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于诚节遇袭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于诚节遇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皮逻阁早已摸清大唐朝廷的内政外交,他明白,大唐帝国面临的最大敌人是吐蕃,为了对抗吐蕃这个强国,大唐朝廷能允许六诏合一,同样也能接受南诏吞并爨地,只要南诏以非常手段,迅速吞并爨地,造成既成事实,大唐朝廷为了联合南诏对抗吐蕃的大局,也只能默认南诏的吞并行为。

    毕竟,大唐拥有万里河山,爨地只是大唐边境的羁縻地,为了拉拢南诏共同对抗吐蕃,在不可挽回的情况下,也只能放弃爨地,毕竟,若是南诏倒戈归附吐蕃,对大唐帝国将极其不利,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

    正是由于摸清了大唐帝国的软肋,皮逻阁才敢肆无忌惮的挑动爨地大族反叛大唐,从而搅浑爨地的局势,为他自己浑水摸鱼创造有利条件。

    “诏主,大唐皇帝一定会借助我南诏的兵马来平叛,二王子这一趟定然不虚此行,而我们也不能闲着,当尽快研究如何对付爨地的各个大族,从而一步步吞并爨地。”

    皮逻阁捋了捋胡须:“段俭明,你我各写一条策略,来人,笔墨伺候。”

    笔墨端上来后,皮逻阁与段俭明各自提笔书写吞并爨地的计谋,并在写好之后一同亮了出来。

    “离间计,各个击破,诏主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哈哈哈……”

    段俭明与皮逻阁对视一眼,皆大笑起来。

    ####

    益州城驿馆之中,南诏二王子于诚节,一脸烦躁的训斥自己的下属,下属们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同时被训斥的,还有驿馆的大唐驿将。

    “都已经三天了,你们大唐的护卫兵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快了,快了,应该就在这几日,王子稍安勿躁。”

    驿将无可奈何,只能敷衍。

    “快了?这话你都说了无数次了,小王前往长安城,面见你们大唐的皇帝,可是有极为重要的军国大事,耽搁一天,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王子息怒,卑职已经派人前去催促了,相信很快就能抵达。”

    “好了,好了,滚滚滚……”

    于诚节在国内嚣张惯了,在他眼里,大唐一个小小的驿将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以任由他谩骂。

    驿将无可奈何的退出房内,并在退出房间后,暗暗骂了句“什么东西,早晚被刺客杀死。”

    看着大唐驿将离开房门,于诚节轻轻啐了一口,并看向几名属下:“不能再等了,这一次,父亲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而我却被困在益州城三日,若不能尽快完成父亲的嘱托,一定会被父亲斥责。”

    “二王子,这样不好吧!那个章仇兼琼说了,大唐皇帝已经下了圣旨,让我们与东女国撤回的大唐兵马一同前往长安城,若是我们就这么离开,那可是抗旨不遵,见了大唐皇帝,又该怎么解释呢?”

    “混帐。”

    于诚节随手摸到一块物件砸向这名属下,怒道:“你懂什么,你知道小王现在的处境有多么艰难吗?你懂吗?”

    于诚节蹙着眉头,露出了伤心的表情,他的情绪变化太快,即便是他身边的属下也难以接受于诚节的一惊一乍。

    当然,众属下都是南诏人,也都了解南诏内部的各种情况,他们知道于诚节的处境。

    在南诏,皮逻阁是雄才大略的诏主,而这位诏主有四个儿子,长子阁罗凤,次子就是于诚节,另外,还有两个儿子。

    而以南诏的传统,继位的儿子名字的第一个字,总是与父亲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一模一样,算是首尾相连了,皮逻阁给长子起名阁罗凤,就是告诉国人,在他死后,南诏的江山将由阁罗凤继承。

    长子继承王位,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南诏国内的很多人都知道,皮逻阁的长子阁罗凤,并非皮逻阁亲生,而是一名养子,也就是说,二儿子于诚节,才是皮逻阁真正的长子,于诚节才是最有资格继承皮逻阁诏主之位的人,南诏国内的很多人,也都支持于诚节,另外,于诚节自己,也认为南诏的江山应该是他的。

    不过,由于于诚节的各方面能力远远不如阁罗凤,为此,南诏王皮逻阁更加青睐阁罗凤,也就是自己的养子,并让阁罗凤带兵和处置各种紧急事务,从而让阁罗凤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威信,获得了众多支持者。

    南诏的****之争,越来越向长子阁罗凤倾斜,于诚节所面临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当然,这完全是因为于诚节太不成器,各方面能力太弱,从而成就了阁罗凤,而于诚节自己却意识不到这一点,反而怨恨国内的阁罗凤支持者,暗骂这些人不忠于自己,不忠于南诏,却不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的道理,他自己不贤明,别人又怎么敢支持他,他的父亲皮逻阁,同样也不敢将辛辛苦苦打下的南诏江山,交到他的手上。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若是把江山交给一个不成器的人,国家很快就会败亡,这是历史的教训,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南诏刚刚统一六诏,内部并未完全稳定,其余五诏的反叛势力仍旧四处活动,试图恢复祖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皮逻阁就更不能将南诏的江山交给于诚节这样不成器的儿子了,为了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他必须让一个可靠的人,继承南诏的君主之位。

    于诚节喘了几口粗气,气色灰暗的看向几名属下:“是不是连你们几个,也觉得小王是个不成器的废物,是不是?”

    “二王子,我等不敢。”

    “不敢,那就是心里是这么想的,你们也觉得,我于诚节不如那个野种。”

    “不,二王子,您是英明果断的,就比如这一次,你主动站出来,要为诏主分忧,亲自前往长安城面见大唐皇帝,当时,属下看的清清楚楚,诏主满脸的赞赏。”

    “是啊!是啊!二王子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只要二王子励精图治,必然可以超越大王子。”

    “呸,什么大王子,他只是个野种而已,野种,明白吗?我于诚节才是南诏最有资格的继承人,小王要励精图治,小王要让父亲看到,我才是他的好儿子。”

    于诚节显得非常激动,眼睛瞪得大大的。

    “是是是,二王子英明。”

    众属下见于诚节准备励精图治,全都跟着高兴,只要于诚节能够登上南诏的王位,他们也会跟着富贵。

    不过,他们显然高兴的太早了,于诚节的雄心壮志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便被窗外的大唐小娘吸引住了。

    “王子,王子?”

    于诚节意犹未尽的回过神来,看向几名属下:“本王就要励精图治了,不过,人活一世也不能太委屈自己,大唐小娘别具一番风格,既然我们现在无事可做,不如放松一下,去春闺楼逛一逛,打发打发无聊的时光。”

    “王子,这……”

    于诚节咧嘴大笑:“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去春闺楼逛一逛,找找乐子,也是放松身心,若是把身体憋坏了,还如何励精图治,哈哈哈!”

    几名属下非常失望的互相对视一眼,跟在于诚节的身后,向春闺楼走去。

    于诚节一向如此,以玩乐为首要追求目标,他所谓的励精图治不过是三分钟热度而已,这种人严重缺乏毅力,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成绩,若是将一个国家交给这样的人来治理,国家肯定要完蛋,也许皮逻阁就是看出自己的二儿子不成器,才精心培养自己的养子,从而让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不至于衰败。

    ####

    益州城驿馆,李安带领一队兵马首先赶到这里,并径直走了进去。

    “敢问,您是?”

    驿将没见过李安,不知李安等人,突然闯入驿馆所为何事。

    李安没功夫回答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直接问道:“驿将,南诏二王子何在?”

    “哦,刚刚才发过火,去二里外的春闺楼找乐子去了。”

    李安轻轻点头:“昆雄,飞羽,我们去会会这位二王子,走。”

    “是,大兄。”

    驿将一头雾水,看向几名龙武军将士,询问李安的来历,当得知刚才之人就是今日歼灭两万吐蕃边军,并亲斩吐蕃王子郎支都的李安时,立马肃然起敬。

    “大兄,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了,干嘛这么着急去找南诏二王子,况且,他们正在春闺楼找乐子,我们去了也不合适。”

    李昆雄感到不可理解。

    李安轻轻摆手:“昆雄,你难道忘了,席侍郎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大兄,你的意思,是南诏二王子有危险?”

    李安轻轻一笑:“难说,既然邓赕诏有人想要置于诚节于死地,其它四诏难道就没有人想杀死于诚节?这里虽然是益州城,但总有一些不怕死的刺客,敢在这里放肆,我们不可不防。”

    “是,大兄,我明白。”

    “杀人了,杀人了。”

    前方突然一片混乱,众多老百姓在四处逃窜。

    “大兄,出事了,会不会是南诏二王子遇到刺客了?”

    “很有可能,快过去看看。”

    春闺楼的大门口,躺着几名南诏士兵的尸体,另外,还有几名春闺楼的打手,也未能幸免于难,同样倒在血泊中。

    兵器的撞击声、喊杀声、尖叫声、呵斥声,交织在一起,让李安大为吃惊,他带领少量兵马提前赶往益州城就是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没想到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此刻,李安只能祈祷于诚节安然无恙。

    “昆雄,飞羽,随我冲进去,一定不能让南诏王子有事。”

    “是,大兄。”

    三人迅速冲入春闺楼,并拨开混乱的人群,直奔打斗声传来的二楼方向。

    春闺楼二楼方向,八名刺客正全力进攻于诚节的四名贴身护卫,准备从门窗攻入屋内,从而杀掉于诚节,不过,于诚节麾下的四名贴身护卫武功颇为高强,他们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便两人一组,死死的守住门窗,让刺客不能攻入屋内,以保证于诚节的安全。

    于诚节前往春闺楼,本是为了寻找乐子,完全没想到会有刺客行刺自己,惊慌害怕之下,躲到了屋内的床底下,三名不会武功的随从,站在屋内干着急,却也只能祈祷四名护卫能多坚持一会,只要大唐官兵及时赶到,他们就安全了。

    “到底是何人要行刺小王,小王何时得罪过他们?”

    躲在床底的于诚节,伸出一只手抓住一名随从的腿脚,战战巍巍的问。

    “二王子,这些刺客多半是五诏余孽,他们不死心亡国,还想着要恢复六诏各自为政。”

    “恢复六诏,各自为政?”

    于诚节微微愣了一下,忙摇头:“这……这与小王何干,六诏合一是父亲统一的,小王可什么都没有做过。”

    随从叹了口气:“二王子,即便你什么都不做,可你是诏主的子嗣,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在这危急的时刻,众随从算是完全看清了,他们的主子于诚节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看着躲在床底的于诚节,众随从感到很是心寒。

    “大胆刺客,竟敢白日行刺,还不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李安抽出腰间横刀,指向八名蒙面刺客。

    这八名刺客原本打算一击斩杀于诚节,却没想到于诚节的四名护卫武功颇为高强,竟能守住门窗,让他们难以在短时间内攻入房内,此刻,见李安三人手持兵器赶来,顿时更加的着急。

    “上。”

    一名刺客看向左右两侧的同伴,示意先解决李安三人,排除外在威胁,再集中精力斩杀于诚节。

    不过,他们显然严重低估了李安三人的实力,李安三人的武功可比于诚节的贴身护卫厉害多了。

    “呃……”

    三名刺客刚刚冲过来,在三招之内,便被李安三人斩杀,尸体无力的倒下。

    剩余五名刺客见状大惊,互相对视一眼,迅速夺路而逃。

    “大兄,刺客跑了。”

    “昆雄,飞羽,穷寇莫追。”(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