜间要展开刺杀安禄山的行动,此刻,荔非守瑜麾下的弟兄,除了少数放哨的,剩下的都在休息,尤其是张二牛等人,都累了一天一夜了,更是倒头就睡。

    李安没有困意,他与昆雄、飞羽正在制作短矛,这一次行动极为重要,他要准备足够多的短矛,以在突袭一开始,就给敌人以重创。

    正午之后,李安歇息了几个时辰,直到傍晚才起身。

    众人饱餐之后,天便黑了,李安与昆雄、飞羽,带领张二牛等二十余人,滑雪向东南二十里疾奔而去,荔非守瑜带领剩下的二十余人,与李安一行人保持二里的距离,以便随时增援。

    白狼村东南二十里,六顶帐篷内灯火通明,何思德在帐内紧张的踱着步子,身旁的严庄和安忠六同样一脸紧张。

    按照严庄的算计,今夜子时过后,贼人必定会突袭大帐,以斩杀‘安禄山’,而他们的援兵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不过,万一严庄算计失误,或者援兵未能及时抵达,他们就危险了。

    何思德始终不太相信严庄,毕竟,严庄也只是一个肉体凡胎之人,他并非神仙,如何能算准贼人偷袭的时间,万一贼人提前行动,整个计划就会完全失败。

    当然,不论何思德如何怀疑,严庄始终相信自己的判断,他阅人无数,对人性掌握的很是透彻,他相信贼人一定会被他牵着鼻子走,除非贼人是毫无脑子的白痴,而若真是白痴,他又何惧之有。

    “都督,贼人很快就会发起突袭,一定要让将士们稳住,我军两路援兵,不久就会先后抵达,将所有贼人一网打尽。”

    严庄看向何思德,轻声叮嘱道。

    何思德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此刻,他除了相信严庄,已经别无选择。

    “嗖嗖嗖……”

    何思德刚刚点头,帐篷外就传来了弓弩射击的声音。

    “都督,有贼人偷袭。”

    一名士兵慌慌张张的奔入大帐。

    “都督,让将士们一定稳住,援兵随后就到。”

    严庄再次提醒,此刻,他内心除了紧张还有些兴奋,他的算定战已经成功了一半,贼人果然在他预想的时间反动了突袭。

    何思德此刻,不禁对严庄颇为佩服,顿了顿,奔出帐外,大吼道:“将士们,稳住,斩杀一名贼人,本都督赏赐黄金十铤。”

    帐篷周围的五十余名私兵,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虽然在遭到突袭后,损失了不少,但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并以盾牌阵围住大帐。

    何思德躲在盾牌的后面,命令麾下士兵放箭还击。

    正在进攻的人马,是一伙黑衣人,人数足有六十,而且,个个身手不凡,这些黑衣人与李飞羽在柳城县遇到的,是同一伙人,当时,李飞羽以为他们只有三十人,其实,他们在城外还隐藏了三十名同伙。

    “郡主,是安禄山。”

    一名黑衣女子闻言,抬眼看向正在指挥作战的何思德,眼神中全是杀气。

    “所有人全力进攻,斩杀安禄山。”

    黑衣女子下令后,六十名黑衣人全力向何思德杀去,那股势不可挡的气势,让何思德感到心惊肉跳,这些人都是死士,只有死士才有这种可怕的气势。

    “稳住,将士们,一定要稳住。”

    何思德大急,并左顾右盼,希望援军尽快抵达。

    此刻,分布在周围三里的五十名士兵,在听到动静后,已经增援了过来,而两路援兵,还没有出现。

    六十名黑衣人,很快就冲到了大帐外,并与何思德麾下的精锐私兵,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黑衣人全是死士,打起仗来悍不畏死,但安禄山调教的私兵也不是泛泛之辈,双方展开了极为激烈的厮杀,黑衣人占据了优势,形势对何思德非常不利。

    “塔塔塔……”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大地震动的声音。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