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有个俊俏的小弟弟?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有个俊俏的小弟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隆基是将大唐推向盛世的一带明君,他既然能够开创‘开元盛世’就足以表明其并非易于之辈,更不是傻子,此时,南诏王皮逻阁在爨地反叛的敏感时期,突然派自己的二儿子率团前往长安城,这让李隆基觉得,皮逻阁必然是打算插手爨地事物了,但皮逻阁是为了什么参与其中?仅仅就是为了效忠大唐,还是另有所图?

    作为一名有着强大自信的帝王,李隆基并不怀疑皮逻阁对自己的‘忠诚’,他不相信皮逻阁有反叛自己的胆量,但他也明白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南诏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献殷勤,似乎已经表明其另有所图。

    李林甫眼珠乱转,不时用余光偷偷瞟向李隆基,顿了顿,进言道:“陛下,云南王一向对大唐忠心耿耿,对陛下忠心不二,爨地就在南诏的北面,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叛乱,若是长久发展下去,势必殃及南诏边境,云南王岂能不心急,这一次派二王子前来,只怕就是与陛下商议爨地局势,以尽快让爨地安定,让周边老百姓都能过上安份的日子,云南王一片忠心,陛下勿疑。”

    李隆基轻轻点头:“但愿是朕多虑了,过几日,南诏二王子就要抵达京城了,右相要辛苦一下,多与之接触,摸清他们来京城的目的。”

    “是,陛下,臣明白。”

    李林甫慨然领命。

    李隆基打了个哈欠,微微闭眼,做出一副很困顿的模样。

    李林甫见状,与高力士对视一眼,缓缓退出紫宸殿。

    “大家疲累,是否去后面歇一歇?”

    李隆基微微睁眼,摇头道:“不必了,朕还能坚持,爨地局势险恶,朕哪有心思休息。”

    “大家要保重龙体,可以想想高兴的事情。”

    高力士是真的关心李隆基的身体,怕李隆基累坏了,毕竟,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太累会对身体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

    “高兴的事情?”

    李隆基愣了一下,嘴角微微一笑:“爨地叛乱让朕颇为烦心,不过,吐蕃的接连战败,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尤其是李安在子母道的伏击战,打得极为漂亮,三千龙武军全歼吐蕃两万边军,就连那骁勇善战的吐蕃王子郎支都都被李安亲斩,大快人心啊!”

    “大家,听说李校尉还活捉了吐蕃大论兀论样郭,正在押往京城的路上,老奴记得当年兀论样郭来京城的时候,是如此的睿智和嚣张,将我大唐多名智谋之士逼的哑口无言,想不到多年不见,竟成了我大唐的阶下囚。”

    李隆基闻言,心情更加好了,指着高力士:“大将军的记性还真是不错,居然还记得这些陈年旧事,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朕还挺想念兀论样郭的,这一次,他作为阶下囚来到大唐,朕要好好与他叙叙旧,若他肯归附大唐,朕还要封他为宰相,哈哈哈!”

    一谈到大唐取胜的这些事例,李隆基郁闷的心情便一扫而空,李安的大获全胜,王忠嗣的势如破竹,让他看到了大唐雄师锐气,有这些强兵名将做后盾,还怕爨地叛乱不能顺利解决吗?

    李隆基已经想好,只要李安返回京城,便会好好的赏赐他,当然,还会交给他更重要的任务,以让李安的能力得到更好的体现。

    ####

    右相府月堂,李林甫正陷入沉思,与吐蕃帝国的较量中,大唐取得了连续的大胜,而胜利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王忠嗣和李安。

    李安全歼吐蕃两万边军,亲斩吐蕃王子郎支都,活捉吐蕃大论兀论样郭,立下了不朽的功劳。

    王忠嗣在盖嘉运大败于吐蕃的前提下,力挽狂澜,以奔袭战术,打了吐蕃一个措手不及,又一次大获全胜,取得了足以载入史册的战绩。

    在李安和王忠嗣的连续打击下,吐蕃赞普赤德祖赞被迫放弃大片国土,狼狈逃回国都逻些,这是一件让所有大唐百姓都感到自豪的事情,但李林甫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王忠嗣支持太子,并曾多次指责他把持朝纲,祸乱大唐,是他的死敌,李安虽然表面和善,对他客客气气,一副待人亲近的表情,但李安毕竟不是他的人,并与王忠嗣走的很近,极有可能是王忠嗣的党羽。

    这二人立下不世之功,必然会得到皇帝李隆基的赏识,升官和奖赏都是免不了的,而这自然会对他李林甫构成不小的威胁,李林甫又岂能容忍。

    ‘这天底下,还没有我李林甫对付不了的人,王忠嗣,你公然指责我把持朝政,我与你势不两立,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阿郎,我回来了。”

    就在李林甫痛恨王忠嗣的时候,李忠林悄悄走入月堂,打乱了李林甫的思路。

    李林甫不满的瞥了李忠林一眼,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李忠林见李林甫的眼睛发红,吓了一跳,冷静片刻,开口道:“阿郎,我们的人有消息传回来,不过,不确定是不是重要的消息。”

    “说。”

    “阿郎,龙武军方面传来消息,南诏王子这一路上多次遭到刺客袭击,不过都被李校尉给粉碎了。”

    “这种事情也值得汇报?”

    李林甫大怒,双眼瞪向李忠林,自己的心腹下人,当着自己的面夸赞李安,他当然非常生气了。

    “阿郎息怒。”

    李忠林接着道:“据我们的人汇报,李校尉曾多次活捉刺客,但每次都将这些刺客给偷偷放跑了,我们的人觉得非常奇怪,所以就汇报了上来。”

    “把擒获的刺客都给放跑了?”

    李林甫大为惊诧,忙问道:“可查出是何原因?”

    李忠林轻轻摇头:“阿郎,活捉和放走刺客都是李校尉与其心腹在悄悄进行,我们的人也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出这件事,至于原因就不太清楚了。”

    “真是奇怪,活捉刺客也是大功一件,李校尉奈何要将到手的功劳拒之门外?难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林甫轻轻抚摸下巴,显得更加疑惑,他实在难以理解李安的所作所为,苦思良久,嘴角挤出一丝冷笑:“真是年少轻狂,年少轻狂。”

    在李林甫看来,这些行刺于诚节的刺客,多半是五诏余孽,而南诏是大唐属国,李安身为大唐将领,居然将行刺于诚节的五诏余孽放走,这是严重的********,是对大唐对外政策的否定,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可一旦让南诏方面获知此事,大唐朝廷就非常被动了。

    “阿郎,这个李安如此大胆,简直是目无法纪,何不参他一本。”

    李林甫轻轻点头:“这件事情肯定是要让陛下知道的,不过,要让别人去做,你待会将此事告诉周员外、郑郎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是,阿郎,忠林明白。”

    李林甫之所以不亲自参李安一本,是因为这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事情,做的太多会引起李隆基对自己的看法,而让他亲自提拔起来的爪牙去做这件事情,则就不会出现这种忧虑,这是李林甫一贯的作风。

    为官者,有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做,有时候,只需要自己给出暗示,自然会有很多追随者急于表达忠心,这就是为官者的驭下之术,神奇而充满魅力。

    李林甫沉思片刻,看向李忠林:“王忠嗣那边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吗?”

    “阿郎,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王忠嗣一向爱兵如子,每次部下立功,都给予重赏,这一次进攻吐蕃大获全胜,立功最多的部将李光弼、哥舒翰几人都获得千金重赏,部将和士兵都甘愿供其驱使,王忠嗣在军中威望极高啊!”

    李林甫当然知道,王忠嗣有一个小金库,每次领兵作战都会明确告诉麾下将士,立功之后会得到多少奖赏,如此,麾下将士在利益的驱使下,全都心甘情愿的受其驱使,战斗力自然大大增强。

    ‘功高震主,收买将士之心,大胆支持太子,王忠嗣,你早晚有一天会自食恶果的。’

    李林甫知道目前构陷王忠嗣的时机还不成熟,但王忠嗣太过张扬,而且,似乎对李隆基的内心一点都不了解,照此局势发展下去,这个构陷的时机早晚会到来,到那时,他只需顺势而为,就可以将王忠嗣置于死地。

    “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去做事吧!”

    “是,阿郎。”

    在李忠林走后,李林甫继续坐在月堂里,摸着下巴思考如何构陷反对自己的大臣。

    #####

    几日后,千余人马的庞大队伍,在李安的率领下抵达京城明德门,南诏二王子于诚节一路有惊无险,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这其中,李安自然是功不可没的,没有李安的严密护卫,于诚节怕是凶多吉少。

    为了迎接南诏的二王子,右相李林甫亲自出马,带领一众文武官员抵达明德门外,并做好了迎接的一切准备。

    于诚节是第一次来长安城,刚刚走下马车,便被宏伟壮观的长安城城门给镇住了,他原本以为南诏的太和城已经足够雄伟了,可与长安城一比,太和城就显得寒酸的多了,这也让他明白,大唐是一个不可匹敌的强大帝国,任何试图与大唐对抗的国家,都必然是自不量力。

    迎接的仪式繁琐而无趣,无非就是互相客套,大力称赞对方,大唐官员极力表现自己对南诏的赞赏,而南诏官员则赞赏大唐的富庶和强大,并表示南诏将永远归附大唐,做大唐的小兄弟。

    李安对这枯燥的欢迎仪式毫无兴趣,便乘人不备,偷偷溜走,反正他的官职也不高,在这种高官遍地的场合,实在不容易引起过多的注意。

    在购买了些许礼物之后,李安直奔颜真卿的府邸而去,他着急要见的,自然不是颜真卿,而是颜真卿的侄女颜如玉。

    自从在东女国与赵曳夫有了肌肤之亲,李安突然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也该成家了,而李安比较贪心,他要娶的小娘,必须是年轻漂亮的小娘,而颜如玉各方面都非常符合李安的心意,若能娶颜如玉为妻,夫复何求。

    与李安想的一样,颜真卿果然不再府上,而颜如玉则在后院的书房温书,这种情况是最好不过了。

    “李校尉,您回来啦!我去叫十九娘。”

    李安刚走到后院小门,便与颜如玉的贴身丫鬟不期而遇。

    “十九娘,你日思夜想的李校尉回来了,还不快去看看。”

    颜如玉一愣,顿了顿,莞尔一笑:“多嘴,去忙你的吧!”

    “是,十九娘,草儿不打扰你们了,嘻嘻!”

    颜如玉将粉嫩小手放在扑通跳个不停的胸口,冷静了片刻,放下手中的书本,走出了书房。

    “无恙,你回来了。”

    颜如玉莞尔一笑,两腮微微泛红。

    “如玉,你的脸怎么了,为何这么红。”

    李安故意挑逗,并顺势上前一步。

    “哼,你一回来就欺负人家。”

    “好,我错了,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李安连忙认错,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送给颜如玉。

    “算了,原谅你了。”

    颜如玉日思夜想,想要见到李安,如今李安刚刚回来,他自然不会真的生李安的气,至于礼物,她并不在乎是否贵重,只要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如玉,刚才草儿好像说你对我日思夜想,是不是真的?”

    李安明知故问。

    颜如玉白了李安一眼,随即莞尔一笑:“草儿那小娘总是口无遮拦,你别听她的。”

    可她的表情,明显是在告诉李安,她的确对李安日思夜想,此时见到李安更是万分的欣喜。

    李安突然觉得,人长得高大帅气就是好,总能轻松的让小娘芳心暗许,而这种快意的征服感,实在是太爽了。

    “无恙,你家中是不是有一个弟弟?”

    颜如玉突然想到了什么。

    李安一愣:“何止一个,昆雄和飞羽都是我的兄弟,怎么了?”

    “不是他们两个,我是说十三四岁的小弟弟,长得还很俊俏。”

    颜如玉接着问。(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