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七十章 建设葫芦谷兵营

第一百七十章 建设葫芦谷兵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只知道葫芦谷是无人居住的荒地,却不知这葫芦谷周围居然存在土匪,这立即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

    “你的意思,是这里原本有百姓居住,只是土匪时常骚扰,老百姓活不下去了,这才离开葫芦谷的,是不是?”

    李安开口问道。

    “是的,将军,葫芦谷原本有几百户人家,还算是比较兴盛的村子,但十五年前,突然有一伙土匪出现在葫芦谷附近,并时常骚扰村落,搞得村里的百姓不得安宁,这才不得不离开家园,从此之后,谷里的村落就彻底衰落了,现在,估计只剩下断壁残垣了。”

    李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既然葫芦谷附近有土匪,朝廷为何没有派兵围剿,是土匪人数众多,还是其他原因?”

    “回将军,此处到底有多少土匪,没有人能说的清楚,而且,土匪的巢穴都在深山之中,围剿难度极大,朝廷也曾围剿过,但收效不大,损失兵马倒是不少,没办法,就只能让谷里的百姓离开家园了。”

    李安明白,向导说的是实话,土匪藏匿在深山之中,的确是非常难以剿灭的,而且,土匪对山中的地形还非常熟悉,如此,一旦发起围剿,土匪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向官军发起突袭,从而给围剿的官军造成极大的损失,这也是自古以来,土匪占据山头无法得到彻底根治的最根本原因。

    “自古以来,有山的地方就有可能存在土匪,不过,这些土匪很不走运,我李安来了,又岂能让土匪继续嚣张下去。”

    李安嘴角一笑,已经在心底盘算如何收拾这帮土匪了。

    “将军,不是卑职多嘴,这些土匪大部分都是南方过来的蛮族,生性极为彪悍,不好惹的。”

    向导一片好心的提醒。

    “大兄,看来遇到硬茬了,不如先扫了他。”

    李昆雄开口插言。

    李安摇头道:“先留着吧!咱们不是要练兵吗?先把兵练好,然后用这些悍匪锻炼新兵,一举两得。”

    “大兄说的是,就用他们练兵,哈哈!”

    一行人沿着倾斜三十度的高坡,奔上了入谷的谷口,在这里,李安勒马停下,观察周围的地形和环境,发现此谷是一处险恶之地,只要有兵马堵住谷口,里面的人就被困死了,当然,站在谷口还看不到谷内的情况,是否还有其它出路呢?

    “地图标注的不是很清楚,此处山谷是否还有其它出入口?”

    “回将军,此山谷是在一条直线上,出口自然是两个,在这两个出口之间,夹着一大两小共三块空地,是一处绝地,当地百姓虽然被迫离开,但土匪也绝不敢在这里面扎营,因为官军只要堵住两个出口,他们就一个都跑不掉了。”

    “绝地,绝地好啊!百姓和土匪都不敢呆在这里,这倒是便宜我们了,哈哈!”

    李昆雄大笑着打趣。

    “大兄,我们要在此处练兵三千,倒是不用担心被土匪围困。”

    李飞羽显然也没把土匪放在眼里。

    李安看向众人,意气风发道:“待我三千兵马练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拿这些土匪祭旗,走,去里面看看。”

    一行人从狭窄的谷口奔入葫芦谷,并首先来到第一个山谷,此处山谷的面积不算很大,但也足有方圆二里,驻守几百人马是毫无压力的。

    由于此处山谷在最东头,所以也被成为东葫芦谷,简称东谷,中间最大的被成为中谷,最西面的山谷,自然就是西谷了。

    此处山谷已经很久没有住人,里面的野草和树木长的到处都是,时不时的还能蹦出来一群野兔和山鸡,让众人不禁大为手痒,并弯弓搭箭射杀了几只。

    “大兄,这里的山鸡和野兔又大又肥,还真是不错啊!哈哈!”

    李昆雄举起一只刚刚射杀的野兔,满脸的兴奋。

    李安也猎杀了多只野味,看向四周,大声道:“东谷只是小谷,都成了鸟兽的天堂了,中谷的鸟兽岂不更多,看来不好好打扫一下,是没法练兵了。”

    “将军,山谷四周皆是山崖,只要一把火,这些野草和树木就都会全部化为灰烬,而且,不会对外面的山林造成影响。”

    李安连连点头,开口道:“说的好,此处山谷树木丛生,若不用火烧,那得清理到什么时候,哈哈!走,我们去中谷看看。”

    顺着东谷西侧仅有一丈宽的通道,李安带领一众人马进入了面积更大的中谷,这里的面积足有方圆五六里,别说三千人马,就算万余大军也足以驻扎在这里,并展开训练,若不是土匪骚扰,这里完全是一块足以养活几个村落的鱼米之乡。

    “大兄,这里的野草比东谷更加繁茂,估计都成了鸟兽的乐园了。”

    “大兄,这里还有田埂的痕迹,看来以前是百姓的田地,现在全被野草覆盖了。”

    李飞羽跳下战马,发现了脚底下的田埂痕迹。

    李安下马观察片刻,已经可以肯定,这的确是田埂的痕迹。

    “将军,这里以前有万亩良田,此埂也的确是百姓堆砌的田埂,估计还用很多呢?”

    向导对葫芦哥了如指掌,并认真的介绍。

    李安点了点头,问道:“不是说有村落吗?本将怎么看不到。”

    向导向四周看了看,指着远处道:“将军,村落应该在那个方向,此时是夏季,野草太多,估计都给遮住了,所以一眼是看不到的。”

    “走,去村落看看。”

    李安顺着向导所指方向,策马奔了过去。

    直到距离村落足够近,李安才看清楚这里的断壁残垣,野草杂树遮挡了视线,而爬藤植物更是将这些断壁残垣完全覆盖住,从而让人难以发现。

    轻轻拨开爬藤植物,李安看到了原先村落的断壁残垣,这里曾经是百姓的乐园,如今却因为土匪的存在而荒废成这个样子,这让李安等人的心下颇为感触,同时更加坚定信念,一定要剿灭这些祸害百姓的匪徒,还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西谷的情况与东谷差不多,也足有方圆二里,这三个山谷都是极佳的屯兵练兵之处,李安实地考察之后,感到非常满意,并彻底下定决心,要在此处屯兵和练兵。

    当然,眼下的三个山谷还是一片不毛之地,在十日之内,李安必须将这里整理干净,以迎接即将进入这里的新兵。

    在即将离开葫芦谷之际,李安决定尽快动员泸州当地百姓,彻底清理葫芦谷,并聘请工匠,在葫芦谷的东西入口处建造高大的城关,如此,只需少量守卫,便可以守住谷口,从而确保山谷之中,新兵的绝对安全。

    返回泸州城之后,李安立即将亲自考察的葫芦谷状况写成文件,并请求泸州当地官员动员百姓,在十日之内建好葫芦谷兵营。

    泸州刺史在仔细看了李安的分析报告后,大为满意,并立即将命令传达下去,让众官员立即动员附近的工匠和民夫,前往葫芦谷建造城关,清理谷内的地面,建造兵营,为迎接新兵做好全面准备。

    当然,这是因为泸州官员们早就对葫芦谷附近的土匪恨之入骨了,这些土匪以葫芦谷为缓冲区,与官军常年拉锯,让前往剿匪的官军吃了亏,影响了他们的政绩,很多官员因此未能获得升迁,心中怒气可想而知。

    而李安刚刚来到泸州就自己选择前往葫芦谷驻扎,这自然让这些当地官员大为满意,这既减少了对他们的干扰,同时,也震慑了山中的土匪,让他们可以轻松的隔岸观火,给予李安必要的支持当然更是必不可少,况且,李安是皇帝派遣来的,他们也不敢不帮忙,否则就是抗旨,就是与当今皇帝作对。

    得到泸州刺史和众官员的支持,动员工作进行的非常迅速,仅泸州城内就有数百名工匠和数千名民夫,加入到前往葫芦谷的队伍。

    为了确保这些百姓的安全,李安派遣仅剩的一百龙武军沿途护卫,泸州刺史更是派遣五百民壮协助龙武军护卫百姓。

    建设葫芦谷兵营是个大工程,为了确保高效率,减少窝工等情况的发生,泸州刺史专门派来了各方面的人才,对征召的民夫进行分组。

    东西两座城关在山谷的外面,可以同时进行建设,而里面的三座山谷则必须先用火烧光里面的荒草杂树,然后才好进行清理建设,否则,仅仅这些荒草和杂树就够这些民夫折腾的了。

    在点燃谷内的荒草后,巨大的火光让天空的颜色都变化了,整个天空仿佛都变成了火红色。

    大火燃烧需要好一段时间,在大火熄灭之前,民夫和工匠是不能进入山谷的,在这段时间,他们全都帮忙修筑关卡,已尽快将山谷两侧出入口的关卡建立起了。

    上午的时候,三个山谷的大火就已经相继点燃了,但直到太阳落山,山谷的大火仍旧在持续的燃烧,将整个天空照的透亮,负责夜间建造城关的民夫和工匠,几乎都不用点燃火把,都能正常的干活。

    听着噼里啪啦的木头爆裂声,看着炽热的火光,以及夜间仍不停歇的城关建设者们,李安的心情大为舒畅,按照眼下的进度,十日之内,完全可以将兵营的各项设施建设完毕,从而让新招募的士兵,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便于尽快展开训练。

    “大兄,按照目前的进度,明日午后,大火应该就可以熄灭了,到时候,数千工匠民夫涌入山谷,那将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

    “只要一切顺利,十日之内建好兵营绝无问题,但愿募兵也能这么顺利。”

    李安点头说道。

    “大兄,陛下让我们前来泸州募兵三千,这足有一军的兵力,必须要给个霸气的名字才行,大兄可曾想好?”

    李昆雄问道。

    李安咧嘴一笑:“当初陛下加封我为平南将军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这支新募集的军队就叫‘平南军’,并上奏陛下,陛下欣然同意,只是大兄一直忙着,就没有将这支军队的名号告诉你们,你们也没问。”

    “平南军,这个名字好听,够霸气。”

    “平南军,平定南方蛮夷,这个名字好。”

    李昆雄和李飞羽都非常看好这个名字,觉得这个名字能体现这支军队平定南方的气势。

    由于不放心葫芦谷这边的情况,李安一直没有离开谷口,与麾下龙武军一起,驻守在葫芦谷的谷口方向。

    泸州江安县方向,荔非守瑜与张二牛带领十名龙武军将士,在五六名当地公差的陪同下,进入了一个村落,并张贴告示,展开募兵工作。

    由于很少见到外人,村落的百姓看上去都比较胆怯,尤其是见了公差之后,吓得都躲回了家中。

    为了让这些百姓前来倾听招募新兵的政策,公差不得不一遍遍的敲响铜锣,吆喝着让村民全部出来。

    在五六名公差一遍遍的呼唤下,躲在家中的老百姓,开始缓缓离开家门,前往村口聚集。

    这一处村落足有两百多户,每户平均人口五六人,共有一千多百姓,其中,青壮年百姓足有两百多人,征召几十名合格的士兵,应该还是不难的。

    在村民差不多集结完毕之后,公差简单的将征兵的条件,以及征兵的要求,军饷、俸禄、立功奖赏等条件,告知众百姓,并劝说众百姓踊跃参军,为朝廷出力,为自己谋取功名。

    开出的条件,对山里的朴实百姓来说,还是比较诱人的,但山民似乎对朝廷有天生的不信任感,这也是朝廷屡屡失信于民造成的,所以,尽管心里已经跃跃欲试,但仍没有百姓主动提出要加入军队。

    有一些十七八岁的壮小伙想要上前报名,结果被上了年纪的长辈伸手按住,总之,半个时辰过去了,却没有一个百姓上前报名。

    如此状况让荔非守瑜大为着急,却又不能动手抓人,只有让老百姓心甘情愿的加入军队才行。(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